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1937年南京陷落后国军自发抵抗史记
2022-06-18 15:04:44  来源:抗战史记  点击:  复制链接

南京保卫战英勇抵抗的国军

  近期笔者考证张宪文主编《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田中正明《“南京大屠杀”之虚构》,《抗日战争研究》载《德国档案馆中有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档案资料》1991年第2期等文献时,发现新的南京沦陷后国军自发抵抗的史料。特在《1937南京沦陷后国军官兵自发抵抗史记》基础上,进行补充。另删除“无名刺客”说(据日本海军军官奥宫正武(时任第13航空队分队长)回忆记载,很可能是日军找借口屠杀无辜中国平民。),本文为2021年版。

  献给这些有名或无名的1937年守卫南京的烈士,谢谢您们!为了南京洒尽最后一滴血。 

南京保卫战中德械师

  一.南京沦陷当天,国军最后的战斗

  在20世纪90年代初公布的一批德国档案中,附有路透社记者史密斯关于南京战情的报告。其中记载12月12日晚,南京城东南区域发生激烈巷战,“12日(指1937年12月12日)下午晚些时候部队从南城撤退。整个师(指第88师)秩序井然地北撤,只有1000人留在南城。他们勇敢地坚持巷战,到了午夜,他们全部被歼。”《抗日战争研究》载《德国档案馆中有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档案资料》1991年第2期。

  另据史密斯在12月19日《北京时报》(英文版)以《目击者诉说南京的陷落》报道:“担任后卫的部队(指第88师)勇敢战斗,阻遏日军前进。机枪通宵达旦地猛烈地扫射,在午夜时分达到最高潮,许多城防部队的军人在城外战死,目击者后来在那儿见到上千具中国军队的尸体”。张宪文主编《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6册第81页载《北京时报》载《目击者叙说南京的陷落》1937年12月19日。

  这也得到了当时日方特派员浮岛于13日从南京城头发出的急电佐证,电称:“今晨以来,构成南京攻防战最后一幕的大巷战和大歼灭战正在展开……中国军队正在进行垂死挣扎”。

  12月13日,从中山门入城的日军精锐第16师团,在位于城东的国民政府一带,遇到了抵抗。日本前田雄二所著《在战争的激流中》一书描述:这支部队“在攻入城内时遇到了顽强的抵抗,从政府大楼的门窗内和屋顶上不断有机枪子弹飞来“。13日下午,第16师团一部为攻占位于中山北路的首都饭店与南京守军展开了激战,他们“攻占这座饭店而同少数顽强抵抗之敌进行激烈的枪战”。田中正明《“南京大屠杀”之虚构》第148页。

  第87师一名上尉工兵连长张谊,率全连官兵,占据城西古林寺,在被日军包围后,“决心以死殉国,他们拒绝投降,一直打到弹药耗光,犹以枪刺迎向敌人,直到一百多人全部战死”。史料来源于王炳毅:《寻找消失在古林寺的抗日英雄》,《南京晨报》2005年3月31日,很遗憾这篇2005年的寻找抗日英烈文章;到现在也未能找到这一百多名无名英雄的姓名,部队具体番号;仅知道是第87师。

  南京守军高炮第42团第3连副连长沈咸口述回忆,也佐证了这场南京巷战:于1937年12月13日下午,我们官兵十九人多次绕过敌人火力网撤退到太平北路莲花桥一带,向江边靠拢,途中又牺牲三个兄弟。这时,来人报告:有六个敌兵士兵在杀害近百名老百姓,我当即命令:‘向敌人袭击!’终将敌兵统统杀死,收缴了武器。我们也有两名士兵阵亡。“史料来源沈咸:《高炮连参加南京保卫战简记》,载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南京保卫战》编审组编《南京保卫战》,第226页。

  日方资料记载,由高桥中尉指挥的步兵第45联队山炮,工兵各1个小队和骑兵1个分队,于13日在上新河镇,“自拂晓5时至下午2时遇到了敌人反复突击,炮兵也不断进行抵抗射击,战斗异常残酷”。史料来源田中正明著,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世界知识出版社1985年版,第132页。

  美国派拉蒙新闻电影社摄影记者阿瑟.门肯在《目击者描述中国军队溃退时南京的恐怖景象》中记载,一位中国守军的最后一刻:“对我来说,南京城陷落之际,未被颂扬的英雄是位无名的中国二等兵。他们的行为也许救了我和来自得克萨斯州的《纽约时报》记者弗兰克.蒂尔曼.德丁的命。我们在中央饭店附近的中山路上行走,这位二等兵示意我们到路边去,他正和一群士兵进行最后的抵抗战斗。我们弯腰钻进安全地带后,日军的坦克在街上隆隆驶来,机枪喷着火舌,坦克走后,我们发现二等兵和他的战友们都倒在街头牺牲。” 张宪文主编《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6册第104页载《芝加哥每日论坛报》载《目击者描述中国军队溃退时南京的恐怖景象》1937年12月17日。

  12月13日,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哈立德.爱德华. 阿本德以《南京被包围》为题,对南京保卫战进行报道。其中专设《中国守军表现勇敢》片段,专门报道国军作战的情况。他对国军英勇战斗称赞道:“南京的中国守军再次展现了他们敢于承担可怕的后果和在困难条件下毅然坚持的超强能力。而这种困难条件通常都会令任何战斗人员丧失斗志。通常没有报酬,也吃不饱,受伤了也得不到任何医院救治,但即便是这样,中国守军还是让日军在城门周围每前进一步就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就像1900年时的情形,当时中国清朝军队一直占据着天津城墙,城门洞。”赵伟《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载《抗战文学与南京保卫战》第2014年第3期。

电影《金陵十三钗》佟大为扮演的武XX排长

  另国军战史记载,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某部特务排在排长武××(全名无从考证)带领所部自发伏击日军小部队。经过数小时的战斗,以阵亡37人代价,击毙日军41人。仅武××,上士徐金奎幸存。在突围途中,又击毙日军三名。不久逃出南京。电影《金陵十三钗》曾以此为原型,佟大为扮演武××排长。

粤军

  三.粤军英勇突围

  在南京国军撤退中,粤军第66军和第83军合流;在突围中,多次自发伏击,反击日军;捍卫了中国军队的尊严。根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陆军第六十六军战斗详报》,档案号七八七-7583记载:12月13日拂晓,于仙鹤门“与敌遭遇,发生激战,我军奋勇冲锋,将敌击退”,毙敌兵三四百名,敌骑五六十匹,毁敌炮2门,并将沿途电话线剪断。

  其后又于空山,狮子山一带,“与步炮空联合约四五千之敌遭遇,发生激战,屡围屡攻,再三肉搏,牺牲壮烈”,毙敌千余人,毁敌炮数门,战车3辆,铁甲车1辆,汽车2辆。史料来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陆军第一百六十师锡澄,南京两役战斗详报》,档案号七八七-7582。

  参加此次遭遇战的日军炮兵中尉泽田正久,在战后回忆中也承认:“13日夜,在城外的仙鹤门镇,友军骑兵部队遭到了保卫首都敢死队约一万人的大规模袭击”,“战斗中我方官兵伤亡200人,军马死伤60匹”。这佐证了国军战史资料,虽伤亡数字有差距,但足见粤军官兵在南京城陷当天,仍奋勇作战。史料来源田中正明著,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世界知识出版社1985年版第148页。

  注:江紫辰《南京保卫战全史》记述,第66军突围至汤山时;曾突入上海派遣军总司令部,此时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中将拨刀指挥战斗。笔者未考证到相关记载,很可能是神剧。

  四.南京城内的“游击队”

  在南京沦陷后,南京城内出现多支“游击队”,又称“中央便衣队”。但国军,中共战史均无记载;学界普遍认为是由滞留城内的国军官兵与当地难民,村民自发组织起来的分散的多支抗日武装。这些自发武装的出现,给日军很大的震慑;对南京民众鼓舞很大。有许多当时的报刊,甚至日本军人的回忆录中均提及。

  如美侨福斯特于1938年1月30日记下了当时新闻媒体关于南京地区游击队活动情况。他写道:“新闻的情况对日本不妙,对吧?他们发现中国游击队正处于作战状态,黄矛会(疑似为南京城内的红枪会,可能是翻译错误),大刀会很活跃,他们不断杀死日军,很多人在交战中受伤以至战死,而且极大打击了(日)军的士兵,我听说他们的掌权者对这些亡命之徒怕得要死,对他们感到带迷信色彩的敬畏,他们自称刀枪不入,并处于一种狂热状态,对上帝,人或鬼都无所畏惧。这种持续性的骚扰使日军得分散兵力,从而多次延误战机,使军队不可能对一个确定的目标采取一致行动。这就使中国军队能重组队伍,巩固阵地。这是非常高明的战略,能毁灭日军的狂妄自大”。

  这在《宇庙风》第7期,1938年7月也有记载:“最近我们的便衣队,把从前埋在地底下的枪都挖出来,发动起来了。他们直打到铁道部里去,但是第二天便被完全消灭了。这回死的一共是五百多人。这次暴动失败后,我们的便衣队又把藏在城里的枪械,秘密运到古林庵去,想不到被伪警察看到,秘密报告给日本宪兵司令部去,结果被破获了,同时有十几人被抓住了在墙上活活钉死。在我们逃出前几晚,我们的游击队又打到城里来了。他们先把富贵山占领,一部分部队打进城来,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退。但是他们已带去四百多武装齐全的难民,都是从前留下的便衣队,这回特地为了打救他们才攻进城来”。史料来源林娜:《血泪金陵》,《宇宙风》第71期,1938年7月。

  遗憾的是,关于这些南京城内游击队战士的记载。多来自于当事人回忆,史料少又模糊。期待能发现更多史料。

电影《南京!南京!》海报

  五.国军战俘悲壮暴动

  南京沦陷后,7-9万国军官兵被俘或投降;绝大部分惨遭杀害。但不是所有国军战俘,都束手被屠。据日军战史记载,南京沦陷后大规模国军战俘暴动有两次。其中,幕府山暴力是抗战最成功的国军战俘暴动。

  1937年12月17日夜间,日军第13师团第65联队两个机枪小队,将2000多名饥饿的国军战俘押到江边集合。令日军意外的是,赤手空拳,反手被绑的国军战俘竟发起集体冲锋;成功将日军机枪防线击垮。其中有上千名国军官兵成功突出重围,并最终逃离南京。还将日军精锐第13师团第65联队7名官兵击毙(其中一名军官,军衔已无从考证);但仍有近千名国军战俘,在冲锋或逃亡中被日军杀害。

  第13师团第65联队战史:在我们清理尸体的前一天晚上,两个小队机枪队奉命出动,从公路上向下面沙滩的难民扫射。发出上述命令的高级军官认为,对手们毫无防备,他们已一星期没有进食,因而体力已经消耗,只消用两个小队的机枪就足够了……机枪在黑夜中发出吼鸣声,积郁在难民们心中的怒火突然爆发出来。他们瞬间意识到机枪喷出火来意味着什么,便高声呐喊,像雪崩似的冲向机枪小队。总之,涌过来的是一大批人,足以挤满皇宫前的整个广场。人们满腔怒火地冲了过来,因而两个小队机枪队转眼间全被挤垮了。

  日军步兵第65联队联队长两角业作回忆录记载:“两千来人一下子猛冲过来,拼命地乱窜,怎么也制止不住。我军不得已开枪射击,竭力阻止他们逃跑。但因天黑,大部分向陆地方向逃去,一部分跳进扬子江”。

  日军步兵第65联队机关枪中队大友登茂树少尉回忆录:“……我们中队里也死了军官。他被卷入俘虏的暴乱之中,身上被刺达七处之多。”

  但是早两天的(12月15日)乌龙山国军战俘暴动,就没有这么幸运。日军第13师团山田支队的屠杀场,上万余名被围中国人在日军机枪开火一刹那集体冲击敌军;不幸的是日军兵力充足,火力猛烈。他们全部被外围日军部队杀害。

电影《南京!南京》原型

  六.国军英雄坦克兵

  据杜聿明回忆:南京沦陷后,曾有两位装甲兵不愿投降,隐藏在损坏的坦克上,“看见日寇又有一大队步兵来到……他俩轻轻地将机关枪从战车转塔前后两端伸出,突然袭击。”因这支日军只有步兵武器,无法强攻,双方竟一直僵持至当天夜里。两名国军坦克兵最终一人突围、一人牺牲。

  幸存的士兵只身逃出南京,历经千辛万苦到达湖南湘潭后,向时任装甲兵团长杜聿明报告此事,但杜因是士兵自己口述,认为夸大,只进行口头夸赞。后来在1939年底昆仑关大捷中,杜聿明所部第5军缴获了日军一本小册子《皇风万里》,记述了日军在南京之战的经验教训等内容,提及曾遭到一辆中国战车伏击,“给他们以沉重的打击。伤亡数十人”。遗憾的是该名幸存士兵已在昆仑关壮烈殉国。杜聿明为此愧疚有加,感慨他们是真正的英雄。电影《南京!南京!》曾以此为原型。

  七.其它国军英雄壮举

  日军第3师团步兵第34联队分队长曾根一夫在南京大屠杀亲历记中记载了一等兵野吕等5名士兵,因欲强暴妇女被中国村民杀死的事件。他写道:“找到野吕一等兵们的尸体后,终于确定了我们刚才的想法,5具尸体被暴露在村庄的中央广场。每个人的衣服都被剥光,阳具都被割掉,村民们为了报复才如此做”。遗憾的是没有记载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史实来源中央档案馆等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第12册《南京大屠杀》,曾根一夫:《私主南京大屠杀》,中华书局1995年版,第996页。

  一名外侨在致友人的信中写道:“在南京以上三哩的三汊河附近,国军某部三连士兵在连长的带领下迎击了前进的大队日军。可是,因为人数相差过巨,他们差不多全部被歼灭,能够生还的似乎只有一人,而这个人恰巧是我朋友的兄弟。第二天早上,他来看我,面述经过。”史料来源《孤城英烈—将军》,《南京史志》1987年特刊转载。

  1938年1月26日,一名国军走散士兵在江宁县陆郎镇。看到两名日军士兵在强奸中国妇女,他勇敢将两名日兵击毙;并在村民帮助下,成功逃离。村民用石头把两个死了的日兵,坠在塘里。

  汉口《大公报》披露,南京大屠杀期间有数十名被强迫攀登司法院四层楼屋顶的国军被俘士兵,自知不是中途摔死,就是被日军纵火烧死,便奋不顾身地去夺取敌人手中的武器,甚至用牙齿咬住敌人的耳朵或腿部。他们虽然全部牺牲了,但是也当场打死了几个日本兵。

国内网络上关于南京保卫战5万日军击败15万国军谣言

  八.驳南京大屠杀“军民不抵抗”谣言

  目前,国内公众对南京大屠杀普遍存在一个谬论;认为滞留南京三十余万被屠杀军民面对四五万日军,却没有抵抗。认为六七个人,完全可以搞死一个小鬼子。实际,南京保卫战国军参战官兵为15万余人(另有12万人说),基本上都是淞沪会战败下来的败兵;还有补充的新兵,新兵连基本的训练都没有。而日军参战官兵则为10万余人,有日军甲种精锐第3师团,第6师团(王牌中的王牌),第13师团,第14师团,第16师团及第18师团(丛林之王),第114军团,武器装备精良,弹药充足;还掌握空中优势。就人数上,根本不可能出现南京军民6:1日军。

  再加上因缺乏有效组织,滞留南京城内的国军官兵的抵抗只是零星的。大多数滞留官兵放弃了抵抗,一方面是因为战败;使得他们大部分在精神上选择了投降。另一方面,各部都打散了;官找不到兵,兵不找到官,自然就无法组织起抵抗。最后,国军官兵对日军的残暴程度普遍估计不足;误以为他们会遵守国际公约善待战俘,就像现在很多国外甚至国内年轻人,仍然认为日本是“发达国家”“文明国度”;不可能制造如此野蛮屠杀。

  另外大屠杀期间,换装后没机会出城的滞留士兵,大多数躲进了安全区。日军对安全区的搜索始终没有停止。青壮年若被发现“手上有老茧,前额有帽痕的话,就被带走,杀害”。经日军甄别“6770名败残兵带至下关刺杀”,日军竟狡辩称“根据国际法,这些恶劣的败残兵失去了成为俘虏的资格。”

  至于日本右翼炮制的由中国士兵抵抗,引发屠杀说完全是无稽之谈,无耻狡辩。国军官兵的零星抵抗,是远不足以构成日本右翼学者所谓的“治安威胁”。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2-11-15 11:52:1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日战史中1944年桂平大捷

下一篇:淞沪会战前日本上海驻屯军和上海派遣军编制序列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