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中日战史中1944年桂平大捷
2022-06-18 14:35:39  来源:抗战史记  点击:  复制链接

  1944年8月8日,坚守47天的衡阳陷落。9月上旬,日军第11军,第23军大举进攻广西,桂柳会战打响。但守土有责的桂军,却为保全实力,全面避战。造成日军一路作战顺利,至1944年11月11日,柳州沦陷,桂柳会战结束。反观,由张发奎指挥第4战区入桂作战的粤军,却在桂平大捷。重创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本文将依据中日战史权威史料,讲讲桂平大捷。关于桂柳会战完整史料,请参看笔者前作《桂柳会战:白崇禧“消极抗战”“经营不善”恶果》。

  一.国军桂平反攻战部署

  1944年9月下旬,从第9战区调来的杨森兵团(辖第20军,第26军,第37军及第79军)与第62军(一并指挥由第7战区调来的第64军)分散由粤湘各地陆续进入广西省境。但因各部队均历经了长沙,衡阳之战,实力减半。估计其兵力不及编成时的四分之一。加以交通不便,行动迟缓,因而未能如期到达桂柳外围地区。其结果为日军进击造成可乘之机。10月1日,湘桂铁路的日军第58师团开进兴安附近,还有第3,第13师团之一部由富川攻击了平乐。西江方面的日军,第104师团和第22师团再次与雷州半岛方面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会合,企图进占我平南,丹竹,以便南北两面配合进攻我桂柳要地。

  在此情况下,我军命第35集团军副总司令周祖晃指挥桂绥第1,第2纵队及第135,第155两师,在平南,桂平附近竭力阻截日军西进。同时命第93军在恭城,大溶江附近拖延日军的行动,以掩护桂林正面,并协助杨森兵团攻击日军侧背。此外,集结杨兵团及第46军长黎行恕指挥的第175师和188师(隶属第31军)向平乐,荔浦,阳朔之间地区挺进,争取首先歼灭龙虎关的日军。

  10月中旬,经我第93军奋战,将湘桂铁路正面的日军阻于大溶江附近。龙虎关的日军亦被我前进部队阻住,而且由于我攻击了敌后方部队,日军已不能积极行动。唯有西江方面日军凭借交通方便和优势兵力逐步进击,企图相继攻陷平南,桂平,及破坏我丹竹机场。在此形势下,为确保柳州,保护黔桂铁路安全,我方进一步加强了战斗部署。命桂绥第1,第2纵队在石龙圩(桂平西30公里)占领阵地,以阻截当面之敌;命第155师阻遏由桂平西进之敌,以掩护我主力集结。此外,命第37军于10月17日是以前在大王圩(桂平东北60公里)及其以南地区完成攻击准备,然后进攻平南方面之敌;命第135师之一部占领金田村(桂平北20公里)附近,支援第37军攻击由江口圩(桂平东北偏北24公里),思旺圩(桂平东北37公里)向平南,桂平进犯的日军,并掩护主力集结。又命第46军黎军长指挥第175,第188两师,以汽车运往武宣(柳州东南偏东82公里)南方地区机动使用。与此同时,命第64军张驰部于10月21日完成会战准备,当日即开始攻击,将日军各个击破,继而向桂平反攻。当时第4战区辖第62,第63,第65等3个军,9个师及2个独立旅,桂平反攻战第4战区先后投入七八个师。可谓主力尽出。

  对于国军在桂平反攻部署,日本防卫厅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使用国民政府《抗战简史》的史料。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对部分不认可的史料进行纠正。本节为已纠正后的史料。日本防卫厅战史室承认在广西作战的国军,为湖南作战的残军,其战半减半,实际兵力不及编成时的四分之一。

  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转载国民政府《抗战简史》,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29-30页。

日军攻入广西

  二.第23军攻陷梧州,向丹竹,平南进攻

  1944年9月,日军新成立的第6方面军主力第11军在广西北部激战的同时。其第23军在广东方面也发动了牵制性作战。第23军作战任务是:“第一阶段以部分兵力由广东北方地区向英德附近发动攻势,俾使第11军作战顺利进行……第二阶段将于1945年1,2月间开始,由柳州南方地区发动攻势,攻占南宁后,打通并确保通往谅山附近法属印度支那国境的陆路联络线”。执行作战任务的是第23军第22,第104师团以及第22,第23两个独立混成旅团,另以3个旅团确保已占领的地区。

  1944年9月上旬,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由雷州半岛北上,以警戒和掩护第23军主力西进的左侧。第23军主力则分多路向桂东重镇梧州进击。肇庆,封川,德庆等重镇相继沦陷,日军沿途只遭到一些地方保安团和美国飞机的袭击。美军飞机给予日军地面部队,交通运输等不小的打击。仅在1944年9月14日一次轰炸中,第104师团1个大队就被炸死炸伤百余人,日军被迫将行动改在晚上。另外由于天气炎热曾有数人患日射病,再加上其后长期奔袭作战的缘故,在到达梧州附近时,约有600人掉队。可见经过豫中,湖南作战,日军已疲态尽显。

  1944年9月22日,日军一部(可能是日军第104师团一部或第22独立混成旅团一部)终于占领梧州。在此之前,美军飞机已将石油罐等设施炸毁,整个市区陷入火海之中。此后,拥有美军飞机场的丹竹立即成为日军新的攻击目标。

  第23军遂发起丹竹,平南(均在柳州东南约140公里西江江岸)平地作战,其中在西江北岸的第104师团进展顺利,南岸的第22师团推进却经常受阻。第23军又命由雷州半岛北上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在占领丹竹后,向桂平(平南西南偏西37公里)附近前进,在该地附近掩护该军集结。据10月13日报告,其状况如下:

  南集参电第489号(10月13日)

  战况报告第53号

  一, 贞部队(笔者注:第104师团主力于10月18日前集结于平南,丹竹圩北侧地区准备下期作战,并以清(笔者注:步兵第161联队)及荻野部队(笔者注:工兵第104联队)正在改修梧州—龙巷(西江北岸,丹竹东33公里)间公路)。

  二, 正部队(笔者注:第22师团)主力于11日傍晚前集结于王土坳(平南西南11公里)及六陈圩(丹竹圩西南偏南18公里)附近准备下期作战,并以正三六部队(笔者注:步兵第86联队)正在改修龙巷—丹竹圩西江北岸公路。

  三, 宪部队(笔者注:独立混成第23旅团)主力10日18时开进洴洞坪(桂林东南16公里)11日是当可渡过郁江,攻占桂平(别名浔州)。桂平及其西部山地一带似有第135师一部及民团守备。

  四, 西江水路疏通河道作业10日已疏通到蒙江圩(藤县西北15公里)。

  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0-31页

  三.第23军的第二期作战设想

  中国派遣军修订的作战计划(7月末拟订)中第23军的作战任务和指导要领大纲,早在9月初西进作战开始前即已传达,该军即按该计划指导其作战。根据中国派遣军的修订作战计划,其内容如下:

  第二期作战前段

  甲, 第23军9月上旬由西江两岸地区发起攻势,迅速攻占梧州,丹竹附近后,大致于10月底以前,准备进攻柳州。

  乙, (笔者略—有关第11军攻占全县后大致于10月底以前准备进攻桂林方面的事项)、

  丙, X方面军(笔者注—指新设第6方面军,辖第11,第23军)大致于11月上旬令第11军及第23军展开钳形攻势,歼灭敌第4战区及预料集聚该地的敌军主力,同时攻占桂林及柳州附近。此时应指导由第23军攻占柳州。

  丁, 其后X方面军令第23军司令部及一部精锐回师广州,同时令第11军确保湘桂沿线要地,并歼灭可能集聚反攻之敌。

  戊, 本期作战大致于11月末结束。

  在该修订计划中,有关指示第23军的修正事项如下:

  一,新设X方面军,隶属其下指导作战。

  二,明确了在第二期作战前段—即桂柳作战中,特别应指导由第23军攻占柳州。

  三,原定攻占桂柳后,将第11军一部转隶第23军指挥,以确保湘桂铁路及西江沿岸要域,并准备以后的作战(第23军司令部设于柳州,且在柳州,来宾附近设置机场,并利用西江为兵站线),但修订计划决定攻占柳州附近后,第23军司令部和一部精锐(预定第104师团)回师广州,至于确保广西省要域任务由第11军担当,相应撤销西江兵站线。

  四,攻占南宁及打通法属印度支那国界通道任务由第11军承担。

  综上,在1944年9月初传达的第二期设想及计划中。第23军司令部应速返广州,改派第11军担当柳州以西的广西防务。以防备美军可能在中国福建,广东,广西,海南岛等登陆作战。而据日本战史记载,自1号作战开始,第23军就有此考量。并随着战事不断深入,特别是太平洋战局的极度恶化,而最终付诸实施。同时考虑调整与香港总督部,驻海南岛的海南警备府的关系。新设的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大将于9月末视察华南,在三水战斗司令所与第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会谈,上述问题即会谈为的重要内容之一。田中曾主动提出兼任香港总督或将该总督部纳入该军指挥之下;对于海南岛,也认为有必要由该军负责防卫,或由该军派遣所属部队驻守。

  10月10日,第23军在梧州接到电报得知方面军第二期作战计划大纲,大致与以往设想相同,但根据当时第23军的作战态势,首先应以主力迅速推进到丹竹,平南平地。

  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1-32页。

抗日名将,民族英雄—张发奎将军

  四.日军判断错误,张发奎决定围歼桂平独立混成第23旅团

  第23军西进广西作战以来,独立混成第23旅团表现优异。故在第23军主力向丹竹平地推进时,又命该旅团占领桂平附近要地进行掩护。而丹竹机场刚整修完毕。21日晨5时,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也将战斗司令所推进到白马圩(丹竹东10公里)。白马圩位于西江北岸,为通向丹竹平地的隘路口要点。

  日军向丹竹,平南平地推进。桂军第35集团军总司令部在蒙江圩(丹竹圩东10公里),其第31军第135师主力第405团在丹竹,分别被第104师团步兵第137联队击溃。独立混成第23旅团则进展颇顺,驻桂平的桂军第135师一部未坚守,而是且战且退往贵县(桂平西南57公里)方面,桂平失陷,国军原计划“在桂平集合主力反攻”计划化为泡影,但日军兵力分散,为张发奎第4战区集中主力抢先反攻桂平创造了战机。据第23军曾就当面敌情报告如下:

  南集参电第464号(1944年10月12日)

  一,第4战区内之敌军配置(特殊情况)

  李玉堂指挥的第93军在大溶江口(桂林北35公里),第79军在义宁(桂林西北18公里);夏威指挥的第31军在桂林,第93军一部在阳朔(桂林东南65公里);杨森指挥的第37军在蒙山(丹竹北77公里),第20军在平乐,第26军在恭城(平乐东北偏北30公里);张发奎指挥的第62军在柳州,第64军在修仁(柳州东63公里);邓龙光指挥的第135师,第155师在桂平,挺进第1,第2纵队在平南方面。

  二,敌主力位于湘桂方面,灌阳(桂林东北偏北80公里);兴安(桂林东北58公里)方面为我第58师团,第40师团;而江华(道县南40公里),永明(道县西南偏南40公里)方面为我第3师团,第13师团。

  西江,桂平,平南,丹竹,梧州方面为第104,第22两师团及第19,第22,第23等旅团的各一部。

  第23军参谋部根据重庆军的配置状况,判断“敌感到桂柳地区右侧背受威胁,正在桂柳东南地区(恭城,平乐方面)集结6个军(第20,第26,第37,第46,第62,第64各军)”,我军向丹竹,平南平地挺进,正好予重庆军以严重威胁,该军计划在以后进攻柳州时,进一步扩大这种威胁,而与第11军共同采取外线作战,压制歼灭重庆军。至于处于内线的重庆军,如对我军正面采取攻势,估计可能在我军主力通过瑶族山地的长隘路进入武宣(桂平西北50公里)时,伺机对我各个击破。因此,第23军对下期作战指导的设想大致考虑如下:

  军将集结地再向前推进到桂平南北地区,准备进攻柳州。11月初发起攻势,进攻柳州西部地区,搜索歼灭敌军。其间,以一部兵力攻占柳州。为此,先以一部歼灭贵县方面的敌军,尽力保障军左侧背安全。另以第104,第22师团一部为先遣队开进东乡圩(武宣东25公里)及寺石圩(武宣南35公里),掩护军主力进入山地。

  10月22日,第23军在白马圩(丹竹东10公里)战斗司令部所召集兵团参谋长及军直辖团队长会议,下达展开命令,为对柳州进行下期作战,各自准备发起攻势。第23军就此报告如下:

  南集参电第561号(10月23日12时30分)

  致电:次长,统,中总(汉口,南京,旭 南集团参谋长发出)

  一,22日召集了参谋长及军直辖团队长会议。

  二,22日部署如下:

  (一) 集团命一部歼灭贵县(桂平西南偏西57公里)附近之敌,并将主力逐次推进至江口圩(平南西北偏西20公里)及白沙圩(桂平西南偏南24公里)之间西江(郁江)左岸地区,准备向柳州西方地区扩展攻势。

  (二) 贞部队于10月底前将主力逐次推进至江口圩,三江圩(江口圩西北偏西18公里)之间地区。

  (三) 正部队于10月底前逐次推进至桂平,白沙圩,石龙圩(桂平西26公里)之间地区。

  贞,正部队的战斗分界线为西江—象江—龙湾(武宣东南9公里)—地有(龙湾西20公里)—寺脚圩(武宣西19公里)。

  (四) 宪部队一并指挥正部队先遣队主力,攻击贵县附近之敌,行动开始时机另行命令。

  (五) 岩部队(独立步兵第98大队),独立步兵第247大队(缺一半)和独立步兵第248大队以主力在平南—三江圩之间构筑公路。

  (六) 集团防空队主力(高射炮2个中队,机关炮1个中队)在丹竹,一部分(高射炮1个中队,机关炮1个中队)在梧州。

  史料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2-34页

  综上,日本史料表明。第23军已预料到国军可能的反攻,但判断错国军反攻的方向“桂平西北50公里的武宣”。而且对国军兵力预判不足,再加上其主力分散。故决定独立混成第23旅团先攻占桂平,以掩护军主力在11月初桂平南区地区完成集结,再攻打柳州。这为张发奎第4战区抢先向桂平发动反攻,围歼孤军深入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辖3个步兵大队,旅团战斗所)创造了战机。

  五.独立混成第23旅团攻陷桂平

  1944年9月28日,占领了丹竹,平南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刚进10月就向桂平(浔州)一带挺进,以掩护军主力集结丹竹,平南平地区的任务。该部原以为要在占领地附近负责警备,因而感到意外 。适逢第104师团“川”挺进团开进此地,当即与之通融了有限的军需品,前往执行任务。可见该部在攻击桂平前,军需用品已不足。

  此时独立混成第23旅团下辖独立步兵第128大队(队长谷村静夫中佐),步兵第129大队(大队长野野木文雄中佐),步兵第130大队(大队长竹之内繁南中佐),三个大队及旅团战斗司令所。

  旅团长下河边宪二少将命独立步兵第130大队直取桂平,其主力则于10月6日由丹竹出发,经武林(丹竹南,西江对岸)—安山(武林西南偏西12公里)—界头(安山西南偏西14公里),10日是集结于延子(界头西南4公里)附近。另派独立步兵第129大队为先遣队,挺进到酒麻圩(延子西南6公里)侦察敌情,地形。

  当时,桂平有桂军第135师一部和当地自卫团据守,附近的郁江宽200-300米,深3-4米,不能涉渡,又受潮差的影响,水位涨落高低悬殊。而第135师主力正由南宁附近北上柳州,但据第23军获得10月8日的特殊情报,其一部于10月上旬开进桂平。奉命攻占桂平的独立步兵第130大队长竹之内繁南中佐,率1个中队先行,10月9日迅速进入桂平对岸,积极采取渡江佯动,当夜即夺来两只渡船,后续大队主力则隐蔽在后方,侦察敌情,地形。桂平居民从拂晓时,开始携家带财向西逃难。竹之内中佐向旅团战斗所报告拟于10日黄昏渡江攻击的计划,但接到命令改为11日午夜。

  旅团长河边少将为避免直接攻击桂平,决定从桂平西南偏南20公里的官公圩附近渡江,然后攻击桂平。当即命令独立步兵第129大队于11日夜首先在官公圩附近渡过,占领蒙圩(桂平西南15公里)一带,以利于旅团渡江及以后进攻桂平。独立步兵第128大队奉命继第129大队之后渡过,攻占桂平。独立步兵第130大队于11日薄暮,集中全部自动轻,重武器和火炮,齐射约20分钟,压制江岸桂军,随后一举渡江,先头部队部到桂平西侧的无名寺庙。桂军被切断了退路,陷于混乱,四处逃散,溃不成军。独立混成第23旅团全部于翌日凌晨3时渡江完毕,近黎明时确保无名寺庙。

  另一方面,在旅团主力野野木大队的1个中队,10日夜在官公圩西南偏西6公里的下湾圩附近渡郁江,搜索蒙圩方面敌情,地形,11日夜其大队主力亦在官公圩附近开始渡江。旅团考虑可能要强行渡江,将山炮等也运进了阵地准备掩护,但在渡江时,由于桂军早已溃逃,几乎未遇阻挠。这样,独立步兵第129大队立即开进蒙圩附近,面向西南占领阵地。独立步兵第128大队渡江后,奉旅团命令集结于芹村(桂平西南10公里)。桂平因退却的桂军放火,大火蔓延,但旅团在桂平仍缴获了约10天量的粮食。从日本史料可见,桂军第135军一部及当地民间军纪之差,不仅溃不成军;还放火烧城,却使原本军需用品告罄的日军,缴获10天的粮食。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7-39页。

粤军奔赴广西战场

  六.国军突然反攻告捷,日军反攻陷入拉锯战

  1944年10月12日傍晚,旅团长河边少将命战斗司令所连同各队进至芹村。参谋薄井中佐12日中午先行到达芹村西北高地,并命谷村大队进占竹之内大队右翼的长春山(桂平西5.7公里)高地。该大队于傍晚进入高地附近构筑阵地。中美空军自12日拂晓起空袭桂平附近,频繁轰炸桂平市区,扫射渡河点,给予日军一定打击。

  独立混成第23旅团在桂平的防御布署:左正前方以蒙圩为中心的平地一带为独立步兵第129大队面向西南,右正前方为在长春山地区的山地一带的独立步兵第128大队面向西北;独立步兵第130大队则占领可做预备阵地的桂平西侧高地,该山地为石山,以洋镐凿开岩石,垒成阵地工事。但由于蒙圩方面多为农田,易攻难守,只能利用散落的勉强作为据点。故国军首先以蒙圩为突破口。

  参谋薄进10月16日从桂平附近赴丹竹联络,17日会晤正在丹竹的第23军先遣参谋小林友一少佐,接受了有关今后作战的必要指示,18日返回桂平。其作战指示:“南集团预定10月底前将集结地大致推进到桂平南北地区(北岸第104师团,南岸第22师团)后,自11月初开始向柳州作战。届时,贵旅团应攻击贵县方向的重庆军第155师,掩护军主力左侧背”。第155师属粤军第64军,其一部在我军西进作战途中曾与我交战。

  从10月19日拂晓开始,独立步兵第129大队在蒙圩正面突然遭到优势中美空军和国军炮火猛烈轰击。国军复桂平周围险峻地形由西南方向攻击蒙圩。蒙圩村庄立即为猛烈炮火所笼罩,一片农田瞬间化为黑色。当天即突破日军第一道防线,并向阵地内容突击,又凭借优势兵力逐步推进到543.2高地(蒙圩东北偏北5.7公里)。20日夜,旅团长下河边少将指挥独立步兵第130大队主力(步兵2个中队)增援蒙圩,21日拂晓到达该地东北端,既遭中美空军飞机猛烈轰炸,被迫在山脚隐避一天。在此期间,该部派出步兵1个中队乘敌火力间隙,冲入543.2高地以南2.5公里的闭锁曲线高地,建立起左翼防御据点。但国军官兵,不顾日军顽强抵抗,当天即攻克蒙圩村庄。在战斗中,第129大队长野野木文雄中佐被重炮弹气浪冲击,身受重伤。为扩大战果,国军连续增兵,向日军防线的左,右两大队中间地带发起总攻。

  10月21日夜,独立步兵第130大队长竹之内繁男中佐刚将步兵1个中队(第2中队,中队长诸石岩太郎大尉)派往桂平西侧高地山坳。该股日军于22日拂晓急袭山坳西侧的山脚沙平(桂平西4公里),梯子(沙平西1.2公里)国军营地成功。缴获轻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同时竹之内大队于22日拂晓增派步兵1个中队(第1中队)占领新安山(桂平西南偏西10公里),以策应第2中队防御。但该中队趁薄暮攻击时,遭到国军英勇反击受挫。23日白天,第1中队在大队重武器掩护下再次发起攻击,轻取新安山。然后,很快受到6架美机打击,国军步兵也发动反攻,并向空中标示战线,引导美机轰炸扫射。竹之内大队遂命令向国军发射烟幕弹,使美机误击国军达20分钟,造成新安山西北高地山腰一片火海,不过国军大部成功逃脱。当晚,国军调整攻击方面,由金牌山向新安山突袭成功,日军第1中队几乎被全歼,击毙中队长,该中队仅幸存官兵20余人。

  为避免第1中队全军覆没,大队长竹之内繁男中佐立即派第2中队接替。国军则不分昼夜攻击。10月25日,国军集中主力向蒙圩中央独立步兵第130大队正面攻击。但右翼独立步兵第128大队正前方,只有若干零星部队袭扰。据日军战史记载,国军使用了野战重炮,并且得到连日优势中美空军配合,据称还有美军军官参加督战。还成功切断独立混成第23旅团各队通讯,致使日军只能靠有限的目视和传令,陷入独立作战的险境。国军遂集中炮击桂平市区,炸飞了架设在桂平东侧的舟桥,日军战史称“其命中精度堪称优势”。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9-40页

  为改变危局,独立步兵第130大队长竹之内中佐计划集中两个中队发动逆袭。加上刚刚补充的第22师团步兵第85联队平野中队,于25日夜由543高地北侧向正面国军冲锋,双方进行血腥白刃格斗,国军力战不支,撤退小河一线。26日晨,竹之内大队正面的国军退往蓝山(长春山西3公里),新安山一线,在543高地正面国军则后退数百米。当面的国军为粤军第64军主力和第46军的一部(新编第19师),共计4个师,此外还新增第175师和第188师。在兵力上国军占据绝对优势。

  但阴差阳错的是。10月22日,第22师团原奉命:“应于10月底前以主力集结于桂平,白沙圩(桂平西南偏南24公里),石龙圩(桂平西27公里)之间地区,准备对柳州方面作战,并为向贵县方向作战先派一支部队纳入驻桂平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指挥”。第22师团遂调正开在六陈圩(平南东南偏南25公里)的步兵第85联队先遣桂平,并师团主力迅速向王土坳,武林附近集结。这无意间支援了独立混成第23旅团,破坏了国军的攻势。

  步兵第85联队长能势润三大佐命联队主力集结于酒麻圩附近,同时以第3大队为先遣队向前推进。第9中队(中队长平野安已中尉)则奉命侦察桂平附近河岸,但因无隐蔽物,加上美机频繁袭击,被迫绕过桂平,在其西南20公里的东姿口附近向西岸转移,与蒙圩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独立步兵第129大队联得联络。由于平野中队在河岸留下约40名官兵后,主力轻装渡河,未带器具。结果很快加入战团,只得用饭盒挖工事,临时构筑简易的卧射掩体作战。中美空军在白天每隔30分天即有13,14架飞机扫射轰炸,很快摧毁日军简易工事。战斗持续两夜三天,平野中队一面与独立混成第23旅团联得联系,一面沿河岸逐步向桂平方面撤退。10月22日,联队长能势大佐见状急令平野中队相机返回联队主力。平野中队于10月24日成功脱离战线转移到河右岸。能势大佐于24日进抵桂平近旁的下河边旅团司令部,了解战状。同时,旅团薄井参谋要求他“即刻指挥平野中队,并将步兵第85联队的先遣队配属于旅团”。能势大佐遂按原有配置命令平野中队再次渡江,该中队于24日夜重返蒙圩东部原来的位置,并加入独立混成第23旅团。双方此时陷入混成,甚至出现无法辨明敌我,无法交战的怪现象。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42-44页。

英勇反攻的国军战士

  七.日军调集第104师团,第22师团主力反攻,国军停止攻势

  1944年10月25日上午7时10分,第6方面军参谋长宫崎周一少将传达方面军作战计划,在了解该军作战情况后飞抵丹竹机场,下午与军司令官田中义一中将等交换了意见,最后决定:“第104师团,第22师团的正面各有一部重庆军。特别是对占领桂平(第22师团的前进目标)的独立混成第23旅团,重庆军自20日至22,23日进行反攻,估计为第155师。对此,我正予以回击,估计第104师团,第22师团均可击溃当面之敌,按期于10月底展开完毕。另外,考虑在该两师团开进指定集结地域时,命其各先遣一部(步兵1个联队左右),以利今后作战粉碎重庆军的反攻,便于我军发起攻势。” 可见此时日军未完全了解对桂平反攻状况,严重低估了国军兵力。

  但26日,参谋长宫崎返回,才听闻第22师团根据步兵第85联队情报提交报告,称国军桂平反攻规模颇大。这令第23军司令部震惊,遂于当天中午命令将独立混成第23旅团纳入第22师团指挥之下,以10月底为期计划围歼桂平西南国军,并按以前命令继续准备攻占贵县。此时,军的意图是使第104师团及其它部按原计划逐步转入下期攻势。

  是日,第22师团长平田正判中将接到第23军电报,当即命令步兵第85联队经桂平及其北侧地区从右翼,步兵第86联队经桂平西南25公里白沙圩地区从左翼,对桂平西南国军形成两翼包围之势,并逐次投入战斗。同时命令独立混成第23旅团确保现有阵地。步兵第85联队立即在桂平附近渡江,穿过右翼正面和武江狭隘地区,逐次展开包围。27日夜,步兵第85联队全部渡过西江。步兵第84联队则经穆乐圩(桂平东35公里)附近向桂平急进。步兵第86联队当日清晨,已进入酒麻圩。

  步兵第85联队长能势润三大佐命第3大队(大队长桥诘辰男少佐)配属于独立混成第23旅团,由桂平西南增援蒙圩。同时命联队主力集结于桂平西北侧无名寺附近。随后,命令第2大队(大队长池田秀夫大尉)主力经西山,长春山,蓝山北侧占领其北方的山坳,以掩护联队主力向新宁,官圩平地挺进。池田大队自29日夜开始行动,但因地域狭隘,地势险峻,行动极为艰难。

  步兵第86联队主力,则于10月27日进入官公圩。其第11中队为进占郁江左岸地区收集渡江器材,但未能获得。故改东漳埠(官公圩西南30公里)附近逐次渡江,而联队主力则沿右岸地区向西南推进。

  独立混成第23旅团方面,27日得到第22师团步兵第85联队增援后,解除了危机。国军感受了日军第22师团威胁,遂停止攻势。10月29日,第22 师团长平田正判中将与司令部同时到达桂平。

  另一方面,攻击蒙圩的国军已逐次渗入阵内,同占据54.32高地南部闭销曲线高地的第4中队(隶属独立步兵第130大队)激战,独立步兵第129大队才得以撤往蒙圩东北部的一些村庄。旅团长下河边少将见状,将战斗司令所撤至数里外岭头(桂平西南偏南3公里)并命通信,卫生,行李等各队全部上阵保卫旅团后方。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44-47页

  而在西江北岸的第37军也由江口圩,思旺圩方面向平南,桂平之敌,发动牵制性攻势。在西江北岸的日军第104师团,于10月中旬将主力集结于平南,王官朗(平南东北12公里),丹竹周围地区,正准备下期柳州作战。但该师团担心,其右侧背的北方地区国军突然发动攻势,因此,18日命令步兵第108联队击溃北方国军。而国军在桂平的反动,出乎日军预料。第37军一部也突然穿过步兵第108联队驻地间隙南下。于是,10月20日,日军第104师团主力第108联队,第137联队(联队长川上护大佐)分别攻击新圩及官村朗的国军。同时在蒙江圩的步兵第161联队(联队长清水园大佐)火速出动,经太平圩向步兵第108联队方向前进,搜索国军主力。据第23军报告记载:

  南集参电第559号(10月23日8时30分)

  一,第37军第95师第285团于20日开来丹竹以北新圩附近,立即被我“上”部队(第108联队)击退,据俘虏称,高良,官村朗地区仍有两个团。

  二,贞部队自22日起以主力攻击该敌。

  第37军遭到日军第104师团攻击后,攻势被迫停止,但其一部曾进逼至第104师团战斗司令所在地武岭。

  第104师团于27日,以主力开进江口圩西部,并以一部(预定派步兵第108联队)开进东乡圩。之后其主力第108,第137联队攻击江口圩附近的第135师,第135师力战不支撤退。江口圩位于桂平东北40公里,为扼守平南平地的西大门和通往南宁,柳州的要冲。另一方面,步兵第108联队于25日黎明前则思旺旦(平南西北20公里)附近出发,击退了国军,26日下午3时攻陷长江圩(江口圩北5公里)。步兵第161联队一部于24日击退太平圩北方地区的国军后,25日傍晚由太平圩南侧地区西进,27日傍晚继续由东平朗附近出发,向三江圩北侧地区前进。师团于27日夜由武岭出发,28日清晨4时30分将战斗司令所推进到新宁,29日晨又经思旺圩于30日拂晓到达新于(江口圩西9公里)。此时先行到达的步兵第108和第137联队一部正与国军激战中。在武江南岸桂平附近,国军英勇抵抗,激战昼夜不止。

  据10月28日,第11军向中国派遣军报告,独立混成第23旅团正面为第64军主力及第46军一部(新编第19师)合计4个师,连日在119架次飞机(战斗机,轰炸机)及炮兵(山炮,重迫击炮)配合下,继续全力反攻,一部虽已由阵地间隙渗入,但独立混成第23旅团仍坚守金王庙(桂平西北10公里)—蒙圩(桂平西地51公里)一线阵地。这迫使第23军先集中主力,击溃反攻桂平的国军第4战区部队,再执行柳州作战计划。其部署如下:

  统参一电第299号

  统集团战况报告第1号摘要

  准备以第104师团主力击溃当前敌军,然后向武宣南部地区挺进,并以一部向东乡圩(桂平西50公里)方向挺进。

  第22师团以一支有力部队由郁江右岸地区向贵县北部地区挺进,切断敌南岸方向的退路,由主力歼灭当前敌军。宪兵团配属于第22师团。

  第104师团第108联队自30日开始攻击东乡(江口圩西32公里)东方的花蕾高地(东乡东约12公里),步兵第161联队亦自29日开始在三江圩北方地区向第135师一部进攻。桂军第135师和挺进第3纵队利用险峻地形,对敌第108联队展开层层阻击,有效阻滞了日军攻势。第104师团其余各队于31日晨,在新圩周围集结。

  终于步兵第161联队击溃第135师一个团后,于30日上午11时进入三江圩北8公里处,自11月1日中午起向北方山地挺进。联队长清水园大佐鉴于地形险峻和第108联队遇到的困境,向师团战斗司令所提出,以大瑶山池为突破口,以绕到国军侧背。该山地前人未曾走过,在当时携带的五十万分之一的地图上,也是空白。但师团长铃木中将批准了这一大胆的提议,当即命令步兵第161联队由三江圩北侧地区突破大瑶山地,然后进入大湾圩(武宣西北偏北45公里,来宾东北偏北20公里)。该部11月1日夜开始行动。

  步兵第108联队方面,自30开始在花蕾高地,遭到桂军第135师一部和挺进第2纵队第3团顽强阻止。战至11月2日才攻陷该高地,但战死约80名,战伤100名,其中第3大队长难波正六少佐被击毙。而联队长上野源吉大佐,第1大队长高柳克已少佐负伤。

  第104师团步兵第137联队(附山炮1个中队)沿武宣挺进,企图直插国军右侧背。而第108联队则击退粤军第62军第157师,于2日上午9时冲入东乡圩,向武宣平地挺进。师团战斗司令所于3日上午7时也进入东乡圩。

  至此,第104师团在击退三江圩西方长隘路的国军阻击后,进入武宣平地,而张发奎指挥的第4战区发现了日军反包围,决定停止向桂平反攻。自10月29日,国军开始逐步退却。

  第22师团方面,10月31日,独立混成第23旅团(配属步兵第85联队第3大队)经郁江左岸地区直接向贵县(桂平西南55公里)方向进击。由于国军退却,日军第一线部队遂全线追击。步兵第85联队主力派第2大队(大队长池田秀夫大尉)占领长春山北部山坳,掩护联队主力由该方面进入新葶,官圩平地。大队长池田秀夫大尉31日在北部山坳侦察时,被国军狙击手击毙。当天清晨,刚刚任命的代理大队的中队长佐藤大尉也被国军狙击手在浓雾中击毙。不过该联队主力仍在该大队掩护下于31日傍晚开进官圩附近。而第85联队第3大队则向蒙圩西南柴脚西方高地攻击。至此,桂平反攻战役结束。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47-51页

  据国民政府《抗战简史》记载:桂平反攻战斗历时8昼夜,予日军以重大打击,终于先后攻克桂平近郊的重要据点蒙圩(桂平西南1.3公里)及马山岭(蒙圩北6公里)。10月18日,在湘桂铁路正面,全歼从我大溶江左翼迂回的约1个大队的日军(指大溶江口战斗,国军第93军第10师与194师联手,血战八日;歼灭第108大队,毙伤日军大队长山井以下千余人—笔者注)。然而,日军不断有后续部队增援;相反,我军兵力毫无增加,结果未能扩大战果。桂林以北的日军第58,第116,第3和第13各师团相互策应,协同并进,突破我桂林外围阵地,进而推进到桂林东部及平乐,阳朔附近。与此同时,西江方向的我军左翼亦被敌突破,结果影响我向桂平的攻势,形势颇不利,以致被迫重新调整部署。当邓(指第35集团军总司令邓龙光)命令各部队向桂柳近郊靠拢,将兵力集结于桂柳之间,形成非与日军决一死战不可的形势(未按中文资料校正—译注)。来源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转载国民政府《抗战简史》,中华书局1985年2月版第30页。

作战中的桂军

  本节,也来源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著《广西会战》(下)截取国民政府《抗战简史》史料。表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承认国军第4战区反攻桂平战,曾克复蒙圩和马山岭。在大溶江战斗中,其第108大队被全歼。而国军反攻失败的原因:日军后续不断增援,并迅速组织反包围。而国军则无兵可调。再加上日军第11军在桂林作战相当顺利(桂军消极作战),而西江左翼防线又被突破。被迫撤往桂柳之间,摆出与日军决战架势。笔者认为,这段对桂平反攻战失败的分析是精准,客观公正的。也得到了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的认可。

  另外,要看到张发奎指挥的第4战区抓住日军第23军,对国军兵力预估不足及作战动向判断错误。利用独立混成第23旅团孤军深入桂平的战机,抢先集中第64军主力,第46军新编第19师,第175师和第188师,先后共投入七八个师。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且使用野战重炮,还有中美联合空军掩护。掌握制空权和重火力优势,却苦战8昼夜,未能歼灭日军独立混成旅团3个大队和1个战斗司令所,也未能完全克复桂平。给日军恢复联络,并组织反攻,留下了时间,造成了桂平反攻虽告捷,却未能告胜,也未能改变桂柳会战不利战局。另外,要看到国军名为投入六七个师,实际兵力只有编成前的四分之一,战斗力减大半。且第22师团步兵第85联队先遣桂平,阴差阳错的解了独立混成第23旅团的困局。

  综上反映了,桂柳会战国军的不利局面,虽然掌握制空权。但因湖南作战惨败,退入广西境内作战的国军兵力不足,战斗力残损严重,再加上桂军消极避战,日军又战斗力强悍,攻势迅猛。但这不能抹杀,张发奎指挥第4战区援桂作战,在桂平大捷的历史功绩。不仅杀伤大量日军,也为桂柳作战争取了时间。但这些,都被桂军消极避战浪费了。

  关于桂柳会战完整史料,请参看笔者前作《桂柳会战:白崇禧“消极抗战”“经营不善”恶果》。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2-11-15 11:52:3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日战史中冀中五一反扫荡

下一篇:1937年南京陷落后国军自发抵抗史记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