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关于日军大举进攻武汉期间实行的毒气战(2)
2016-10-16 16:08:26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0-01-25 作者不详  点击:  复制链接

  其一、使用特种资材的有关事项 

  1.为了保守秘密,应称赤筒、赤弹为“特种发烟筒”、“特种发烟弹”;它们的总称和过去相同,仍为“特种烟”。 

  2.应事先削除筒及箱上的标记,再交付使用部队。 

  3.交接时应特别明确出纳数量,以防止丢失。 

  4.使用时,要尽可能地保密,应适当地和发烟筒、绿筒(催泪筒)混用。 

  5.使用时,应不失时机地利用效果歼灭敌人,要尽可能地不留下任何证据和痕迹。 

  6.应尽量回避在城镇、第三国人居住地区以及同该地区交通便利的地点使用。 

  7.不得使用土著居民及雇佣车辆搬运特种资材。尤其不得将特种资材落入敌手。为此,在搬运和发烟之际要有确实可靠的掩护;在可能落入敌手时,应立即发烟。使用后的特种发烟筒应埋入土中或带回上缴,要努力销毁其痕迹。 

  8.使用后,应迅速把使用的时间、地点、筒数等情况上报。 

  其二、教育的有关事项 

  1.要选定适当的教育场所,应尽量选择可以避人耳目的地点。 

  2.教育应以口头或实际演练为主,尽量避免下发印刷品。 

  3.实施教育时应昼夜警戒,要绝对禁止已受教育者离开营区。 

  其三、宣传 

  在使用前,应事先宣传敌方要使用毒气;在我方使用时,尤其要宣传敌方正在使用。 

  宣传全部由军负责实施,不得向无关人员泄露。 

  三、武汉战役期间日军化学部队的部署和毒气的使用 

  1938年6―8月,日本华中派遣军把从日本国内和华北调入华中的日军化学部队有重点地部署于前线各师团。其具体部署如下: 

  1、第2军 

  第13师团:迫击第3大队,野战气象队特种气象班一个。 

  第16师团:迫击第5大队。 

  第10师团:第2野战瓦斯队本部、野战瓦斯第1、2、6中队、独立瓦斯第6、7小队,野战化学实验(部分)、野战气象队特种气象班一个。 

  2、第11军 

  第6师团:迫击第4大队(欠第2中队)、野战瓦斯第5中队、野战化学实验部(部分)、野战气象队特种气象班一个。 

  第9师团:迫击第1大队第2中队、野战瓦斯第13中队(欠一个小队)。 

  第27师团:独立瓦斯第8小队、野战气象队特种气象班一个。 

  第101师团:迫击第1大队第1中队。 

  第106师团:迫击第1大队第3中队。 

  台湾步兵旅团:迫击第4大队第2中队、野战瓦斯第13中队的一个小队。 

  武汉战役期间,由于多数战斗是运动战和山地战,加上战区风向多变、地势险峻等不利因素,严重制约了日军毒气战的主要武器――毒气发烟筒的运用。除了在长江南岸进攻的日军第101、106师团进行过几次较大规模的毒气施放外,绝大多数的毒气施放规模都比较小,一般局限于大队攻击的正面以内,由大队长统一指挥。日军毒气发烟筒的攻击目标主要集中在坚固阵地上掩体中的重武器和顽强固守阵地的中国军队,以及反击中的中国军队和正在移动的密集部队等。 

  日军施放毒气多数以临时发烟小队为主,野战瓦斯队主要参加较大规模的毒气施放。在武汉战役期间,施放毒气发烟筒的数量,一般临时发烟小队在百筒以下,野战瓦斯队在千筒以下。毒气攻击的正面,一般从200―300米到400―500米之间。毒气的构成浓度一般为每米0.3―1筒。日军在多数情况下,把毒气发烟筒和催泪筒、小发烟筒同时混用。根据日军的报告,如果气象条件良好,在100米正面每米1筒毒气时,毒气的覆盖纵深可达1000米;在50米正面每2米1筒毒气时,纵深约为300米。 

  为了达到奇袭的效果,日军施放毒气的时间,多选择拂晓、傍晚或夜间。毒气发烟筒攻击的位置,一般夜间距离目标200―300米,白天距离目标400―500米;根据地形不同,也有在100米以内的。施放毒气发烟筒的准备时间,一般小规模的需要10个小时,大规模的需要2天时间。鉴于毒气的滞留时间较短,日军特别强调在施放毒气攻击时,第一线步兵要戴防毒面具跟随毒气突击。并且提出在地势险峻,前进不便之处,应进行中继施放,以延长毒气的滞留时间,保证步兵攻占阵地。 

  武汉战役期间,由于战区地形复杂,道路险峻,日军野炮级以上重炮前进困难,很少参战。日军炮兵利用毒气发烟弹进行毒气攻击的任务主要由迫击炮和山炮承担。炮兵的毒气攻击主要集中在白天,其攻击目标除了与毒气发烟筒相同者以外,还担任压制中国炮兵阵地和后续部队的任务。迫击大队每次发射的毒气发烟弹一般为十几发,并经常和榴弹混用,有一定的毒气战效果。例如,9月4日迫击第1大队第2中队在瑞昌以东的一次战斗中,使用10发毒气发烟弹迫使在森林里的中国炮兵转移到开阔地,由日军炮兵加以歼灭。但是,多数日军普通炮兵仅仅把毒气发烟弹作为榴弹的代用品,未能起到毒气攻击的作用。 

  四、武汉战役期间毒气战给中国军队造成的危害 

  根据日本华中派遣军的不完全统计,从8月21日到10月30日日军大举进攻武汉期间,日军各师团共施放毒气375次。共使用毒气发烟筒32207个,毒气发烟弹8667发,以及八九式催泪筒1276个、九四式小发烟筒17850个、试验性发射式发烟筒2428个、水上发烟筒98个。约使用赤剂一号毒气155吨。 

  在武汉战役期间,日军几乎在每次战斗中都把毒气作为进攻或防御的武器。从统计上看,从8月28日到10月26日的60天里,几乎每天都有日军使用毒气的纪录。仅10月7日一天内,日军就在8个地点施放毒气11次之多。 

  在武汉战役期间,日军大规模施放毒气(每次施放毒气发烟筒[弹]100个以上)共有57次。其中,规模较大的有: 

  ①9月10日上午9―11时,日军第101师团第14联队第2大队和第149联队第2大队在西孤岭的两个地点,分别施放毒气发烟筒900个和969个;前者混用了200个小发烟筒,后者混用了350个催泪筒。 

  ②9月17日上午9时,日军野战瓦斯第1中队在潢川南城附近,施放毒气发烟筒885个。

  ③9月18日上午,日军独立山炮第3联队第1大队向罗山中方阵地发射毒气发烟弹1009发。 

  ④9月23日下午17时,日军野战瓦斯第6中队和独立瓦斯第7小队在罗山以西的洪岩及东湾附近,施放毒气发烟筒1200个,同时混用小发烟筒286个。翌日,上述两支日军又分别在同一地区施放毒气发烟筒740个和700个。 

  ⑤9月26日,日军第27师团驻中国步兵第1联队在横港街东南方,施放毒气发烟筒565个。 

  ⑥10月1日,日军野战瓦斯第6中队和独立瓦斯第7小队在罗山西部鸣凤岗西侧,施放毒气发烟筒705个,同时混用催泪筒150个、小发烟筒150个。 

  ⑦10月14日上午11时,日军独立山炮第1联队在信阳――德安之间地区,发射毒气发烟弹532发。 

  在武汉战役中,中国军队的防化教育、训练和装备都极其落后。虽然在战役期间,有少量的中国部队配备了防毒面具,但能有效使用者甚少。所以,日军在大举进攻武汉期间实行的毒气战收到了相当大的效果。其成功率高达80%以上。可以说,毒气战对于日军取得武汉战役的胜利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正如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的一份报告中所述:毒气战一方面“能够有效地压制在坚固阵地上顽强抵抗之敌,使我军以轻微的损害夺取阵地。”⑨另一方面,又可以在精神上给中国军以巨大的压力。以至有这样的战例:日军仅仅使用了1个小发烟筒,就使固守山顶阵地的中国军队望烟而逃;还有一次,日军仅使用3个毒气发烟筒就击退了200多名夜袭的中国军队。 

  日军在武汉战役期间违反国际公约,大量使用毒气,给中国军队造成了极大的人员伤亡。特别是日军为了避免泄露施放毒气的真相,每次利用毒气夺取阵地后,都残无人道地用刺刀杀死所有中毒失去战斗力的中国军人,达到灭口的目的。以下是部分实例: 

  ①8月22日清晨,日军台湾步兵旅团第2联队第3大队在赤湖北岸城子镇附近的朱庄,向驻守该地的中国第81师的阵地施放毒气发烟筒420个,使两营守军除4人外全部阵亡。根据日军的报告,刺杀中毒丧失战斗力者不下300余人。 

  ②9月10日,日军第6师团在广济施放毒气发烟筒数百个,使进攻广济的中国第32师的部队死伤惨重,被迫后退。 

  ③9月19日,日军第9师团第19联队在进攻瑞昌南方大脑山西侧阵地时,施放毒气发烟筒200个,使守军中国第4师的部队被迫撤离,留下中毒失去战斗力者21人。 

  ④9月26日,日军第27师团驻中国步兵第1联队在横港东南大屋田村附近的战斗里,施放毒气发烟筒565个,击退中国第16师第96团的反击,刺杀中毒失去战斗力者数十人。 

  ⑤10月2日清晨,日军第3师团第68联队第3大队在信阳以东的一次战斗中,施放毒气发烟筒15个、小发烟筒6个,使中国第125师的一支进攻部队全部阵亡。 

  ⑥10月8日下午13时,日军第3师团第18联队的1个中队在进攻信阳以东某高地时,施放毒气发烟筒15个,使守军大部阵亡。 

  ⑦10月12日下午16时,日军第9师团第63联队第2大队和野战瓦斯第13中队在富河左岸脑凤山东北的战斗中,施放毒气发烟筒60个,使中国第53军的部队被迫后退,中毒失去战斗力者50多人被刺杀。 

  ⑧10月17日上午10时,日军第9师团第19联队第1大队和野战瓦斯第13中队在三溪口附近战斗中,施放毒气发烟筒100个,迫使中国第53军的部队后退,日军顺利渡河,中国军人中毒死亡者50余人。 

  ⑨10月30日上午11时,日军第3师团辎重第3联队第1大队,在行进途中遭到中国散兵1200余人的进攻,日军施放毒气发烟筒8个,使中国军队溃退,有16人窒息而死。 

  武汉战役后,日军各级部队在战斗总结里都一致认为,“毒气战对于装备低劣的中国军队是一种有效的武器。”⑩所以,日军的许多部队把在武汉战役中临时建立的毒气发烟队固定化。在后来的几次战役中,毒气已成为日军的一种重要武器。 

  综上所述,日军大举进攻武汉期间实行的毒气战,是经日本大本营批准由华中派遣军统一指挥,有计划有准备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毒气战。为了进行这次毒气战,日军调集了大批化学部队到华中,并在参战部队中建立临时发烟队,加强化学战能力;同时,把大量的化学战资材和毒气运到中国,部署于前线各师团。战前,参战各师团有计划地对部队进行了短期集中的化学战教育,制定了严密的保密措施。武汉战役期间,鉴于战区的地形和气象对毒气战的限制,日军采取了灵活机动地小规模施放毒气的战术,同时也不失时机地组织了多次较大规模的毒气施放。毒气战对于在人数和地形上处于不利地位的日军帮助极大,对于日军顺利完成攻占武汉的作战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也给中国军队造成了极大的伤亡和损害。 

  日本侵略者在全面侵华战争中,不顾国际公约,把中国作为其进行毒气战的实验地和战场。本文所列举的事实仅仅是日军用毒气屠杀中国人民的众多铁证之一。有材料表明日军在全面侵华战争期间,使用毒气达千余次,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极大的伤亡。这一历史教训将永远记在人们心中。(完) 

  注释:

  ① 见1938年6月24日日本五相会议决定《今后指导中国事变的方针》,引自复旦大学历史系编《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P269。 

  ② 见1938年7月12日日本五相会议决定《适应时局的对中国的谋略》,引文同上。 

  ③④⑥⑨⑩ 见1938年11月30日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武汉攻略战期间的化学战实施报告》。 

  ⑤⑥⑦⑧ 见1938年8月日军第2军司令部《化学战教育计划》。 

  参考文献: 

  1.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武汉攻略战期间的化学战实施报告》,1938年11月30日。 

  2.吕集团军司令部《汉口攻略战期间的化学战实施报告》,1938年11月13日。 

  3.丙集团军司令部《武汉攻略战期间的化学战实施报告》,1938年12月1日。 

  4.日本陆军科学研究所第2部《从技术上对x化学战的研究》,1936年1月24日。 

  5.中央档案馆等编《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与毒气战》,中华书局,1989年版。 

  6.〈台〉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编《中国现代历次重要战役之研究》。 

  7.〈台〉王平编著《八年抗战》。 

  8.〈日〉防卫厅编《战史丛书》各卷。

责任编辑:何青龙 最后更新:2016-10-16 16:10:5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关于日军大举进攻武汉期间实行的毒气战(1)

下一篇:日本侵华最残忍毒气战发生在哪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