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军侵华惨案亲历者回忆:不愿延续仇恨,但绝不会忘记残酷暴行
2018-12-15 11:03:52  来源:新华网  点击:  复制链接

(社会)(2)日军侵华惨案亲历者回忆:不愿延续仇恨,但绝不会忘记残酷暴行
  今年89岁的贾元祯老人在河北泊头市“军屯惨案”纪念碑前,讲述惨案的过程(7月24日摄)。1945年5月2日,因一名士兵失踪,侵华日军对河北省沧州市军屯村进行报复,疯狂残杀143位村民,史称“军屯惨案”。贾元祯的大伯父在惨案中遇难。 69年过去了,金戈铁马的战场已逐渐消失痕迹,但侵华日军的残酷暴行和我抗日军民的英勇抵抗却成为中华民族恒久的印记。在“8·15”抗战胜利纪念日到来前夕,记者探访当年日军在河北制造的几件惨案发生地,听几位亲历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却又抹不去的记忆。新华社记者牟宇 摄

  新华网石家庄8月14日电(朱峰、杨帆)69年过去了,金戈铁马的战场已逐渐消失痕迹,但侵华日军的残酷暴行和我抗日军民的英勇抵抗却成为中华民族恒久的印记。在“8·15”抗战胜利纪念日到来前夕,记者探访当年日军在河北制造的几件惨案发生地,听3位亲历者讲述那段不堪回首却又抹不去的记忆。

  “军屯惨案”:140余名村民被杀 最小的才1岁

  1945年5月2日,因一名士兵失踪,侵华日军对河北省沧州市军屯村进行报复,疯狂残杀143位村民,史称“军屯惨案”。

  贾元祯老人今年89岁。当年,就是他的大伯母在村外发现那个落队的日军士兵。

  “1945年5月2日,日军补充兵力路过军屯村时,临走落下了一个士兵。我大伯母在村外最先发现这个兵,后来通知组织,由八路军‘青沧支队’带走了。”对往事老人记忆依然清晰。

  “当时谁也不知道,就以为是一个普通兵,后来才知道,这个人是日本军队一个叫香川的情报主官侄子!”老人说,第二天日军便朝着村子扑来,占领村子后,在村西头挖了一个大坑,男女老少都蹲在边上,7天时间,先后砍死了3拨人,共有143人遇难,最大的65岁,最小的1岁,6户人家被灭门。”他的大伯父,在惨案中也未能幸免。

  军屯惨案事发时,贾元祯已经是一名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我当时因为有任务跑去隔壁村里舅舅家给组织送信,躲过一劫。”

  贾元祯说:“那个被抓来的日本兵,一直是被保护起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被送回了日本,一点没有受到伤害。”

  “百家村惨案”:日军调戏妇女遇抵抗 全村遭报复被烧杀

  1938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本侵略军在河北省邯郸市百家村制造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事件,128位百姓被日本兵残杀,全村2000多间房屋几乎尽数烧毁。

  今年90岁的百家村程自田老人回忆说:“日本军占下邯郸,经常套着大车到百家村抢东西,抢粮食、逮鸡鸭牲畜,拆村子里人家的木头门窗。”

  据老人介绍,除了抢物,日本兵还调戏妇女,为了避免被日本兵污辱,妇女们便常在脸上抹锅黑,穿脏破衣服。即便如此,村中也常常有妇女被日本鬼子奸污。

  惨案发生的当日下午约2点,两个日本兵向乡公所走去,一个要喝酒,一个要找“花姑娘”。程自田说:“当时乡丁听到后急忙到乡公所应酬,想把日本兵灌醉后哄走。”

  但日本兵喝完酒都要找“花姑娘”,并对碰到的妇女强行不轨,村民愤起抵抗。

  当天深夜,日军进村报复,他们把村民赶到一片空场地,日军向村民头上浇开水,把孩子双脚吊起来丢下井口灌水。

  “鬼子刚开始杀第一批的时候,我大婶就偷偷带我跑到村外面树林里躲起来了,后来就看到村子方向冒起浓浓的黑烟,一会儿占了半个天空。”程自田说。

  后来在刨挖收殓亲人尸首时,惨相令人震惊:两眼井全被遗体填满,上层遗体被烧得面目全非。井内有村民身首分离、眼睛被挖、耳朵被割、舌头被割;19岁的安小栓被剖腹后,腹内被塞夹袄。

(社会)(1)日军侵华惨案亲历者回忆:不愿延续仇恨,但绝不会忘记残酷暴行

  “成安惨案”见证者倪保明在位于成安县曲村的抗日烈士墓前讲述惨案的过程(8月7日摄)。1937年10月24日,日军攻陷成安县城,进城后的日军对无辜百姓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今年83岁的倪保明,其祖父、父亲都在那场惨案中遇难。 69年过去了,金戈铁马的战场已逐渐消失痕迹,但侵华日军的残酷暴行和我抗日军民的英勇抵抗却成为中华民族恒久的印记。新华社记者牟宇 摄

  “成安惨案”:残杀暴行成最痛记忆 屠杀者后代向幸存者道歉

  1937年10月24日黎明,日军进攻成安县,成安抗日军民奋勇抗击。傍晚,成安城沦陷。25日,日军进城后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今年83岁的倪保明,其祖父、父亲都在那场惨案中遇难。

  “日本鬼子打过来以后,所有成年男子一个不留都杀掉。我父亲死了终究也没找到尸首,我祖父的遗体是在成安老城东南城角的一个水坑里找到的。”倪保明说。

  老人回忆说,日军进城后,见人就杀,见财物就抢。祖父带着一家先是跑向城南的芦苇荡,在逃亡的路上,倪宝明亲眼看见日军的残杀暴行。“我看到四五个日本兵,一人手底下摁着一个中国人,其中一个邻居看到我,‘啊’的想喊,正想说话呢,就被刺死了。”当时6岁的倪保明,被小姑背着逃到了乡下才幸免于难。而领头逃亡的祖父在途中却被抓住惨遭杀害。

  倪保明老人说,那是他这一生最痛的记忆。上世纪90年代,倪保明在成安县政府工作,接待一个日本考察团时,遇到了一个自称父亲战死在成安的日本客商。

  “那个日本人说自己父亲战死到成安了。我一听怒从心头起,我说你父亲是侵略者,是刽子手,那场战争我祖父、父亲都死在你们的刺刀下。后来我又说,当然,你父亲也是炮灰,包括你们日本人民,中日两国人民都是受害者。罪恶应该记在帝国主义头上。”

  “我对他说,我们不愿意延续仇恨,但我们绝不会忘记历史。当时,他们夫妇一起站起来给我鞠躬,说‘对不起,我们向中国人民道歉’。”倪保明说。

  老人告诉记者,后来那个日本人回国后,又专门来信对中国人民遭受的灾难表示歉意。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12-15 11:07: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细菌战宁波亲历者口述:难忘1940

下一篇:“日寇的暴行,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