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高邮战役
2019-06-20 08:52:14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  点击:  复制链接

  高邮战役,是新四军对日本侵略者的最后一战,也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此役,创造了在一个县城歼敌最多的纪录——全歼日军1100余人(内俘892人),伪军4000多人(内俘3493人),缴获各种火炮80余门,枪6000多支。高邮战役的胜利,拔除了残存在华中解放区的日伪重要据点,沉重打击了日蒋合流进犯华中解放区的阴谋,保卫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极大地鼓舞了苏中解放区的广大军民的士气。

  粟裕(左二)指挥作战

  夺取高邮

  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数月,高邮、泰州、江都等苏中城镇仍为日伪军所驻守。根据蒋介石给冈村宁次的命令,高邮日军拒绝向新四军缴械投降,等待国民党第25军前来接收。

  高邮是国民党军沿运河北上攻击华中解放区领导机关驻地两淮(淮阴、淮安)的必经之地。当时国民党军声称:“运河是道大门,高邮是把大锁,只要占领高邮,就等于打开了大门之锁,就可以长驱直捣两淮,置共军于死地。”

  1945年11月下旬,刚刚在新四军第1师的基础上整编就绪的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政治委员谭震林经过深思熟虑,于12月3日向中央和已移至山东的新四军军部建议:集中3个纵队消灭邵伯之敌,同时组织高邮战役,歼灭该地拒降之敌,除却后患,以打破顽军分割华中根据地之企图。2天后,中央和新四军军部复电:“同意来电报告,夺取高邮,同时集结主力准备打援部署……整个战役以一个月结束才好。”

  按照战略部署,战役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收复邵伯,肃清高邮外围据点,围困高邮城;第二个阶段,总攻高邮城,全歼守敌。华中野战军决定由陶勇率第8纵队及军区特务团、高邮独立团及地方武装共7个团攻打高邮城,以姬鹏飞指挥的第7纵队攻击高邮以南的邵伯古镇。

  各参战部队接到命令后,战斗情绪异常高涨,战士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高邮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南控扬州、北扼两淮,是苏中连接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高邮城四周为湖泊河流所环抱,城墙又高又厚,工事坚固。城内有日军独立混成第90旅团2个大队约1100余人,加上伪军、伪县保安大队、伪警察,总兵力约5000余人。日本投降后,在国民党顽固派的支持纵容下,日伪军征用了24万民工,又在高邮城外筑起一道长10公里的坚固城垣,修筑了大量炮楼、碉堡,以便孤注一掷加强守备。日伪军自恃城池坚固,粮草充足,再加上有国民党军撑腰,态度异常骄横。日军司令官岩崎大佐不但对华中野战军令其率部投降的通牒不予理睬,而且还扬言要配合国民党军向新四军“收复失地!”积极谋划配合国民党军进攻华中解放区。

  “攻心” 劝降

  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决定于12月19日发起高邮战役。司令员粟裕召开作战会议,要求各部务必于12月19日白天之前完成一切战斗准备。担任主攻高邮任务的第8纵队在司令员陶勇率领下,迅速从淮安南下,进到高邮以东三垛镇一带休整待机。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兼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和华中军区司令员张鼎丞均亲临8纵,率营以上干部围绕高邮城勘察地形,调查研究敌情,部署战斗,确定从高邮北门实施主要突击,共使用7个团的兵力:以第64团沿运河大堤攻击高邮北面;以第66团及高邮独立团攻击城东的重要据点泰山庙,得手后向城内突击;以第68团攻击高邮南门;以第70团攻击高邮东门;以第72团主力担任攻城,以一部向高邮湖方向警戒;以军区特务团向高邮城南敌车逻据点攻击,以确保第8纵队侧翼之安全。

  苏中根据地的各界党委和政府给予野战军以大力支持,专门成立了支前总后勤部,帮助部队安排生活,提供物资,运送弹药,组织担架救护队,仅高邮县就调集了1.5万民工,500只民船,帮助部队运送粮食和弹药等物资,还组织了3000名民兵配合作战。

  12月19日傍晚,华中野战军攻城部队悄悄进入指定地点。7点整,粟裕下达了攻击命令,第7、第8纵队及苏中军区参战部队共15个团在南北80里、东西40里的战场上,同时向高邮城外围据点展开了猛烈地攻击。粟裕亲自部署指挥战斗,采取“围三阙一”的战法,集中火力、兵力从东、西、西北3个方向分3路同时进攻,诱使日军向南突围进行围歼。到20日中午,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宝塔外,均被第8纵队扫除。高邮城已处于新四军的包围之中,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城楼上的警戒大部分换上了日军士兵,并不断加固城防工事。21日,姬鹏飞指挥的第7纵队也攻克了高邮南面66里的敌伪重镇邵伯,歼敌近千人,切断了日伪军南逃退路,并沿邵伯、丁沟之线构成对扬州、泰州国民党军的防御。同日,第8纵队在扫除高邮外围据点后,直逼城下,一面作攻城准备,一面对日伪军发动了强有力的政治攻势以瓦解日伪军。

  军区敌工部的干部和十几位日本“反战同盟”、朝鲜“独立同盟”的盟员,运用大喇叭,用日语对守城的日军开展喊话活动,劝其投降:

  “喂,日本士兵们,你们被包围了,跑不掉啦!”

  “哈,用不着跑嘛!”敌人仍在叫嚣。

  “天皇都投降了,你们还为谁流血卖命?”

  “啊?!天皇投降?没有的事。”

  “不相信吗?读一段天皇诏书给你们听吧!‘我兹命令日本帝国大本营,即刻下令日本一切武装部队及不论驻在何地的日本控制下的武装部队的指挥官,他自己及他们率领的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

  由于日军内部严密封锁消息,不让士兵知道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真相,所以士兵的“武士道”精神还在发挥作用。最初,城内的日军对日本反战同盟盟员山本一山等人的喊话完全听不进去,喇叭一响就招来一阵机枪扫射和炮弹袭击,还夹杂着日军的野蛮叫骂。日军反战同盟的盟员还写了劝降信,派人送进城里给他们所熟悉的日军官兵。渐渐地枪声停了,骂声也消失了。接着,新四军又播放起了《思乡曲》《支那之夜》等日本歌曲,这一招可真灵,当悠扬的歌声在夜空中飘荡,霎时,城内静下来了,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日军官兵在入神地听着。第64团还制作了许多大标语,乘黑夜挂在离城内敌人较近又较高的民房屋顶上。第2天一早,城墙上的日军就看到了醒目的大标语:“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等待着你们!”“放下武器,保证生命安全!”“天寒地冻破衣裳,你为谁人守城墙;不如出得城头来,弃暗投明求解放。”

  8纵政治部宣传科的同志精心制作了图文并茂的传单,有中文的,也有日文的。战士们将这些传单用弓箭和迫击炮射进城里。这其中最成功的还是指战员们发明的“土飞机”送传单。他们用厚牛皮纸扎成2米宽、4米长的“瓦”式大风筝,放飞飘到高邮城的上空,风筝上绑着一包包传单,每一包传单旁也都点着线香,线香先后烧断捆传单的绳子,传单就一包一包地散落下来,像雪花飞舞,飘进高邮城。

  发起总攻

  就在新四军的“攻心”战术大收成效之时,国民党急忙派遣第25军108师师长顾凤阳,率领全部日械装备并配有日军顾问的1个团,勾结日军500余人、伪军三四千人,由仙女庙出动,向已解放的邵伯镇进犯,企图增援高邮城。同时,国民党飞机也不断低飞骚扰,这些给日伪军头目带来了幻想,他们的态度又变得强硬起来。为此,华中军区决定,立即向高邮城发起总攻。

  12月25日晚第8纵队攻城突击队乘漆黑的雨夜,在强大炮火支援下从西北、东、南3个方向攻城。6点整,3颗绿色信号弹划破了雨中的天空,集中在南门外的第68团的20个司号员同时吹起了嘹亮的总攻军号。第8纵队的第64、66、68共3个团,出其不意地从城北、城东、城南3个方向向高邮城发起猛烈攻击。68团采用“单刀直入”的战术,派1营从正面攻击,3营从左侧沿运河大堤突袭,2营从右侧的东门宝塔附近向西冲击,拦断圩外的日伪军。为扫清城外奶奶殿之敌,2排排长顾培生率队绕道东北方向,从奶奶殿背后发起攻击,不幸光荣牺牲。经过一夜激战,迫使圩内的日伪军纷纷退缩到城墙角下的一幢房子里。然后采取“分割包围”的战术,消灭了南门外的顽抗之敌,并俘虏了200多名日伪军。

  与此同时,从西门攻城的第64团的战士们利用雨夜,隐蔽接近到城墙下,眼看就要爬到墙头,敌人突然开枪扫射。幸而战士们动作更快,人未上墙,手榴弹已扔上了城头。由于后续战斗人员一时没跟上,突击班与敌之间一场白刃战随即展开。很快,后续部队登上了城墙,猛烈的火力压向敌人,使得敌人难以招架。霎时,排炮轰鸣,枪声大作,喊杀声四起,军区炮兵团准确的炮火迅速摧毁了东、南、北3个城门的大碉堡和城头上的主要工事。攻城突击队冒着枪林弹雨,以“土坦克”(将湿透的棉被包裹在大方桌周围,人顶着桌子前进——作者注)作掩护,越过开阔地,强渡护城河,用事先准备好的上百架云梯攀登城墙,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踏着竹梯,迅速跃上城头,与守城墙的日伪军展开了激烈争夺战,击退日伪军多次反扑,扩大了突破口。敌人凭借城墙与碉堡向攻城部队射击,从城墙上掷榴弹、刺长矛、撒石灰粉、抛大石块,但突击队员跌下一个又上去一个。经过30分钟的激烈战斗,第68团1营首先突破南门。在1营突击队员遭受火力封锁,前进受阻时,1连战士戴文祥迂回到敌人堡垒侧后,利用死角连续打下7个地堡。与此同时,3营突击队攻上了南门东段城墙,在1、3两营的夹击下,敌人的地堡群被扫除一空,攻城部队很快攻进城内。经过7小时激战,率先消灭了伪军。至20日中午,第66团、64团迅速扫清了高邮东北外围诸据点直逼北门,第68团也插入南门外,当天攻克了城南最后一个据点——车罗镇。3个团并肩苦战,构成了对高邮城的严密包围。截止到21日,第8纵队3个主力团已兵临高邮城下,高邮城内所有敌兵全部被团团包围,皆成了笼中鸟、瓮中鳖。只有放下手中武器,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在攻城部队猛烈地攻击下,敌人丧失了抵抗勇气。随着防线被一道道突破,他们不得不收缩兵力,把部队从城的西半部收缩到东半部,即被日军称之为“洪部”的司令部所在地。该司令部设在一个公园里,周围碉堡林立,攻城部队每向前跨一步都要付出重大牺牲。

  这时,第66团、高邮独立团和第70团也从东门攻进城里,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直捣日军“洪部”,日军司令部已陷入在新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经过一阵激烈巷战,枪声渐渐停止,敌据点里“叽叽哇哇”吵了一阵后,从碉堡里伸出一面小白旗,枪支也扔了出来,日本“武士”们投降了。此时天刚放亮,攻城部队已控制了全城。同时,击退了由扬州北援的国民党军队。

  解放高邮

  12月25日深夜,第8纵队政治部主任韩念龙、副主任谢云晖在全副武装的警卫排护卫下,威严地进入日军司令部,以新四军代表身份命令日军独立混成第90旅团的岩崎大佐传令各部,立即解除武装,交出武器,无条件向新四军投降。

  “代表请坐,我们同意无条件投降!”“但我们旅团中心在南京,我们同意离开高邮,回到南京去;城里的弹药给养和重武器,我们全部留交给你们。为了到南京去的路上安全,我们的轻武器将随同带走。”

  “不行,你们只能无条件投降!你们天皇的命令,也是叫你们无条件投降。你们投降后的一切安排,我军自然会按优待俘虏条件妥善处理。”

  岩崎大佐眼看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不得不解下身上的指挥刀放在桌上以示投降,随即举行投降仪式。

  新四军接受日军投降规模最大的一次受降仪式就是在高邮城内的“洪部”大厅举行的。岩崎大佐双手捧着日军花名册和军需、军械登记册毕恭毕敬地交给了新四军代表韩念龙,然后退在一边,垂下脑袋。接着岩崎大佐又遵照韩念龙的命令,让日军传令兵叫来一大帮日军军官,岩崎大佐对他们一一命令了一番。

  韩念龙向参加受降仪式的日军军官宣布:一是投降的日军官兵,各回原处待命。为了安全,活动限于院内,不得外出;二是战死的日军官兵,可按日本国的习俗予以火化,骨灰收好,以备带回本土;三是受伤的日军官兵,将由我方医务人员协同日军医务人员予以救治。受降仪式宣告结束后,第8纵队各个团派出一批干部,跟随日军军官到日伪军各部去受降。

  在受降的整个过程中,新四军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兼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将军,身着士兵服装一直挤在我方人员中,观看了受降全过程。受降仪式结束后,他才不声不响地离开大厅,走出大院,出了东门,回到野战军司令部。此场景,自始至终,韩念龙也未曾发现。

  1945年12月26日凌晨1点多钟,沦陷了6年之久的高邮城宣告解放。高邮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6-20 08:55:4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阜宁战役

下一篇:芦家庙战斗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