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荣子恒
2018-08-28 14:56:30  来源:澎湃新闻,作者 胡博  点击:  复制链接

  荣子恒,字月存,1905年出生于河北省枣强县。荣子恒的童年一直在家中度过,此后又在保定和北京陆续读了小学和高中。受父亲影响,荣子恒年幼的志向就已经确定为从军报国。所以当荣臻成为直系军阀李景林的左膀右臂时,荣子恒便被父亲送往日本学习军事,就此走上了从军的道路。

  1928年7月,荣子恒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19期工兵科学成毕业。他回国时,父亲荣臻已经是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的中将参谋长,但凡张学良不在沈阳时,辽宁地区的军事全部由荣臻负责,正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父亲的安排下,荣子恒先在东北讲武堂当上尉队附,后来升任少校兵器教官,不少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9期和第10期的名将,都与他有师生之谊。中原大战结束前夕,东北军入关,随即掌握了平、津、冀、晋、绥、察数地,荣子恒于此时调往天津市公安局任特务处主任,辅佐张学良的弟弟——张学铭保障天津治安。荣子恒在天津市公安局任职期间,曾参与平定汉奸白坚武组织的天津暴动,又在英国工部局的配合下率队剿灭了土匪张喜来部,由此成为平津地区的名人。

  从坚持抗日到投敌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时任张学良卫队第3队队长的荣子恒坚定立场,将部队从沈阳一路带至北平,受到张学良的赞赏。此后他历任团长、副旅长、旅长。抗战全面爆发后,荣子恒随部血战江阴,又从南京死里逃生。1938年1月,荣子恒升任第112师334旅少将旅长,他率部在苏北、鲁南开展游击作战,曾与八路军有过合作。著名的新庄伏击战,即出自第334旅667团(团长万毅)的手笔,此战俘虏日本经济考察团团长远山芳雄。

  在此期间,荣子恒因其敢打敢拼的作风而在第112师里树立起一定威望,他被提拔为第112师副师长兼鲁南游击总指挥。但就是这样一位鲁南地区的抗日名将,却突然在1943年6月6日宣布“反正”了!荣子恒带着第112师334旅一部以及鲁南地方游击部队总计2万余人投敌了!这件事给位于重庆的国民政府以极大震动。因为就在半年前,吴化文部的投敌已经极大打击了鲁苏战区的稳定,荣子恒此次可谓雪上加霜,使于学忠的鲁苏战区再次遭到沉重打击(半年后,鲁苏战区因屡遭日伪打击被迫撤消建制)。

  荣子恒的投敌,虽让人感到突然,但其实早有伏笔。1940年的“九二二锄奸”事件即为主因之一。

  1940年9月22日,第111师突然派兵包围了上级指挥单位——第57军军部驻地。其原因是军长缪澄流企图率部投敌,因消息泄露,造成第111师大部分官兵的愤慨。不想在部队行动时,缪澄流却在荣子恒部驻地看戏,使他躲过了这一劫。第111师只逮捕了重病在身,对缪氏投敌并不知情的朴炳珊。

  当第111师行动的消息传到费县时,无法确定缪澄流是否投敌的荣子恒为保险起见,特地调一个营将缪氏护送到鲁苏战区总部保护起来,这个决定使他成为第111师的“敌人”,并进而发展为“参与缪澄流的投敌计划”。事后,缪澄流被撤职看押,副军长朴炳珊则因病情加重去世,再加上第57军番号被撤消,使原本的一个团体被拆得四分五裂。荣子恒经此变故,对是否能够继续在鲁南坚持抗战产生了动摇。

  一年后第111师的“八三起义”,更使荣子恒的抗战信心消散殆尽。再加上父亲荣臻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劝“降”,终于使荣子恒受到感动,他开始朝着曲线救国的道路走去了。

  与八路军为敌

  1943年9月3日,重庆国民政府正式发布通缉荣子恒的命令,并免去了他的一切官位勋奖。然而这一切对于荣子恒来说,并无太大影响。在汪伪政权以及日本军方的关照下,荣子恒先是前往北京与父亲荣臻重叙亲情,随后被汪伪军政部任命为第10军中将军长,驻地仍然是鲁南地区。由于当时的鲁苏战区已经不构成威胁,所以荣子恒主要面对的敌人就是曾经与之合作过的八路军了。

  荣子恒投敌后,鲁苏战区遭到日伪军的不断打击而日益衰落,终于在1944年3月不得不放弃根据地,撤往安徽。国军的撤离,使荣子恒与八路军的关系更加紧张。为了保证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稳定,八路军鲁南军区以两个团、八个独立营的兵力于1944年5月对费县以南的荣子恒部伪军发起进攻。

  荣子恒的第10军辖三个师,虽然声称拥兵两万余众,但实际仅有一万,装备也不占优势。在抵抗了五天后,便全线溃败,不得不向临沂突围。此后荣子恒的第10军又不断遭到八路军打击,最后不得不收缩到泗县,靠着几个坚固的碉堡和炮楼苟延残喘。

  龟缩在泗阳城内的荣子恒,已经不再对曲线救国抱有希望,此时的他,看着从北京远道赶来探望自己的儿子,不免伤感万分,究竟自己的前途在哪里呢?曲线救国还能成功吗?

  气数已尽,托付保安队长送子

  1945年2月3日夜7时,八路军鲁南军区第3团、费县独立营、尼山独立营在鲁中第3军分区一部和地方民兵的配合下,对盘踞泗县的第10军残部发起进攻。荣子恒的第10军经过八路军的连续打击已经元气大伤,仅剩3000余人。经过一个晚上的抵抗,荣子恒的阵地只剩下县政府高楼以及东门和南门的两处据点。他本希望坚持到援军抵达,不想援军在4日上午就被八路军的阻援部队击退了。

  2月4日下午7点,八路军在短暂的休整后发起总攻,荣子恒似乎预感到了末日的来临,他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儿子。荣子恒不得不望向仍然陪同他在据点中抵抗的官兵,随后开口说道:“哪位仁人义士把我的孩子送回家,让他们逃条活命,我死了也不忘您的恩情。”堂堂军长说出这种话,可见气数已尽了。

  这时,泗县保安大队第9中队队长韩德冒站了出来,他朝着荣子恒敬了一个礼,说道:“军长你放心,只要我韩德冒的三寸气在,就有少爷在,我保证把他俩安全送到家。”

  荣子恒见此时此刻仍然有人愿意为他挺身而出,感动得当即跪地给韩德冒磕起头来。韩德冒见状也立即将荣扶起,热泪盈眶。荣子恒随即又说:“我的两个孩子就是你的孩子,现在全托付给你了,你去哪儿就把他带到哪儿,如能送到家我更感激不尽。”说罢,荣子恒又从自己的日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下:“生死望不用挂念,这是天命,义弟韩德冒送子回家,请好好款待”,这是写给荣臻的信,作为证明。荣子恒又从腰间取下一个装有两根金条和一叠伪币的纸包交给韩,作为沿途所需费用。交代完一切,荣子恒随即命士兵将韩德冒和自己的儿子通过东门垂悬下城。

  最后,韩德冒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成功将荣子恒的儿子送到了北京。但荣子恒却在从东门突围的途中,中弹身亡,时年仅40岁。荣子恒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与他相比,白发送黑发的父亲荣臻倒是在抗战胜利后寓居北京,一直活到了1960年。

  随荣子恒一起阵亡的,还有副军长陈镇藩、参谋长朱江和第52师副师长朱级勋。这些人都曾经跟随荣子恒在对日作战的战场上出生入死,但又都在荣子恒的率领下成为汪伪政权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21-08-08 15:06: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李长江

下一篇:徐继泰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