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刘锦涛:记抗战时期美国华侨回国参战事迹
2018-09-13 11:48:22   来源:广州文史资料    点击:

  自日寇相继发动“九一八”及“八一四”侵华事变后,旅美各地华侨,嵩目时艰。激发起爱国热忱,纷起集资筹组训练飞行人员机构,招收华侨子弟,学成后资遣回祖国服务。如当时旧金山的“旅美中华航空学校”、芝加哥的“华侨飞行学校”、纽约的“华侨救国会航空学校”等。此外还有一所比较有代表性的“钵仑美洲华侨航空学校”,成绩卓著。该学校是由早期曾大力支持孙中山先生领导一系列旧民主革命事业而闻名的,美国俄勒冈洲、波特兰市华侨组织“中华会馆”“华商总会”联合集资筹组的。这所航空学校在1931~1934年间,自购飞机,聘请美国退役空军人员担任教练。先后训练了第一期和第二期两批华侨子弟飞行员。资遣返国服务。抗日战争爆发的前夕,该校为了加速培养更多的飞行人才,而与旧金山的“旅美中华航空学校”合并,再训练了第三期人数更多的飞行员。于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资遣回国。第三期人员回国后,进当时已由杭州笕桥撤迁到云南省昆明的中央航空学校,参与空军各兵科训练。这几批华侨子弟飞行员,他们在参与抗日战争各次战役中,表现出以身殉国,英勇杀敌的大无畏精神,建立了功勋。不少在空战、或执行战时任务时,献出宝贵的年青生命。兹将我来美所收集到第一期、第二期飞行人员抗战事迹,记述如次。

  第一期共11人,计有“陈瑞钿、黄泮扬、苏英祥、翁荡雁、张达馗、张逸之、邓秀生、林树光、雷国来、李荣灿、梅志荣、骆为协。第一期在1932年夏天结业后,即乘船返国。先到南京航空委员会投效。但在上海、南京等候了近一个月,未获接纳。及后得到当时广东空军司令部参谋长陈卓林(也是更早回国的华侨飞行员),派员到沪联系,全数人员采用。先编入广东空军为了照顾华侨子弟的特点而设的特别班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编入军官班受训(按1931~1935年由美国、加拿大返国服务的华侨子弟飞行员约有50多人,一律以少尉任用。据有些人回忆,当时少尉军阶月薪30元,另加飞行津贴共43?50元。广东空军司令部设立华侨特别班,先作军事术语、中文等辅导、学习。然后转入军官班,接受空军各兵科训练,如驱逐、轰炸、侦察包括空中照相、地空联络、炮兵协同以及军事航空测量等。再根据各具所长,分配到各种机队服务)。广东空军的军官班,1932~1936年曾聘请美国空军退役军官狄士、泰路、柯拔、奇里宾和沙德士五人,分别担任各兵科专业等教练。归侨子弟均对英语讲听熟练,收益巨大。1933年和1936年从军官班择优选派两批归侨子弟,分赴英国和德国航空队实习深造。两批十人中就有陈瑞钿、黄泮扬,他两人进入德空军学驱逐科。他们是“钵仑航校”学生。1936年8月广东空军归并中央,联合对外。陈瑞钿、黄泮扬两人返国后,即被派到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驱逐科任教官。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军兴。1937年初,空军迅速编组各种战列机队,所有华侨子弟均参与不同岗位的抗战工作。

  第二期共十人。计有雷炎均、林觉天、杨仲安、刘龙光、陈鸿汉、李月英(女)、黄桂燕(又名秀眉,女)、谭笑严、梁尉如。他们在1934年结业后,受资遣返国。乘船抵达上海后,也是到南京航空委员会报效。这时航空委员会对归侨飞行员政策可能有了改变,全数接纳。但对李月英、黄桂燕以当时中国空军尚未有女性飞行员,而改任为航空委员会的英文打字员。另外谭笑严、梁尉如则在第一二期都学过,两人均中途自费返国。谭加入广东空军,梁则到广西空军工作。陈鸿汉虽学飞行,但专长于机械,亦被分配在飞机修理部门工作。至于雷炎均、林觉天、杨仲安以及刘龙光四人则进入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受训,到1936年夏间毕业。当时中央航校没有如广东空军的华侨特别班,华侨飞行员到中央空军服务的不多,但中央航校也聘请美国人担任教练,例如陈纳德就是航校的主任顾问。

  陈瑞钿,广东台山县人。长于波特兰市,18岁时加入“钵仑美洲华侨航空学校”第一期。1932年秋,返国后,进广东空军司令部华侨特别班受训。再分配到第六驱逐队任队员。1936年初,与黄泮扬等6人,被选派赴德国深造。进入德国空军学驱逐科,学成归国时,广东空军已归并中央。他与黄泮扬被派到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驱逐科任教官。西安事变,国共合作,抗日军兴,加速组建空军机队。1937年初,陈被调任第三驱逐大队第二十八中队任副队长。该中队配备有“霍克”Ⅱ型驱逐机。调驻江苏省句容。“七七”芦沟桥事变后,8月15日,日本“梗津”联队的九五式中型轰炸机,远由台湾新竹机场起飞,偷袭南京。句容、杭州、我空军基地,当即由第三大队辖下的第十七、第二十八、第二十九中队,与驻南京大教场机场的第八中队,升空迎战,当场击落来犯敌机六架(杭州也有敌机二架被航校陈有维等击落)。其中一架是被陈瑞钿击落的。8月16日,敌机“鹿屋”联队同型的轰炸机再来袭,又被击落数架。总之,这两个联队的战机损失惨重,气焰受挫。同年9月底,陈瑞钿执行巡逻任务时,在江苏省无锡太湖上空,突与敌机遭遇,当即将敌轻轰炸机一架击落之后,被在高层掩蔽的九五式敌驱逐机数架围攻,陈仍与之周旋缠斗,终以敌众我寡,油量将竭,只好利用飞机俯冲优越性能,脱离战斗。迫降于太湖畔草坪上。及后用船把飞机运回无锡时,陈曾数计一下所中的弹孔,不下近百,而自身未受伤,不免深自庆幸。第二十八队经过多次空战后,机损员减,亟待休整补充。此时陈瑞钿奉派带领队员数人,回粤向韶关飞机制造厂,领到新配装好的“霍克”Ⅲ式机。并奉命回驻湖南衡阳,担任粤北空防。是时日军航队正由海面用轻轰炸机窜扰我粤汉铁路沿线。1937年10月17日,陈瑞钿率领队员邓从凯、关燕荪巡逻搜索至粤北英德上空,与敌轰炸机遭遇,即发起攻击僚机。关燕荪被敌机后座射手击中燃烧,关被灼伤跳伞。但敌被轮番射击已重创,回航坠毁。同日下午,陈再率领队员邓从凯、黄肇濂追击一架向北绕窜的敌轰炸机,卒将之击落于粤北始兴县城附近,敌飞行员重伤被俘。1937年底,江西省南昌战事吃紧,陈瑞钿接急令由衡阳飞南昌助战。在航途中忽遇大雪,被迫弃机跳伞。1937年9月间,二十八队队长陈其光,在山西太原一次空战受重伤离队,由陈升任队长。1938年2月间,陈瑞钿被调驻湖北省汉口,参加几次保卫武汉大空战。8月3日一次大空战中,来犯的敌轰炸机和驱机近百架。由于我方当时补给困难,应战机数相比悬殊。我方飞机常被数架敌机围攻,拼搏非常激烈。此次陈瑞钿与敌方数架下单翼全金属的九六式驱逐机格斗缠战。至与其中一架相撞。敌机在空中碎毁,而陈的霍克Ⅲ式座机也撞毁一边翅膀。陈跳伞着陆时被当地农民误认为敌寇,围捕攻击。陈大声说明自己身分,才免被揍(据闻陈瑞钿母亲是秘鲁人,故其外貌颇像外国人)。由此可见,日寇侵华惹起中国人民的愤恨。1938年底,第三驱逐大队,经过南京、南昌和汉口几次大空战,已机损员减,即被调到后方甘肃省兰州的西古城,驱逐总队休整。经过调整补充后,陈瑞钿战绩卓著。被升任副大队长晋升空军少校。1939年初,即被派往广西驻柳州,担任阻遏日军侵扰桂境,兼配合苏联志愿队的S.B轻型轰炸机,出击时作掩护。此时日敌已侵占广东省南路与广西南宁一带,1939年7月间,陈在柳州击落敌轻轰机一架。同年8月下旬,在南宁北面山地击落日敌新型远程侦察机“神风”号一架。12月21日、22日、27日,配合由湖南衡阳起飞的苏联志愿队,作掩护,兼任领航任务。连日轰炸广西昆仑关二塘至九塘一带,阻遏拟向宾阳,武鸣进犯的日军。27日,苏联志愿队三个中队的S?B轰炸机,轰炸日军前进阵地。陈瑞钿带领两架僚机作掩护,临近轰炸目标二塘上空时,即与一个中队的日本新型九七驱逐机遭遇,展开激烈空战。虽然在一与三之比劣势下,我三机仍与之周旋缠斗。互相啣尾射击,卒以寡不敌众,中队长章一青战死,分队长陈业新臂部重伤,机损坠地遇救。陈瑞钿座机油箱中弹爆炸着火。陈虽能及时跳伞脱难,但全身燃烧。他跳后空坠一段时间把身上火焰冲熄,才把伞拉开。但日寇仍俯冲扫射,幸陈尚能操纵伞索闪避,且已离地不高,很快着陆,但面手已严重灼伤。由我陆军士兵救护,送回柳州航空站医务室。当时药物奇缺,只作一般性敷扎。陈瑞钿妻伍月梅挈同两稚子,由广州辗转撤迁到柳州,在城外靠近石山岩洞,粗建一间木屋暂居。因在医务室既无药物敷治,便请求迁回家中自行调理。不料返家当晚,敌机大举夜袭柳州,落弹正中岩壁,碎石纷由屋顶坠下。伍月梅俯伏瑞钿身上,而腰部被弹片炸中而牺牲。据陈瑞钿回忆说“惨哉”,当时目不能视口不能张,手指尚有微少感觉,摩触到月梅的血流淌到自己身上,勉强呼唤月梅,但已不闻回响,便意识到月梅已陷不治。那时的伤痛、悲哀实难以言状。不久,驻衡阳的苏联志愿队大队长获悉后,特地飞到柳州慰问,并对陈这次执行掩护任务得力,使其机队未受干扰,顺利达成轰炸任务,大加赞许,并致感谢。后来,陈被送四川重庆,搭机往香港治疗。孰料在港治理仅及月,香港又被日寇侵陷,要迅速离开。当即由香港西营盘乘船偷渡到九龙荔枝角,蹒跚到尖沙咀弥敦道。找到我寄托在亲戚家的两个儿子,翌晨火速步行,由青山至樟木头到达惠州。不期邂逅刚从香港逃难的原广东空军参谋长,现任航空委员会驻港办事处主任陈卓林。才稍获照顾。几经艰辛,才到达粤北韶关。由航空站派人护送到湖南衡阳转广西桂林。沿途跋涉,又缺治疗,忍受伤痛,实难言喻。由桂林乘飞机抵重庆后,才得到合理医疗。不久得到陈纳德的协助,搭乘美军飞机,经印度和摩洛哥,再横渡大西洋,飞抵南美巴西,再到纽约市。由航空委员会驻美京办事处接待,送入医院治疗。40年代的植皮手术,尚未达到如今天的先进。因此面部植皮愈合缓慢。就医近年,陈思家心切。经航委员会驻美京办同意后,陈便回到美国西波特兰市老家,并获得当地华侨组织照顾资助,继续治理数年,后因航委会驻美京办负责人之一刘敬宜,着陈在“波特兰市”发动华侨捐献飞机事,意见相左,竟迫令陈作因伤残申请退职。陈瑞钿就这样毫无补偿便离开空军。他现已年届70,尚在当地邮局工作,仍侨居“波特兰市”。陈瑞钿,从1937年8月到1939年12月受伤时止,曾参加抗日各次空战,有纪录可据的他共击落敌机六架,协同击落的未计,另空战跳伞三次。

  黄泮扬,广东省恩平县人。九岁赴美,长大于“波特兰”市,个性沉默,言笑不苟。1921年与陈瑞钿等同时进入“钵仑美洲华侨航空学校”第一期。结业后,受资遣回祖国服务。在广东空军,经过华侨特别班和军官班受训后,被分配到第六驱逐队任队员。1936年和陈瑞钿等,被选派往德国空军接受驱逐科训练。结业回国后,在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任驱逐科教官。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大致与陈瑞钿相同。1937年初,空军加速编组各机队时,黄泮扬被任为第三大队第十七驱逐中队长。这个队原是前广东空军第二驱逐队所配备的美制Boeing下单翼驱逐机九架。可算是南京首次应战时航速最快的飞机。1937年8月15日,日本“梗津”联队九六式中型轰炸机,偷袭南京、句容,当即被击落六架。其中之一架就是被黄泮扬仰攻击落的。8月16日,“鹿屋”联队用同型号的轰炸机来犯,又被击落。黄亦击落一架,坠落南京与扬州间。日本这两个联队是由台湾南部新竹机场远航来犯。经过几次被截击之后,损失惨重,之后不复再现。日军侵占长江口崇明岛修筑临时机场,就使用轻型轰炸机,以九五式驱逐机掩护,日夜轰炸南京各处,空战渐趋激烈。9月19日,一次空战,第十七队队员刘兰清,座机中弹着火。他跳伞后,被敌机轮番违反“国际公约规定”把刘扫射至死于降落伞中。日寇此一野蛮手段,引起我方战士愤恨与警惕。以后凡跳伞后,空坠至近地前,才开伞。第十七中队经过多次空战,已损机减员。即奉命转移到南昌,调整补充。同时担任警戒巡逻。黄泮扬在鄱阳湖周围搜索,先后共击落敌水上侦察机三架。从这几次战斗中,他摸索到敌侦察机前座驾驶员操纵,与后座侦察员兼射击手的配合训练有素的战术。为此经常告诫同事,凡与此种侦察机遭遇时,切不可轻敌。这种经验介绍,对队员战斗技术起到一定的作用。第十七中队调汉口参加保卫武汉之后,黄泮扬于1938年冬,全队调到后方甘肃省兰州西古城驱逐教导总队,整训补充。1939年夏初,黄被调到四川成都,任第五驱逐大队长,晋升空军少校。1940年,黄考进空军参谋学院,修业一年,结业后,不久,被派往英国伦敦中国大使馆,任空军武官。直到抗日胜利返国述职之后,即离开空军,在香港转营商业。现侨居泰国经商,黄泮扬参与抗日战争以来,其共击落敌机七架。

  苏英祥,广东省新会县人,出生于美国俄勒冈洲,长得短小精干,个性爽朗,好讲笑话。与陈瑞钿、黄泮扬,同时进“钵仑美洲华侨航空学校”,同时回国,由入广东空军接受辅训练至分配到第六驱逐队任队员这一段经历,与陈瑞钿等大致相同。1936年8月16日广东空军全部归并中央后,所有飞行人员,均拨入杭州苋桥中央航空学校高级班第五期作短期训练。并经过飞行甄别考试之后各归原队。苏英祥仍回第六中队候命。一段时间之后,公布全数广东飞行人员,经过飞行考试,被评为丙下。即甲乙丙三等,每等再分为上中下三级,丙下就是第九。主事者此举,用心是什么呢?确使识者内心发笑。“西安事变”之后,加速编组作战机队,原广东驱逐第六队,改编为第二十八中队,隶属于第三驱逐大队,调驻江苏省句容。1937年8月15日,敌机突然偷袭南京,驻句容第三大队辖下第十七、第二十八、第二十九,三个中队的驱逐机飞空截击,当场击落来犯的敌“梗津”联队中型轰炸机六架。16日“鹿屋”联队敌机来犯又被击落数架。苏英祥参与作战,但未有他个人击落敌机的纪录。十多架敌机被击落之后,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与南京励志社总干事黄仁霖,亲自用汽车运送一批牛奶、西点、饼干、水果到句容机场慰劳。宋美龄嘉奖了各飞行员首战大捷一番之后,苏英祥个性率直,不避权贵,以流利的英语,作开玩笑式的口吻说:“夫人,我们这次可能是碰巧的把敌机打下来,恐怕下次不能打了。”宋也能操流利英语作问“为什么呢?”苏答“我们广东来的全数飞行考试都是丙下嘛”宋答:“没有这回事”。“是的夫人”黄泮扬队长在旁接话说,“我队的飞机已准备移交给别队,我们队员要接受重新训练,因为他们全数飞行考试技术只达丙下。”“不,你们打得好。”宋又说:“打下敌机这么多,技术还什么丙下?你们往后勇敢地把来犯的敌机全打下来。”笔者在此次来美,再面询陈瑞钿,和另一位当年曾在现场的前广东航校第七期毕业的飞行员王君的证实,确有这回事,并非虚构讹传。他回忆说,他在第七期毕业后,即被分配到新组成的广东空军第九队任队员。归并中央后,改编为第三十一中队,隶属第七轻轰炸大队,驻地是西安。1937年7月间,全队飞行员奉命乘火车调回南京,再集中句容航空站。航空站已准备好一所宿舍,约40个床位,被铺齐备。由驻南京大教场至机场的驱逐第八中队副中队长罗英德(广东人,杭州笕桥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负责接待管理。到此时,才知道广东飞行员考试被列为丙下,再分批调到此处重新训练,准备淘汰若干。但事前并未有公布,似是悄悄地进行的。黄泮扬对宋美龄说的“我队的飞机已准备移交给别队接收了。”是那一个队来接收呢?没有迹象可寻,例如第八中队是最后才拨归第三大队管辖,但又被指定驻南京大教场机场。该中队队长郝鸿藻、副队长罗英德均是笕桥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分队长刘龙光与黄居谷,队员岑泽鎏、蔡志昌,均广东人。刘是“钵仑美洲华侨航空学校”第二期,再入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黄居谷与岑泽鎏、蔡志昌,均原是广东航校第六期毕业,被派在广东空军第二驱逐队任队员。他们三人先于8月16日全部广东空军北飞,归并中央之前一个多月,在7月2日,先分驾Boeing驱逐机三架,北飞投向中央。此后成为中央派系,因此他们就未有被评为飞行技术“丙下”之列。同时第八中队,只有很残旧的意大利制水凉式发动机双层翅的“菲亚蒂”驱逐机3~4架。另外副队长罗英德又被派到句容航空站,主持接待管理调训的所谓“丙下”飞行员,因此看来第八中队,大有待机接收第十七中队的“Boeing驱逐机的可能。大敌当前,航委会的主事人,还在暗中搞这么一套派系歧视的鬼把戏,实堪慨叹。苏英祥、黄泮扬与宋美龄这一次谈话很起作用。很快这个集训机构,又无形中撤消。由西安调来受训的第三十一队队员,迅速分配到其他中队了。第三十一队也无形中解散。后来有人说,第三驱逐大队,各中队在南京首战打下敌机,及苏英祥这次对话为广东二百多飞行员,洗脱了被评为技术“丙下”的耻辱。苏英祥所在的第二十八中队,经过保卫南京的空战,损机减员,亟待补充。副队长陈瑞钿带领部分飞行员,回粤接收新机,队长陈其光即率领仅余的霍克Ⅱ驱逐机五架,北调到山西太原,担任出击向西进犯的敌军。1937年10月19日,苏英祥在一次出发登机之前,气愤地把身上的金质手表和墨水笔,送给在场的同事,还说:“你们留作纪念吗!我们这次出击有去无回的了!”同事惊奇地问,“你怎能预知”,他答说:“前昨两次出发,都是指定九时起飞,指定同样的航线,敌机比我们多,他们已经在等着我们打了。这个司令官这样下命令是懵的。”他出发后在山西省忻县上空,即遭敌机群截击围攻。经过激烈苦战,苏英祥与同伴廖兆琼(日本归侨)英勇战死。这次领队是代理队长雷炎均,幸而逃脱,但座机已中弹累累了。此役之前,即9月21日,敌机群进袭太原,空战时,队长陈其光击落敌号称“驱逐之王”三轮宽少佐之后,也受重伤,座机坠落太原市一所师范学校遇救,后来已成残废。是役还有队员梁定苑战死,苏英祥则在此次击落敌机一架。

  翁荡雁,广东省台山县人,成年后才到美国。侨居于俄勒冈州,中文基础很好。他入“钵仑美洲华侨航校”至回国进广东空军,其经过与如前三人大致相同。但翁荡雁可能年岁稍大,接受能力较差,在军官班受训期,即被停止飞行,转学空中照相和航空测量。广东空军归并中央之后,1936年底,翁被任为航空委员会,第十三科(即空中照相科)科员。他曾编写了一本《空中照相术》,但尚未完成,即遇航空委员会芦沟桥事变后,改组缩编,翁改任航空场站管理工作。被派往西北河西走廊甘肃省张液任航空站长。1940年病殁于任内,柩运送回当时航委会所在地四川成都,葬于北门外空军坟场。

  张达馗,广东省南海县九江人,也是成年后才到美国,侨居波特兰市。他热衷于致力当地华侨组织,有点组织能力。入钵仑航校,回国进广东空军受训,经历与如上各人相同。后被分配在广东第五轻轰炸队当队员,归并中央后,不久离开空军,往后情况不详。

  张勉之,广东省台山县人,童年时移居美国。入钵仑航校和返国再受训练和以上各人相同。但他在军官班受训期间,1934年初,在一次练习俯冲投弹时,坐机触地,殉职。后来墓葬于广州空军坟场。

  邓秀生,广东省开平县人,到美国后,早年在三藩市自费学过一段时间飞行,再入钵仑航校。回国后,经过军官班训练后,分配第三轻轰炸队任队员。归并中央后,改编为十八中队,调往西安驻防。经过南京时忽患急病,送中央医院医治,1937年初病故,葬于南京空军坟场。

  林树光,广东省新会县人,由钵仑航校回国,被分配在飞机队,与如上各人相同。林被分配到广东空军第四队任飞行员。归并中央后,改编为第十九中型轰炸队,之后情况不详。

  雷国来,广东台山县人。生长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在钵仑航校结业后,同上述各人一起回国。经过训练派在第二驱逐队任飞行员。归并中央后,曾一度被派去随同曾星恺驾驶一架美制双发动机道格拉斯D.C2客运机。此机原是广东空军在1936年购买,刚运到装配,尚未试飞,广东空军即全部北飞归并中央。该机由航委会接收之后,曾星恺担任驾驶,曾是美国归侨,广东省宝安县人。回国后在广东第二队任飞行员,与雷国来同事。约在1935年曾自动离开广东空军,转到中央航委会南昌空军教导总队服务。因此曾请调雷国来协助任教驾驶员,担任空运工作。抗日战事发生后,该机在场内被炸毁。雷国来再被分配到第七大队,第十八中队任队员。1938年秋,执行一次出击任务,在陕西省西安以东遭敌机截击,空战阵亡。

  李荣灿,广东台山县人,与以上各人同在钵仑航校受训后一起回国。到广东空军司令部报到后,即先回家乡探亲,之后就没有再回空军,不知去向。

  梅志荣,广东省台山县人,他入钵仑航校之前,是做机器工作的。进校后学过飞行,但侧重学飞机检修。返国后,加入华侨特别班受训,后即派到广东空军修机厂工作。广东空军归并中央之后,航空委员会接管该厂,改为航委会第五修机厂。1938年底,该厂撤迁广西柳州,后再撤迁到云南省昆明。约是1940年梅志荣转到美军航空队工作,往后情况不详。

  骆维协,广东省台山县人,生长于美国华盛顿西雅图市。早年曾在机械专业学校毕业。再入钵仑航空学校兼学飞行。返国进广东空军司令部时,正值当时筹设韶关飞机制造厂,正在设计,计划自制一种轻轰炸与侦察机,名“复兴号”。骆维协专长机械,即加入设计人员行列。1935年初,韶关厂建成后,全数飞机设计和制造技术人员(大部分是美国华裔归侨)迁至韶关开始制机。不久一部分人自动离去。骆维协也转到中国航空公司工作,后升任机械工程师,直工作到1948年才离职回美,现仍居西雅图市。

  以上列记共12人是“钵仑美洲航空学校”第一期毕业。以下所列记的共10人则是第二期的。

  雷炎钧,广东省台山县人,成年后到美国。在钵仑航校学成返国与林觉天、杨仲安、刘龙光等再进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雷在1937年初,被派到第二十八队任分队长,曾参与保卫南京。几次空战之后,这个队由队长陈其光率领,奉派驻山西省太原。陈其光在太原一次空战受重伤离队,即由雷代理队长。原副队长陈瑞钿早已被派赴粤接收新机。雷在太原经过多次空战后,升任副队长。率队调任后方甘肃省兰州西古城驱逐总队,补充训练之后调驻四川省成都。队长陈瑞钿调升第三驱逐队大队之后,雷升队长,率队参与重庆、成都几次大空战。雷虽然参加过多次空战,但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也未受过伤。1943年他考入空军参谋学校第三期毕业后,调航空委员会参谋处工作。以后被任什么职务,不大详悉。后闻蒋氏撤台湾后,雷曾一度当过空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后调民航局被派往美国购机,现尚留台。

  林觉天,广东省四邑人。回国后再进中央航校第三期驱逐科毕业,留校任飞行教官。他飞行技术优异,校中历次表演特技飞行,多数指派他担任。抗日战争爆发后,随校迁至云南昆明继续任教官。杭州中美飞机制造厂和广东韶关飞机制造厂撤迁到云南昆明后,合并改为第一飞机制造厂。1939年即开始仿制苏联E-15式双层翼驱逐机,定名为“忠勇”号。林觉天,被调到该厂任试飞员。约在1941年,他在一次试飞新机时,不幸失事殉职。

  杨仲安,广东省宝安县人,生长于波特兰市,在钵仑航校结业。回国再在中央航校第三期轰炸科毕业。留校任高级飞行教官,随校撤迁云南昆明。1940年,被派任中央航校赴美受训新飞行学生,第四批领队。回国后,调任轰炸队中队长,后升大队长。1943年曾领两个中队,驾苏联S.B轰炸机,由湖南省衡阳起飞,轰炸越南被日军侵占的临东机场。抗战胜利后,调任南京空军总司令部通讯处处长,后调任空军第六军区司令部参谋长,撤迁台湾后情况不详。

  刘龙光,广东省中山县人,生长于美国,在钵仑航校结业回国进中央航校第三期毕业后,被任中央驱逐第八队分队长。1937年抗日战事爆发后,由江西南昌调驻南京大教场,同年10月间,在一次空战中阵亡。

  陈鸿汉,广东省台山县人,成年后到美国侨居波特兰市。一向做机械,进钵仑航校学飞行后返国。被派到杭州中美飞机制造厂工作  。抗 日战争爆发后,随厂撤到云南昆明,陈被调到驻昆明的第十飞机修理厂工作。该厂接收由广东撤到昆明的第五飞机修理厂之后,陈升任厂长。直到最后撤迁台湾,以后情况不详。

  李月英,广东省台山县人,生长于美国俄勒冈洲波特兰市。与上各人同在钵仑航校学飞行,结业后一起受资遣返国投效。但到南京航空委员会报到时,因当时中国空军没有女性飞行员,故被改派任英文打字员。她秉性随和,不拘小节,生活方式习惯与当时国内同龄女青年有所不同,故易招物议。她在当时由宋美龄主持下的航空委员会工作了一段时间,直致抗日战争爆发不久,竟被诬为有间谍嫌疑,被强令辞职回美。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参战后,她即投入美国空军,驾驶运输机,往返于美国与英国之间。后期担任飞送新机,不久即成为一位很有名望的第一个中国女驾驶员。但不幸在一次驾机着陆时,被另一架机碰撞,以致坠毁殉职。当时曾轰动全美,各地报章以头条报导。李月英的胞兄现尚健在,居波特兰市。

  黄桂燕,又名秀眉,广东省台山县人,她与李月英一样学成回国。在航空委员会内屈就其他文职人员工作。不久被调到江西南昌,在中意两国合办的飞机制造厂工作。不幸1937年病死于南昌。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9-13 11:48:5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回忆周恩来与泰国华侨的抗日救亡活动

下一篇:陆绪熙:抗战时华侨回国观光团在深圳的遭遇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