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陈英波:华侨学生回国抗战记事
2020-12-02 14:28:40   来源:抗战老兵口述中心    点击:

  归国寻战

  我生长于泰国(原暹罗,下同),祖籍潮州。当日寇入侵,我们华侨也与全国同胞一样,深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因而出钱出力不甘人后。我这个华侨学子,眼见全民抗战,抱着一颗赤子报国丹心,告别亲人,与一批热血的华侨青年结伴,奔回祖国,踏上抗日救亡的道路。我回国后,考入军校17期,编入西安的第七分校特种兵科步兵第1队受训。毕业后,分派到远征军所属第5军服役。

  部队是经历过第一次入缅作战后回国在云南整补的。全军已换成美式装备,正厉兵秣马加紧训练。盟军顾问团也来助训,时刻准备入缅歼敌。

  军部还成立军士教导队,军长邱清泉亲自领导,全军每连都选拔一两名班长参加训练,共达500多人。我被调任为区队长。军士集训结束后,我被派到元谋县的49师145团1连任排长,我排为团的示范排。盟军顾问团指派教官前来指导训练,要求很严格。训练是针对滇缅情况以森林战、山地战、夜间战斗、防空、防毒、劈刺等为主。

  战胜恶水、瘴疠、害人虫

  1943年11月,我驻印军和美英盟军在史迪威将军统帅下,由印度反攻缅甸,另一路由卫立煌将军指挥的远征军,在滇西强渡怒江,向松山、龙陵、芒市、畹町之敌进攻,东西夹击,歼灭日寇。

  滇西山川气候恶劣,严重威胁我远征军官兵的健康和生命。这里向为外地人视为畏途,有谓“欲到怒江坝,先把婆娘嫁”。怒江,古称泸水,源出西藏,纵贯云南西部,流经怒山与高黎贡山之间。两岸高山峻岭,断崖深谷,几无平地。林木茂密,长年烟雾弥漫,江水汹涌,怒潮滚滚,故名怒江,水呈“黑”色。唐白居易诗云:“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如探汤,未过十人二三死。”当地同胞告知我们,外来人难以适应本地气候水土,因此,白天出门必等日头挂天,雾露散尽;夜晚行走,常持火把在前,烧尽瘴烟,避免感染。

  我们先到达的官兵,很多患恶性疟疾、痢疾,死亡率很高。后经盟军医疗队赶来诊治,判定是毒蚊和饮水之害。在盟军支援下,及时发给所有官兵奎宁、防蚊油等药物,对饮水消毒,赶制圆筒形纱头罩、帐罩等防蚊用具。经过以防为主,防治兼施,战胜了山瘴虫害,为我军保持战力,取得第一回合的胜利。

  反攻滇西,展开空战

  1942年,日寇以主力56师团入侵滇西,即以其113联队,配有炮、工、辎等兵种盘踞松山,控扼我滇缅公路之咽喉,在怒江西岸的高黎贡山主峰及松山高地上构筑永久工事,作永久占据固守的打算。所有工事除用钢筋混凝土筑成外,还盖上很厚的土层,非常坚固。射孔设在工事下层,能作地平线射击。两工事间能发挥侧防机能,互相支援掩护,也能居高临下。外面还敷设了几重有刺铁丝网,难以接近,攻击十分困难。

  1944年夏,我远征军向滇西之敌开始反攻。71军的第28师和第6军的39师先后强渡怒江,向盘踞松山之敌进攻,敌军凭借坚固阵地顽强抵抗,我军屡攻不下,伤亡甚重,无功而止。为了早日扫除松山之敌,乃以71军转向龙陵进击,阻敌支援松山。另调第8军接替39师继续向松山攻击。

  我第5军是第5集团军的预备队。当攻击松山之战打响后,我团奉命增援攻击松山的友军,乘汽车沿滇缅公路向保山前进。由于滇缅公路是反攻滇西的重要交通线,日机时来轰炸,路面满是弹坑,路旁停着很多被炸毁的汽车,我团车队急速前进,途经保山附近,遭日机空袭,部队立即下车,向公路两旁森林疏散掩蔽,官兵有的来不及躲避,伤亡很多。我连战士不甘白白挨打,一齐以轻机枪、步枪集中火力,向敌机射击。当时我怒火中烧,咬着牙根,托起轻机枪,我排黄班长也协同抓住轻机枪的两脚架,两人跟踪敌机转动,沉着瞄准,乘其俯冲下来,猛烈射击,想把敌机打下,为死难弟兄报仇。由于情况紧张,前置量太大,数次都未能命中,敌机仍继续投弹,爆炸之声,如山崩地裂,震得两耳都聋了,灼热的爆炸气浪把我二人掀翻在地,轻机枪掉在一旁。黄班长中弹片牺牲,我左腰也被弹片削伤,正在这时,盟军陈纳德飞虎队机群赶到与敌机展开空战,6架敌机溃败而逃,我机群跟踪追击。我团被炸后,公路上、树林中到处是伤亡的官兵,更有阵亡官兵肢体飞挂树枝,惨不忍睹。军部救护车紧急前来抢救,全团官兵死伤200多人,其中连长1人,排长3人,我连士兵死伤20多人。一时人人愤恨,决心为死难弟兄报仇。其后部队重新编组,我轻伤不下火线,随部队继续前进。

  渡泸水,待命反攻

  我团到达东岸,即渡怒江,岸上先已有掩护部队在警戒,人马陆续登上橡皮汽艇,因江水湍急,只能由工兵操纵,先沿岸划向上游,然后顺流斜向西岸渡口,安全登陆。集结后即向高山挺进,一路太阳毒辣,炎热如焚,温度高达摄氏37度以上。我们口极干渴,汗流浃背,所穿短袖短裤军服、绑腿草鞋,全被汗水渗透,部队弟兄多为四川兵,抗日意志坚强,毫无怨言,实在可贵。穿越一段很长的原始森林后,当天下午,到达松山敌阵地前沿,占领攻击阵地,待命反攻。

  克松山,坑道战奏功

  我军增援部队陆续到达松山,占领阵地后,第8军鉴于以往部队在暴露下向敌强攻,徒遭伤亡,无济于事,改为坑道作业向敌进逼,指定各部队前进路线,攻击目标,挖坑道前进。在掩护部队警戒下,配合工兵日夜掘进作业,地面部队严密警戒掩护,防敌出击破坏,并以火力封锁敌碉堡,压制其侧防机能。经过十多天的日夜轮番艰苦作业,一直挖至敌松山主阵地下面,将随身背来之数吨强力黄色炸药,连同爆破筒,装填于敌主阵地下。到了总攻时刻,牵引点火爆炸,一声如雷巨响天翻地覆,一股浓烟直冲云霄,把敌主阵地天灵盖掀翻,打开了一个大缺口,我进攻部队趁机以81、60迫击炮,向其他未炸毁的敌阵地发炮轰击。在怒江坝东岸之我远征军炮兵团15门榴弹炮也接着向松山高地敌纵深阵地,连续猛烈发射数千发炮弹,遍山炮声隆隆,火光四起,山崩地裂,山上树林敌之据点,全被轰平,敌主阵地全被摧毁,残余敌寇弃工事突围而出,但已陷入四面包围中。我支援部队投入战斗,满山遍野展开肉搏混战,敌兵顽抗不降的,全被消灭,一些赖在工事内继续顽抗之敌,被我火焰喷射器,喷火烧杀。我提着冲锋枪,带着本排战士十多人,进入敌碉堡,逐个搜索,有些执迷于武士道精神的敌人对我顽抗,被我以冲锋枪消灭净尽。检查地上敌尸多是口鼻出血,料是在爆炸中受到巨大气浪震撼而死。被我俘虏的3个日军,都是耳聋口哑,神智痴呆,可能也是受到强大爆炸力震撼所致。

  1944年9月7日,松山攻克,惠通桥打通,自此滇缅公路畅通,兵员、械弹、粮秣等,源源直达龙陵支援前线反攻部队。1945年3月30日,我远征军在密支那和我国驻印军以及英美盟军胜利会师,打通了中印公路,收复了滇西全部国土。

  (来源:《黄埔》2016年第3期)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12-02 14:29:3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lb.njnu.edu.cn/information/261/5325

上一篇:抗战老兵卢璋回忆:是白求恩为我指明了从医之路

下一篇:安顺花:宁死不屈的抗日女英雄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