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九五四年受屈自焚的高级将领——陈光
2021-03-10 14:41:34  来源:湖南省文史研究馆  点击:  复制链接

  陈光,湖南宜章县栗源堡人,1905年2月24日生,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12月入党,1928年1月参加湘南暴动,后上井冈山,曾任红二师师长、红一军团代军团长、一一五师代师长、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等要职,1949年后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代著名将领、抗日民族英雄。1950年7月23日在广州突遭软禁,1954年6月7日在武汉自焚而亡。1988年4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撤销了陈光的“反党”结论,恢复其党籍和名誉。近日,笔者采访了陈光之子陈耀东、陈晓星,打开了他们封存多年的记忆。

  生前逸事

  李韦群:谈谈陈光、史瑞楚生前与同时期一些将军的个人关系吧。陈光是什么性格?

  陈晓星:嗯,罗荣桓、罗瑞卿与陈光关系比较好。还有萧华、李作鹏等。1943年3月,罗瑞卿与陈光、刘志坚、薄一波及夫人、小孩共四家从八路军总部(驻地在山西省太行山)一起到的延安。

  一路上,陈、罗、刘、薄一起打扑克(类似现在“升级”的打法),罗、陈打对面,陈光拿了副不好的牌,却喊成100分。罗是陈的合伙人,牌也不好,陈喊成100分,最后结果倒输100分,罗瑞卿大叫:“老陈,你喊的是啥子牌哟?”从打牌上显示了陈光的性格。

  关于打牌一事,陈光长子陈耀东则说,最后陈光输了,桌子都掀翻了。路上罗瑞卿还抓了条狗,让陈光煮了吃了,他们戏称为“狗肉朋友”。他们一群人到延安后将这些事情与毛泽东汇报时,毛哈哈大笑。罗东进(罗荣桓之子)一次对陈耀东说“《亮剑》中的李云龙很像你父亲”。

陈光故居

  战功卓著

  陈光的战功,是大众,包括军迷朋友们一直关心并争论的事。

  陈耀东说:林彪曾说过,“陈光不死,至少是大将。”还说“陈光之死,亲者痛,仇者快。”这些话是林彪二十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秘书夏桐(音)对史瑞楚说过的。陈晓星则说:黄克诚说过,论军功,他在我们大将之上。

  既然如此,陈光到底有什么功绩呢?中央对陈光的复查资料中有如此文字:陈光出身农民,家里很苦。他1927年入伍,1928年参加湘南暴动,后跟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任红四军的团长、师长、少共国际师师长。是长征途中突破乌江、强渡大渡河、巧夺腊子口等著名战斗的直接指挥员之一。抗战时期,林彪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长,陈光任副师长。林彪负伤后,他任代理师长,直接指挥过平型关大战。后来,陈光和罗荣桓一道在山东建立抗日根据地,粉碎了日军的扫荡,取得了甲子山、梁山、剡城等著名战役的胜利,当初不到一旅之众入山东,到抗战结束时,已发展到十余万人。陈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据说中共“七大”时,主席台下两旁各垂下两个帷幄,一边是一一五师祝贺的落款,一边是陕甘一二〇师的落款。当时,山东、陕西是最大的两个代表团,故一一五师与陕甘一二〇师献上的横幅挂在党的“七大”会议主席台正两侧。

  聂荣臻晚年发表过对陈光问题的意见:“陈光同志过去有些毛病,但有战功。他多次负伤,尤其在长征途中,表现突出。”萧克、吴富善、苏静等过去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同志,也都认为,陈光是一员战将,战功卓著。

  《罗荣桓传》的作者、《解放军将领传》“陈光”条目的写作者、军史专家黄瑶也说,陈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代著名将领、抗日民族英雄当之无愧。由于历史原因,陈光其人其事鲜为人知。后总政主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传》,写陈光是按大将规格对待的。

  走下坡路

  可以说,长征路途与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是陈光一生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两个时点。但因各种因素,到1941年秋,陈光便渐次走了下坡路。8月19日,山东分局会议改选山东军政委员会时,陈光仅为七人委员之一,分工财委会。与他一一五师代理师长的身份不符,这也与他的性格有关,以至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作为中共五大抗日根据地、一个大战略区的军事主官,竟然连候补中央委员都没选上。生性率直的陈光在出席党的“七大”代表的人选问题上,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于情于理,皆不为过。不料,此举却引来轩然大波,有人以“陈光欲抵制党代会”为由,直接上书毛泽东,指斥其有“反党行为”。这也成为后来陈光蒙冤的一大罪状。

  毛泽东对这位井冈山会师时的连长非常了解。他经过调查,当即给陈光回了封信,称:“你的意见我是了解的。有些意见是对的。……‘七大’要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相信你能致力于开好这次大会。意见可以会后交换。”陈光接信,释然于怀,并将书信一直珍藏在贴身衣袋里。“七大”以后,毛泽东果然践诺,特地邀请陈光和夫人史瑞楚一道来家中作客,他对陈光参加革命以来所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对以后的工作进行了很多指示和嘱托。

  当时的延安审查小组经过全面考核,在陈光的《历史总结》中作了如下评述:“陈光是我军有数的军事人才之一,他一贯忠心耿耿,具有为党为阶级虚心学习,联络群众的优良品质。”

  1939年,陈光与一一五师部分干部在山东合影。前排左起:萧华、陈光、邝任农,后排左起:杨勇、朱瑞、王秉璋

  广州蒙冤

  1950年,华南分局在第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的领导下,负责剿匪肃特、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市场物价等多方面的工作。广州紧邻港澳及海外,是新中国的南方前哨,百废待兴。与许多枪林弹雨中厮杀过来的战友一样,陈光遇到了人生的新课题,缺少对城市管理建设的经验。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纪律,结果陈光在掌握政策时,表现得主观、简单和不够审慎,以致出现一些错误。同时,他从局部利益出发,违反一些规定,将老家宜章的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来广州,办起了训练班。

  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情绪,中南军区报请中央后,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1950年7月23日,陈光受到更为严厉的处理。保卫部长捧出上级的电令,宣布他已被撤销广东军区副司令兼广州警备司令的职务,旋即将他软禁起来。

  最后光阴

  与陈晓星不同,大病初愈的陈光长子陈耀东一见面则说乡道情,说是“人将终,言也真”,愿意把所知的与人第一次讲述出来。

  李韦群:谈谈你的父亲陈光最后的时光吧。

  陈耀东:李作鹏回忆录中说囚禁后陈光待遇不变。但并非如此,陈光每天只有些菜金,肚子经常吃不饱,这个陈光回忆录中有记载。一个厨师就看不下去了,偷偷给陈光开了小灶。后来此人不知去向。

  李韦群:在囚禁期间他具体做了些什么呢?

  陈耀东:父亲说,“再苦也没有长征苦……,现在的大事是怎样彻底地打倒蒋介石。”“要革命到底!我知道我现在不行了,也没法告冤。我一是要研究历史,二是研究如何解放台湾。”

  父亲以为原子弹什么不行了,就用了微积分计算和研究战术,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宇曾对我说过这事。我是北大数学系毕业的,知道微积分不得了!真想不到呀!陈宇是给左权写了传的,就查看过父亲的逸事。

  有意思的是,关押期间,老头提到毛泽东思想。老头说,“泽”是“择”——择东方思想。

  一、东方是复杂的,因为是多信仰、多民族。其中有美、日、东南亚……

  二、事物有多样性。现在世界也是嘛?

  他说我是“老兵油子”,想法是独创的。大老粗不研究,能行么?

  我手头上有父亲档案资料,当时陪我在广州看档案的一位参谋说,陈光完全有研究价值。

  我妈那时曾建议过,说让他管管农业、合作社。我爸不肯,说解放台湾要有湖南人,革命还没到底……

  也许大丈夫生当如此吧……

  陈耀东苦笑着结束了我们的谈话。老人送笔者出楼时,凝视着他那张酷似父亲陈光的老顽童般的脸颊,我不由滋生出一种怜惜之情。

  1938年7月,第一一五师政治部“七七”抗战一周年纪念大会在孝义县合影。左起罗荣桓、符竹庭、陈光、陈士榘等

  将军之死

  陈光的死现在已经很难说清了,可是死得确实很蹊跷。

  陈光的孙女婿余永平介绍说:1991年夏天,我曾与晓星叔叔到广东坪石找过李××(湖南宁乡人),在汽车队工作,是当时看押陈光的警卫班战士。他说曾替陈光送了半年饭,见陈光胡子留得很长。

  李××说,陈光囚禁地是在汉口原白崇禧公馆,是一小洋楼的二层。一天半夜突然透过茶色玻璃看见里面起了红色火焰,等打破窗子背上楼梯才爬上楼房里,发现人已倒在床上,烧得只剩一口气。他们连同床单带人一起背下楼,见来了一个首长模样的人与医生,说是陈光没救了,就未进行抢救。

  还有人说过:现场看见陈光当时尚有一口气,有几滴泪水渗出了眼眶。

  余永平还说:当晚便准备了一口红色棺材,埋在囚禁地(时中南局、中南军区驻地)围墙内的一菜地里,没作标记,并把坟平了。部队还交代任何人不准谈陈光的事。

  原陈光问题中纪委“联合复查组”组长李惠仁的《沧桑流年:一个中纪委委员的自述——为老革命陈光正名》中有:陈光被抓起来以后,他们完全像对待犯人一样,给他戴了手铐、脚镣,拒绝家属探视。开始关押在广州,1951年初,转移到中南军区驻武汉办事处,关押在一个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上,允许他看书看报,不许下楼、出院,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第二份材料是《陈光自焚报告》:1954年6月7日晨,一战士和炊事员发现二楼冒烟,上去救火,但门从里面关死,打不开。他们把门踢破,用灭火器熄火,又紧急报告消防队,等把火熄灭时,陈光已被烧死。床、沙发、家具已被烧光。尸体火化后,葬在武汉戴家山公墓,后被洪水冲没……

  黄瑶也说陈光是被火熏死的,而且他有自己的见解。黄瑶说,陈光是一特能打仗的将军。陈光走下坡路前,已有精神方面的病症,脾气很躁。

  黄瑶认为:一、据张震回忆录记载,东征时,为打一个县城,陈光与彭雪枫发生争吵,陈光蹦起脚来吵。二、与朱瑞也大吵,罗帅做工作才平息。三、陆房突围后,战士发牢骚,陈光也发脾气。四、把与林彪的关系看作哥们儿关系。

  关于陈光的死,还有一些不同的说法,也有人说与林彪、叶剑英有关,但由于缺乏事实依据,只能当作一件历史公案。但是,我以为陈光及其在京的两个儿子及孙辈说的或许有道理:陈光的悲剧,不光是个人的悲剧,更是历史的误会。陈光的事很蹊跷,结局也让人嘘唏不已。

  (作者李韦群 单位:政协湖南省郴州市文史委员会)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1-03-10 14:44:3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css.hunan.gov.cn/css/tslm/hxws/wssy/201304/sxrj_9/201609/t20160905_3253475.html

上一篇:唐宏章将军抗战述略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