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李德生挥戈抗日战场
2018-03-17 11:50:43  来源:论文网,作者: 司英玉 夏明星   点击:  复制链接

  李德生(1916.5.20-2011.5.8),河南新县人,大别山区赤贫农家子弟出身,在中国革命征程中逐步成长,担任过北京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国防大学政委、总政治部主任,一度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1955年9月,解放军第一次评授军衔,李德生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9月,第二次评授军衔,李德生被授予上将军衔。

  在回忆录中,李德生回顾说:“抗日战争8年,我当了1年排长、5年营长、2年团长。”其实,8年抗日战争中,他还当过半年连长。无论排长、连长,还是营长、团长,他都是抗日战场上的基层指挥员,都是披坚执锐、挥戈上阵的战将。

  李德生的抗战岁月,正是八路军基层指挥员的缩影。

  “向抗日前线挺进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好像进了一次抗日战争理论学习班”

  在抗日战场上,作为一名基层指挥员,怎样带领战士打胜仗?回忆往事,李德生深情地说:“我是从刘伯承师长和许多上级指挥员的言传身教中学习的,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他当干部的第一课,便是听刘伯承讲作战指挥。

  1937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以原红四方面军为主的部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刘伯承担任师长,徐向前担任副师长;原红十师改编为第三八五旅第七六九团,陈锡联担任团长,团直属队编有通信排,李德生担任排长,全排有2个徒步班、2个骑兵班、3个电话班,兵力相当于一个连。

  9月24日,刘伯承率领师前方指挥所和第七六九团,从陕西富平县庄里镇出发,东进山西抗日。一路上,刘伯承见缝插针,为干部战士讲解中央洛川会议精神,阐述抗日统一战线和游击战的问题。

  刘伯承说,毛主席在洛川会议上作了专门报告,指出全国抗战的战略总方针是持久战,而不是速决战。我们的作战原则是,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刘伯承侃侃而谈,李德生悠然神往:“我当干部后,第一次听刘师长讲作战,听得入了神,车厢外边是什么样子,一点也没顾得上看。”

  刘伯承告诫李德生等年轻人:每次战斗前,各级指挥员一定要亲自看地形,亲自侦察敌情;侦察得好坏,直接关系到战斗的胜负。关于战前的准备工作,他针对大家过去作战不注意沙盘作业的问题,一路上多次指导大家搞沙盘作业。有时用眼镜盒、用茶缸当“部队”,讲得十分生动形象。李德生第一次接触沙盘,感觉受益匪浅。

  刘伯承还非常重视通信联络问题,他指着李德生说:你这个通信排长任务很重啊!打仗要有千里眼、顺风耳,没有通信联络就没有指挥。刘伯承指示通信排从列车车头到车尾拉上电话线,而且是复线,让他们要经常与车尾保持联系。他还不时去摇一摇电话机,听听通不通。

  10月10日晨,刘伯承一行到达山西省会太原。拜会过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后,刘伯承又率领部队转乘火车,向晋东北山区奔去。在太原转车后,刘伯承特地坐在第七六九团团部和直属队的这节车厢里,给大家分析形势,面授机宜:国民党部队在晋北集中了那么多部队,但在敌人面前却一退再退。他们只会用正面阻击的办法,怎么能挡住强敌呢?依我看,要保卫太原,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要用“扼咽拊背”的办法。

  刘伯承讲得深刻,陈锡联听得入迷,这“便宜”了在一旁的李德生:“当时陈锡联团长与刘伯承师长的一些对话,使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陈团长问:“怎样才能‘扼咽拊背’呢?”

  刘师长说:“所谓‘扼咽’,就是要守住忻口、娘子关两处要冲。所谓‘拊背’,就是从侧背后打击敌人。国民党部队在忻口、娘子关担负‘扼咽’的任务,是正面防御战,但能不能守住咽喉之地,还很难说,我看是凶多吉少。我们的任务是拊击敌人的侧背,配合正面作战。不管他们是否能扼守住要冲,我们一定要在侧背后狠狠地打击敌人。”

  陈团长又急切地问:我们团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刘师长说:“你们团的任务,是在崞县东北侧击从雁门关向忻口前进的日军。你们团单独行动,既要大胆,又要谨慎;抓住战机,机断专行。”

  这一次行军,李德生收获颇丰:“向抗日前线挺进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好像进了一次抗日战争理论学习班。干部怎么当,抗日战争怎么打,增加了不少知识。……后来,我还得到一本刘师长校订补译的《合同战术》,作战间隙,经常拿出来学习。”

  1937年10月18日夜,陈锡联抓住有利战机,率部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击毁敌机24架,毙伤日军警卫部队100余人,创造了以步兵歼灭大量敌机的光辉战例。在总结这次战斗经验时,刘伯承认为,优点是侦察清楚,部署周密,行动秘密而迅速,动作突然而坚决。缺点是次要方向上分配兵力过多。亲历这一战斗及回味刘伯承的总结,让李德生大有进步:“阳明堡战斗中,我始终在陈锡联团长身边,负责通信联络,可以说这是我看着陈锡联团长指挥打的抗日第一仗,印象是非常深的。经过刘师长总结,我的脑子里对抗日战争怎么打,逐步清晰起来了。”

  当时部队非常分散,敌情也比较严重,作战中,通信排用骑马和徒步两种方式,负责与各分队进行通信联络,保证了作战的胜利。1938年2月,第七六九团通信排扩编为连,李德生担任连长。

  徐向前幽默地说:“你们当拦路虎,然后我们一起‘打劫’鬼子”

  1938年春天,由于迭遭第一二九师伏击,日军加强了对邯郸、长治大道的控制,在黎城以东的东阳关增设了据点。一时间,敌人的汽车不断来往于邯长大道,为进犯黄河各渡口的部队提供物资弹药保障。一二九师师首长研究决定,在邯长大道上再打一仗,由徐向前指挥,以师主力伏击敌运输车队。   徐向前亲自率领干部察看了地形,把伏击地区选定在东阳关与涉县之间的响堂铺地区。进入战斗地区前,邓小平、徐向前亲自到第七六九团,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作了战斗动员。邓小平对大家说,这次伏击战就是要打他个出其不意,要快、要狠,务求全歼;等敌人反应过来时,我们早已结束战斗,留给他们的是一摊血、一堆尸、一道烟。

  根据上级安排,第七六九团通信连除了保障通信联络外,还抽出几十名骨干与特务连在前面打“蛇头”。当敌人的运输车队进入我军伏击圈后,他们要将敌人迎面堵住,这是能否打胜的关键。因为战斗打响后,敌人一旦突出去,整个伏击战就落空了。师、团首长再三叮嘱李德生等,一定要打好这一仗,徐向前幽默地说:“你们当拦路虎,然后我们一起‘打劫’鬼子!”接受如此重任,李德生倍感自豪,他代表通信连向师、团首长表示:请首长放心,我们连全部是长征过来的红军战士,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堵击任务。

  3月30日深夜,万籁俱寂。响堂铺四周的山峦、树林淹没在夜幕之中,参战的各部队悄悄地顺着小道和山沟,摸进了指定的伏击地域。通信连埋伏在交通线东头,这是一个紧靠路边的小店。3月的太行山区,春寒逼人,冷风刺骨,穿着薄薄的棉衣,李德生等官兵冻得不住地打着寒颤,只能悄悄搓揉冻僵的手脚,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公路。

  31日8点多钟,公路上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战士们精神为之一振。日军第十四师团山田辎重部队两个汽车中队(180辆汽车),加上掩护部队,由黎城经东阳关开来。9时许,敌人车队全部进入伏击地带。

  “啪”“啪”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升上天空,徐向前发出了总攻的命令。一看到总攻的信号,通信连、特务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密集的手榴弹将第一辆汽车炸毁,堵住了日军前进的道路,与此同时,日军后尾也被第七七一团斩断。敌人突遭打击,晕头转向,前进无路,后退无门,乱作一团。活着的日军急忙跳下车来,有的趴在车底下、车轮后,有的钻进了路旁的洞子里,垂死顽抗。但是,还没等敌人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伏击部队就全线发起冲锋。这时,整个伏击圈上,手榴弹连珠炮般向敌人砸去,机枪、步枪也随之吼叫起来,5公里长的山谷立刻火光闪闪,烟尘翻滚。

  激战中,特务连连长朱作昭身负重伤,陈锡联命令李德生立即接任特务连连长,带领战士们继续战斗,通信连则由副连长接替指挥。这时,公路上陷入了混乱状态,伏击部队也有不少伤亡,大家止不住心头的怒火,奋不顾身地冲杀。躲进路边防雨洞里的日军士兵非常顽固,拼命抵抗。李德生保持了冷静,让每班分组合围洞里的敌人,尽量靠近洞口用手榴弹打,钻进洞里的日军全部被塞进去的手榴弹炸死。

  当面的敌人被肃清后,李德生指挥特务连按预定计划向西发展,进行搜索。刚跑不远,李德生看到10多个日军正向南边的山上爬。他命令二排长李忠泰带领全排,猛扑过去,用机枪、手榴弹一顿狠打,把敌人压回了公路。很快,特务连和兄弟连队一起,把这些日军收拾干净了。

  响堂铺战斗,共毙伤日军森木少佐以下400余人,缴获长短枪130余支、重机枪2挺、迫击炮4门、烧毁汽车180辆。

  在李德生指挥下,特务连涌现出许多英雄人物。打扫战场时,六班长袁开忠发现一个漏网的日军军官,他来不及上刺刀,就提着枪扑了上去。他先打掉敌人的指挥刀,随即与他展开肉搏。扭打中,袁开忠一口咬住敌人的耳朵,痛得敌人哇哇乱叫。接着,他迅速掏出手榴弹,朝敌人头上猛砸,将他打晕了过去,然后一刺刀结果了他。直到这时,袁开忠才发现:自己在咬敌人时,把门牙扯掉了3颗。7月7日,抗战周年纪念日,李德生上报团里,将袁开忠选为杀敌英雄,还给他镶了3颗金牙。

  “这样就等于从敌人的肋骨之间插进一把钢刀,可以直插敌人的心脏”

  1940年春,日军对各抗日根据地大“扫荡”接连失败,遂转而实行“囚笼政策”,企图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据点为锁,割裂、困死各抗日根据地。在晋东南地区,敌人拼命抢修白(圭)晋(城)铁路,继而修筑临(汾)邯(郸)铁路,妄图将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分割成4块,再各个击破。

  在研究了敌人修筑铁路、公路的情况后,刘伯承、邓小平决定发起白晋战役,反击日军的“囚笼政策”。根据战役计划,第三八五旅负责破击来远至权店段,重点攻击来远镇,以夺取敌人用于修筑铁路的大批炸药。不久,有情报显示日军将炸药从来远镇转运到南关镇,第三八五旅首长果断决定,将战役突击重点转到南关,命令第七六九团二营、三营负责主攻南关,一营为预备队。

  南关,位于权店、来远间,既是出入上党的要塞,也是白晋铁路的咽喉,是敌人重要的补给站。在这个只有数百户居民的集镇上,驻有日军一个中队。镇上不仅存放着大量的炸药和军用物资,还关押着1000多名从山东、河北抓来的修路劳工。

  1940年5月2日,时任第三八五旅旅长的陈锡联骑马来到第七六九团,对二营营长李德生、三营营长马忠全说:“打南关是白晋战役中最重要的一仗,它不仅对破袭白晋铁路起着重大作用,而且要夺取我军紧缺的炸药等重要军用物资。现在的关键是要勇敢加智慧,多动脑子,多想办法,坚决迅速把南关拿下来。”

  李德生、马忠全异口同声地说:“旅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第一二九师部队打仗,准备工作是很细致的,首先要看好地形,条件允许还要化装侦察,这也是刘伯承、徐向前等首长的一贯要求。5月3日午后,在陈锡联带领下,第七六九团团长郑国仲以及李德生等3个营长一起去看地形。几个人站在可以完全鸟瞰南关的大官寨顶峰,借着灌木丛的掩护,用望远镜详细观察。

  南关的地势十分险要,全镇四面环山,白晋铁路由北向南穿街而过。西面、西北面有两条河川在西北处交汇,沟壑交错,地面狭窄,部队无法运动。镇北云盖山前面有个突出的高地,高地的上下都筑有碉堡,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便于发扬火力。火车站位于两个突出高地之间,部队难以靠近。云盖山的对面和左侧,有秦五坡和极子山,山下有两个碉堡,火力交叉,部队由此突入,必然会造成大的伤亡。   看完地形,大家普遍认为,南关易守难攻。

  返回驻地,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吃了一点东西,郑国仲和七六九团政委鲍先志召集李德生等3个营长,一起反复研究作战方案。开始大家设想了几种打法,但是又都被否定了。郑国仲觉得强攻不行,南关敌人堡垒工事多,一层层往里剥,既要花费很多时间,又容易增大伤亡。在大家议论的时候,李德生脑子里把南关的地形和敌情过了一遍,说出自己的意见:“强攻不行,可以智取嘛。我们可以组织突击队,从秦五坡和极子山下两个碉堡之间悄悄摸进去,潜伏到镇内,攻击时内外夹击。”鲍先志把烟斗一放,支持说:“这样就等于从敌人的肋骨之间插进一把钢刀,可以直插敌人的心脏,出其不意,置敌于死地。”于是,大家看着地图进行补充,越研究越深入,直至把兵力部署、火力配置、潜伏路线、突击方向都明确下来。向旅里汇报后,陈锡联批准了这个作战方案,称这种打法为“打虎掏心”。具体作战部署是,三营隐蔽地潜入南关,腹心开花,由内向外打;二营以突击动作由外向内打;一营为预备队,带领群众破袭铁路。

  5月4日,李德生和马忠全带着3个参战连长,化装成老百姓去南关“赶集”。在秘密党组织的配合下,大家对哪儿有多少敌人,什么地方是仓库,哪儿是炮楼工事,一一侦察清楚,了如指掌。

  5月6日凌晨,夺取南关战斗打响。由于知彼知己,部队摧枯拉朽,很快攻克南关,解救出被关在镇西的1000多名民工,缴获1000多箱炸药。

  在抗日战争时,炸药比金子还宝贵。当时,八路军黄崖洞、柳沟兵工厂最需要它;破坏铁路、造地雷,哪一样也缺不了它。这次,第七六九团缴获了1000多箱炸药,首长们都高兴地说:“打了一个大胜仗。”这些炸药后来在百团大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除了炸药外,此战中八路军还缴获了大批西药、武器、粮食,让八路军部队受用不尽。

  “我们三八五旅一个营,在御路不就把他们一个大队打得一天一夜动弹不了吗”

  在沙河以西,有一座闻名冀西的煤矿叫公司窑(当地又叫“老狼沟”)。这座煤矿西接太行山,东邻平汉路,位于太行山到冀南的交通要道上,军事、经济地位都很重要。1938年5月,伪军高德林部霸占公司窑,使其成为日伪军封锁太行山区的一把“锁”,也是太行抗日根据地军民到路东的一块绊脚石。不少过往的干部和抗日群众,就是在公司窑一带被捕并惨遭活埋的。在日军的豢养下,高德林不断强化各种伪组织,深沟壁垒,修筑公路,建立联络网,构成了以公司窑为核心,以申庄、秦庄、毛村等为重点的防御体系,对太行山和冀南、冀鲁豫根据地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1941年8月22日,第一二九师下达了讨伐高德林部的作战命令,决定以第七六九团主要兵力攻打公司窑、申庄,第七六九团任务区分是:一营、三营打公司窑,二营打申庄。当时,李德生担任一营营长。

  由于准备充分,9月初攻打公司窑一气呵成,高德林部大部被歼,日军企图挽回败局,恢复原防御态势,遂于9月3日下午从邢台、赵泗水方向纠集了400多日军(相当于一个大队),在6架飞机配合下,兵分4路,气势汹汹地向第七六九团猛扑过来。

  此时,公司窑战斗已经结束,参战部队主力均已向西转移到太行山抗日根据地边沿区,地形对八路军十分有利。4日上午10时许,当敌人进入御路村以西的高地,与第七六九团形成对峙时,李德生正指挥一营守卫在御路村西南的功德望。陈锡联问李德生:“部队情绪怎么样?”

  李德生回答说:“士气正旺着呢,旅长快下命令吧!”陈锡联当机立断,决定乘敌突出冒进,孤立无援之际,利用我军士气正盛的有利条件,狠狠地教训这股敌人,遂命令一营从功德望向敌人右翼突击,另以一个团占领将军墓以东高地,正面牵制敌人。

  下午18时,反击日军的战斗打响了,敌人在八路军夹击之下,乱成一团。李德生指挥一营一举突破敌右翼防御阵地,用手榴弹、掷弹筒打得日军人仰马翻。日军在一营强大攻势下,一下子后退约l公里。当天夜里,李德生指挥一营又向敌人发起了数次猛烈攻击。日军不甘心失败,派6架飞机前来增援,并空降了5名指挥官。但此时,日军的士气和战斗力与4年前相比,已经相差甚远。新来的指挥官一上阵,一连砍倒好几个正在退却的日军,才勉强稳住了阵脚。李德生不给敌人一点喘息的机会,指挥一营猛烈出击,阵地上到处是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喊杀声,敌人死伤越来越多,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一营攻击精神旺盛,越打越猛。9月6日晨,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仓皇溃逃。李德生发现敌人退却,立即组织部队追击,营教导员王亚朴大声喊道:“同志们,鬼子要溜了,追击前进!”话音未落,全营指战员就呼啦啦地冲了过去,一直追击到刘石岗,又打死了一批日军。考虑到讨伐高德林部的作战目的已经达到,陈锡联命令一营停止追击,撤离战场。

  在讨伐高德林部战役中,第七六九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圆满地实现了邓刘首长的战役企图。整个战役中,八路军参战部队一举攻克南和、沙河两县城和公司窑等据点8处,摧毁碉堡53座,歼日伪军1340余人。不久,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北方局党校会议上,高度赞扬此次战役,他说:“这一仗打得好!说明日本鬼子没什么可怕的,我们三八五旅一个营,在御路不就把他们一个大队打得一天一夜动弹不了吗!”

  夜袭马坊,延安《解放日报》社论称:“这一仗是典型的歼灭战”

  马坊镇坐落在山西和顺县西北,南通和顺,北通寿阳,东北通昔阳,是三县交界的地方。同时,马坊也是第二军分区所属的和顺、昔阳、寿阳、榆次、太谷、榆社6个县的中心。北马坊是一个有1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日军就选定北马坊后面一座叫堆儿梁的山冈,用两三年时间,日夜赶修,建成了一个大据点。这是一座椭圆形城堡,占地近2000平方米,内分地面、地下、碉楼3层,能容二三百人居住。寨墙8米多高、1米多厚,全是用5寸厚1尺多长的黄砂条石砌成。墙上有上、中、下3层枪眼,四角各有一个碉堡。寨墙四周,还有一条宽深各数米的壕沟环绕。堡墙开了两道门:东南面是正门,门楼上有高高的炮楼;西门是便门,运输饮水、食物、柴草。站在马坊据点上,可以俯视马坊镇,控制蜿蜒穿镇而过的寿(阳)昔(阳)公路。   正因为马坊位置重要,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决心拔掉这个钉子。1943年6月,军分区主力第三十团首打马坊,由于马坊易守难攻,部队又没有重武器,伤亡很大,部队上下思想波动比较大。这时,军分区司令员曾绍山向上级请求,把第七六九团一营营长李德生调来,担任第三十团团长。9月,李德生到任后,很快弄清打马坊失利的原因:一是战术有问题,敌工事坚固,我方又缺乏重武器,强攻是不行的;二是没有发挥据点内秘密党组织的作用;三是攻击时机选择不当。

  问题找准了,李德生抓紧部队的军事训练:“在军事训练上,我主要运用在七六九团训练部队的经验,以投弹、刺杀、射击三大技术为主,并定期给部队讲战术课。”

  经过一年多的军事训练,第三十团战斗力大增,打马坊的信心回来了!1945年春天,李德生向军分区司令员曾绍山请命,再打马坊据点,得到批准。

  为了详细了解马坊据点内的地形、敌情,李德生向军分区领导请求:亲自去马坊据点内侦察一次。随即,他化装成给据点送菜的农民混入马坊,对马坊内部敌情一一摸清。根据侦察所得,李德生考虑了作战方案:据点内敌人集中,我们在秘密工作人员接应下,可以采取偷袭的办法打敌一个冷不防。除现有的武器外,每人应该带一把大刀,便于近战歼敌。

  回到团里,李德生在全团抽调了82名身强力壮、精干灵活的干部战士组成突击队,派人到太谷东阳车站附近,拆回来一段铁轨,为突击队员每人打了一把大刀,由团参谋长张振华亲自任教练。李德生将突击队集中在一个地方,加强对攻打马坊有针对性的训练。除投弹、射击外,大家还练习爬墙、登梯子、跳障碍、拼刺、劈大刀、肉搏。

  为了收到“奇袭”的效果,静肃、隐蔽接敌最是关键。怎么才能走到敌人跟前,又不被敌人发觉?部队在黑夜里行军,敌人发觉动静全靠耳朵听。人们的耳朵究竟能听多远?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李德生和张振华等曾进行多次试验:“我们一清早起来,就到驻地附近的大路上去试验听觉。张参谋长向前走,我用耳朵贴在地上或崖壁上听,直到脚步声听不到为止,看看有多远的距离。然后由我走,张振华听,到听不到时,又有多少距离。其后又由一排人、一连人行进,看能听多远。后来我发动突击队员大家都来试验。有时分区曾司令员和穰主任也来参加。我们经过反复试验得出的结论是,最好是雪地上行军,声音最小,轻轻地走,40米以外就听不到了。”

  随后,李德生又试验了参战官兵的视觉:“我们找了个开阔地,分别就晴天、阴天、雨天、雪天反复作了实验,结果证明只有下雪天,大地混沌,几十米以外就看不见人。在大雪天袭击敌人,敌人既听不到也看不清,最易接近,也最利于发挥冷兵器的作用。”

  突击队训练好了,据点内的接应工作也安排妥当。3月5日,突击队夜袭马坊,因准备充分,一切尽在掌握中:此战全歼日军30余人,活捉8人,缴获轻重机枪各1挺、小炮1门、步枪20余支。此外,还从地下室搜出炮弹、枪弹90箱,炸药10余箱,大米60多包,盐、鱼、饼干、罐头等100余箱,其他军用物资、文件甚多。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3-17 11:53:2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张钫

下一篇:大抗战:国军抗战名将——黄樵松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