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黄仁廷
2019-05-19 10:13:20  来源: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作者: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  点击:  复制链接

  黄仁廷,六安县黄涧河(今属六安市裕安区石婆店乡)人,1911年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自幼务农。10岁时,他因在地主田边割牛草,小手指被地主婆砍断。15岁,父母双亡,家里无田无地,破茅草棚中空空荡荡。他只好将三弟、四弟寄养在伯父家中,将五六个月大的小弟弟送给一个没有孩子的农民当儿子,自己和二弟为人打长工、做短工,起早歇晚,终年辛劳也难得饱暖。

  1929年11月,六安三区红军游击队来到黄仁廷的家乡,他参加了游击队,随游击队和赤卫队攻打过麻埠。1930年2月,新成立的红三十三师再次攻打麻埠、独山,他也参加了战斗,先后被编入红三十三师、红一军第三师,在红军队伍中接受了革命教育,很快就加入共青团。6月,在第三次攻打麻埠的战斗中,他第一次受伤。因刚刚组建的红一军医疗设施跟不上,他回到附近的黄涧河家中养伤。不久,六安七区(麻埠)革命委员会(苏维埃政府)、赤卫队和共青团、少先队等群团组织相继成立,他先后任七区七乡(黄涧河)苏维埃政府赤卫队教官、少先队队长,在家乡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

  1932年3月上旬,红二十五军七十五师在麻埠成立。已成为皖西北革命根据地中心区的七区,积极动员群众参军参战,保卫苏维埃。黄仁廷再次参军,被编入红二二五团当班长,相继参加了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和皖西北苏区保卫战。他工作积极苦干,打仗勇敢,是全营最出色的投弹能手,凡阻击敌人或攻击敌人碉堡,就多发手榴弹让他投,大量杀伤敌人。1933年春,在一次战斗中,部队伤亡很大,干部缺乏,全营干部战士推选他任第二连连长,并转为中共党员。

  1934年8月,红二十五军自罗山南部向皖西北转战,在六安三区郝家集附近遭敌十一路军独立旅的进攻。红军英勇反击,黄仁廷率第二连以敏捷的动作从后面偷袭,打得敌军猝不及防,拼命逃跑。战斗中,黄仁廷腹部被弹片划开一条长口,肠子流出来都不知道,直到战斗结束时发觉腹痛,才忙把肠子塞回去,简单地进行包扎。11月上旬,红二十五军由皖西向鄂东转移。国民党军调集五个多师的兵力,在商城、麻城、潢川、光山交界地区,构成重重封锁线,阻止红军西进。黄仁廷连为尖兵连,为部队侦察开路。过潢麻公路封锁线时,他又担任警戒掩护。8日凌晨,部队还没过完,敌军先头部队分两路猛扑二连阵地。激战一小时,二连将敌先头团击退,掩护部队通过了潢麻公路。二连刚撤下来,又听到军部所在地枪声大作。他急忙率全连跑去保卫军部,攻下敌军抢占的一个山头,与兄弟部队打退了敌先头部队,保证了军部的安全转移。战斗中,他脚胫受伤,不能行走,被送到鄂东北的红军山林医院进行诊治。

  红二十五军北上长征后,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实行更残酷的“清剿”。黄仁廷在山林医院呆三个月,就与敌人周旋三个月,天天转移,经常打仗。伤愈后,他到鄂东北独立团任指导员。1935年5月,鄂东北独立团再次编入红二十八军,黄仁廷任军部特务营营长,随军西进桐柏山,再返大别山,与围追堵截之敌周旋,不断歼灭小股敌人。一次黄仁廷率特务营攻占敌军占领的制高点,消灭敌人一个营,缴枪200多支,掩护红二十八军部队顺利通过。激战中,黄仁廷左眼被打伤,昏迷不醒。红军转移后,他和几名伤病员在便衣队的掩护下,在大山林里东躲西藏,避开敌军的多次“清剿”、搜山,经受了风霜雨雪的侵袭,直到伤势好转。不久,第三次组建的红军鄂东北独立团到达罗田山区的周家塘埂,黄仁廷返回部队,并于1936年2月担任独立团政委,在鄂豫边开展游击战争,期间又几度负伤,仍坚持战斗。

  为抗日救国,红二十八军和鄂豫皖边区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黄仁廷任四支队九团二营营长,1938年春挺进到皖、皖东抗日前线。

  当时,皖东、皖中重要城镇和交通线相继沦陷,日军烧杀抢掠,群众深陷水火,而国民党军队普遍患有“恐日症”,纷纷后退,并且蔑视装备简陋的新四军抗击日军的态度和能力。黄仁廷和指战员们决心狠狠打击侵略者,展示共产党军队的风采。

  5月11日下午,根据侦察到的敌情和团首长的决定,黄仁廷率团部侦察队和二营四连从巢南银屏山出发,向北直插巢城东南5余公里处的蒋家河口,12日拂晓前悄悄进入阵地。上午8时许,日军第六师团坂井支队照样县守备队30多人分乘两艘汽艇沿裕溪河而来。汽艇一靠岸,敌官兵相继上岸,进入新四军健儿的伏击圈。黄仁廷一声喊“打!”霎时,机枪、步枪一齐怒吼起来。日军猝不及防,纷纷中弹倒地,活着的企图夺船而逃。黄仁廷令二排以猛烈火力封锁河口,阻敌退路;令侦察队集中手榴弹,将敌艇炸翻。剩下的敌人被逼下河,无处隐蔽,变成活靶子,一一被歼。战斗仅用20分钟,就全歼敌人,缴枪11支,军旗一面。蒋家河口战斗是新四军华中抗战第一仗,蒋介石也致电嘉奖,“希饬继续努力为要”。

  6月至10月,为配合武汉会战的全面战场,黄仁廷率部参加了安(庆)合(肥)路、六(安)合(肥)路、淮南路沿线一系列战斗,有效地迟滞了日军的西犯行动,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军民的抗战情绪,扩大了新四军的影响。

  1939年7月,黄仁廷调任四支队十四团二营营长,参加开辟和保卫淮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不断打击日伪军,也多次打退顽军的进攻。1940年6月,国民党桂系一三八师由全椒古河镇进犯驻肥东古城镇、青龙厂等地的新四军。他率二营顽强阻击敌人,激战三天,击溃顽军。在追击顽军途中,他身负重伤,被送往江北指挥部医院休养两个多月。

  皖南事变后,黄仁廷先后任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特务营营长、盱眙县独立团团长、淮南军区津浦路东军分区独立第五团团长、盱嘉支队副司令员、甘泉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等职,在皖东和苏皖边区抗日反顽,粉碎日伪军的一次次“扫荡”和顽军的多次进攻。1944年1月24日(农历除夕),黄仁廷率部夜袭盱眙县城,一举歼灭伪县政府、伪警察局及伪保安队一部共200余人,我无一伤亡,接着参加向西防御和局部攻势作战。1945年8月,淮南军区将路东军分区机关及所属部队组编成独立旅,黄仁廷任第三团团长,率部参加全面反攻,攻克许多据点,收复大片失地,为打败日本侵略者做出了贡献。

  经历多年内战和八年抗战,中国人民遭受惨重损失和灾难,迫切需要和平稳定,医治战争创伤。但国民党反动派却违反全国人民意愿,同敌后抗日军民争夺抗战果实,抢占各大中城市和交通要道、战略要地,从八路军、新四军手里“收复失地”,挑起内战风云。1945年9月起,遵照上级指示,黄仁廷率部横扫津浦路南段两侧残余伪军,同时,参加自卫反击和破袭津浦铁路南段作战,采用打、炸、烧、挖等手段破坏了铁路,打退了反动武装的进攻、袭扰,迟滞了国民党军主力向北进犯,配合了新四军主力北撤的战略行动。

  国民党当局视淮南解放区为心腹之患,在国共停战协定生效之际,仍派8万“精锐之师”包围、进攻淮南军区。1946年7月中旬,国民党调集整编七十四师和第五军(皆为五大主力之一)4万人分两路进攻天长、盱眙。淮南我军两万人奋起迎战,激战两周,被迫向苏中和淮北转移。独立旅奉命阻击敌人,掩护军区机关和主力转移。黄仁廷率第三团节节抗击,顽强阻击敌重兵两天,在三河(沟通洪泽湖、高邮湖之河)边遭敌包围。河宽水深,却无渡船,敌人的炮火、枪弹越来越近。他紧急动员几名当地籍战士带路、探水,挑选几十名会水战士在深水处保护,命令部队手拉手排成人墙,摸水前进。他自己也不顾身体多处伤残,带头跳下水去。在他的指挥、激励下,部队很快就趟过了河,胜利突围。

  部队进入苏中后,黄仁廷调任野战军第六师十八旅副参谋长,参加了苏中战役、涟水保卫战和鲁南战役。1947年2月,任华东野战军六纵十八师副参谋长,先后参加莱芜战役、泰蒙战役、孟良崮战役、南麻临朐战役、沙土集战役等,9月底跨过陇海路,南下进军豫皖苏边区,横扫民团、土匪等地方武装,年底参加陇海路破击战。1948春,他调任新组建的淮北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6月,他任江淮二分区司令员,积极发展武装,加强政权建设,同年冬率分区武装参加淮海战役。

  建国后,黄仁廷先后任二十四军七十一师师长、空军第二十九师师长、山东省军区昌潍军分区司令员、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红军时代,黄仁廷十多次受伤,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极差,有时连盐开水都没有,却几乎每天都要行军作战,不断转移,与敌人兜圈子、捉迷藏,一直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医疗和休养,导致他左眼失明、左小腿骨折,身上多处创伤时常作痛,严重损害了身体健康。但是他身残志坚不自哀,勉力为国戍轮台。新中国成立后,他没有因职务升高而养尊处优,更没有因伤残而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在每个岗位上,他都以对党对人民的高度负责的精神,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他到空军二十九师时,人民空军还处在初创时期,自己更是门外汉。但是他不畏艰难,勤学苦练,很快掌握空军指挥业务。根据“稳步前进,完成计划,提高质量,保证安全”的训练方针,带领部队开展高级复杂的训练,提高飞行日利用率和飞行技术,加强干部和机关的业务学习,进行条令教育、整顿编制、健全机关(定型、定员、定额)和实施四项制度等正规化建设,同时带领部队担任国土防空任务,积极进行解放台湾和沿海岛屿的准备工作。在军分区和山东省军区工作期间,他识大体、顾大局,善于团结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志,密切联系群众,淡泊名利,任劳任怨,狠抓部队建设,积极支持地方工作。“文革”时期,他无私无畏,坚决抵制林彪、“四人帮”爪牙和造反派夺权与干扰、破坏,为保持部队稳定、维护安定团结局面做出了贡献。

  由于年高体弱,他主动要求让年轻有知识的同志接替自己的岗位。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退居二线,回安徽定居。1978年1月,他当选为安徽省第四届政协委员,仍然关心国事,参政议政,参与各项建设工作,真是“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1982年12月,黄仁廷将军病逝于合肥,享年71岁。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9-05-19 10:15:4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顾鸿

下一篇:陈祥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