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威震东海之滨的“双枪老太婆”莫林
2020-11-27 17:00:21  来源:韩建刚 三野子弟  点击:  复制链接

莫林

  抗战老兵、新四军女战士莫林今年97岁,她曾在抗战时投笔从戎,党训班听陈毅讲课,生死关头怒斥敌伪……

  那天,在上海宝山区她的家里,莫林向我们讲述了她那血与火、奇又险的抗战故事。

  “怕死不当新四军!”

  “啪,啪啪……”入夜,江苏如皋丰西地区响起阵阵枪声,莫林所在 的共产党西丰区委遭到敌人突袭,同志们只得边打边撤。这是1941年冬21岁的莫林刚调任西丰区委委员不久,遭遇的一次反扫荡中的生死考验。

  这年年末的一个晚上,寒风刺骨,莫林与战友们在转移营地途中因叛徒告密,西丰区委遭到从古坝镇下乡的“和平军”偷袭,区队被冲散,莫林退到双窑。在结冰的河边发现一位游击队战士,估计是从对岸游过来的,已冻僵昏迷。她请老乡帮忙将这位战士抬进窑洞,脱下身上的棉衣为他盖上,还为他生火取暖。老乡见莫林冻得发抖,就将自己的小棉被给她披上。半夜,这位战士才苏醒过来。

  这时,莫林猛然想起文件由战友背着,担心遗失了,于是她又沿着撤退的路线往回找。天刚蒙蒙亮时,她又遇到了一位跑散的战士,他们就一起寻找,结果发现文件、枪支散落一地,就捡起来放进篮子。不料忽闻枪响,又遭遇到敌人了。莫林让战友先撤。她想:枪和文件是生命,绝不能落入敌手!当机立断,将装着枪和文件的篮子沉到河里,再朝反方向走。因草鞋不跟脚,跑丢了,河边的芦苇刚割掉,锋利如刀,刺伤了脚,走得慢,她被敌人抓住了。敌人对她乱踢乱打,逼问是不是新四军。

  莫林一边敷衍敌人,一边借口要小便跑到老乡家里,脱下毛线背心挂在床架上。毛线背心是战友王本英大姐(钟民的妻子)送的,很珍贵。她想:同志们看到毛线背心,就知道我被俘遇难了。随后,敌人一路推她走,一路抓鸡牵羊抢东西。

  莫林被押到伪军营部,敌人审问她:“你叫啥?认识莫林和顾斌吗?自首不自首?”她回答:“我叫姚世瑞(莫林的原名),不认识莫林和顾斌。我不自首,只有汉奸才应该向抗日民主政府自首。”

  “难道你不怕死?”敌人吼道。

  “怕死不当新四军!”莫林厉声回击敌人。

  她的话激怒了敌人,一个头目气急败坏,恶狠狠地抽她耳光,还大吼:“嘴凶,拉出去活埋了!”

  面对死亡威胁,莫林模仿夏明翰的就义诗写道:“活埋不要紧,主义固长存。埋了姚世瑞,相继有来人。”她打定主意,准备为理想捐躯。

  敌人抓住姚世瑞要活埋的消息,惊动了姚家的亲戚张星伯,他哭着去报信。家人立刻商量救人,伯父姚寿人的学生缪佩衡出主意,由他到伪团部去找关系疏通。就在莫林将被活埋的危急关口,伪团部派人来命令将莫林押去团部审讯。伪营长看着刚挖出来的坑没用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在伪团部,莫林又经受了几次审问,她始终不说出任何党组织的机密。

  这时,有一个汉奸说,这个女共匪是铁杆分子,干脆捆出去埋了。不过,也有同情者打圆场:这个姑娘死脑筋,又不是重要人物,埋了也没多大意义。伪团部的头儿考虑的是给自己留后路,也不想杀她,便暗示莫林家属多花钱赎出去。

  知道女儿在伪军的牢里,母亲急坏了,赶忙来看望,并陪着坐牢。夜里,她拍着女儿轻声念道:“瑞儿,睡吧,睡吧!”敌人的严刑拷打,她没流泪,伟大的母爱却让她泪流满面。

  莫林被俘后,西丰区委书记顾斌等人闻讯立即设法营救,还通过她弟弟姚世群叮嘱莫林要注意斗争策略,防止人财两失。友人缪正林、李雪洁和江苏保一旅旅长詹长佑也参加了营救工作。

  为救莫林,总共花去2000元。党组织花了1000元,是经过县委批准卖掉100担公粮来救人的。姚家花去1000元,由此元气大伤,在古坝镇的“德生堂”药店也关闭了。

  就这样,入狱20多天后莫林终于走出魔窟。时近春节,家家团圆,莫林却因离开了战友,心里空落落的。

莫林夫妇(1952年)

  陈老总讲课真有趣

  吃饭时,妈妈轻声劝道:“听说‘和平军’要埋你,我们急死了,舍了本救你。以后别再出去了。”莫林坚持自己的主张:“我是肯定要去的!”

  莫林从小有主见。14岁时,她小学毕业想读中学,家里不同意,她为了反抗就整日哭,并以绝食抗争。最后,父母只得同意她报考中学。后来考取如皋县立中学,却因重男轻女未念成,但她不死心。18岁时,姚世瑞争取到在邱陞中学读书的权利。以抗倭名将邱陞名字命名的这所中学在如皋马塘北乡,有六个班级近300人,聚集着不少优秀教师和有志青年。

  姚世瑞下课后,常在走廊里看书,引起学校中共地下党领导人金湘的注意。一天,学长金湘对姚世瑞说:“我们要组织小号手诗社,请你帮忙办墙报。”姚世瑞当时寄居在父母包办订婚的人家,有被人逼婚的烦恼。见有人请她办墙报,正合心意,热情地为《小号手》写了第一首诗《我们是青年的一团》。她写道:“我们不孤单/有这么多的你我/把你我溶成一个/一个个结成一团……”这首诗在学生中引起震动,也让金湘惊奇。一打听,原来她是个小诗人,曾在报上发表过诗作。

  世瑞还跟着金湘参加“红叶昭示”活动,读进步书籍,如《新民主主义论》《西行漫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家》《春》《秋》。这些书让世瑞开了眼,她觉得中国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希望。

  于是,她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发动群众,组织青年抗敌协会,带领同学搞抗日活动,到校外办识字班,教农民识字。没有黑板,就用树枝在地上写“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以教写字来宣传抗日。经过考验,1940年春,世瑞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年秋天,随着黄桥战役的胜利喜讯传来,金湘传达了中共马塘区委的决定:“要在邱陞中学发动同学参加新四军。”听到消息,世瑞立刻报名参军。

  上级同意姚世瑞第一批参军。参军是她的梦想,既可就此摆脱包办婚姻,又可手持刀枪与日寇拼杀。但是,当姚世瑞与同学们找校长请假,表示要参加新四军抗日时,校长不允许,不让他们离校,还派老师守住校门。晚上,金湘到学校后门,发现把门的两位老师在下象棋,就掩护姚世瑞他们偷着跑出学校,踏上参军之路。

  不一会儿,她来到一位亲戚家,见到小弟姚世虎。小弟才14岁,想跟姐姐参军。姐姐劝他:“当新四军很艰苦的。”弟弟回答:“你能苦我也能苦。”姐姐又劝:“新四军里要睡稻草铺的。”弟弟又答:“你能睡我也能睡!”见弟弟态度坚决,世瑞便带他一起走了。

  轮船到达海安,区党委组织部的同志给姚世瑞改了名字,叫莫林,寓意是莫斯科斯大林。她很喜欢这个名字,觉得这是革命的象征。

  弟弟姚世虎(后改为甄为民)去行政学院学习,日后成长为一名记者。不久,伯伯的独身女姚世红也来参军了,她是借口找世瑞姐弟回家而来的。

  不久,莫林参加了苏北区党委党员培训班,听陈毅讲形势任务,听胡服(刘少奇)讲共产党员修养。陈老总穿一件旧军服,带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讲十六字游击战方针:“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结合作战案例,讲得很生动。“陈老总声音洪亮,有风度,讲课自由自在,我们顶喜欢听他讲课。谈起黄桥之战,陈老总说,顽固派李守维进攻新四军,叫嚣要把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喝水。没想到被我们打得大败,李守维落水,被我们赶到河里吃水去喽……说罢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他激动地坐到讲台上去了。学员们深受感染,也高兴地笑起来。”多少年过去了,回忆起陈老总讲课的情景,莫林还是如沐春风。

解放初,莫林(前排中)与战友们在南通合影

  召开公审大会枪决汉奸恶霸

  过完春节,莫林回到区委,并向县委、地委领导汇报了被俘经过。经组织审查,她对党和民族解放事业的忠诚得到肯定,钟民等领导找她谈话给予鼓励。不久,她升任西丰区委副书记,又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去。

  之后,莫林被调往掘港区委工作,领导广大贫苦农民开展“二五减租”,改善了农民的生活,激发了农民群众拥护共产党、坚决抗日到底的积极性。

  当时,日伪频繁扫荡,莫林等区委的同志不得不经常转换宿营地。反扫荡中面对强敌,区委落实“十六字游击战方针”,白天避敌锋芒,夜晚打冷枪、摸岗哨,进行武装袭扰,打击零星敌人。一天,游击队在上漫灶宿营,莫林正和县农抗会领导高凤庆商量当晚活动。侦察员小范忽然急急地喊道:“不好啦!区队陈指导员被叛徒打死了!”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

  莫林和老高带着游击队员匆匆赶到现场,一看,地上乱糟糟的,陈指导员躺在血泊中,脸色苍白。这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反扫荡战斗中,他曾带领游击队勇敢阻击敌人。此刻,他被叛徒杀害了。莫林心如刀绞,但她没有哭。她咬着牙一锹锹地挖土,和同伴一起在野外掩埋了烈士尸体,又一锹锹垒土,垒起一座坟。

  英雄倒下了。活着的战友要继续英雄未竟的事业,要为烈士报仇!莫林和区委领导商量决定,在当前形势下,要坚决展开锄奸运动,斩断魔爪,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老百姓反映,洋岸镇伪镇长很猖狂,公然投靠日寇当汉奸,鱼肉乡民,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区委谋划后,命令区队立即行动,突袭洋岸镇,活捉了伪镇长,并召开公审大会,把他犯的罪行一件件揭发出来。为响应群众惩办汉奸的呼声,当天,区队女指导员高扬、周区长和莫林商量后,决定处决这个民族败类。处决汉奸时,高扬抓住他的右手,莫林抓住左手。虽被两个女战士抓住双手,但这家伙又粗又胖,力大如牛,上蹿下跳垂死挣扎。周队长伸出大手按住他的肩膀,举起驳壳枪“砰”的一声,子弹从他的头颅穿过,这家伙像条虫一样瘫软下去。

  镇压汉奸的行动,鼓舞了抗日民众的士气,也震慑了日伪分子,让他们不敢肆意妄为。

晚年莫林(右)与文友们交谈

  本文节选自2018年第4期《上海滩》杂志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11-27 17:16:1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0WKZ6GGIfXVIMi2iMBB-Q

上一篇:冒死营救秘密共产党人的军统女特工

下一篇:抗日战争中的“花木兰”们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