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新疆抗战老兵李民生:惠通桥上没能把兵活着带出来,我有罪啊
2016-12-24 15:13:34  来源:亚心网 作者:李萍   点击:  复制链接

时间回放到1933年,14岁的李民生跟随父亲来到上海,此前,李民生已在河北的乡下读了4年的私塾,李民生的父亲在上海做起了卖糕点和酸梅汤的生意,站稳脚跟后,为了让儿子得到更好的教育,他把李民生送到了上海南市青心中学读书。

这是一个由法国人办的基督教的教会学校,学校是寄宿制的,李民生每周都从学校回来去看父亲。“我父亲根本不让我帮忙干活,他说,我是读书有文化的人,不要干这些粗活。”李民生说,因为父亲没读过几年书,在父亲看来,儿子是读书人,是全家的骄傲。

但这种美好的平静的生活被战争打乱了。

1937年11月12日,继卢沟桥事变后,北平、天津相继沦陷,上海在经历了惨烈的“淞沪会战”后,也沦陷了。

李民生所就读的上海南市青心中学不在外国人的租借地上,因此被日军占领。

“日本鬼子天天开枪、扔炸弹,我们那个恨啊!”李民生说,书是没法读了,当时他17岁,所有的人都积满了强烈的抗日爱国情绪,当时,上海的商界和很多爱国人士为支援抗战筹款筹物,像李民生这样的学生也加入到救国行列之中。

“我们把爱国人士捐赠的食品、毛巾等生活用品搬到上海市区东部的军工路,在军工路的黄浦江边上,我们把东西分发到驻守在那里的国民革命军将士手中。”李民生说,当时,他曾看到黄浦江上,有一艘兵舰,写着“出云号”,上面挂着日本旗。

“我必须要参军!不反抗,那是要亡国的。”李民生说,一个月后的1938年,他跟随一批爱国青年加入上海浦东南汇县驻地的军事委员会忠义救国军第一大队,司令官叫雷忠。“枪是三八式步枪,打一枪拉一下,最好的武器是迫击炮,还有一种苏联支援我们的机关枪,叫马克沁机关枪。”李民生说,训练没多久,他就会操作这些兵器了。当时,他在司令部当传令班副班长,参与了除汉奸、偷袭日军的行动外,有一次被伪军包围,李民生他们突围后到浙江的奉化县休整。之后,李民生被选送到湖南省临邑县军事委员会办的参谋训练班,

李民生还记得,当时的班主任叫余乐勋。

在中缅边境抢运抗战物资

1939年,湖南长沙大会战前,李民生被派到云南省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担任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上尉队长,驻地在紧邻中缅边境的云南省潞西市的遮放镇,任务是将从印度洋运来的支援中国抗日的枪炮弹药、飞机零件等物资由云南的畹町运往昆明。

华侨先锋大队的驾驶兵和技工都是南洋的爱国华侨,以新加坡人居多。他们都是在陈嘉庚、胡文虎等爱国华侨号召下回国的。运输军需物资的500辆道奇和福特汽车,是南洋富商捐赠的。

李民生所在的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有100多人,60辆车。每趟运输,都会有两名驾驶兵共同前往。李民生的工作就是指挥华侨驾驶兵装货,并安排他们把货运送到指定位置。驾驶兵在驱车前往畹町装货时,车里装有蛋白、猪鬃、桐油、朱砂等,可以换取所需的军用物

为了防止日本军队抢走外国支援中国的军需物资,1940年,在日军南进之前,华侨先锋大队又奉命进入缅甸境内抢运。华侨先锋大队的总处设在缅甸首都仰光,并在腊戌、八募设有分处。

李民生带领的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的任务是,把已经从仰光运到腊戌或八募的物资,再从腊戌或八募运往国内。李民生经常往返于腊戌和八募两地。

抗战时期,中缅公路由边境至昆明的很长一段路程都是土路,路上山高坡陡,路况特别不好。稍不注意,车就会跌下陡崖,造成人员伤亡。尤其到了雨季,发生山体滑坡,道路就无法同行。

军需物资需要抢运,运输兵们日夜兼程赶路。除了糟糕的路况外,运输兵还会遇到日军飞机的扫射。“有很多人被敌人的机枪射中,死在了路上。”李民生说。

运送抗战物资过程中,李民生和运输兵成了“铁杆战友”。“有一次,我带着运输兵到腊戌的仓库取货物,当时,我和仓库管理员发生了口角,那位仓库管理员在我的胸口捶了一拳头。”李民生说,当时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运输兵们知道后,集体出马把仓库管理员揍了一顿。后来上级知道此事后要追究责任,“当领导问是谁出手打了人时,九中队的所有运输兵都站了出来。领导看了之后,无奈地挥了挥手说,‘你们都给我站回去’。”回忆起这段经历,李民生笑了。

“有时我和运输兵一起吃饭或休息时,他们经常拿出妻儿的照片一起看,很开心,有个运输兵拿着一张全家福给我看,指着上面的三个胖乎乎的孩子说,‘看,这是我家的一窝小猪仔,三个’,大家哈哈大笑,有一名运输兵讲起了他的女儿,说女儿特别聪明,每天都会把从山上采的野花拿出去卖,卖的时候还会说上一句‘谁救国,就买一朵花’。”李民生说,这是他在滇缅公路运送抗战物资时,最温暖的记忆。

泪眼回望惠通桥2/3的战友都牺牲了

1942年,日军南进,仰光、曼德勒、腊戌、八募相继失守。随后,腾冲等国土也被日军占领。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伤亡惨重,奉命撤退。

当华侨先锋运输大队撤退至怒江准备过惠通桥时,敌人的枪林弹雨已至,惠通桥架于怒江之上,位于龙陵和保山之间。桥的北岸是中国的军队,而桥的南岸则是日本的军队。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帝国主义封锁了我国的海上交通,滇缅公路成为国际援华抗日的唯一通道。日寇千方百计对惠通桥进行破坏,从1940年10月28日至1941年2月27日,对惠通桥进行了6次空袭,共出动飞机168架次,投弹4000余枚。每次都使桥梁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使车辆受阻。守桥员工和部队在日寇每次轰炸后均立即突击抢修,但桥梁负载能力已降低,每次仅能通过7.5吨卡车一辆。

“我当时过桥时,混乱的很,公私车辆和难民争相过桥。枪声、爆炸声、喊叫声乱作一团。”回忆到此,李民生皱起了眉头。

李民生在撤离时开了一辆吉普车,车上载着一名大队长和勤务兵。“桥上堵的都是大车,很多车过不去。吉普车小,我就不停在大车之间穿梭。”李民生说,当他过了惠通桥后,身后的枪林弹雨迫使他无法停车,而是径直开到了山上。当李民生到了中国的军队防线后,拿起望远镜想要看看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的撤退情况时,却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一想起来就落泪的一幕。

“我看到无数战友被日军的机关枪射中,他们所开的车以及车中的货物都被日军侵占,我还看到很多战友无奈之下跳江,鬼子又对江面扫射,江水都被染红了,江面上漂着好多帽子,当时,怒江的水流那么急,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李民生说到此时,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李民生开车刚过惠通桥没多久,惠通桥就被炸毁。华侨先锋运输大队,100多人,60辆车,成功撤离的只有8辆,不到30人,其余人员还未来得及过桥,就遭到了日军的屠杀。

“我没有把我的兵活着带出来,我有罪啊!”李民生在山坡上大哭。

由于李民生所在的中队伤亡惨重,中队也随之解散,李民生随后被编入云南省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中缅运输局。

同年,李民生被派调至中国军事委员会交通巡查处,担任云南下关交通巡查所中校副所长,直至抗日战争胜利。1945年抗战胜利后,李民生转业至天津市警察局督察处,担任督察长一职,直至天津解放。

1952年,李民生来到新疆,成为建工局第三建筑公司的一名驾驶员,直至1980年退休。

对话李民生:我是一个“罪人”

记者:能否谈下抗日战争对您的家庭造成的影响。

李民生:可以说是家破人亡,哪儿有家?1937的时候,我家就沦陷了。抗战胜利后,我到了重庆,我的一位同乡见到我说,“你知不知道,你爸找你找的好辛苦?”同乡说,我参军之后,我爸也做不成生意了,我爸就到处找我,打听到我在湖南当兵,他就一路找到我原来的那个部队,但那时,他已身无分文,没法继续找我,他就参军到我在湖南的那个部队,一开始给上司当文书,后来就上了战场,直到在武汉会战中阵亡……

我是一个不孝子啊!在上海,我爸的店铺,叫“天富酸梅汤”,不仅卖酸梅汤,也卖糕点,店前面有个日光灯,有个牌子,写着天津产品。我爸做的酸梅汤,酸酸甜甜的,特别解渴,我爸不让我帮忙做,就让我喝。还记得战争之前,我和爸爸在上海过大年,爸爸领着我一起去看大戏,我们一起散步法租界和小世界(现在的豫园),我爸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做人要正”,当时,上海花花绿绿的,路边站着妓女,我爸担心我学坏,他说,我要敢是学坏,就打断我的腿。我是罪人啊……我爸是因为找我才参加了抗战,他死的时候还不到40岁,他叫李春轩,别说尽孝了,连尸首都不知道在哪。

记者:抗战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什么事情让你不能释怀?

李民生:人生就是梦一场,抗战经历太可贵了,我原本就想过点小富即安的日子,参加抗战,给我受到了很大的教育,爱国,那是要生命去付出行动的。

退休前,我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我不敢停下来,一停,满脑子都是惠通桥,我的驾驶员——李云天和姚国,我是亲眼看着他们被鬼子的机枪扫射死的,那时,有个排长看到我在大哭,对我说,小伙子,哭没有用,要记住这仇恨。

我是罪人,一直有很深的愧疚感,我对不起他们,他们跟着我这个队长出生入死,可我却没有把他们活着带出来,“小猪仔”们(前文提到过)还在等他们的爸爸回家,那个“卖花救国”的小姑娘还不知道,此生,她的爸爸在哪里长眠?

记者手记:难以忘却的悲伤

2014年10月19日,在关爱抗战老兵新疆志愿者为抗战老兵组织的一场聚会上,记者参与其中,当日,李民生站直身板,高声唱起70年前,部队里经常唱的歌曲《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才刚了几句,李民生就哽咽了。“我有罪啊!我对不起他们!”李民生说着浑身颤抖,眼泪也流了下来,在场的老兵们纷纷安慰着他。

也许,此刻,再温暖的语言的也无法安慰老兵那颗愧疚之心,只有上过战场,体验过生死的老兵们才能深深体会,这些痛苦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战争留给老兵的心理创伤是终身难愈的,抗战8年,中国人民遭受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创伤,成百上千万人民被日军屠杀或致残,人民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家园被毁,身为亲历战场的老兵,这种感触尤为强烈,正如老兵李民生所说,“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我们真的太幸福了。”

老兵档案

姓名:李民生

出生年月:1919年8月8日

原籍:河北沧州

现住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钱塘江路三建大院东区

入伍经历:李民生在14岁时跟随父亲来到上海,在上海南市青心中学读书。1938年上海沦陷后,他跟随一批爱国青年加入上海浦东南汇县驻地的军事委员会忠义救国军。1939年,李民生被派到云南省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担任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上尉队长。1940年,李民生带领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九中队奉命到缅甸境内负责抢运来自国外支援的军需物资。

1942年,缅甸曼德勒、腊戌、八募相继失守,华侨先锋运输大队被迫撤退。同年,李民生被派调至军事委员会交通巡查处,直至抗战胜利。1952年,李民生来到新疆,成为建工局第三建筑公司的一名驾驶员,于1980年退休。

责任编辑:李时英 最后更新:2016-12-24 15:18:0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新疆抗战老兵高万新:摩尔斯电码像耳鸣一般回荡耳畔70年

下一篇:新疆抗战英雄陈光泽:我愿再次上前线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