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重庆八旬老兵讲述往事:8万官兵魂断中印路
2016-06-14 11:01:24  来源:重庆晨报 2005年06月27日 记者:王大伦  点击:  复制链接


潘刚德老人讲述中印公路修筑往事。本报记者王大伦摄

  老兵档案:潘刚德,早年就读于上海东吴大学,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14期工兵科。1942年随中国远征军赴印度参战,任独立工兵营第十团第一连连长,配合盟军修筑中印公路。抗战胜利后,考入陆军大学,毕业后任总统府作战参谋。解放后,进入重庆市粮食公司工作,1978年离休。

  2005年6月16日,在北碚区毛背沱街道一栋老式楼房里,记者见到了当年中印公路独立工兵营第十团第一连连长、已经87岁高龄的潘刚德老人。

  潘老的家略显简朴、拥挤,但老人心气平和、悠然自乐。由于老人的听力不好,采访只能在纸上进行,整整一上午,老人密密麻麻写了十多页,当年那段修筑中印公路的血泪史跃然纸上。

  身患疟疾险些丧命

  抗战爆发后,日军对中国的海陆交通实行全面封锁,到1941年,日军切断了中国沿海的所有供给线,中国只剩下滇缅公路作为唯一的国际出海通道。随后,日军又出动大量空军兵力,对滇缅公路进行狂轰乱炸,致使国际援华物资运输几近中断。

  1942年10月,面对这一危急形势,国民政府提出了修筑中印公路的方案:从印度利多,经缅甸葡萄、密支那,到中国腾冲、龙陵,衔接滇缅公路,直达昆明。

  “就在这一年,我随军来到印度利多,开始配合盟军修筑中印公路。”潘老说,刚到印度,近万名中国工兵随即开始夜以继日地修筑公路。

  “中印公路沿线全是山高林密的原始森林,很多地方还是无人区,自然条件十分恶劣,还常有毒蛇、野兽出没,筑路异常艰难!”潘老回忆说,工兵进入深山后,由于不能适应恶劣的生活条件,1942年年底,部队里开始流行疟疾,由于医药供给不足,患病官兵接二连三地死掉,军中人心惶惶。

  “我当时也感染了疟疾,而且非常严重,上吐下泄,头昏目眩,在担架上躺了整整一周,我都以为自己不能活着走出去了!幸好到最后关头,美军的军医为部队送来了药品,我才从鬼门关逃过了一劫。”

  潘老说,在原始森林中,蟒蛇、野兽时常出没,士兵晚上睡觉都得爬到树上。有一次,某连一个工兵错把蟒蛇当成了树根,靠在上面睡觉,结果晚上被那条大蟒缠住,窒息而亡。

  “在潮湿的丛林里,蚂蟥也很常见,一到晚上睡觉,蚂蟥就往人身上钻。有天半夜,我感到身上疼痛难忍,打起电筒一看,我的天!我的头上、颈项、身上,连裤裆里都爬满了吸血的蚂蟥……”

  8万中外官兵葬身荒郊

  据潘老介绍,就在中国军民披荆斩棘、奋力修筑中印公路的同时,日军也加紧了侵略的步伐。由于对滇缅公路的持续轰炸并没能达到目的,日军改而实施南进战略,由陆路进攻泰国、缅甸,企图彻底切断滇缅国际补给线,包围我国云南,直逼中国的大后方。

  “为了掩护工程的进行,中国驻印军和部分美军也对日军发起反攻,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与日军展开浴血奋战,先后攻克缅甸的孟关、孟拱、密支那、八莫等地区,逐步向我国云南挺进。”

  与之相呼应,中国军队在1944年5月强渡怒江,展开反攻,并于1945年1月与中国驻印军胜利会师,至此,我国云南西部和缅甸北部宣告收复,中印公路也随之全线贯通,并与滇缅公路相连。

  1945年1月28日,120辆满载援华物资的卡车,从印度利多出发,沿中印公路驶入中国,于2月4日进入昆明,长途行驶1731.7公里。历时近3年修筑完成的中印公路,粉碎了日军的封锁计划,大量国际援华战略物资又源源不断地运入中国,有力地支持了中国战场的全面反攻。

  “三年里,仅统计在册的,就有8万多中美官兵为开辟和保卫这条公路而葬身荒郊,他们用血肉之躯修筑成中印公路。”潘老如是说。本报记者王大伦

  “史迪威公路”一部血泪史

  从1942年1月到3月,为了增援在缅甸被日军围困的英国军队,避免中国西南通道被掐断,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作战,但遭遇连串失利,失利后的中国远征军大部分退入印度,后改编为中国驻印军。

  在这种情况下,时任中国战区参谋长的美国人史迪威,谋划从印度经过缅甸北部修建一条到达中国的公路,重新建立陆上运输线。

  施工过程异常艰苦

  施工的过程异常艰苦。一般来说,先由中国工兵在丛林中开路,美军紧跟其后,探索一条道路后由空军力量至少开拓出30米宽的道路,然后再由工兵将道路延长10—15英里。另外还有专门的部队负责修建桥梁。根据后来的统计,整个修路过程中,工兵们共搬运了1350万立方码的土方、138.3万立方码的沙子,修建了700座桥梁,包括战争中修建的最长的浮桥,长达1180英尺。

  修建这条当时被称为雷多(印度起始点)的公路,耗资1.4891亿美元,有2000余名工兵牺牲在这条公路上。

  补给线成“输血线”

  中印公路建成后,从这条线路上进入中国境内的车辆,平均每天有80—100辆,在日本投降前的4个月中运输到境内的物资达50000余吨、10000车次。在抗日的困难时刻,这条补给线真正成了一条“输血线”,它使中国的抗日正面战场能得到盟国源源不断的援助。

  当时,全国许多报纸纷纷发表这一胜利喜讯,有报纸评论指出,中国军队入缅作战“真是一场恶斗、一首史诗、一桩惊天动地的英勇事业”。美国《纽约时报》也指出:“入缅之战,开创了大陆反攻的新阶段。”

  1945年10月,为了纪念史迪威将军的贡献,国民政府建议将中印公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责任编辑:何青龙 最后更新:2016-06-14 11:04:0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老信号兵熊世超回忆滇西反攻战

下一篇:抗战老兵:我在浙江兰溪埋雷炸死了日军中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