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罗文洪在琼崖抗战的峥嵘岁月
2017-09-26 15:50:12   来源:遥望天涯微博    点击:

  罗文洪(原名周崇和)1920年出生于广西合浦县廉州镇一个工商业主家庭。1937年七七事变,抗战爆发。正在合浦县廉州中学读高三的周崇和,带领同学向校长呈文提出成立“战事服务团”。周崇和与同学们的请求,得到国民党第八行政区党部的批准,“廉中学生抗战服务团”正式成立,周崇和任团长。17岁的周崇和自此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并于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秋,周崇和考入广东勷勤大学法商学院。但他服从党组织的安排,放弃大学学业,投身到抗日斗争中,开始了戎马半生的岁月。

  穿越日军封锁线,琼州海峡历风险

  1940年3月,周崇和接受南路党组织的任务,张贴和散发《十八集团军致国民党中央通电》宣传单,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入狱,在爱国将领张炎的多方周旋及党组织营救出狱(南路革命历史上的‘周文事件)。同年7月,周崇和被中共南路特委派遣到海南岛参加琼崖抗战,并改名为罗文洪。7月中旬的一个午夜,罗文洪与李振亚、黄超(李振亚的爱人)、黄荔容、张瑞民(琼纵地下交通员)5人从徐闻县龙塘镇一个小港口登上一艘小帆船,冒险偷渡琼州海峡,在临高县昌拱港登陆。他们乘坐的这条小帆船同时装载了中央运送给中共琼崖特委的大电台、药品及印刷用品等物资。

  罗文洪到琼崖不久,国民党琼崖反共势力发动“美合事变”。面对危情,琼崖特委决定撤出美合,并同时成立“中共美合根据地留守处特别支部委员会”,由罗文洪负责带领18位留守成员寻找收容在突围中失散的同志。罗文洪率18位留守成员,在数日内先后集拢收容了40多人,留守处就此成为60多人的大单位。在与特委总部失去联系的三、四个月的时间,罗文洪带领留守处的同志坚持敌后斗争,完成了特委交给留守处的各项任务后,安全撤回琼、文根据地。

  1941年7月下旬,冯白驹委派罗文洪到南路采购军需并向南委汇报琼崖抗日斗争情况。与此同时,特委还派陈实同志到广州湾办事处向海外琼侨开展宣传工作,并由海上交通员郑菁华护送他们渡海。

  此时,日军对海南沿海渔村颁布禁令,严禁任何船只渡过琼州海峡。但日方允许渔民在军舰的监视下,在近海捕鱼。罗文洪、陈实和郑菁华乔装来到演丰乡东港寨一个“半岛”渔村。渔村的海滩生长着茂密的红树林,是沿海游击战争良好的隐蔽场所。晚上,罗文洪、陈实、郑菁华三人和乡干部一起在红树林的船上歇宿,等待偷渡时机。时值夏秋交替,海面上的西南季候风,对渡海最为有利,但如何躲过日军的巡逻舰,则是最大的问题。

  7月28日,由于刮过一场五、六级台风,时机来了。地下交通员从铺前港送来情报:当天晚上,全体日军集中在铺前镇看戏,所有据点周围及港口码头上的岗哨由伪军负责。乡干部与罗文洪等人当即决定抓住这个时机,夜渡琼州海峡。入夜,天清月明,罗文洪等人登上一艘小渔船,从曲口启航向铺前镇港口驶去。渔船靠近铺前港时,远远地看见戏台上的汽灯亮光。渔船徐徐驶进码头。“什么船?要开到哪里去?”伪军哨兵发出呵斥声。船老大和海上交通员郑菁华巧妙地与伪军哨兵寒暄周旋,渔船顺利突破日军海岸封锁第一关,避开日军舰巡逻区,绕过琼州海峡的急水门——木兰头,再转向硇洲岛方向沿着雷州半岛以东的海岸线航行。次日上午,罗文洪等人在广州湾西营顺利登陆。

  交通员郑菁华带罗文洪、陈实来到一间偏僻的民房,这里是琼崖特委驻广州湾办事处的新址。罗文洪向办事处负责人张刚传达了琼崖特委关于采集军需用品的决定。但张刚表示近年来办事处的经费已有困难。经商议,他们决定从两个方面完成特委安排的任务,一是商请南路特委帮助采购、运输;二是积极多方筹集资金。

  通过张刚的安排,罗文洪很快就与南路特委温焯华接上关系。罗文洪向老领导提出帮助琼崖特委进行采购和武装护送的要求。温焯华表示可以依靠各地党组织帮助采购弹药,但南路特委当时没有组织起自己的武装队伍,因此无法武装护送运输。建议以“走私”方式将物资从合浦运送回琼。为了侦察“走私”路线,罗文洪化装成商贩,雇佣了车辆,取道吴川、梅箓、化州、廉江,再从安铺、山口进入合浦。每到一个海关关卡,他都注意观察海关检查货物的情况。通过对“走私”路线的侦察,罗文洪基本掌握了交通检查的情况,返回广州湾后即着手进行货物采购。

  8月下旬,南委副书记张文彬到广州湾检查工作时,听说琼崖特委正在广州湾采集军需,就通过南路特委转告琼崖特委办事处,要罗文洪等人向他汇报琼崖情况。在约定的时间,罗文洪、陈实两人随护卫人员来到一间商店的二楼。张文彬已在那里等候他们,他热情地与罗文洪、陈实两人握手,然后急切地问:“为什么自6月中开始,中央、省委的电台多次呼叫,你们的电台都没有回应,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罗文洪便将特委两部电台损毁的经过向张副书记作了简要汇报:农历5月9日,顽军保安六、七团进攻树德乡根据地,负责护卫电台的“娘子军连”在战斗中丢失机要电台;之后,特委派人到西路把“美合事变”时埋藏在山里的大功率电台运回驻地,但因埋藏时间近半年,设备受潮失灵,已无法修理使用,因此中断了和中央的直接联系,现在只靠一部新闻台接收新华社的明码电讯了。

  张文彬听了罗文洪的汇报后,严肃地说:“请你们转告冯白驹和特委,一定要把仅有的新闻台保护好,请琼崖特委充分认识孤悬海外的特殊斗争环境,要做好应付最坏的情况准备。”接着,张文彬对琼崖抗战斗争作出了具体的指示。罗文洪、陈实将张副书记的指示一句不漏地作了记录。两人回到住处后,连夜整理成系统的书面材料,并立即请张刚派专人带回海南送交冯白驹同志亲收。

  1941年底,由于募集不到新的经费,罗文洪和张刚将办事处仅有的经费,购办一批部队最急需的药械,和油墨、蜡纸、钢板等印刷用品,先后送到硇洲岛琼崖特委设立的转运站运回海南。翌年2月,罗文洪结束在广州湾采集军需工作,再次从硇洲岛偷渡返回琼崖。

  坚守琼文根据地,游击作战反蚕食

  1942年10月17日,琼崖特委发出《粉碎敌顽蚕食政策的决定》,要求各支队灵活运用游击战术不断杀伤敌人,此时,第二支队支队长为符振中,参谋长王山平;支队下辖三个大队,第一大队长李泽民、第二大队长辜汉东、第三大队长郑奇。全支队兵员1200余人。第一大队配合第一支队活动于琼、文交界总队部附近;第二、三大队活动于文昌东北平原地区。这时,日军讨伐军对根据地的疯狂扫荡有增无减,第二支队根据总队的作战部署,主力部队分散成中队干部带领、以班为单位、配备机枪的大组,以及以小队干部带领的小组。两组队员分工合作,当日军进攻时,绕到敌军侧背,不断阻击、袭击日军,牵制迷惑日军;当日军回撤时,小组队员将地雷或成束的手榴弹埋伏在路线附近,待日军经过时引爆。中队配以机枪猛烈扫射,达到杀伤日军目的之后,游击小组又迅速转移。这种游击战术,使日军处处挨打,疲于奔命,却找不到我军的主力。

  1943年初,特委决定副总队长庄田率领第二支队第二大队(队长辜汉东、政委王儒权)的第四、第六中队挺进内洞山,配合地方党、政和县基干队,建立新的基地。冯白驹及总队部、政治部留在琼文根据地坚持内线斗争。符振中、罗文洪率第二支队第一、第三大队及第二大队第五中队跟随总队部在琼、文地区坚持斗争。

  不久,特委总部转到澄迈的六芹山区,指挥外线开辟新区工作。由第二支队单独承担坚持琼、文根据地内线斗争的艰巨任务。罗文洪、符振中部署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在根据地中心飘忽活动,寻机打击扫荡的日军;第三大队及第五中队,在平原分散游击,掩护群众斗争。日军“讨伐队”多次对第二支队以“分进合围”进攻,不仅不能得逞,反而次次折兵损将。尔后,日军调集2000多兵力,以陆、空配合,交替采取“梳篦战术”,每次进攻必兵分多路,齐头并进,力图寻找第二支队主力决战。

  二支队在树德、大昌、南阳坚持斗争的第一大队大队长李泽民,根据日军通常从大致坡、东路据点兵分几路出动,排成梳篦队形,向树德、大昌、新桥一线推进的规律,向支队部提出“派遣几个游击小分队牵制各路日军,同时集中精干力量伏击歼敌一路,砍断其一根梳齿”的作战方案。罗文洪、符振中和参谋长王山平共同研究后,同意李泽民的作战方案。在作战动员会上,李泽民大队长郑重地说:“我们这次战斗,与往常打了就跑的游击小组活动不同,我们的目的是积极创造战机,以迅雷不及耳之势,歼灭进犯之敌的一路。”

  第二天清晨,天色朦胧,全体指战员进入伏击阵地。时值寒冬,寒露沾衣,战士们一个个匍匐在冰冷的土地上,等待敌人送上门来。上午9时,前面几个游击小组的枪声先后打响。果然不出所料,日军讨伐队又是分路进攻。李大队长传令各个伏击部队:“大家要沉着气 ,等到敌人进入伏击阵地,听到信号枪声后,就集中火力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不久,100多个日军摆开不规则的队形进入设伏路段。李大队长的手枪紧随着敌军指挥官移动,待敌先头部队进入伏击阵地时,李大队长“砰砰”两枪,日军官应声倒地。顿时,机枪、手枪、步枪一起射向敌群,一下就撂倒八、九个日军,其余的还来不及还击就仓皇溃逃,其后续队伍也已被我军拦腰斩断。司号员郑岗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吹响冲锋号。埋伏在前沿的战士迅速跃出,收缴了步枪8支、手枪1支、重机枪筒一具。十几分钟后,原先溃逃的日军与其后续部队会合,向我阵地反扑。李大队长指挥部队利用海棠林掩护,迅速撤出战场。此战,我军无一伤亡。当天傍晚,符振中支队长与罗文洪政委率部队在离伏击战场不远的坡头周围村庄宿营。

  第二天清晨,两架日机飞临大昌、树德上空,进行火力侦察。与此同时,日军讨伐队也分成几路向树德、大昌推进,企图合围二支队。一架日机俯冲低飞并从空中投掷炸弹。突然,一颗轻型炸弹落在坡头尾村的一株龙眼树下,第一大队二中队的指挥员和3名战士中弹牺牲,5人受伤。愤怒的二中队战士举起步枪对空射击,一阵排枪射向日机,只见一架日机尾巴一抖,机身一歪,拖着长长的黑烟坠落在迈占村西北四、五百公尺处。李泽民大队长指挥第一大队主力乘日军地面部队慌乱之机,进行反突击,绕到敌背后袭击敌人。支队部和各部队伍,也随即向南边丘陵地带撤退。未被击落的一架日机继续低空盘旋,用机关枪向地面扫射,参谋长王山平被流弹击中受了重伤。

  第二支队用步枪打下日军飞机,这是海南抗战以来第一次创造的辉煌战绩,破坏了日军讨伐军的整个进攻部署。

  智斗日军大佐,亲历盟军谈判

  1944年9月下旬,琼崖抗日自卫独立总队扩编,改名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独立纵队,成立纵队司令部和政治部。罗文洪调任宣传部长兼秘书处处长。

  1945年8月20日前后,琼崖特委获悉日军投降的消息。此时,特委面临最大的困难是和中央、省委的电报联络尚未恢复,而且因为电池不足,连新闻台抄收新华通讯社的电讯也时断时续,因此得不到中央和省委的具体的指示,只能根据海南的实际情况作出应急措施。特委认为:日本天皇既已宣告无条件投降,退避到山地的国民党部队,在受降问题上,将会与我军进行复杂而激烈的斗争。据此,琼崖特委对各县委、各部队发出《关于日寇投降的七项紧急任务》的指示。指示各支队立即推向外线,凡是我军控制及能够控制的地区,坚决命令敌伪军缴械投降,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

  9月5日,驻那大镇的日军“军部”派出一名信使来到南丰镇,向驻南丰的琼纵部队递交一封致琼纵司令部的函件。司令部和特委驻地在离南丰镇不到两公里的鹿雅村,信函很快就送到冯白驹司令手里。函件内容为:那大日军午一特遣队大佐指挥官,希望能亲自拜会琼崖纵队的领导人,倘若我方同意接见,请即复示具体时间、地点。

  冯白驹立即与特委、纵队各位领导商议接见日军西线总指挥午一特大佐事宜,最后决定委派罗文洪代表纵队接见。罗文洪当即请示特委,在会谈中要坚持的原则和注意的问题。冯白驹指示说:“原则只有一条,就是要日军放下武器,由我军受降。可以先达成口头协议,有关受降的具体安排以后再详细讨论”。

  罗文洪领受任务后,提前一天到南丰镇布置部队警戒,然后到南丰茶店,选一间“雅室”作为接待场所。并请店主于次日上午暂停营业,所需费用和损失由特委负责。

  9月6日上午9时,一辆大卡车在那大至南丰的公路上缓缓行驶,车头竖着白旗,日军大佐坐在驾驶室里,车厢里站满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当汽车驶到南丰岭时,琼纵岗哨即令汽车停下,联络员与翻译迎上前去说明只能接见大佐一人,其余官兵不准进入南丰镇。大佐只身下车,与在茶店门口等候的罗文洪会面。

  日军大佐约莫五十出头,见到罗文洪时,行了个90度的鞠躬礼,然后问道:“请问太君,我该怎样称呼您?”罗文洪含笑答道:“我是琼纵领导的代表,有什么话你对我说好了”。大佐与罗文洪面对面坐毕,翻译坐在他们两人横首。谈判开始时,大佐首先提出一个要求:即允许他的部队暂时驻防那大附近的和庆、和舍。大佐的这个要求当即遭到罗文洪严词拒绝。

  日军大佐见罗文洪毫无退让之意,便话锋一转,提出盟军战俘问题:“本军在太平洋战争中俘虏过一批外国军事人员,听说为贵军收容,现在战争结束了,请贵军交回我们,以便转交盟军,遣送回国”。“是的,我们确实收容了一批印度、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等国盟国战友。那是我们从侵略者手中解放出来的,岂有再将他们交给侵略者的道理。”罗文洪再次反驳日军大佐的无理要求。日军大佐见罗文洪拒绝交出盟军人员,威胁说:“盟军代表不日将来海南,如果他知道你们不肯交出盟国人员,说不定会用武力接收。”罗文洪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霍地站起来责问:“你这是代表盟军说话,还是你还坚持帝国主义者的立场,用武力威胁我们?你应当知道我们是懂得怎样对付武力的!”

  几轮交锋后,日军大佐气馁了。罗文洪见机缓和了一下谈话气氛。大佐又提出新的问题:“我们有位石碌铁矿的工程师失踪了,不知是否也被贵军收容?”罗文洪坦言相告:“你问的是山本敏男总工程师吧?他在石碌战斗中被我军俘虏,当时他的头部负了轻伤,我们已经对他进行人道治疗,很快就会痊愈。只要日军缴械投降,我们会按照有关国际战争条例妥善处理他的。”这次谈判,午一特大佐未能得到满意的答复,悻悻离开。

  9月中旬的一天,一位美国中尉,从那大来到南丰,给琼纵司令部送来太平洋舰队安特列斯中校的一封信。美军中尉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学过汉语,能讲简单的普通话。他告诉罗文洪,远东战区盟军司令官麦克阿瑟将军在海南(三亚)建立代表处,并派安特列斯中校为全权代表,中尉本人是负责和中国部队联系的联络官。

  琼纵司令部遂以冯白驹司令员的名义,约请盟军代表于9月19日来南丰会谈。特委和纵队司令部对这次会谈的接待工作十分重视,特别借用了一幢宽敞的二层楼用作临时接待室,门口悬首挂用中英双语书写的“热烈欢迎盟军代表”的横额标语。特委将这次会晤作为双方代表正式会谈,派出冯白驹司令员为首席代表,庄田副司令陪同,罗文洪以秘书长身份参加会谈。

  9月19日清早,冯白驹、庄田、罗文洪与翻译人员在休息室等候。上午10时整,盟军代表乘坐一辆军用吉普车徐徐驶进南丰镇,在离会场十多米处停住。美军中尉联络官打开车门,安特列斯中校下车后,日军午一特大佐也从车上下来。通过联络官和翻译的相互介绍,冯白驹、庄田和罗文洪依次同安特列斯中校、中尉联络官热烈握手。午一特大佐也搭讪着趋前与冯、庄相见握手。

  冯白驹司令首先代表纵队全体指战员“对盟军代表安特列斯中校表示热烈欢迎!”中校先生客气地回答:“谢谢,我能够见到冯白驹将军感到很高兴,也很荣幸!”

  一阵寒暄后,会谈正式开始。但对如何受降这个问题,盟军代表与琼纵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最后,安特列斯中校提出盟军人员交接问题。他问道:“他们共有多少人?现在哪里?能否于最短时间内移交?”罗文洪向盟军代表介绍情况:“我军在同日军作战中先后解救印度人9名(其中两人为英国国籍),澳大利亚人7名,荷兰5人,新西兰5人,合共26人。他们现在集中住在南丰镇。此外,我们第三支队在崖县也营救了一名跳伞降落的美军中尉飞行员……”。冯白驹司令员接着说:“那位飞行员我们早已通知第三支队就近送交盟军代表处。其他人员已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可以移交盟军,遣送回国”。冯白驹司令的答复,使安特列斯中校倍感欣慰。他说:“对贵军这种充分合作精神,谨表示衷心感谢!”经双方商定,次日由中尉联络官随车到南丰正式接受盟军人员,会谈至此结束。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26 15:51:4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海南抗战老兵梁文友:日本侵略者兽行激发村民反抗斗志

下一篇:抗日战士刘光汉:从天上“捡来”一挺重机枪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