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海南抗战老兵梁文友:日本侵略者兽行激发村民反抗斗志
2017-09-26 15:40:28   来源:南海网 作者:孙令正    点击:

  日本侵略者与野兽无别

  我1928年出生在万宁北岸乡(现龙滚镇)南岸村,这是一个美丽的山村,多少年来,我的祖辈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平静地生活着,虽然守着平淡,但他们都感到很满足,因为这片土地富饶、美丽。

  这一切在我11岁的时候改变了。1939年2月,日本侵略者侵占海口、府城后,一直推进全海南岛。1940年3月,日军在万宁龙滚建起据点和碉堡,驻有60多位日军和伪军。侵略者来了以后啊,天变了,原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从那一刻开始变成地狱。侵略者经常进村扫荡,杀人放火、奸辱妇女,乡亲们无法安生。

  1941年2月的一天,在原乐会县北山乡(现万宁市龙滚镇)北岸村(与南岸村一河之隔)路上,一位姓黎的汉奸因向侵略者通报军情被抗日队伍除掉。日军接到报告后恼羞成怒,怀疑是北岸村村民所为,4月16日夜间,日军从龙滚、加积两个据点出兵包围了北岸村。那一夜,这个只有70户人家、300多男女老少的村庄遭到灭顶之灾。日军进村后见人就杀、见物就抢,当晚,这帮畜生杀死了无辜群众100多人,放火烧毁房屋30多间。最为残忍的是,日军抓了40个老老小小村民捆绑在一起,赶进一间民房关上门,用汽油点燃房子把这些村民活活烧死。那一年,我13岁,记忆中那股被火烧焦的尸体气味啊,多少年都无法忘掉。这一劫,让北岸村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成了无人烟的空村。

  日本鬼子的罪行说不完,1941年3月的一天,侵略者将南岸村村民梁启照当瞄准枪靶活活打死;不久,正在农田里劳作的青年村民梁文庆也被路过的日军抓来砍头作乐。

  不抗战就死路一条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已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刚满一岁的时候,父亲就被国民党反动派关进监狱,不久就死在里边。除此之外,我大舅也是共产党。可以说,在白色恐怖时期,我们家已是当地出了名的革命家庭。因为这层关系,日本侵略者入侵龙滚后,一直盯着我们家,也不让我这个只有孤儿寡母的家庭安生,我和母亲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由于当地抗日风起云涌,侵略者更是变本加厉地残害抗日人士。该来的终究要来,1943年的一天,日军荷枪实弹把我母亲抓到龙滚据点关了将近一个星期,回来的时候全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鬼子打我母亲,强迫她说出共产党的去处,可母亲坚决不从,最后得不到任何情报的敌人无奈之下把受伤严重的母亲丢出来了。

  可是,侵略者心存不甘,不久,日军又把我抓到据点,什么话都不说,拿着一根大棍子把我打一顿之后就赶出来了。

  日军惨无人道的行为,激发了当地村民反抗侵略者的斗志,不抗日就死路一条。不少当地青年自告奋勇,纷纷投身到琼崖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高潮中,人们群众抗日的热潮蓬勃发展。16岁那年,我加入到抗日队伍中去,誓要与琼崖儿女一起抵抗日本侵略者。

  1944年春天,我和村里的几位青年参加了琼崖抗日队伍。母亲很支持我参加队伍打侵略者,虽然舍不得,但出发的那天晚上,她一边嘱咐我好好打敌人、一边帮我整理衣服。

  多次破坏日军通讯

  那一年,刚参加抗日队伍的我就到六连岭下当了一名抗日战士。离我老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六连岭的山脉,位于万宁市和乐镇六连村的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可以说是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在海南坚持对敌斗争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根据地之一,被誉为“海南的井冈山”。抗日战争时期,六连岭根据地武装由10多名短枪战士发展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九中队,继而发展为人数达900多人的琼崖抗日总队第三支队。中共乐万县委和乐万县抗日民主政府也在六连岭成立。琼崖抗日军政学校、琼崖党校、军械厂、第三支队医院都在六连岭创办,六连岭根据地成为琼崖东区人民抗日的大本营,为中国革命和海南的解放斗争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因为那时我年纪小,身材跟步枪一样高,但刚参军的我很刻苦,每次训练都很认真。部队除了负责保卫所在地的医院和兵工厂,另外的任务就是破坏日军的通讯设备。不久,我就被派到六连岭不远处的地方保卫部队的军械厂。当然,除了保卫工作,我们还常常到山下去骚扰敌人和找物资。

  我们一般以班为单位,配置枪支,因为每人只发5枚子弹,所以要带着地雷才能行动。根据白天侦察的情况,我们晚上到路边后,把地雷埋好,让两位战友放哨,就可以动手破坏敌人的电线杆了。两根电线杆的距离一般有十多米,一个人可以锯断20多根。在日军的通讯电线杆上,有陶瓷包裹的硫磺。破坏敌人的电线杆后,我们会把里面的硫磺拿回来做弹药。

  1944年7月的一个晚上,我们如往常一样行动的时候,遇到日军巡逻部队,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拉响地雷,然后再向敌人开枪。敌人的火力很猛,参战人数也是我们的几倍,为不让队伍遭到受损,及保护获取的硫磺,我们一边开火一边撤退。最后我们成功全身撤退。

  不过在一次与日军的战斗中,我的双眼突然出现短暂失眠,那一刻我啥都看不到,幸好战友发现后及时背回驻地才救了我,不然那次我命就没了。所以,那么多年过去,我一直很怀念那些在抗战中牺牲的战友,他们才是英雄。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26 15:44:3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海南抗战老兵潘先尧:曾用机关枪打日寇飞机

下一篇:罗文洪在琼崖抗战的峥嵘岁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