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从抗日自卫到保家卫国
2018-10-15 10:18:33  来源:丰峰  点击:  复制链接

  参加抗美援朝时期的黄瑞钊

  近日,经笔者向有关志愿团队咨询,本人堂叔公黄瑞钊在抗日战争期间,在李济深先生家打过长工,到“抗日自卫队”有过一段经历,虽然“抗日有功”,但“抗日自卫队”并没有“军籍”,算不算“抗战老兵”,为了这个答案,只能求助于“志愿者团队”了。

  2018年9月23日,当地梧州市志愿者团队祝清,小陈等5名志愿者来到黄瑞钊家中初访后并报“广西壹方慈善基金会”,10月10日再次家访,并从“广西壹方慈善基金会”得到证实,黄瑞钊抗日有功,属于“抗战老兵”身份,予以关爱!

  70年代时的黄瑞钊

  黄瑞钊自述,1926年1月30日出生,家有5兄弟,(最小的弟弟(夭折),我是家中长子。17岁时,1942年11月,我三哥(堂哥)黄瑞琪从黄埔军校第四分校的贵州独山回苍梧县文冲村与三嫂成婚,婚后一个月他便接到通知,要回贵州留任黄埔军校教官,临走时,三哥本想带上我说到贵州当勤务兵,由于贵州离苍梧县远隔重山万水,我又是家中长子,又要养家活口,照顾弟弟,只能婉拒堂哥的好意,留在当地。

  194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远房亲戚黎兴云的介绍下,投奔30多公里外的料神村李济深家中打长工。替他家放牛,做家勤杂务。

  1944年,日本侵略者入侵梧州,苍梧县城,李济深从桂林回乡成立“抗日自卫队”,我第一次见到李济深,李济深身材一般高大,经常穿着长马褂,商人大老板打扮,没见他穿过军装,但目光炯炯,非常威严的样子,有两三个贴身侍卫日夜伴随左右。

  不久,李济深在料神村成立“抗日自卫队”。我作为李家的佣人,但是适逢年轻有力的青年,也由本人同意,到“抗日自卫队”有过一段时间。

  “抗日自卫队”人数约有一两百多人左右,领导组织我们组(班)的组长叫黎帝源。没有固定的军装,枪支是一般的毛瑟步枪,有几挺重机枪我们只是见过,只有李济深身边穿军装的士兵可以看,可以从军火库抬出来擦亮。“自卫队”的人很多都是附近大坡,广平,的青壮年。好像后来的民兵一样。集合的时候是一个人敲打铜锣作为集合信号。“自卫队”并没有直接打过日本仔。我们也只是守卫一下李济深家里存放枪支弹药库。三两个人一组到附近子村,出到古凤口巡逻。

  最紧张的一次,大约是在1945年春,清明节前后,有一支日本兵(约十几二十多人)从戎圩(苍梧县城)经古凤村,本想入料神村或广平来打家劫舍的,前方巡哨发现的队员回来报告,我们严阵以待。可能当时这里山高林密,也可能日本兵收到情报,李济深成立了武装组织,生怕遭伏,傍晚时分,到古凤村后又退回戎圩去了。不久,我接到家中捎来的信件,说家中文冲村的屋被日军侵略了,并驻军。父亲逃入山里(东华山)避难。母亲及弟弟则逃到长洲岛投靠亲戚。对此,我对日本帝国主义深表痛疾。

  随着形势的发展,日本仔慢慢败退。在大坡李济深家中也有清闲的时候,我跟李济深做起了勤务兵。帮李济深斟茶递水。李济深常常教育于我,必须推翻三座大山。我们要做国家的主人,有时候,李济深坐在主屋的摇椅中,叫仆人们唱下山歌,粤曲之类的东西给他听,我比较会唱,李济深听得高兴,便说看中那个女仆人。我做媒。让你成家。当时我比较老实,说没看中,而推诿了李济深的一翻好意。

  日本仔走后(投降), 1946年的时候,家中传来我母亲病危的消息。我只得向李济深的管家匆匆请假回乡探望母亲。临走时,李济深家的待卫及管家搜遍我全身,确认没有携带武器才放我走,

  我回到家中见到母亲,她已病得很重了,母亲交待我不要再外出了。于是我在家中陪伴母亲两个月后就她就去世了,大坡李济深家也都不去了。解放后,我才知道李济深竟成了国家的副主席,位高权重,后悔当初不跟他继续做勤务兵。

  从大坡李济深家回来 两年之后,我在动荡的社会中认识了我的妻子(2016年病亡了)。和她结婚生子,大女1949年出生,我1951年自愿参加志愿军去抗美援朝(因是新兵,又是补充兵员,在广东化州集训,没有到过朝鲜)。后来,我得了一场大病,水土不服,高烧不退,朝鲜局势缓和,我就向部队申请回家了。

  从志愿军部队回来后,村里让我做民兵排长,土改时,自作主张,释放了几个“犯错”的村民,地主分子,遭到惩罚。被禁闭过。出来后,自学村医,做草药医生。救死扶伤,不知不觉过了60多年,直到现在……。

  近期拍摄的老兵黄瑞钊

  (据悉,黄瑞钊得到“广西壹方慈善基金会)承认老兵身份后”,是目前梧州唯一一个位既参加过抗日,也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健在老兵。)


2018年10月拍摄的老兵黄瑞钊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10-15 10:28:3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梁天恩:回忆淞沪抗战

下一篇:黄海潮:七星岩的最后一个幸存者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