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王耀南:推广地雷战亲历记
2018-09-01 11:02:07   来源:《百年潮》    点击:

  地雷战“教学”

  1941年5月,我在太行军区执行彭德怀副总司令推广地雷战的指示时,师政委邓小平反复强调:“地雷战就是游击战的一种战术。在这里面一定要贯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的思想,要吃透人民战争的精神。你们要深入到老百姓当中去,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造成陷敌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的局面。把推广地雷战当成人民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光想着打军事仗。抗日战争首先是政治战争,反侵略战争。”

  于是,我带队下到太行军区和冀鲁豫军区及各分区去推广地雷战。在教学中,我非常清楚,光从理论上讲,干部、战士、民兵听不明白。我认为,地雷战的关键,在于让实施地雷战的部队和民兵知道如何设置地雷,说白了就是往哪儿埋地雷。这个问题也不是三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我带王诚汉、冀龙等几个工兵干部,先在一个院落里设置地雷。我们仍用砸炮代替地雷,为了不伤人,我让工兵干部用炭粉代替石灰。因为石灰飞起时会烧伤人的眼睛。然后让他们穿上日本鬼子的军装,拿着三八大盖,扮成“扫荡”的敌军,让大家观看。有个“日本鬼子”一踹门,“地雷”轰的响了,一团黑烟冒出,这个“小鬼子”就躺下了。有个“鬼子”去鸡窝抓鸡,“地雷”又响了。到井里提水、进屋子里抢东西的“鬼子”,也都被“炸死”了。部队指战员和民兵干部站在房顶上、院子边看,有的爬上树看。每炸死一个“鬼子”,我就给观看的同志们讲在什么地方设置了“地雷”,什么位置好。这样一看他们全明白了。但这样观看,因地方太小,看的人太少。于是,我们就学唱戏的,示范演示,摆到戏台上,用唱戏的道具,这样可以有很多人来看。每炸死一个“鬼子”全场都会掌声雷动,“小鬼子”都“炸死”了。示范结束了,炸死的“日本鬼子”爬了起来。这时有个小孩子高喊:“八路军叔叔,小鬼子活了,赶紧打死他。”我的警卫员赶紧站起来高喊:“不能打!那是八路军的连长,不是小鬼子!”

  在全场观众的要求下,我让观众们看着我们的工兵干部如何设置地雷,然后再次示范,“鬼子”再次被全部消灭了。我跳到戏台上问:“怎样?埋地雷学会了没有?”观众齐声高喊学会了。

  我让工兵干部们教大家如何使用地雷,怎样叫拉发,怎样叫压发;告诉干部战士们在野外如何埋地雷。因为大家看了三四遍在院落里埋地雷,所以一说就明白了。我宣布:“散会!”台下观众不肯走,齐声高喊再演一遍。我又让工兵干部设置地雷。我告诉下面的观众说:“我们用的是假地雷,主要用来教学。大家回去可不能用真地雷这么干,这可要伤着自己人。”下面的观众都说知道了。就这样我们一连示范了三四遍,但老百姓仍不肯走。虽然他们都知道结果,但还是津津有味地看。有的老百姓说:“我就喜欢看打死小鬼子,看一百遍也不够!”我看大家都学会了怎么埋设地雷,只好说对不起大家了,地雷没有了。这才打发走了群众。

  我们的工兵干部没有学过演戏,动作笨拙僵硬,但部队干部、战士和老乡们却看得很过瘾。因为演的是八路军埋的地雷炸死了日本鬼子,大家就高兴。我们用这种示范方法,教会了很多八路军指战员和民兵掌握地雷战的战术、技术及地雷的应用。

  自 制 地 雷

  我军兵工厂制造的地雷发了下来,但数量远远不能满足抗日战争的需要,所以在训练部队使用地雷时,我就鼓励大家自己动手造地雷。黑火药易燃易爆,见火就炸,但没有发火装置也白搭。如果用制式发火装置,就得向上级伸手。僧多粥少,等是等不来的。那个时期老百姓虽然用洋火,但还不太普遍,要几个大子儿才可以买到一盒。把几根火柴捆在一起,周围包些细砂粒,不管往哪个方向擦或拉都能把火柴引着。有火,雷就可以炸。

  县里逢年过节放的花炮,有鞭炮、有拉炮,会做拉炮的就会做发火装置。我们给县里打招呼,不要征鞭炮作坊主的税和公粮,让他们交发火装置,交上几千个发火器就可以解决大问题,他们做的比农民自己做的要好得多。作坊主们不敢用自己的脑袋开玩笑,他们也知道是用来打仗的,不敢马虎,不敢生产瞎火、劣质产品,每次都会保质、保量、守时生产出发火装置,而且县政府和武装部有监督。有些作坊主被警告,若他们的拉火炮响不了,他们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光制定纪律是不行的,还得从技术上提高。拉火炮和发火装置虽然原理相似,但内部结构有很大区别。我就让工兵干部们和做鞭炮的师傅们共同研究怎么能将发火装置做得更好。

  炸药不能白要人家的,因为批量大、价格高,哪个作坊都赔不起。在邢沙永战役中,我到达冀中军区的时候,吕正操司令员和程子华政委对我们非常支持。他们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以冀中区委书记的名义,命令各地区县委分片解决鞭炮厂的经费问题。因为程子华政委当时在冀中区党委任有职务。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地雷壳子问题。地雷壳子是生铁铸造的,各地区县都有铁锅厂,他们有能力铸雷壳,只要把技术要求告他们,再请几个好木匠做模具,雷壳应该没问题。但是生铁原料有限,需到其他解放区和敌占区去购买,涉及到使用白银和伪币以及运输等许多棘手的大问题,而且用量又比较大。这就需要请示八路军总部批准。虽然从敌占区和其他战略区、军区搞来大量的生铁,但这样仍难满足对日伪作战的需求。我在推广地雷战时,也动员军队和民兵使用代用器材造雷壳,只要是封闭的容器,如洋油桶、茶壶??什么都行,有些甚至连尿壶都用上了,在炸药里加一些碎铁块,一样炸死敌人。过去我在黄崖洞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指导他们,也是用就便器材做滚雷。这样,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冀鲁豫军区杨得志司令员和宋任穷政委很支持我。红军长征时,我们与杨司令员互相配合作过战。但我和宋政委曾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历史。当时宋任穷任红二十八军政委,宋时轮任红二十八军军长。我奉彭总命令配合他们打安边,因为二十八军的主要领导未能按我在战前向他们提出布置部队的要求,我发现后费了很大劲,才说通他们把坑道爆破正面的部队撤下来。谁知他们又自作主张调上另一支部队,结果造成了很大损失,我本人也负了重伤。事后红二十八军党委向总部打报告,说我王耀南是反革命分子,在安边炸死上百名红军战士。彭总核实当时的真实情况后,把宋任穷政委狠狠地熊了一顿。

  当时运用坑道进行爆破,对红军来说是技术比较新、比较复杂的战术。现在用地雷也是如此,当时我带了100多人,还有几千斤炸药。现在我就带了七八个人,一小箱的“地雷”,不知宋政委如何“对待”我们。谁知宋政委和杨司令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说,以前你用地雷打鬼子的事我们早知道了。这次请你来,就是让你帮助、指导我们的工作。后来每次示范结束,只要宋政委在场都第一个站起来,带领部队和群众鼓掌以示感谢!我们把制造地雷的方法,材料的来源,向冀鲁豫区委和冀鲁豫党委汇报时,宋政委都一口答应,并立即签发命令,要求各部队和地方群众机关坚决执行。

  说到用就便器材时,宋政委以商量的口气问我:“王耀南同志,坛坛罐罐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破家值万贯,老百姓也就那么几个坛坛罐罐,用完了总不能让人家拿锅和碗给你做地雷呀?再说老百姓也可怜得很,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呀?”宋政委讲得很在理,我确实没考虑过用完了老百姓家的坛坛罐罐,还让他们拿什么出来做地雷。我们虽然以前用布包着炸药做出手榴弹,但那装的是硝铵炸药,黑色炸药,外层如不是一个很结实的容器,它只会燃烧不会炸。宋政委看我很犹豫,就说我们的意见也不一定对,上级指示我们一定执行。我说:“宋政委的意见很正确,但怎么解决,容我回去好好想想,尽快答复你。”

  回到屋子里,我想可以用石头做雷壳。用石头做雷壳比用生铁铸更麻烦,要用钎子一点点在石头上打一个洞,然后装上火药。多少药合适,石头多大合适,威力有多大,杀伤力有多大,这些实验起来太复杂。石雷的壳子要多厚,不同的石头厚薄不同等等这些问题,都不是三下两下能说清楚的。考虑了一个晚上,我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早晨和杨司令员、宋政委一起吃早饭,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杨司令马上让警卫员去找几个石匠来。石匠来了,我们把饭碗一丢就去做实验。石雷爆炸后的杀伤力都说不清,它爆散开后没法找碎片,究竟炸成什么样子也说不清。宋政委看了实验问:“要是人和马踩上去会怎么样呢?”我说:“那不死也差不多。”杨司令高兴地说:“那就行,能炸死人就行。”宋政委也高兴地说:“麻烦不怕,只要不让老百姓花钱就好办。”我说:“炸药还是要钱的。”宋政委说:“那当然,这个钱我们想办法。”到了山东以后,我想去山东军区看看,因为那是我的老部队,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同志是我的老首长。虽然总部首长同意我去山东军区,但我又接到了总部要我返回的命令。罗荣桓接见了我派去的工兵干部,对我们用就便器材和石头做地雷壳的方法很欣赏,罗政委对推广地雷战的支持,对山东军区和山东民兵用地雷对日作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地雷战是一种新的游击战术

  我通过组织总部特务团几次攻防演习意识到,如何埋地雷不是个小问题,它是一个复杂的战术问题,这里学问很深。我对欧阳团长和郭政委讲起我的看法。他们说:“那当然!你搞了一二十年爆破,成不了神也成精了,我们算服了你了!”我说:“这个战术很有必要推广。”欧阳团长说:“怎么推广,你说吧!我们按你的意见办。”我说:“不光在咱们特务团推广,要在部队中,甚至游击队中推广。以前一个地雷比三枚手榴弹还贵,现在我们自己能造土地雷,造一个地雷和造一粒子弹成本差不多,而且威力比一粒子弹大得多,推广应用地雷是可能的。”欧阳团长对我的看法非常赞同,他说:“要推广只能靠你去推广,你是师工兵主任,太行根据地、太岳根据地,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搞成功了,可以通过彭老总向全军推广,向各根据地推广。”我说:“我一个人说了不算。我本事再大,也只有一个脑袋两只手,一个好汉三个帮嘛。首先从特务团做起,不但在黄崖洞搞,以后作战也要搞,给全军做出榜样。将来和彭老总说起来,也有了好的例子。”

  我们试制的黑火药土地雷及地雷战演示,经彭总观演后,我又向左权参谋长反映了地雷战战术的问题和推广地雷战的问题。因为过去布雷只是一个武器应用问题,加之地雷昂贵,并非埋下的全部地雷都能在战斗中起作用,所以无法在一般战斗中使用,谈不上普遍应用,就不存在推广,更不用说交给游击队、民兵去使用。左参谋长说:“王耀南,你提出的这个建议非常好,但太笼统,而且大家都不懂地雷战是个什么概念,甚至有的指挥员没见过地雷,奢谈战术这种深奥的理论,在八路军高级干部中都行不通,更别说推广、普及到游击队、民兵中。”他又说:“你试着做几个战例,然后小结一下,让王政柱他们拟个文件,先在师和军区通通气,再考虑推广的问题。”左参谋长同意我带一部分地雷在涉县、辽县、黎城、襄垣、沁县、沁源县、屯留等地打几个小型示范仗,然后总结经验,以便推广。

  我知道黄崖洞的工事是成功的,只要不发生战事是绝对保密的。此工程除了八路军首长和太行根据地首长及当事部队以外,对外是丝毫不能透露的。左参谋长让我在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周边应用地雷战对敌作战,除了产生积极的示范战例,对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也起到外围保卫作用。

  推广地雷战

  我推广地雷战,集训部队干部和民兵、游击队,得到师首长大力支持,也得到根据地党政领导大力协助。各军分区和行署地委都接到协助我指导民兵、游击队学习使用地雷的指示。所以我每到一地,当地军分区和行署地委主要领导都亲自出面接待。他们这样做,除了总部和一二九师首长指示之外,也是想使当地极端缺乏武器的现状得到缓解。我去送地雷,当然各地求之不得。

  我每到一处,几乎所有的部队干部都来听讲,民兵、游击队干部也怀着极大的兴趣参加,有的甚至听了几遍还不回去,追着我一遍遍地听,一遍遍地看。我们采用直观教学法,先教会几个干部,然后“滚雪球”。参加集训的干部们拿了教练雷爱不释手,反复演练。我住的房东家,也拿出过年才吃上几回的好东西招待我。我从沁源县去屯留办集训班时,人还没到,县委和县大队领导就炖了一罐鸡汤,提着坐在路边等我。我带警卫员和两个工兵参谋坐着拉着地雷的马车刚到,就被县大队干部、民兵、游击队员扶下车来拥进村子里。好几百人已经在村子里等我教他们用地雷打鬼子。我看民兵、游击队员这样热情,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民兵、游击队员们看着一个个铁“西瓜”,又 兴奋又好奇,围着我说东道西。县长高喊:“真没规矩,王主任来了水没喝,饭没吃,你们说东道西的,都到场院候着去!”县委书记也说:“各区书记把你们的人带到场院去。”民兵们一步三回头都去集合了。

  县长、县委书记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王主任,歇口气,吃罢饭再说吧。”我说:“不了,老乡们都等急了。”县长说:“我们前几天就来候着了。行署、分区捎来话说王主任要来,高兴得我们觉都睡不好。我们派了干部去夏店打探,知道你今天来,人一早就招呼齐了。”我一看表,都12点了。县委书记说:“先吃饭吧!”我说:“大家等了我一个上午,还是先工作吧!”我注意到书记给县长使了眼色。县长说:“大家都在场上吃晌午饭呢,咱吃了再去。”客随主便,我答应先吃饭,我三口两口吃完了饭,丢下饭碗就要去场院。县领导见拦不住,只好带我去。县长领我一到,县大队长说:“王主任来了,都别说话了,大家拍巴掌!”县长带头鼓掌欢迎我。我先简单介绍地雷的使用方法,然后让我的两个警卫员和工兵参谋们拿教练雷给民兵们做示范。工兵们利用场边的民房做了地雷战的演示,他们一会儿敷雷,一会儿又扮演鬼子闯地雷阵,民兵们看得津津有味。

  当我讲到地雷结构时,我问县长:“你们县有没有造铁锅的师傅?”县长说:“当然有。”

  县长问我找铸锅师傅有什么任务?我告诉他,只要有铸锅师傅、有木匠,咱县里自己也会造地雷。县委书记让县大队马上派几个通信员去叫铸锅师傅和木匠来。不一会儿,木匠、铸锅师傅来了七八位。我当场把一个地雷分解开,准备向师傅们讲怎么铸造雷壳。县委书记担心地问:“主任要不要保密呀?”我说:“这保什么密,全体老百姓都知道了,都会造地雷了,就能打死更多日本鬼子,就能早一天把小鬼子赶出咱们山西,赶出咱们中国。”我对县里的干部们说:“这就叫动员群众,这就叫依靠群众,动员不能光喊口号,要告诉老百姓怎么样打鬼子,这才是最好的动员。打鬼子光靠八路军、游击队不行。”县长问我:“咱们县要是自己造这玩艺儿,能不能炸死鬼子?”我问他:“你们县过年放鞭炮炸伤过人没有?”我身后县大队一个通信员抢答道:“有啊,三区周村林大爷家二小子去年过年时,放炮炸瞎一只眼。”我说:“鞭炮才多大一点儿,就能炸瞎人的眼睛。咱们这么大个炮仗,不能炸死人才怪呢!就算炸不死鬼子,炸瞎日本鬼子的眼睛,也是立了战功!”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我说:“你们用地雷炸死鬼子,我来给你们庆功。”

  我接着说:“咱们根据地有多少县、多少区、多少村呀,光靠上级发地雷不解决问题,咱们得自己想办法。”县长和县委书记、县大队长合计了一下,就对我说:“主任,咱们现在就干起来怎么样?”我说:“好呀,好几个县都干上了。早一天造出地雷,就可以早一点装备咱全县民兵。不过造地雷的原料怎么弄,县里要想办法,可不能犯纪律哟!”县长说:“咱们地方上的事好办,不像你们八路军,你们不能背着土地、黄牛上前线。吃的、用的全靠上级发,靠地方供给。咱们地方上什么都有,平时种地生产,鬼子来了才上前线。我们会做安排的。”生产雷壳的事马上就安排妥了。我告诉木匠怎么造模具,又跟铸锅师傅交代铸地雷壳应该注意的事项,让他们商量着去干。

  第二天,雷壳就拿到我面前了。我看到屯留生产的地雷,不比兵工厂生产的差,非常高兴。我安排了一个工兵干部去教他们搞火药和引信装置。县里干部高兴得不得了。我告诉他们:“这算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让民兵们掌握地雷战的战术。什么叫战术?就是进行战斗的原则和方法。也就是说搞清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去埋设地雷,要想到鬼子到了咱们屯留“扫荡”,他们会到哪里去。比如,鬼子进了村,他想喝水,要去井边,你在井边埋上地雷,就能炸死鬼子;再比如,鬼子集合,也会到咱这个场院来,你埋上地雷也能炸死鬼子。还有,鬼子进村前,有的军官就会选个小土坡站上去,拿望远镜看一看,你在那里埋上地雷他也跑不了!”经过工兵们几次简单的地雷战演示,民兵们学懂了地雷的敷设,他们自己也会演了。

  我问民兵们这个道理你们懂了没有,民兵们高兴地说懂了。县长说懂了不行,打着鬼子才行。我说:“你们可以互相讨论讨论,把自己的想法都说说。”场子里一下就像开锅一样,人声鼎沸,乱了套。县长想制止,我告诉他让大家议论议论才学得透。方法越多,打着的鬼子才会越多。

  以后我又给民兵们讲了如何摆地雷阵,如何设法让鬼子踏雷,如何真假雷结合;另外,我又强调了如何防止地雷误伤群众和牲畜。我在屯留搞训练住了四天,参训的民兵越来越多,邻县也派干部来参训。因为我另有任务,还要到其他县去,屯留县的干部送了一程又一程。我每到一处,当地政府都极其热情,让我难忘。

  地雷战显威力

  8 月初, 太岳南进支队进入临( 汾) 屯(留)公路以南、沁河以西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开辟了岳南抗日根据地。日军华北方面军为驱逐我军出岳南,以巩固其占领区,并试图进犯我太岳抗日根据地,派遣第三十六、第四十一师团各一部及独立混成第十六旅团主力共2万余人,对我新开辟的岳南抗日根据地发起了大规模的“扫荡”。太岳南进支队主动转移。日伪军在伤亡2000余人后,于10月2日结束对岳南“扫荡”。转而与独立混成第四、第九旅团各一部约3万余人,开始对我太岳北部根据地“扫荡”。

  岳北军民早有准备,太岳军区派遣干部加强对各区、地方游击队和民兵的指挥。截至7月底,黄崖洞兵工厂已向太岳根据地军民发放地雷2500余个,好多分区和县也会自己造地雷了,造出大量地雷。在此次反“扫荡”中,地雷战发挥了巨大的威力。10月8日,屯留民兵埋设地雷,炸死日军大佐联队长和少佐联队参谋长,首建奇功。屯留民兵当时想,如果鬼子指挥官在追击我县大队时,可能在高坡上观察,所以在那个坡顶埋了地雷,炸死了多名鬼子,包括大佐和少佐。这是民兵首次运用地雷战战术取得的重大胜利。

  在反“扫荡”中,游击队、地方武装、民兵开始大量使用地雷,毙伤日伪军1100余人,地雷战发挥了重大作用。

  地雷战作为一种新的游击战术,逐渐成熟起来了。地雷逐渐成为抗日游击战中民兵、游击队、地方武装的主要武器,地雷战也成为抗日游击战的主要战术之一。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9-01 11:03:1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出征缅甸 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下一篇:常 乐:一团熊熊烈火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