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联女战士刘淑珍忆抗联岁月
2018-03-28 14:53:08  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点击:  复制链接

  刘淑珍,女,1923年出生,1936年参加东北抗日联军,先后在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稽查处和被服厂工作,1940年被捕,随后与部队失去联系,在家务农至今。

  刘淑珍讲述:1923年我出生在黑龙江依兰县德裕镇舒乐村北白家屯。我3岁时就失去了母亲,在跑腿窝棚里和父亲刘武,伯父刘文,叔叔刘双、刘宝及哥哥刘殿奎一起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1931年,生活维持不下去了,我就跟着家里人搬到了松花江南涌泉乡阿木达屯。我的父亲是抗联地下交通员。当时,抗日地下人员在周围活动十分频繁,当地已经是抗日的红地盘,成立了很多抗日救国组织,我们家也成了抗日的堡垒户。

  年少志不穷,毅然入抗联

  我是1936年下半年参加的抗联三军,当时三军的驻扎地在四块石山(位于黑龙江省中部依兰县与铁力市交界处,属小兴安岭山脉)的西北部,军长是赵尚志。我起初在三军稽查处,后来调到被服厂工作。稽查处有200多人,是保卫三军司令部的,当时的领导是葛文魁副官。我们住在山边的沟里,离司令部有二十几里路。我的主要工作是给司令部送信,因为知道我不识字,不会泄密。送信的时候还得两个战士一起,不让我自己走。我骑马骑得挺好,于是就给了我一匹马。别的战士上马都得扶着马鞍,我不用,一蹿就上去了。

  后来由于部队官兵缺衣少穿,我被调到三军被服厂工作,就在现在四块石山东北的山沟里。早些时候那儿做木头时有个大棚子,日本鬼子来了以后不让做木头了,但是棚子没拆。我在那待了两年,当时有7个女同志一起做活。有个姓车的经常来我们被服厂,他那时候40多岁,我们管他叫车军师。我们做出的衣服由他过数,过完数他给各师、各团往下发。他还管钱,我们一年能赚一块五毛钱呢。到了1937年末,鬼子看得紧了,布匹什么的都送不到山上了,我们就各回各部队了,我于是又回到了三军稽查处。

  那年我14岁,也能干不少事情呢,比如打仗时送子弹、送水、抢救伤员。我们几个战士往回抬伤员,抬不了就背着。怎么背呢?比如有战士腿坏了,我们五六个人,两个人抬脑袋,一边一个抬手,还有一个抬腿,就往我身上一放。我没少扛!当时还治好不少伤员呢。

  火烧白家屯,父兄齐就义

  1937年的秋末冬初,由于抗联部队吃粮紧张,司令部派我哥哥刘殿奎下山去白家屯,找我父亲搞点粮食。那年我哥哥18岁,葛文魁说:“你领几个人下去吧。”我哥说:“不用,那样目标太大,我自己下去晚上顺窗户进屋。”我哥哥回家之后,叫来邻居白老六和我爹商量弄粮食的事情。当时我们的邻居是个特务,姓焦,他偷听到了弄粮食的事情,没等天亮,就去舒乐河街日本守备队报信了。我哥哥他们不知道,那天早上,白老六一大早就来找我哥,说“殿奎快起来,咱俩抓蛤蟆去”。“好!”我哥哥答应着。就在他绑腿穿鞋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声音很嘈杂,我爹跑进来说:“不好!日本人的马队来了,后边还有一个大棚车。”我哥哥赶紧把马牵出来,还没来得及骑上,就已经被包围了。当时我在屋里,没敢出来。

  我爹、我叔伯、我哥和白老六,一共被抓去5个。日本人一连审讯了五六天,让他们说出抗日部队的情况。他们5个人什么也没有泄漏,只是说自己是良民,不知道抗日军的事情。日本人见他们什么也不说,就动大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用开水烫头,他们5个有的腿被打断,有的头皮、头发被烫掉了,但是始终不吐实情。日本人一看问不出来什么,就把他们一个一个装进麻袋扎上口,扔到松花江里淹死了。日寇残害了我的亲人和白老六以后,第二天又来到白家屯,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庄。全屯十八九户人家的房屋、仓房和衣物财产全部化为灰烬。我的另一个叔父刘双,在乡亲的掩护下,改成了姓白的,才免落虎口。村里幸存下来的100多口人也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这就是松花江西岸远近皆知的“火烧白家屯”事件。

  意外被捕,受尽折磨

  那时候我们打日本鬼子,自己人没死多少,因为四块石山地形比较好,而且当时我们炮比较多,伪警察和日本人不敢靠近我们。大多数自己人都是饿死的。部队的粮食主要靠附近村子的乡亲们送,但是1940年的时候,由于日本人的封锁,战士们都吃不饱饭。那时候葛文魁派我和我的公婆下山买粮食,我们走到依兰松花江渡口边上的老于家,在那儿住了一宿。第二天上街买粮食,然后雇人把粮食交给葛副官。那时我们穿的都是桦树皮做的鞋,于是就寻思着过江去迎兰镇买鞋穿。没想到,这次去买鞋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抗日活动。

  农历二三月,正是江水解冻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把冰层踩漏了,我和我公婆一下就掉进冰窟窿里了,去救我们的人又掉下去了五六个。这时,上边有个在那儿叉鱼的老头儿,拎个很长的大叉子,看这边有人掉下去了,就往这边跑,过来看我就露个脑袋,衣服扣都冲开了,鞋也冲没了。老头一边拽我一边喊:“姑娘你拽住别松手,我在这边儿拽。到冰跟前你抬抬腿儿!”就这样一点一点给我拽上来了,但是我的公婆却被江水吞没了。

  警察署当时得到消息说一大帮“马胡子”来了,掉江里了,还跑了好几个。于是警察就去了,问我要证明书。我说证明书在家呢,我去取。“不行!明明你们就是马胡子!”我说:“谁说我们是马胡子!”警察就问我们头一天借宿在他家的老于,老于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啥的,他们就在我们这住一宿,吃完早饭就过江了。”这下更增加了警察的怀疑,就把我绑到警察署了。

  下晌,警察给我绑上过堂,问我:“你们抗日的头儿姓啥?现在在哪儿住?”那时候我抱着必死的决心,什么也不说。警察一个嘴巴子就把我打昏过去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身上都是湿的。有一个姓林的翻译,看我光着脚,说:“小姑娘,你是哪的人啊?遭这罪!”他回去跟他媳妇要了双鞋给我穿上了。等我缓过来了,还得继续过堂,他们拎着刺刀朝我头上砍,我寻思砍死我也是一种解脱,我可不遭这罪了。他们用日本的牛筋鞭子往我身上打,打在身上一拽,皮就没有了,身上血淋淋的。后来迎兰镇有名望的钱甲长等人花一些钱保释我,在“听审不误”的情况下,才把我放了。由于日本人对我的严格管控,我和部队失去了联系,期间我一直想联系部队,但是没成功,直到1945年光复。我在家一直务农至今。

责任编辑:谢妙 最后更新:2018-03-28 14:55:4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老兵、医学教授李仁:枪林弹雨里救死扶伤

下一篇:烽火黑河:和苏联红军有关的抗日记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