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八)
2018-12-21 11:52:03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从地狱到天堂”

  从解放了的晋绥边区寄来的报道

  穆欣

  (一)

  方山、岚县、五寨解放了的人民说:“我们由地狱里到了天堂。

  经受多年的折磨后,谁家没有遭够鬼子的侮辱与损害?哪个村里不是充满被屠杀了亲人的孤儿和寡妇?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一直在生死的边缘上挣扎搏斗着,所以-旦获得了解放,那欢喜鼓舞的热情,真不是笔墨形容的,人们脸上浮现了“失踪”多年的笑容,他们庆幸、欢唱这刚刚得到的崭新的生活。

  (二)

  敌人在这些地区留下的血债是没法算清的。

  日本法西斯匪帮乃是吃人的野兽,他们侮辱了具有崇髙意义的“人”的这个名字。当他们在这一块土地上边盘踞时,曾经用尽一切的残暴手段来蹂躏手无寸铁的和平人民。如在五寨八角镇,一九四0年至四一年春天,对于进出城门的人,鬼子先后用甩剪子、剪胡子、眉毛、眼毛等,后来就用手捋,钳子拔,有个老汉满嘴胡子被拔光才放走。妇女更惨:侯二的六十多岁的老母亲,曾被鬼子轮奸致死;北庙村王洪佐的媳妇,在临产期,被敌捉去强奸,经大伙恳求花了几十斤羊毛才赎回来,到家几天后就死了。敌教官龙北白天在街上乱串,晚上就把看中的女人拉去轮奸,甚至十一岁的幼女也不能幸免。岚县东村镇,有一天敌人强奸杨成业的孙女,还用刺刀逼着杨老汉跪在炕前,看着小孙女痛啼嚎哭,被奸而死。炮台的敌人常把行人当作活靶射击,以博取一场哄笑。一九四0年冬天,岚县敌人曾在拂晓包围草子寨,先把村中二百多人全都驱赶到河滩里,随后就把全村四百多间房放火烧,没有离开家的活活被烧死在房屋里面。接着,敌人便用机关枪向群集的村民扫射了:十多分钟,二百多老乡都躺倒在血泊里。枪声刚停,三十余名敌人又用刺刀在尸堆里反复乱刺。八岁的花女子被刺两刀,还喊叫着妈妈,后来敌人一刀挑穿胸口,扔在半天空摔死。戴五成的妻子被敌人杀死后,两岁的孩子还偎抱在她怀里吃奶。十二岁的段桂,从尸堆中爬出,一手拉着弟弟,一手抱着自己肚子上流出的肠子,哭喊着在尸堆里寻找妈妈。有八家的人都被敌人全部杀 绝,草子寨几乎被灭绝了入迹!

  岚县收复后,城里、东村、普明、寨子等地,都发现了敌人施行酷刑的“刑讯室”。那里堆满着刑具:各种式样打人用的 “精神锻炼棒”,专用烤烙人的铁板、铁丝盘、铁铲、铁火炉, 有电线、锥子、竹针、皮绳、麻绳、木杠子、辣子水、肥皂水、冷水……东村“刑讯室”附近住的一个老太太说她每夜都被惨厉的叫声所惊醒,心上痛如刀割,不能入眠,跪在炕角,流着老泪,默默祈祷英雄们的平安。直至现在,被毁的刑讯室中,在那布满尘埃的墙壁上,还能看到斑斑的血迹。斜坡村贫民张锁德被汉奸张拐子密告“通共”,敌人先强迫他跪在烧红的大铁锨上吃“烙饼”,继又逼他坐在烧红的带刺铁丝盘上吃“麻花”。 因他坚决不说话,又用铁铲烧红烙他的嘴,牙齿烧成焦灰。 最后,又把他吊在红炉上烤,熊熊的火舌,烧光了他的头发,烧坏了筋肉,皮肉里烧烤出来的油象水珠似的淌出来……各据点里又都有“落人壕”,还堆积着烈士的白骨与脑壳。东村西北角的大杀场,一处被活埋、刀杀、活剥的就有六百人以上,十数亩大的平地,土壤已被英雄的血染成殷红色。在那恐怖的年月,人们随时可能丢掉生命。普明据点敌中队长佐藤,曾经为了试新刀,把斐家庄抓来的三个老百姓杀倒屠场上。小万村郝后孩与李槐魁,被绑在血染红的柱子上,被一刀刀将肚胸剖开,挖出肠肺,摘取心肝,割掉耳鼻,以后又放火纵烧。敌人常把一批批不屈服的英雄们绑在柱子上,让他们的新兵来刺“活靶”。

  这种屠杀和镇压,并没有能慑服不屈的中国人民的抗争, 血债铸成了深刻的仇恨,酷刑使得人们更勇敢了,屠杀引起更熊烈的反抗火焰来。十七岁的青救主席张九锁,和他的父亲、农会主任张大国被捕了,经过严刑拷问后,父亲被刺死,张九锁则被用细铁丝捆吊在柱子上,四只发疯的狼狗把他的肚子、胸膛咬开。但是,他在死前从容地说:“看吧!我的朋友会来替我父子杀死你们的……”。妇救秘书汪金梅,敌人把她在石头上摔得骨折肉烂,问她:“投降不投降?”她仍顽强地重复着一个已经回答了几十次的字:“不!”抗日村长老牛被抻到杀场上,当敌人的翻译走过来劝降时,他就向敌人脸上唾去,还用双手拍着胸膛,杀就杀,刮就刮,我姓牛的,不会有投降那回事……”。 我们无数先烈和英雄,在敌人面前表现出万古不灭的髙尚气节显示出圣洁不屈的伟大的心魂。

  敌人对于人们的生命如此,其他抢掠劫烧的罪行还用再提吗?这是血海深仇呀!它们在人心上留下深刻的赂印,将被千年百代地牢记着,传下去!

  (三)

  因此,在我们所解放的大块土地上,敌人所留下来的,已经不是那富饶肥沃的土地与淳朴安静的生活,而是被饥饿、屠杀、 劫掠、焚烧所毁灭了的世界。摆在我们政府和军队前面的,是一连串的颇为辣手的问题:安抚,救济,解决土地问题,调查社会情况,恢复生产,处置叛逆……从而把新解放区迅速建设成一个战斗的统一体。

  这些工作,我们都迅捷地做了,并且得到良好的成效。方山解放后,政府立即拨出粮食二百石,救济贫苦群众;拨款一百万元,帮助农民购买耕牛农具。在岚县发放贷款六百万元,贷粮五百石。对沦陷较久、血痕纵横的五寨县,除拨一百六十万元农贷外,发放的救济粮数量达到一千五百石。粮款一律直接发放到最贫苦的劳动家庭和受敌蹂躏最严重的村庄,帮助他们恢复元气, 重建家园。在岚县,县政府并特明令豁免田赋,一九四三年度以前欠公粮公款一律免除,一九四四年已交者外,不再加负担。光复五寨之役,我军缴粮六千余石,群众听到这个消息,便自动地由四面八方背着口袋,赶着毛驴到城里来帮运。人们讲道:敌人运粮,人跑的抓也抓不住;八路军运粮,人多的拦也拦不住!. 一百五六十万斤粮很快运完了,军队抽出百分之二十给参加运粮的群众分红、百分之三十救济贫苦群众。六千石,其中三千石给了被敌夺去了最后一颗口粮的人民。群众说:“敌人在时是要粮,咱的政府是给粮,算是差个天上地下。”方山八十二岁的张老汉说:“我活了八十二年啦,没见过这样的政府,真是爱民如子。 ”

  政府对新解放区人民的照顾是细微的:由大规模的款粮,一直到油盐和针线。前线的捷报一到,政府就命令公营的兴业公司,动员内地区的商店,驮着大批货物到新解放的村镇去。他们驮子上驮的是布匹、食盐、火柴、肥皂、糖类等。岚县一个老太太拿蓿买到的白糖,就流着眼泪述说着:“前几天孩儿病了,想着要吃糖,人家(指敌人一:注)说这是‘军用品,,哪里也买不到。现在,那些该死的鬼子可走了。”老乡们已四个月见不到食盐,因此成群结队地赶来购买。五寨的老乡们说“鬼子在时连盐都吃不上,肉更没见啦,现在又红火啦,买什么有什么,价钱也便宜。……”在岚县的普明镇,还很快成立了一所“群众医院”,低价为群众服务。各部队的医生,也都在驻地免费治疗敌人给群众所留下的伤口和病痛。

  敌人曾用种种阴谋毒计来挑拨沦陷区和根据地同胞的关系: 常常在“扫荡”时驱迫他们来根据地,把抢劫回去的财物强迫卖给他们,有时甚至诱骗、抢劫女人到沦陷区贩卖。因之,那些地区解放了,被损害的人们便成群地找来。在五寨,有个战士在城里忽然找到他当老百姓时被敌人拉走的一匹马,货主见本主会说话”,马就跟上他回来了。又在打小河头时,三连一个叫郝从德的战士,找回来他那被敌人抢走的妻子。母亲找到儿子,丈夫找到妻子,财物归还原主……到处都有这样感人的悲喜剧。有的时候,这类事情也不免引起一些纠纷和争执,便需要谨慎地来处置。例如五寨光复后,根据地的许多群众齐去寻找被敌抢走的耕牛。大家对敌人的抢劫行为是切齿痛恨的,开始的时候,人们见了自己的牛,不说二话拉起就走,而这些牛大都已经转过手,新解放区的同胞大部都是出钱买来的。抗日民主政府发觉这种情况后就宣布:耕牛纠纷问题,都要经过政府解决。政府决定,除伪军伪组织人员直接抢来、自己饲养者外,一般群众花钱买来的耕牛,都要等到春耕后再由根据地群众拉回来。由于抗日民主政府的宣传教育,根据地群众懂得了,应当帮助新解放区的群众生产,便愉快地回去。他们临走的时候,还嘱咐养牛的人说,春耕时你用吧,把牛好好喂上,将来亏不了你。新解放区的群众异常感动,一致说:政府对咱们和根据地老乡真是一样看待,对这个问题解决的实在备理哩!

  在一切新解放区,土地问题和租佃关系是待妥善处理的,政府也预先加以注意。方山大川解放后,政府在贷款贷粮的同时,马上宣布租佃关系中的几项规定:(一)为稳定租佃关系,不准任意夺地。(二)为照顾租佃户生活困难,并扶持其扩大生产,一九四四年以前欠租一律缓交。(三)不得任意加租。(四)号召地主多雇长工,耕种荒芜了的土地;号召农民多开荒地,集体买牛加紧春耕。当时政府的政策,一方面,实行减租减息,保障政权; 另一方面,又须交租交息,保障地权,同时也照顾到雇工的生活。

  这样,就加强了各阶层的团结,增长反对敌人的力量。某些过去对新政权持有成见、存有疑虑的人,于今无不云散烟消,从事实中了解到政府照顾所有各阶层抗日人民的利益,提高了新解放区广大人民战斗、生产的情绪。方山解放后,周围二十五里内的群众,自动涌到城关,首先铲除了敌人污辱中国人民的一切罪恶标记,将敌碉堡、炮台、营房、新修的城墙和一切工事全部破坏,情绪极高。农民们高兴地讲“迟打走敌人半年,方山川的老百姓都要跑光。敌人这样抢粮拉差,没有心劲也没有时间和力量种地。现在,我们解放了,重又见了阳光,八路军的天下,是老百姓的世界。没有繁重的负担,没有折磨人的苦役,能够好好种地了。”

  (四)

  整个新解放区,在敌人统治下病了:土地荒宪 ,人民逃走了,生产几乎全部停顿。例如:岚县王獅,全村有一千八百余垧(每垧三亩),那时就荒了七百垧。而今,搞起来,人民的热情骤然高涨,就象枯萎的病体注了新血 液,即大叫大跳地起来了。岚县碾子村,就组织了三个变工组, 四个一流子也被吸收参加。大家的口号:“赶快,翻身,追上咱们老根据地。”这个村子六十二户人家,去年种地几百响,今年扩大至一千二百四十五垧。方山新解放区赤尖岭等六个行政村,几天的时间就开荒地一千一百五十八亩。人们日夜努力地劳作着,尽力扩展耕地。方山境内胡堡、略口、横泉等地岚离线上,在敌人侵占的三、四年当中,最好的土地被敌人修了公路、 围墙、壕沟和电杆、堡垒,如今在热烈的大生产运动中,全部经群众开垦,都又变成良田。峪口一村修复了被敌人侵占去筑城壕、公路、电杆、堡垒等的良田二百七十五亩。岚县和五寨的群众,也平毁了境内的公路壕沟,扩大了许多耕地。

  在新解放的村庄里,变工队已经广泛地组织起来。农民由政府、部队得到很多的帮助。方山三区各村兴筑水利,大量修渠,刘县长等亲自去参加开渠工程,许多老年人对小伙子们感动地勉励着说:“活了一辈子,没见过县长帮助老百姓开渠,不怕晒,不怕苦;真是老百姓的县长,咱们可是要好好地干哩。”岚县城关的驻军帮助抗属和缺乏劳动力的穷苦人家送粪,有些部队还和驻地群众长期变工,帮助建设新解放区。在这样生产热潮中,许多二流子都非常感动,纷纷转变。方山马坊一村就被敌人制造出十多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经过政府的教育,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参加生产。岚县大炫村的五个二流子,由政府贷款一千六百元,种地二十六亩,还常担炭卖钱。

  各地也都把“劳力和武力结合”的方针,推行到新解放区,大批青年参加了民兵,武装保卫生产。方山略口周围四个行政村,一次就有八十二个青年扛起了枪或背上地雷加入了民兵。岚县更发展了一支广大的民兵队伍,严密警戒着敌人。

  在城市里,我们恢复了商业,使冷落的市面复趋繁荣。敌人对商业的破坏也是残酷的,五寨原有六十多家商店,先后都被 “配给制”、“合作社”吞并消灭了,最后只剩下二十家推销残货的估衣摊。但在我们光复后不几天,便有七十多家商号、摊贩开张营业。岚县敌人在的时候,商店歇业,街上凄凉。解放后的第六天,城里就有三十多家商号在贸易局及公商协助下开始营业,停顿多年的城市集市,也又重新建立起来,周围数十里几年来没有进过城的人,都进城看亲戚朋友和游玩,街上人群拥聚, 车马往返,气象焕然一新。

  新解放区各阶层的人民,都得到了政府的救助,热烈地卷入生产建设的洪流中。所以大家都说:“救星共产党来了,日子有活头啦!”

  (五)

  新解放区群众这时获得的,还有民主的权利。把伪组织彻底打垮后,人民就动手选举出自己的政权机关。例如五寨,城关街的政权,我军一进城就建立了,现在群众自动到县政府要求改选闾长,取消街公所中给敌人办事的书记、街瞀之类的人物。接着街头巷尾,到处都酝酿开了。在敌人压迫下,群众失掉了自由, 没有民主,如今不同了,自己来选择给自己做事的人。他们没有象根据地群众一样的民主习惯,但同样有一条选择人的标准:谁给敌人做过事,欺侮过老百姓就不要他;谁抗日的态度坚决,能够给大家办事就选举谁。在南街选举中,群众把过去一个伪闾长欺压人民的事实揭露了很多。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竞选,但有很多人自动出来说自己所要选的人的好处,结果能给群众办事的人当选了。群众欢愉地说:“新政权有眼哩,听人民的话,现在真是咱们自己的政权。”

  新解放区村政权的选举,已在普遍进行。岚县史家笟村新主任当选后,用诚恳的态度向群众说:“我是没有一点办法的人,不过大家选了我,在群众帮助指导下,我一定要好好为大家做事。”东村也民主投票选出了主任,组织起抗日民主政权。开票时,群众拥挤着看见坚决抗日、办事公道的人当选了,都高兴地说:“这一下可闹好了。”新政权成立后,立即安抚人民,组织群众生产。为防止敌探汉奸捣乱与破坏,全镇青壮年都参加自卫队。五寨小河头解放后,人民群众就开始酝酿民主选举代表的事情。大家把好人坏人加以比较,结果全村二百四十七个达到法定年龄的人中,有两个在当伪闾长时作恶多端的人,被取消了公民资格。有选举权的全体男女公民,从十八个候选人中选出了十个代表,同时又罢免了两个自卫队分队长。人们对代表的选择是严格的,他们的眼晴又是明亮的,因此所有为他们热心办事的人都当选了。配合选举,好多村庄都展开反对贯污的斗争,把清算出来的粮款救助受到灾害的群众。

  这样,人们心头就唤回了久被压抑的欢狂的情绪。岚县杨家湾群众罢免了旧的村长、闾长,民主选出新主任与代表,就高兴地说:“这下可把压在头上的大石头去掉了,咱们可有心肠刨闹了!”你到新解放区走一走,到处都能听到对共产党、八路军和新政权的赞美声,到处都充满着从心坎深处流露出来的欢笑!

  (原载一九四五年九月一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12-21 11:53:3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七)

下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九)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