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一)
2018-12-11 15:46:35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进攻日本士兵的心

  —日人反战同盟用电话向碉堡内的敌军做直传工作

  上原

  二十日、二十一日本报三版刊载《在华日人反战同盟的宣传活动》一文,里面提到用电话来向日本军队进行宣传的方法,这是种很有趣味也很有效力的方法。在晋察冀解放区工作的日本反战同志上原,有一篇文章记载这种方法进行的情形,我们特在此节录转载一部分。

  接上了电话

  十二月(一九四二年)中旬的一个夜晚,周围已经漆黑了, 队长低声发出“前进”的号令。我们在岩壁下休息雛伍,又静静地前进了。冻结了的土地,一不小心,人便会滑倒。我们这支队伍,和八路军其他队伍有些不同,除了背步枪、机关枪的战士外,还有人背着电话机和电线,并有二位反战同盟员也参加在内。队伍前进约二百米,侦察员跑回来,报告队长没有情况,队长说声“好的。”回头来吩咐大家:走路不要有声音”。快要到目的地了,队长对背电线的战士说了几句话,战士就离开队伍,朝着汽车路的方向,爬行过去,在黑暗中消失了。

  一会儿,在星光下看见前面有一间烧毁了的房子,队长说,“就在这里”。队长把我们带进屋子里,一股烧焦的气味扑到鼻孔里来。我们用毯子把这间小屋的窗门和壁缝塞住,点了洋蜡。队长低声说:“白天可以从这里望见碉堡的屋顶。”这时背着电线的战士,一手拿了电线回来了,说道:“一切都很顺利”。电话员把电话机放在烧掉一半的桌子上,赶快把电线接了上去。我们屏住气,看着电话员的动作。他试验了一下,笑嘻嘻地说:“听得见”。渡边同志抢着把听筒拿过来,放在耳朵边。听筒巳经和X公里外的日本军东营碉堡和西营碉堡的电话线接上了。经过那里,便和中队本部以及“母”碉堡(军官驻扎的)相接连。我们现在正要用电话和日本士兵谈话哩!

  在华北各地,日本侵略者象苍蝇似的,布满了碉堡。以母堡为中心,建筑许多子堡,来包围我们的根据地。在子堡内驻扎的是几个到十个左右警备兵。碉堡和碉堡之间,大都用电话线连接,不分昼夜,经常保持联络。我们反战同盟看中了这半空中的电线,暗地里把我们的电话线接在上面,用这个方法,和碉堡内的日本兵谈话。这个新方法,但到处都已经应用了。事实证明,在和日本士兵联欢,以及向他们进行宣传上,这方法是最有成效的。

  奇妙的接触

  渡边同志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听着电话。我和队长注视他脸上的表情。夜更深了,听筒里不时地传来微弱的声音。寒风刺骨,这样紧张的场面,继续了二小时之久。渡边同志笑了笑,把听筒取下。他脸上流着汗,说道:“碉堡和碉堡之间的暗号都知道了。”我看了看表,恰好十一点钟。我们三个人,对今天晚上的工作进行了商量。我拿出日记本,准备记录谈话内容。这样,和敌军阵营内士兵第一次奇妙的接触开始了,渡边同志摇了几下,铃响了,叫东营碉堡。马上有人来接电话,他用军队语气说道:“喂!喂!是东营吗?”

  “是东营!你哪里?”

  “真是辛苦了!天气很冷吧! ”

  “辛苦了。这边没有情况,你是哪里?”

  这时,渡边同志便慢慢地回答,要使对方听得清楚。

  “我是前几天送慰问袋给你们的反战同盟”。

  对方听说是反战同盟,吓了一跳,声音也变得祖暴了。

  “仕么,反战同盟?你究竟是哪一个?”

  “不要大惊小怪,我和你一样,都是当兵的,我是中山小队的渡边孝一。”

  “什么?你说什么?你是渡边?真的?他妈的,混账……” 这时,碉堡里好象很混乱。因为日本军内部,早把渡边算作在X X城外战斗中打死了的,连他的“遗骨”都已经送回家乡去 了。不管对方多么慌张,渡边继续说道:

  “我不是个鬼!在XX城战斗中,我差一点儿被打死。八路的弟兄们救了我。现在,我加入了反战同盟,过着快活的日子。”

  “呵,真的? ”

  “今天晚上,因为快要过节了,特来慰问你们,同时,也告诉你们,我在这边很平安,很快乐。希望你们过年过得好。”

  “嗳!谢谢! ”

  就这样,东碉堡把听筒挂上了。过了一会,东营打电话给西营,渡边同志乘此机会跟西营谈话。当对方知道是反战同盟的人打电话时,也和东营同样的惊奇起来,渡边同志从容地问道

  “慰问袋收到了没有?”

  “嗳!收到了!”

  “怎么样?慰问袋好不好?”

  “不错,很好很好。”

  “中山小队长身体怎么样?”

  “哈!哈!”只是笑,没有回答。

  渡边同志把谈锋一转:

  “我被八路军俘虏乏前,我也以为八路军、反战同盟是不好的。但到这里来一看,才知道和在日本军队内所听到的完全不同。”

  “嗯!嗯。”

  “这几天反战同盟忙着过新年,做日本式的点心,还要开游艺大会。”

  渡边同志把同盟内部日本人的生活情形,告诉了对方。今晚上,因为是第一次,尽可能地避免政治宣传。碉堡里的士兵, 对这些事情,听得很出神。

  但突然,对方不说话了,渡边同志从听筒里,听见碉堡里皮鞋声,也许是要出发了。这时,正好月亮已经出来了,我们今天晚上的工作,也就到这里结束了。

  表上的针,正指着十二点钟。

  “那家伙”又来了

  第二次和那个碉堡谈话,大约过了一个月。这次是我打的电话,足足花费了两个半钟头,才发现他们中间的新暗号。我先叫西营听电话。当我说出:“我是….反战同盟”时,碉堡里的士兵好象大吃一惊,把电话停下了。我不放下听筒,又听了会,只听见西营打电话给东营。他们的谈话是这样的:

  西:“喂,喂!东营吗?我是西营,有没有情況?”

  东:“这边没有,你那边呢?”

  西:“刚才有人打电话来,真奇怪……那家伙恐怕又来了。东:“那家伙打来的吗?说些什么。”

  西营的士兵笑着把我的话告诉了东营,接着他们约好了今晚大家要谨慎些,谈话结束了。过了一会,东营又打电话给西营,问“那家伙”来了没有。接着,双方约定今晚需要特别戒备,随时准备出发。碉堡内空气好象非常紧张看形势,非改变方法不可,不能用反战同盟的名义,要假装碉堡内的士兵和对方谈话,

  我冒充东营的老兵,摇西营听电话

  “西营吗? ”

  “是的。”好象换了班,另一个士兵的声音。

  •“你是哪一个?”

  •“我是本山一等兵。

  “哦,辛苦了!有没有情况?”

  “没有情况。辛苦了。

  这个一等兵真的稍信我是东营的,因此,谈话就正式开始了。

  “你那边有没有接到怪电话?”

  什么也没有。你那边呢?”

  “嗯!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说是反战同盟。先说了几句客套,说我们太辛苦了,对我们这种痛苦的生活表示同情。”

  “哦”

  “过一会,恐怕也会打给你们的,那时你不要挂上,听他说些什么。……”

  “喂!喂:你是东营的哪一个?”

  他有些奇怪起来了,我恐怕露出马脚,不开口了。本山一等兵急急忙忙地叫东营。

  “喂!喂!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说是东营,你那边有人打过电话没有?”

  “没有!我这边没有人打电话给你们,说些什么?”

  :“真是奇怪,他说反战同盟给东营打了电话。”

  “啊!他妈的;又是那家伙! ”

  “那家伙是谁呢?”

  不“哈!哈! ”笑出声音来了,“你这个傻瓜!你还不知道吗?那是反战同盟的家伙们打来的电话。” \

  本山一等兵好象还是半信半疑,东营的士兵把经过情形告诉了他。

  我休息了一回,又摇给东营。

  “喂!喂!东营吗?”

  “是的!你哪里?”

  “我是西营!费心!有什么情况没有?”

  对方一听我的声音,就知道不是西营的。

  “喂!你是西营的哪一个?你不是西营的吧。你是那个家伙? ”

  我笑了。

  “给你听出来了,把我叫作那家伙了。 ”

  “叫你是那家伙,你不愿意吗?”

  “没有什么……今天晚上,想和你说几句话,你昕不听?”

  “好的,你说吧。 ”

  我慢慢地讲到本题,谈到当兵生活的苦和将来进伍后的困难。

  这时,碉堡里的士兵也把话扯开了。他问“喂!你在八路军干什么?”

  “我加入了日本人组织的反战同盟。提起反战同盟,你们就以为是敌人,其实,我们决不是你们的敌人。”

  “噴!不是敌人是什么呢? ” :.;

  “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不做工就没有饭吃的日本人民,是你们的弟兄。”

  “去你妈的,日本人决不干你们那样的勾当。

  我告诉他,我们真正为了日本,才这样做的。现在日本的国家是大将、大老财、政治家统治的,这些家伙和我们穷人有什么关系?我们当兵的就是替那些大将、大老财白白地送死,所以,反战同盟就要反对这样的战争。

  “你在宣传吧! ”,

  “这并不是宣传,是事实。你听懂了没有?”

  “明白了,明白了,今晚很迟了,回去吧。”

  “好的,就回去。最后对你说一声,反战同盟的目的,就是要使这种不好的战争早一天结束,因此,我们和八路军合作着。八路军里面,日本人多不多?”

  “多得很!大家都很好,很快活……”

  这时,电话断了。不久,东营摇给西营。我乘机会,和西营说话了。

  “喂,喂,西营吗?”

  .“是的,没有情况,你哪里?”

  “喂!喂!预先和你约定,千万不要挂上电话。”“不是没有挂上吗?正在听你说。”

  “不,我说的不是现在,过一回,和你说话时,请你不要挂上。”

  “奇怪!你究竟是哪一个?”

  “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家伙。”

  “什么?那家伙又来了? ”

  声音里,表现出惊讶和有趣的神情。

  “不要害怕,是你的老朋友。”

  “老朋友?什么老朋友?” .

  “我们不来袭击你们,放心吧! ”

  忘了说客气话。恭禧新年。大家都很好吗?

  接着,我便将战争是不好的,反战词盟的目的。八路军是我们的朋友等,同他们大约谈了十分钟。对方听得很起劲。但恐怕时间太长,挨上级的骂,谈话就中止了。我向他说声“晚安”,他也回答我“晚安”。

  (原载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12-11 15:48:2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

下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四十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