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六)
2018-12-04 11:34:58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一个反战的日本朋友

  波光

  早晨,天还不十分亮,筠的哥哥忽然打来电话,他用颤抖的语调告诉我一个仅仅次于死亡的恐怖消息:“筠妹昨夜忽然得了急症,我们在华界一连请了两个大夫,都说没有多大希望。天哪!随后我们就用电话请法租界的名医秦大夫,但是一个钟头之后电话回来了,他说,‘对不起!租界口的日本兵不许通过。你快些设法来看看她吧……”

  不等说完,我就撂下耳机,赶忙披上大衣跑出门来。

  街上冷清清的,远处只有一辆洋车在懒懶地移动。我招呼了洋车夫,告诉他把我拉到北门。但他把头一摇:“不行,租界出不去,日本兵不让走!”

  我明知道这几天敌人和租界当局捣蛋,故意封锁界门,行人出入不但受敌兵留难有时还给戴上.“反日分子”的帽子,招来一顿苦打。但是筠病得这样厉害,冒死也要去看看。

  才过黎栈,一眼便看到四个全副武装的敌兵,正在盘查几个菜贩,枪上的刺刀闪出冷冰冰的刺眼的亮恭。

  我默默地走过去。

  “你是干什么的?”

  这是回答我的傲慢的声音。

  我作出满脸带笑的样子向他们解释,随后将大衣解开,表示愿意听候调查。

  我的眼睛空洞地看着什么,但我什么也没看见,我知道我是在计算着时间。猛地,我给两只祖壮的胳膊向前一推,几乎跌倒了,我听见这样的声音:“回去,回去,不许通过。”已经被推回十几步远了,推的人还不松手。“怎么?”我抗议道:“不许通过,我自己回去就是。何必……? ”

  “小勉强!不许嚷!”这声音是那样低,可是前面的三个字我却听得非常清楚。

  “石川……?”我回过头来看定背后的敌兵,我想证明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但他却焦急了,连说着:.“快走,快走!”

  “不许招呼我的名字,告诉我你的住址,晚上八点钟我去拿 你,快……!”

  “是你,次郎! ”我象寻得失去很久的珍物似的,只说了这上面几个字。

  “快一点,这里没有时间给我们谈话,把你的住处告诉我,,有话晚上讲。”他说话时,眼睛瞪起来,我看到左边眉上的一块小疤。一点不错,这是石川,,和当年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面皮夸老了,消瘦了一些,声音有点干涩,眼光更是锐利,看来有些怕人。 我告诉他我的住址。我们偷偷握了—下手。

  我转回家来了,我没有去看筠的病。是幸还是不幸呢?我没有再多想下去,与石川的重逢太突然了。

  三年前我和石川一同住在东京杉并区大宫前的一家破公寓里,白天在庆应大学一块上课,晚上一块挟着书包回来自己弄饭吃。石川和我一样是贫家出身,经济方面都是非常窘促。我们是—对穷朋友,但是彼此的友谊却异常的富厚。他不大招呼我的名字,因为他觉得喊我“小勉强”更亲昵些,他惯于这样称呼我。他说:“你是好死啃书本的人,用功在我们日文就是‘勉强', 你长的个子不大,当然可以这样叫啦。”我们住在一起共有四年工夫,友谊也随着日子增长。我渐渐喜欢他的憨厚坦率的性情,更羡慕他的清新的头脑与不屈不提的反抗精神。当日本警察故意挑逗中国女学生时,跳出来向警察裡论的常常便是石川。我们把他看成一个武士。他看不起那些军阀、财阀们的儿子?他同他们是死对头。

  “七七”事变后第一个月里,我不断接到他从横滨寄来的信,他的每封信都暗露着同情中,反对战争的语气,他常常表示他的忿怒。我知道他更加倔强起来,他已在秘密地作着横滨一个什么团体的负责人,但我无从知道,他也始终没有告诉我。中日大规模的战争开始了,石川再也没有信来。起初我默念着他的信,但渐渐感到失望,终于连他这个人也淡薄了。

  他该不会被日本法西斯捉进监牢吧?我有时所想的,总是恶兆。

  谢天谢地,筠的病有了转机。她的哥哥又打来电话,说病人不但神智已清醒过来,而且还可进用一点软性食物了,看光景不会有任何危险。因此,我更能好好做什么,被福筠的病愈,同时也是庆贺老友的重逢,我买来一些点心和糖果,准备晚上的相会。

  八点钟过了一刻,:次郎还没有来。

  八点五十分,九点十分我在房里踱着,点起香来? 第一枝,第二枝,寂静统治着整个房间。夜深了,但始终没有敲门的声音,我带着怀疑也带着恐惧,似睡非睡地捱到黎明,再也支持不住了,我昏昏地倒在床上。

  猛然一个声音惊醒了我,我蓦地爬起来,石川拍着我的肩膀。

  “对不起,我失信了!但没有办法,开拔命令下来,连夜整理行装。今早七点,我要乘津浦路的闷子车,开到江南去清剿太湖的贵国游击队……”我想说仕么话,但他又抢下去:“小勉强,我只能在这儿停留五分钟,我不反对……开拔,我高兴走,这样才更容易实现我的计划。清剿!哈哈,清剿!朋友,请你记住:石川到底是石川,他不会中途换成另一个人!”他讲到这里,脸涨红着,不自然地笑起来,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反战大同盟告日本士兵书》的传单,塞在我手里。继续说下去:“时间到了,朋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见面,我会领着更多的日本弟兄来和你作朋友,不,来和中国被压迫的四万万五千万弟兄作朋友!”我在朦胧中只听到他讲了上面那样的话,无从看清他的面孔,待我清醒过来,他却不见了,留下绐我的是一张印着中日两国文字的传单。

  三个星期过去了,我离开上海,我除了旅行必需的衣物外, 还藏了那张传单在身上。不久之前我到重庆,这里的报纸都用大字标着下面一则新闻:“昨太湖敌我激战,肉搏至烈,敌兵一排长接近我阵地时,竟高呼反战口号,弃械投降,排长石川次郞巳由我护送至X X战区司令部,闻渠系日本庆应大学毕业生”云云。

  现在,我期望着石川的来信,大概终有一天,我们将再会见罢。我这样想,我笑了。

  (原载一九三九年二月八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12-04 11:36:0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五)

下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七)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