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五)
2018-12-03 15:17:34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记刘伯承将军

  张香山

  一九三七年十月初的一个清晨,我在山东商台的东儒村,接到十八集团军总政治部的命令,去南茹村的总司令部,:以便和一伙同志去一二九师工作。当我抵达南茹村的村口时,已经有一伙人在等待着。一个年青的参谋过来,和我招呼了句话,.就把我带到一个有长者之风的军官面前,说:

  “这位是刘师长”。

  “我是刘伯承!”刘将军满面微笑地和我们握手,他的手是那样坚强又那样热切。

  他有着胸肩宽阔魁梧的身子,身上扎着皮带,腿上打着裹腿,军衣穿得整整齐齐,外面穿着一件被风雨蚀退了颜色的灰色大衣,脸上戴着一副玳瑁边的眼镜,保护他仅有的一只闪闪发光的眼睛,另一只是在革命的战火中,被敌人伤坏了的。由于过度的思索,在他的额间,留有深刻的皱纹,帽子下面,露出短而稍有斑白的头发,他的温文和蔼的笑容,给人带来一'种可依恃的正气与亲切的感觉。

  由于我到部队不久,在我的脑里,留着很多外界对于刘将军的风评。甓如,刘将军长期地担任着红军的总参谋长,掌握着朱总司令的幕帷军机,因此有人说刘将军是中国“三个半”战略 家中的一个。又在日本的军事评论家中,把《水浒传》中的神机军师朱武,来形容着刘将军的机略。而在四川,由于刘将军从辛亥革命到北伐,一直是做着带兵官,因此到处漫传着许多近于传奇的称号,特别是在红军长征中,刘将军为兵不血刃地通过彝族所控制的地带,和彝族首领进行了歃血为盟的结拜,那真是漂漾着古代名将传里的历史薰香。但是,当我亲身地接触到了刘将军的刹那,主要是从其名字的联想,在我的脑里,,竟不期地留了刘伯承将军和刘伯温军师的印象。当然,在今天看来,这种比拟的印象是有大毛病的,因为刘伯温是为主子争天下,而刘将军则是为人民创天下。

  八年间,除了有两年刘将军在延安公干外,我—直在刘将军的麾下工作,凡是将军亲自指挥的大战役,我大都是参加过的。一九三七年保卫娘子关的七亘村大胜,粉碎正太路的六路围攻,一九二八年春黎城二路城之间的神头岭伏击战,火烧一百八十辆汽车的涉县响堂铺战斗,粉砗九路围攻大战, 一九三九年平原歼灭战的香城固战斗,一九四0年破击白晋路的南关战役,驰名全国的百团大战,一九四一年平汉破击战,一九四二年三次大反扫荡战,一九四三年林县南部讨逆战,以及日本投降后,为和平民主而进行上党、平汉大胜利自卫战役。通过这些战役的体验,我感到刘将军用兵的特点,那真是有着历来名军师的“神算”。

  在一九三七至一九三八年中,我们打的几乎都是运动战中的埋伏战。这种埋伏战,长处是以逸待劳,能乘敌之不意给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扦灭,但是也有它的短处,那就是保不定敌人在那天从你的伏击地经过,况且我们埋伏的兵力,常在三个团左右,也易被敌发觉,因此时间地点稍一算错,那伏击计划,就会变成泡影。因此这种埋伏战在我们外行入看来,简直是近于“押宝”的赌术。但是偏偏刘将军所筹划的埋伏战,却简直是打得百发百中。 又如在一九四0年,百团大战的第二阶段,.我们打算拔掉插入太行屋脊的敌人大据点一辽县,总攻击令下达了,有些部队已经斫断了外围据点的铁丝网,:但突然知道了敌人有一个联队的谖兵,武乡增援辽县,于是刘将军毫不犹豫地撤回了进攻辽县的部队,去伏击增援的敌兵。可是,武乡逋辽县的道路有好几条,很难揣摸清敌人走哪条,但刘将军却决定到榆社辽县公路的红岩底一带去伏击,并命令部队要在半夜十二时到达。结果敌人走的就是这一条路,时间是在黎明,让我们打了一个痛快仗。

  又如一九四二年的五月大扫荡,敌人为了扑灭我们的指挥部,釆用了 “铁臂合围”和“箆梳战术”,当进攻时,是十几路分进合击,其纵深又配备得延长二三十里地。可是,我们却在敌人抵达涉县赤岸(我指挥部驻地)的第一天,钻个空子,撤到太行的南部,继续用电报指挥着太北部队的作战。大概过了二十天,刘将军又率领着我们指挥部向北走,在黎城的南面高山地带休息下来,第二天,太北的敌人,正全部涌向太南,我们因为待机在太南太北的交界处,走不上二十里,就又绕到了敌人的屁股后。 记得那夜转移时,刘将军给我们政治部的命令上,是规定在午夜十二时前移动,但我们却拖延了二十来分钟,又没全按照他指挥的路线走,结果就落在敌人的包围圈里有二星期,而按时出发的部队,都舒舒服服地突了围。

  上述这些随便举出的例子,都说明对将军指挥部队的“神 算。但这种“神算”,绝不是小说里所描写的军师用手指掐算出来的。如果用刘将军的话来说,那是靠弄清楚任务、敌情、我情、地点、时间这五法门来决定的 这也就是打仗下“决心”的五个基础。刘将军常常说:“五行不定,输得千干净净。” 因此,刘将军在下决心时,总是深思熟虑,煞费苦心,即使决心下了,在动手起草命令时,也总是字字斟酌,不肯轻易下笔的。 有一次政治部主任笑着和他说:“瞧你这样的咬文嚼字,头发要白得更快呢!”但刘将军用他从来就爽快洪亮的笑声,呵呵地笑了笑,依旧不苟地推敲着命令上的用字。

  虽然刘伯承将军是个指挥人员,但他对政治工作是极其重视的。

  他反对单纯军事观点。我记得敌后抗战最艰苦的一九四二年间,在刘将军亲笔起草的各次大作战命令中,总特别地强调着政治攻势的一项。

  又如在有些具体工作中,我也可以随便地摭拾起若干例子 来:

  有一次刘将军路过邯郸城里的回车巷,他立刻向政治部的同志说:“可以写一篇蔺相如与廉颇的通俗故事呀!这是团结的一个模范,让部队读了,能促进军与军,军与政,军与党,军与民的团结呀。 ”

  遇到战后,有放下武器的重要军官,刘将军总是亲自设宴替他们压惊,送归时,亦必设筵欢送。今春马法五将军自我们部队返部时,是与刘将军偕行到新乡的。

  有一次刘将军到部队里去讲话,听见战士们正集合唱着《王家庄》一一个民谣风的抗日歌,回来他就和政治部同志说,这种歌内容虽不坏,但呀哟哟的不合于军队的雄壮气魄,军队应该有声调雄壮、活泼、充满斗志的军歌。

  象这些具体细小的问题,刘将军也是非常地注意,也正由于刘将军对政治工作的重视,更保证了他在军事上的成就。当然,另一方面,刘将军有丰富的军事教养,这对他在军事上的每战必胜也起着决定作用。刘将军不仅通晓中国的古籍,而且精通苏联的军事科学,他好学,著述极丰。有一册《抗日战争中的游击战术诸问题》,在抗战初期,曾成为北方很多部队的教本,抗战以后,凡是在大战役之后,或抗战的周年纪念,他一定要把实战中的经验总结成文。同时,他也不放松军事中的一丝丝余暇, 翻译苏联的军事书籍,如《军队建设》、《内务条令》、《步兵战术 概则》、《合同战术》。他的俄文程度极好,但这是靠苦心钻读得来的。因为刘将军到苏联上红军大学读书时,年纪巳经三十多岁了,开始读俄文,这自然要比年轻的同学们难得多,因此刘将军当别人已经熄灯就眠时,他还独自个跑到房外走廊的灯光下,孜孜地苦读,最后,俄文终于被刘将军征服。

  一九四三年的六月,我们粉碎了敌人的扫荡返回驻村,有天我正忙着在锄南瓜地里的野草,刘将军正巧散步经过,他对我说:“庞炳勋无耻地投降敌人了,香山同志,你说他的失败原因是什么?”

  “还不是战术上的死挨打,不会游击战术! ”我回答说。

  “这也是原因之一,可是最主要的,还是失败在政治上,两个字,就是:反共”。刘将军沉痛地说:“一面抗日,一面反共,这是鬼话,这是实质上的投降路线。今年四月间,庞炳勒自以为和日本人有了谅解,取得了和平共居,就放胆地部署反共,想从漳河南面过来打我们,但结果日本鬼子乘其不意地来了一手,打得他投了降。”

  刘将军不常娱乐,不抽烟,不喝酒,有娱乐,那也是与学习有关联的。如看话剧,看运动,但他对运动也绝不当作单纯的游戏,是作为军事训练的辅助来看待的,因此他提倡打棒球, 因为打棒球,对投手榴弹的臂力锻炼有用处,而且用具也简单, —根木棒;一只球,都可以自造,手套是可有可无的,费钱不大,这样就容易造成为群众性的运动,不象蓝球、排球费钱多,足球要费鞋,且这些运动容易造成出风头式的“明星制”。

  星期日或例假,刘将军也常伴邓小平政委到我们政治部来玩儿,有时我们和邓政委、蔡树藩主任玩扑克牌游戏时,刘将军就独个坐在一隅,拿上本字帖或拓本,细细玩味,当看得入神时, 就自语着说:“这一撤有力量,这一钩真清秀”。或者就拿上本书,躺在炕上浏览起来,他是不介入我们的游戏的。

  刘将军还有一个极大的美德,是时时不忘群众的疾苦,因此他待己极苛,非常俭朴,在他整洁的布军衣上,总可以发现膝盖上、袖口上打着补钉,虽然他也有一套普通的呢军衣一那是抗战初期国民党还发给我军的军饷时发给的,但刘将军很少穿它,除了有必要一如那肘到洛阳、太原开军事会议才穿一穿。一外四二年春间,刘将军有些病,很想买些白糖吃,可是一打听,白糖要几十元钱一斤,他就摇摇头说:“太贵了,、吃不起,还是不吃吧! ” 也是在一九四二年,正是刘将军的五十大寿,我们政治部决定要替刘将军做寿,想乘此来号召全师的指战员向刘将军学习,并提高和活跃一下部队的情绪一这一年是敌后最艰苦的一年,我们咬牙地经历.了敌入五次“治安强化”,三次残酷的大“扫荡” ——可是刘将军不同意,他说:“自己对革命无功劳且做寿要浪费金钱。”薄果他就把他的诞生日秘密起来。但是当时我们的政委和政治机关还坚持要替他做寿,并铪他杜撰了诞生日 ——十二月十六日,于是刘将军只好让步,因为刘将军是从来尊重政治委员与政治机关决议的模范。可是,当在杜撰的十二月六日做寿时,从各地送来的礼品,除了诗文信件外,其余物品都慰劳部队和伤病员。

  刘将军的这种艰苦俭朴的作风,是与他的出身穷苦,永木忘本的精神有关系的。刘将军的祖父是个在旧社会里被看成为“下流”阶层的人物一吹鼓手。因此他幼年时倍受社会的白眼和侮辱。对于这些侮辱,刘将军谈起来是忿怒倍加,但另一方面,他倒也充满感谢的感情。有一次刘将军对我们叙述一段他幼年的大事件,就是他父亲为了使自己的子孙不遭受社会的白眼,尽力从自己仅有的微薄收入中掏出点,供给刘将军来攻读诗书,结果刘将军也不愧待他父亲的厚望,把四书五经读得透熟,可是当刘将军去投考秀才时,却遭到了当局的拮绝,理由是刘将军的祖父是吹鼓手,其子孙没有受试的资格。当这个横暴的待遇,对刘将军说来,是个晴天的霹雳,但同时也是个最好的学习,使他,丨了解了这社会没有穷人的份儿,只有革命,只有推翻这个不合理的社会,穷人才能够真正地翻身。因此刘将宰对于这一个痛苦的教训,是当作珍宝一样地珍藏着,永不泯忘。

  今年四月的某天晚饭后,我和任白戈同志在郊外散步,遇到了刘将军带同着他的孩子太行,也正在郊外散步。

  “啊!太行长得这么大了呀!上学了没有? ”我问刘将军,太行是刚从延安回前方的。

  “还没有,现在是靠我自己教,这样对孩子不很好。”刘将军沉思地说:“啊!白戈同志,你孩子上的学校怎样? ”

  “学校容纳的孩子太多,设备不太好,加上队伍里的孩子,跟老乡的孩子们的习惯不大一样,因此我的孩子常赖着不肯去, 白戈同志说:“我们部队是否设立一个干部子弟学校呢。”

  “唔!”刘将军静默了一会:“不过,不过我对干部子弟学校的教育成果,还抱着一些怀疑,当然这也没有考虑成熟,据我看,子弟学校容易发生一种偏向,第一子弟学校容易在小孩子的脑里,反映上部队的等级思想,这个是司令员的孩子,这个是旅长的孩子,这个是团长的孩子,产生不必要的对比,这对孩子的纯洁是有害处的。据一位同志说,他在苏联时,听说斯大林同志的孩子,在学校上学时,就不让他知道他父亲是斯大林,也不让别人知道他是斯大林同志的儿子,以免在他的脑子里产生丝毫非份的特殊。第二在老百姓学校里读书,可以多了解一些群众的生活,就是受些别的孩子的闲气,对他将来也有好处。你看毛主席的孩子,就跟着劳动英雄和农民在一道种田哩!真的,我怕小孩子幼年时养尊处优,反倒害了他人生。”

  刘将军真是时刻地警惕着“忘本”,而且及于他的孩子。为此,刘将军也特别关怀着群众的痛苦。

  当太行解放区实行减租减息的大运动时,刘将军是亲自参加论和主持报告研究的一个。他特别告诫我们知识分子出舟的干部,他常说小资产阶级的学生和农民,虽然都是属于小资产阶 级,可是有个重要的区别,就是知识分子往上爬,想爬上去为资产阶级及地主服务,并也成为地主和资阶级。因此,当面临实行减租减息政策时,由于刚改变过来的资产阶级立场还不稳,很容易当了地主的尾巴,成了农民的对头。加之知识分子出学校门不久,社会上的具体知识不丰富,那地主是有着办法来玩弄他们的。刘将军曾谈起了他所遇到过的一件小事情。

  有一天,刘将军的房东给他送来了一个大西瓜,刘将军不愿白吃老乡的东西,就叫警卫员退回去,但房东又把它送回来。于是刘将军又叫警卫员把它退回去,但房东又亲自送了来。刘将军纳闷了,他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就打发参谋去做调查,看看房东家发生了什么事。参谋回来了,说村里正在减租减息,也减到了房东的头上。于是刘将军把房东请了来,让他把西瓜拿回去,谢了谢他的好意,并且和他闲聊说:“听说政府颁布了减租减息法令,这是个好法令,谁也要遵守,我们八路军也赞成这法令。”房东一听,知道话不对头,赶快拿着西瓜走了。刘将军说:“房东的这一套办法,是十二月二十三请灶王爷吃糖瓜的办法。灶王爷吃了人家的糖,就得向玉皇大帝说好话。”刘将军的阶级立场和阶级性是守得紧紧的。

  刘将军被所有的指战员深深爱戴,因为刘将军也深切地关怀着每一个指战员。凡有干部因分配工作经过司令部,刘将军总要抽出时间亲自地来和他们谈话,问他们工作的意见怎样?问他们学习如何?问他们对领导上有什么意见?因此有些干部就将刘将军看作“慈父”或者“老婆婆”。真的,刘将军是从来不发脾气。刘将军对受伤战士更视同自己的儿女一样,爱护备至。当百团大战时,有天情况较紧,队伍要马上转移,另外还有一部分不能行走的伤员,于是刘将军就叫卫生所的负责干部来,告诉哗他们如何转移,并叫他们一定要负责保护伤员。事后,他看了两次。当移动时,有一个轻伤号走不动,掉了队,刘将军看见了,就把他所骑的马,让这个伤员骑。

  刘将军是个健谈而说话幽默的人,干部和战士都爱听他的讲话,在他的话里,有着丰富的群众语汇和四川的“歇后语”,他能够把很多深奥的问题,用浅易的语言说出来。譬如他瞀告部队不要犯盲动,他就说:“打仗不比唱戏,真刀真枪的要死人哇。”

  他解释机动,叫做“趋利避害”,他要求部队打仗时,应机动打击敌之一点,就说:“不要用五个指头按跳蚤,只只逃跑。” 他要求部队想出一切办法来打击敌人,就说:“不管黄猫黑猫,只要逮住耗子就是好猫。”他要求指挥员下定决心后,尽置贯彻执行,不然就是五行(按刘将军所指五巧为敌情、我情、友情、时间和地点)不定,输得干干净净。”他批评有些部队疏忽警戒,受到敌人的暗算,就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不要学死猪哇! ”这个比喻、土话,在刘将军报告深奥的军事和政治问题中,是常常可以听到的,因而干部们很容易接受刘将军的报告, 也能不感枯燥地随时爆发笑声,故当刘将军作拫告时,真是春风骀荡,满室生辉。

  刘将军现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之 中共中央委员,也是中国共产党出色的战略家——曾被党中央誉为天才指挥家,现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他控制着华北的五大动脉:陇海、平汉、津浦、同蒲、正太,他的部队,也被中央誉为“常胜军”的。但刘将军并不以此而有丝毫的自骄。记得在一九四二年庆祝刘将军的五十寿诞大会上,刘将军在答词里,曾说过这样的话:“自己的一生,如果说有一丁点的成就,那是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所赐与的,离开党,象我们这些人,都不会搞出什么名堂来的。因此我愿继续在党的领导下,做个主席的小学生,为中国人民尽最后的力量。如果我一旦死了,能在我的墓碑上,题上‘中国布尔什维克刘伯承之墓’,十二个大字,那就是我最大的光荣。”我也深深地记得,刘将军在五十寿诞“自铭”中的最末一句,乃是下面七个大字:

  “勉作布尔塞维克!”

  (原载一九四六年十月二、三、四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12-03 15:18:3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四)

下一篇:解放区军民发起局部反攻,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三十六)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