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八)
2018-06-04 10:08:20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河北平原的一支铁骑——记屡建奇功的XXX师骑兵营

  林朗

  走出重山峻岭的晋察冀的中心地带,东面是一块开阔的丰美的小平原,从这小平原越过平汉线的北段,就是冀中军区的大平原了。这一块小平原的中部,包括完县、唐县、曲县的平原区,是晋察冀军区外线的东面门户,坚守着门户的,就是XXX师骑兵营。

  骑兵营的防区,是一条长约一百里的外线,背倚着重重的高山,面临着广阔的平原。平原上,是他们的家庭,也是他们的战场。从一九三七年的十月起,直到现在,这一支X路军的铁骑兵,在这里战斗着,生活着,发展着,用大小二百次以上的胜利,在群众中建立起最高的威信。

  高门屯的胜利

  一九三八年九月,敌人对晋察冀军区实行九路围攻,2万兵力向内线凶猛进迫,骑兵营担任曲阳方面的战斗任务,他们用全力迎战敌人的正面进攻,另以班排为单位,组织无数游击小组, 作广大横面的散布,积极伏击截击敌人。由于骑兵营运动的迅速,所以更充分地发挥了灵活分散与机动集中的战术上的能动性。

  七月三日,七百匹身经百战的壮马,从几十个不同距离的点线上集中起来,天空刚拉上了黑幕,他们就出发了,马髙昂着头颈,踏着熟悉的道路,严肃前进。战士们左臂提着轻机枪、步枪,背着大刀,挂着手榴弹,神采焕发地坚实地骑在马上,没有言语与欢笑。铁一般的长长的行列。尾随在行列后面的,有一位青年自卫队员,这是第一个。相距二十米突,还有第二个,……这样一直延长到一里之遥,是一条联络线。流动在联络线后面的,是成群结队的老百姓,壮年、青年、十几岁的小孩子,男的、女的,十六七岁一伙的妇女自卫队,他们是救护员、担架员、运输员、了望员、侦探。骑在马上的,有他们最关心的人物:儿子、兄弟、丈夫、亲戚和最亲热的南方朋友。

  前面屹立着定州、曲阳间的高门屯据点。据点里酣睡着五百个敌寇守备兵,他们的任务是,小心保护这个重要的弹药库与粮食库。我们一部分骑兵成为临时步兵,跟随在大队骑兵巵面,分三路,突兀地冲进村子,四个哨兵被杀死了三个,另外一个只放一枪就不见踪影了。大部分敌人为紧张的马蹄声所惊醒,慌忙夺门窜出,正遇到我们步兵的白刃相加,纷纷倒地;一部分乘隙逃脱的,即以单衣赤体,狂奔街上。我骑兵如猛鹰捉鸡,来回奔驰; 架在高屋上的机关枪,又以居高临下之势,对乱滚成球丧魂落魄 的“皇军”张开了火舌。经过两小时有计划的袭击性的战斗,已有二百多替日本军阀当工具的士兵,成为流落高门屯的游魂了;约有三百个从死中逃生的鬼子兵,向定州城蜂拥奔逃。我们的骑兵也就张开四蹄,飞追不舍,高门屯至定州城四十里的道路上,染红了鲜血。

  老百姓的担架上面,牛车卜面,满载着步枪、机枪、炮弹、子弹、黄衣服、米、面、罐头.“…这些丰富的胜利品,是军民共享的。

  高门屯的胜利,吓得深入内线的东路敌军,慌忙退出阜平,退出王快,退出晋察冀军区。

  边区老百姓普遍地欢呼起来:“我们的骑兵又胜了,我们的骑兵营又胜了! ”

  军民打成一片

  铁的骑兵营,是军区东线上的英勇的保卫者。这个荣誉的名字,与晋察冀军区的创建史,有血肉不可分离的联系,它和独立X团是军区战斗史上两面辉煌的旗帜。独立X团成为建立X区的骨干,而骑兵营也成为奋战在华北战场上,建树最多最驰名的骑兵军了。

  一千匹久经锻炼的健壮的大马,上面载着一千位身经百战的抗日战士,他们的年龄常流动在十七岁到三十岁的青年线上,是清一色的青年队员,活泼、快乐、勇敢、爽直、诚恳,五分之四的指战员身上,有治好了的伤痕,紫铜色的脸,手舞足蹈地谈笑。他们之中有很多是南方口音,他们爱惜马犹如爱惜自己的生命,绝对忠实于所信仰的主义,……这一切,织成他们英勇的姿态,现实的生活——愉快,胜利,光明。

  小平原上的老百姓与骑兵营,利益上,生活上,已融成一片。他们的儿子、丈夫,极愿意参加骑兵营,他们把成为骑兵营的一名战士,当做是家庭的与自身的无上光荣。当一位老年人或年轻的农妇告诉你:“俺家有人在骑兵营里!”他们或她们的面孔上,自然现出一种满足的微笑。但是,骑兵营常常给踊跃参加者以失望,因为首先要有一匹马,才能欢迎一位新战士入伍,同时在质量上更有精严格要求,以致骑兵营缴获的武器,参加来的战士,大批大批编入到其他行列中。

  骑兵营中,有二分之一的战士,是革命老战士,他们多数仍:旧担任着原有的职务,这就提高了战斗力;还有二分之一具备二年以上军龄的新战士,他们是贫苦的农民、农村手工业者,年青,诚朴,具有二年多流血斗争的经验。

  南方人,老战士,在老百姓看来,是英武的,值得崇敬的; 本地人,新战士,是他们的儿子;丈夫、兄弟……他们更加亲切。所以说,骑兵营对于他们不仅是名词上的熟悉,并且认识每一个战士的面孔。有一次,我经过骑兵营防区的许多村庄,故意在自卫队岗哨而前不拿出我的路条,我说是骑兵营的,他们立刻不承认,向我反问:“你是骑兵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或是:“俺不信,骑兵营同志俺都认识。”有一次,我为骑兵营每天所消耗的干草数量担心,连问几个老百姓:“你们乐意每天送骑兵营这样多的草吗?”他们听到笑起来了:“那有什么不愿意,反正不是给了价吗(即给了草钱),马不吃草怎能打仗?”

  老百姓所以普遍地有着这样坚牢不拔的信仰与充满内心的喜悦,不是凭空造成的,而是有它灿烂辉煌的历史根源。

  坚持冀西抗战

  当X X 师主力获得有名的平型关的胜利时,师部令宣属的骑兵营活动在冀西南拒马河与唐河之间的山岳、高原与平川地带,在雄伟而荒凉的倒马关,阻止骄奢的察南敌人的南进。从南口、张家口浇幸得势的敌军一个联队,在倒马关北三十里的走马驿一线,不明情况中受到包围。崎岖险要的道路,乘马都会 感到困难,敌人装备臃肿,行动极为不便。在烦躁的两天里,敌寇军官只能从望远铙中费出不好的趋势,发现到处有牵着马的骑兵在运动。第三天,敌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于是整个联队向后迅速撤退,放弃了对平汉线两興远距离的迂回部署。骑兵营一面拦击,一面斩断这条毒蛇的尾巴,消灭了敌人后卫队一百余人,获得沿途遗弃下的辎重给养。

  这时,北战场上,平汶、同蒲两路的X军,纷纷撤退,石家庄潮涌般地集中起几十万大军。骑兵营为配合新形势的需要,就从山岳高原转战于平川地带。位于石家庄西北二百余里至四百余里的这一块小平原上,曲阳、唐县、完县、满城四县民众,正蒙着失败主义的面网,徬徨无措。在这突然被割裂的社会里,散兵土匪,打家劫舍,汉奸流氓,横行蒴道,城里几十名“皇军”,卵翼着的几个维持会汉奸,成为人类命运至高无上的主宰。不懂得斗争的老百姓,只单纯地感觉到“死”就是前途,万想不到会突 然出现一个X路军骑兵营,连演了两次曲阳城的壮烈争夺战,从血口里光复了一片黑暗的县城。同时,漕河南岸的满城,又发生连续三天的大激战,一百多敌人被击毙!

  这两个收复国土的胜利,立时唤醒了昏迷中的一群老百姓。

  他们起始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打得真不错”,“从没有看过这 样能打鬼子的”。但却总不超出钦佩而静观的态度。等到连续的事实继续说明骑兵营是他们利益的真正保护者时,他们才普遍地动起来,参加骑兵营,成立自卫队,打汉奸,破坏铁路,偷电线,运弹药。

  经过骑兵营一个月的艰苦战斗,国旗从一九三七年的十一月起,重新飘扬在曲阳县、唐县、完县、满城的城楼上,初具形态的伪组织被摧毁了,杀人放火的敌军被赶走了,悲观失望的群众转变为斗争的战士了。

  骑兵营的流血苦斗,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任务——打下了创造晋察冀军区冀西抗日根据地的基础。

  创下光荣战缋

  一九三八年二月,X路军对平汉线作英勇的总反攻,骑兵营参加保定至石家庄一线的出击,以神勇的姿态,收复望都、新乐两个铁路上的县城,占领清风店车站,袭击保定夺得西关,使军区反攻平汉线获得空前的胜利,使敌寇视为神经中枢的平汉线, 停滞一月不能通车。

  敌人在羞辱中的一种回答,是三月间分兵八路向军区作的首次“围攻”。骑兵营主力,击退七百名进攻完县的敌人。当敌正在向铁路上败退时,在完县与方顺挢之间受到伏击,被打死一百多。同时,骑兵营的另一个连,在曲阳、定州间,打坏敌人八辆汽车,消灭汽车上所有的仇敌。敌人为进入内线用的三条汽车路,也都受到骑兵营配合老百姓的致命破坏。这样,八路“围攻”就迅速被粉碎了。

  烽火中的五月,力竭声嘶的敌寇,正在徐州外围与我军主力作激烈的对战,全华北的八路军,实行总出击,以配合大徐州的保卫战。骑兵营在这个战略指导下,横越平汉路,驰骋于广漠的青色的大平原上。

  挺进津浦线

  一条迤长的行列,掀起平原上深厚的尘土,成为一二十里长的一条灰线。战士们头戴竹笠,左臂衣袖上粘上醒目的臂章,和蔼地、亲热地、雄壮地通过黑压压的老百姓的视线,经过定县、安国、安平、饶阳、献县,直向津浦路进发,首先在交河汨镇间发生姚码头战斗,击散二百多移动中的敌人,俘虏敌分队长、士兵十余人,缴获大批枪枝和马匹。

  他们所指挥的骑兵地方游击队,积极破坏敌人运输命脉的津浦路,攻入青州、阳镇、沧县,使敌人正感受台儿庄切肤之痛时,又加上了津浦路北段的破路、攻城、覆车、掘轨、炸坏火车头等等挨打的痛苦。

  有文化教养的富有斗争性的冀中大平原的者百姓,极乐意骑兵营长期驻在自己的村子里。为达到这个目的,就派代表从路途上截留,或是往他村邀请。他们普遍不赞成骑兵营的粮食给养的发价规定,如果坚决给钱,很易被误解为不亲热。看到要开走了,他们总是说:“再住几天”。他们觉得自从民国以来,就未见过这样好的军队。

  前后有几千老百姓愿意加入骑兵营,因为缺乏足够的马匹,只好婉言相劝,预约他们下次加入。可是,他们常执拗地坚持说:“没有马,我们有车子,不参加不成”!(冀中自行车很多。)

  一年以来,当冀中老百姓知道我是来自路西的晋察冀时,就常常向我问起关于骑兵营的消息,我告诉他们:“骑兵营现在人多,马多,胜仗多……”。

  他们快乐得笑起来了。

  (原载一九四O年八月九日、十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6-04 10:18: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七)

下一篇: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九)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