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四)
2018-05-28 15:05:30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江南的歼灭战

  陈力

  前两个月的一天晚上,我们在澄镇公路的陈巷将七辆汽车所载的敌人毁灭了,那猛烈的爆炸,血与肉的情景还鲜明地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至今已隔两月,或进回来的今天,又和敌人在血泊中相见了

  已是初冬的时候,这几天又是凄风苦雨,寒绵绵的象没有止境。我们的战士,在因艰辛而黯暗的脸上和眼睛里,却闪着沉毅顽强的光芒,每个时刻,枪总是背在肩上,准备迎接血的战斗,仿佛战斗会象火山爆发,会在偶然遇到。

  敌人约百名,昨夜出发,到宝堰、延陵,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回原路。刚走到九里镇以西,就遇到了我们团的袭击一是上午八时开火。以后X营从九里镇的北面追击上来,在数次的冲锋中,敌人在被打得无可奈何中放了毒气弹,但终于还是败退到贺家村附近。这时,我们住在战场西南约十五里的地带,枪炮声时紧时缓,团长陆续派人去查明情况。下午一时,接到战斗报告: “战斗尚不能解决,敌人尚有数十名顽抗,……速来增援歼灭!

  于是团长立即率领X营跑去,X营仍留在原地。

  江南的雨天是讨厌的,路上满是泥符。团长率领着X营,在风雨中跑步,三时到达,战斗又重新紧张起来,敌人已固守在村西南大祠堂附近一带的草屋草堆中。

  “鬼子打得疲乏了,消灭他!”

  这是每个人的愿望,在大祠堂的西南角有十多个大小草堆,靠屋角的一个大草堆,偏右底下留出一个床铺犬的空间,十多个鬼子就钻在里面,这是一个最好的防御工事。忽然,一个穿灰色军服的战士,拿着两颗手榴弹悄悄地沿着草堆边爬过去,趁着敌人没有发觉,将手榴弹迅疾地抛进洞口。手榴弹在里边爆炸了,草堆也起了火,熊熊的烈火在洞里燃烧。鬼子在里面叫喊着,挣扎着,只有两个空着手从火中跳出来逃走了。一群战士象发现了宝物似的跑来搜寻,还有一个“小鬼”象猎犬一样地追击负伤逃走的敌人。

  战斗并未因此而停止,敌入从北面又来了增援队。

  村上的群众都曾经受过战争的锻炼,所以他们并不逃跑,都去帮助抬伤兵。在远近的村落里,一群群老亩姓被动员起来,在战场上穿梭着,工作着。

  在贺家村的一家旧草屋的门前,立着二个穿破棉祅的孩子,有十四五岁的光景,他恐惧地眨着眼睛,但还摆出指挥者的神气对过路的人说:

  “快点去,前面要人抬伤兵!”但过路的人并不理会,只是恶意地横他一眼,一个人骄傲地反驳嘲骂他:

  “叫人家快点,妈的,你家里的人呢?……”

  “我爸爸早就去了,已抬了好几个!……我妈妈老早就煮了一盆山芋,我送去给队伍吃过了!……哼!……”

  战斗虽然继续着,但敌人渐渐地被迫进大祠堂里去了。这时,黑夜赶路的旅客,匆匆地来了。

  敌人始终钴在大祠堂里,夜的寒风,冷雨的悲鸣,吞噬着光秀的田野和屋角,一切的恐怖、神秘和战斗的热血都埋藏在黑暗里。

  离战场一百米达,便是指挥部的位置。团长是一个瘦削的湖北人,在沉默地听取通讯员的报告,他的浑身被风雨扫荡着,淋淋地在滴着水珠,但他好象还没有感到,两眼凝望前面所燃起的火焰,兴奋而又愤激,心灵和肌肉更加紧张和坚强了。他有自信地决定着:

  不管敌入怎样增援顽抗,在拂晓时,一定要解决战斗,把准备的X营也调来。

  命令是十时半发出。X营的每个同志都期望着能立即赶到,可是每一点空间都给黑夜占据了,风雨飘淋,泥泞稀滑,有一半以上的人已在泥路上成了泥人。这样迟延着时间,到达火线已是四点钟了。

  在不知什么吋候,敌人又来了增援部队,因为在几次突击进攻时,敌人的火力又增加多了。

  本来X营应绕道至大祠堂的东北边打进去,可以有好些地方做掩护地,但他们行进到大祠堂附近时,战斗一直是在静默的紧张里,敌人的枪口在黑暗里沉默地窥视着。副营长派尖兵靠屋子南边去搜索,看看敌人是否就在这里面,忽然从门里打出一枪,整个的沉静又被打碎了,残酷的战斗又继续开始。

  二百多个战士,被枪声一惊,三分之二的队伍立即在屋子的西南角散开,其余到西北面去,担任警戒从宝堰来增援的敌人。

  敌人在一夜的坚持里,已经在墙壁上挖出枪洞,做好了简单的工事。

  战士们以十倍的顽强进攻敌人,忘记了风雨泥泞,在田埂上匍匐蠕动。指导员不时发出轻捷抑制的命令。战斗的中心是在屋角的西南面,对排的机关枪怒吼着,屋墙的两边洞口连接地吐出机枪的火箭,而还击过去的更是密集而猛烈。在这短距离的射击中,也不知有多少子弹是碰撞的。当扫射紧张时,有几个射手滚下泥田里了,但马上另一个人又来代替。不久,对面洞口有一半机关枪喑哑沉默,自然,在一个冲锋跃进中,战士们接近了屋墙,伏在屋檐下的小沟里,从洞口是看不见的,这样我们就占了上风。

  战斗在黑夜里坚持,象两条斗角的牯牛在抵拼。

  “拂晓时必须打进房子,解决战斗!……”团长的命令是如铁样坚决。战斗在这个时候,每一秒钟的时间,或者一块肌肉要想松懈下来是不可能的,即是帽子被打落了,草刺着脸皮,甚至身上着了擦伤,也是不能去理会的。

  时间在枪弹飞舞中跃进,看样子黎明的晨光距离不远了。在南首的一个战士,大约十七岁,江南人,是一个黑脸的顽皮家伙,班长要他摸墙过去打手榴弹,因为在机枪的互射中,洞口因震动而扩大了。他摸着,发现了一挺发亮的机关枪筒直伸出了洞口,他想:好,把他拖出来!当他正要拼命一拖时,枪口咆哮了几声,火热的枪筒把他的手震动得麻木了,他恐慌起来,摸着左腰,见只是打穿了衣服,于是放了心。

  “妈的,老子不要你了。”接着掷了一个炸弹进去,枪和人都在爆裂的火光中粉碎了。这一挺漂亮的机关枪没有拿到,这使我们的小战士愤怒,他又拿起炸弹来,一只手从洞口伸进去,一连轰轰七个。每当一颗爆发以后,里面就“哇啦哇啦!……”不知道是叫还是哭的乱喊一阵。在这骤疾的一篓,从两边洞口打进去的炸弹轰轰地爆炸,通红的火光,血和震毁庙宇的爆裂声,作呕的血腥味,,室息的火药气,弥漫在墙的里外。

  战斗就象过独木桥,忽然中断了,就很费事。正当这边进展的时候,在祠韋西北的X连一排,向墙角边前进,看见几十个影子从正北的门里冲出来,却疑惑是自己人,犹豫着,结果被敌人冲退了,鬼子顺势向西南冲过来。等到发现是敌人的时候,敌人已经接近了,这时每个人的脑子里反映出来的就是生命与死亡的决斗。在刺刀的一闪中,一个战士已经先被刺倒,接着是另一个青年战士冲上去刺倒了对手。这样两个三个一伙的交锋,在小沟里的田土上,混乱地纠缠着。

  黎明的曦光在雨天是暗淡淡的,但对手的轮廓却已可看得清楚。没有了炸弹和机关枪的声音,但战斗的紧张却使每根毛发都竖起来。每双冒火的眼睛紧盯着雪亮的刺刀,互击的声音“喀哒喀哒”地惊人地震响。

  其余的鬼子继续向前冲,一个带了花的班长被刺倒了。这时,那个打了七个手榴弹的江南少年,伏在田埂下看着这冲杀的情景,当他看到班长倒下时,他没有刺刀,只有用枪来对准鬼子,第一枪就打中了。另一个敌人正追着一个新战士,刺刀将要刺进,他又打过去一枪,敌人倒下了!还有一个鬼子追击负伤的副排长,他仍伏在田埂下再打去一枪,鬼子也就又跟着枪声倒下了。……

  又涌上去一群人影和闪亮的刺刀。在一阵拼刺的“喀喀喀…”响声后,敌人又被打回墙里去了。田土上血糊的尸首零乱地躺着,有几个还在微微地颤动!

  在东北方向,仍有不断的枪响。天色渐渐地明亮了,什么都可以看得清楚,从那几个大洞口望进去,尽是残缺破碎的肉体、衣物和一切认不清的东西,但都给湿淋淋的血模糊了!当有人刚要踏进去时,前面屋子里立刻有枪弹射出——活的鬼子都跑到前面去了。

  坚持到九点钟,还不能全部进房子,团长下了最后一次攻击令,以西南和东北为战斗的中心。这时,鬼子已再也没有顽抗的精神,只有三十几个从东大门和对北的门突围逃出。我们预先布置好的队伍的枪声又咆哮了,象饿狼抢食,每个人都想冲锋过去捉活的。

  “哇哩啦哇和刘哦,颗罗杀士幼!”

  “优待哦,士太罗奴……”

  战士们喊着日语口号,但到手的俘虏还是死不肯走。两天一夜的战斗,战士们已很疲乏,看着田埂上横躺着牺牲了的同志,心中被无情的痛楚敲击着,谁还有耐心去慢慢拖俘虏呢?轻伤的俘虏,由五个当地的老百姓把他抬走,他们这时惨白的脸象羔羊一样的柔顺,并耳痛苦地呻吟着:

  “两天没吃了! ”他们做着手势。

  敌人从宝堰、珥陵等处的增援部队文赶来了,我们的部队这时却迅速地撤退了。带着所有的胜利品一俘虏和三十多枝步枪、五挺机关枪、两个掷弹筒,胜利地结束了这次战斗。

  (原载一九四O年五月二十九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5-28 15:06:3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三)

下一篇: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十五)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