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一)
2018-04-24 15:43:00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井讫塔的血

  肖英

  距吉县西北六七里外的一个山头上,散布着好些土窑和房屋,几株光秃禿的老树随着西风飘摇,一只黑狗懒洋洋地躺在太阳下……

  这是井讫塔村。

  由村庄环视四周,四周的山头都是被开垦了的田庄。每年春天,村民在那里播下了糜子、麦子和玉米的种子;秋天一到,满山飘荡着糜子芬芳的气息,一片金黄。二十多年来,每年都是一样,这儿没有什么变故,也没有战争。虽然村民仍旧保有着那副平板的脸孔,可是他们实实在在生活在平静中。

  然而,突然有一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从县城传到井圪塔村来,“东洋鬼子进兵中国,现在正在攻省城哩!”虽然他们曾由此有过一个短时间的惊慌与忧虑,可是很快就平静下去……

  以后接连传来了很多可怕的残杀的事实,如:太原附近的一个村庄里有一家人家共男女七口,可怜他们还未跑出家门,敌人就来了,结果全部惨遭杀戮。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送他的孙女到婆家去,不幸路上遇了几个日寇,孙女被日寇抓着轮奸,老头儿跪下哀求,反被杀害了,那几个野兽泄了兽欲以后,就在少妇阴部插进一把刀,扬长而去……

  这些惨痛的传说,在他们质朴的意识中发生了作用,他们开始认识了敌人,开始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可是,有一件事实却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就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中,敌人会四度来蹂躏吉县。第一次是太原陷落后的第四月,当时敌人杀了许多他们认识的居民,抢去了许多财物,一直使他们在山沟里困了一个多月,最后等守军把敌人击退了,才重回村庄,看见春风飘荡中的国旗。

  第二次,是八个月以后的冬天,.远近的山头还积着皑皑的白雪。消息一传到平静的井讫塔村,土窑里,小屋里马上掀起一阵很久的骚动,人们噪急地呼唤着孩子,忙乱地收拾着财物和用具,最后,赶着驴马,重又踏上亡命的途程。

  村民们迈过山头,向万山丛中爬进,但却有三十一二人转入了离村庄只有半里路光景的小沟。

  这是一个少人知道的地方,没有路,没有人的痕迹,三面都是高山,只有一面是一条玲珑曲折的山径,可以通大路的。这是荒僻的山径呵!在山沟的南面,有一块土坡,坡子的顶点连接着一块一丈来高的陡峭的土壁。这里,用不着夸张,土壁的的确确是壁一样峭立,若不凭一把梯子一根麻绳,谁也不能爬上。上了土壁,便是一条狭小陡斜的山径,起码总有三四丈高,滑碌碌的,没有抓攀的地方,也没有站得住的所在,若你一定要爬上,非小心異翼地手脚着地,否则便有滑落的危险。两旁的山壁紧紧地夹 成一条“一线天”,若窑口滚落一块土块,山坑里马上会发出“骨碌骨碌”的巨响,象大石崩落似的使人害怕。窑洞躲隐在山壁的两旁,又有山壁突出的部分掩藏着,因此从窑口可以望尽下面的山坑,可是,从山坑,或从土壁下面向上望,却没有法看得见窑口。这样奇怪的地方,谁会怀疑它呢?然而,敌人终于知道了。

  据说敌人第一次占领吉县时,曾抢去几十万元的烟土,发了大财。这当然还未能使日寇满足。这班家伙本来就是以偷窃为业,无恶不作的,平日与居民结下了很多怨仇,这次卷土重来,一是为了报复,一是梦想发财,——这正是惨剧的祸根。

  村民们眼见敌人进了吉县城,也开始布置了:老年和孩子留在窑里看家,年青小伙子出去放哨。天一亮,小伙子们凭着一把梯子从土壁上溜下去,爬上山头,分别了望着两条来路。不料,在吹着大北风的一天,有汉奸日寇八九人,避开了放哨人的视线,悄悄从山沟里爬进来,凭着那把梯子,没有阻挡地爬上了土窑。留在窑里的老年人和孩子们,自然没有抵抗的力量, 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强盗肆意搜索,眼巴巴地看着日寇抢去了七百多块钱,十几两烟土,和几床棉被……

  遭了这场意外的巨劫,他们大大地瞥惕起来,首先把土壁上的梯子搬走,使敌人不能爬上;第二,他们在窑口堆起了一堆土块,准备对付。这时,他们脑子里虽然曾鲜明地映出了一些敌人刺杀中国老百姓的影子,可是,两边是大路,他们是无法逃走了……

  果然,苦战在第二天开始了。敌人十余人,一登土坡就得意洋洋地往上爬。居民们呢?后来据一个逃出来的孩子说,他们早就伏在窑口紧紧地盯着山沟,等敌人爬上了土壁,正艰难地象乌贼似的爬讲的时候,他们就抓起一块土块,对准最前面的一个使劲一扔。应着土块的碎裂,山径里立即骚乱起来,原来,土块正打到最前而一个家伙的头上,头破碎了,于是人象石头一样直滚下去,爬在后面的几个家伙,也象石头一样被压着滚下去。当这些家伙由土壁滚落土坡的时候,土坡上马上发出嘭嘭的象巨石着 地的巨响并扬起一股浓重的泥尘……

  敌人没有就此罢手,开始用步枪猛烈向上射击,然而藏在暗处的窑口是看不见的,村民们仍然可以伏在窑口,抓着巨大的土块,等候野兽的来临。敌入经过二三次的爬进,都失败了,最后,才悻悻地退走。

  后来据说:这次敌人被打死了两个,受伤的四五个。自然,见人就杀的野兽会用更大的力量来吞噬人类的。果然,第四日,敌人增加到五六十个了,一拥进山沟,就大声吆喝,猛烈地盲目射击。村民们见来势汹汹,就拿土块、煤屑、瓦碗、水缸、油瓶 拼命抵抗。敌人虽然接二连三地爬进,可是不能爬上……

  一直苦战了二三个钟头,窑里的土块渐渐少了,后来两个被刺了四刀而未死的孩子说:“那时候,我们在窑里着急了,只好拿菜刀拼命在窑壁上乱砍,把砍落的土块,搬出窑口,又继续打下去……”

  这样,由上午八时一直苦战到下午六时,敌人终于到达了窑口。敌人怎样到达了窑口的,这里却有三种传说:一是窑里的土块、煤肩、瓦碗、水缸都扔光了,失去了最低限度的抵抗力量;一是敌人搭了木梯,以步枪掩护爬进;一是由密顶的山头,用麻绳把敌人吊落,被吊落的敌人在空际不断向窑口射击,使村民不敢出来抵抗。后一说是最有可能,因为事后发现了许多座里朝外,由上向下射击的弹痕。

  总之,敌人是到达了窑口。随着几声枪声之后,一张狰狞的脸孔,立即出现在窑门。白德禄首先中弹倒在血泊里死了。这当儿,几张狰狞的脸孔又陆续窜进,五六把尖利的刺刀,耀着寒森森的白光,正在寻找刺的对象。可是,窑深而黑,且有三个横窑,不容易辨认里面的东西,这群手无寸铁的可怜的同胞,都缩做一团地蜷伏在黑暗里。时间二分一秒地过去,无情的刺刀迫近了他们的胸膛,他们虽然凄惨地睁大了恐怖的眼睛,抖着身子,可是残酷野兽反而狞笑了,因为他们都是兽,没有人类的感情,他们杀一个人,认为是一种极有趣的游戏。这时,他们的胸脯已清楚地映进了野兽的眼晴,野兽们使劲地一刺刀,就刺进了血肉的胸膛,刺进了血肉的脑袋,一刹那间,二十八个善良的人,就成了野兽们的刀下鬼……

  三十二个人剩下四个了;可是聪明的读者,你们不要以为这是日寇的宽恕,野兽从不曾轻轻放过一个人。据说在横窑中的暗角落里蜷伏着两个五岁的女娃,敌人枪杀白德禄时,她们就紧紧伏在母亲的背脊后不敢动弹了,大屠杀开始了,几具死尸倒压着她们,同时她们也被吓晕了,所以敌人无从发觉。另外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给敌人一连刺了四刀,二刀着头,二刀着胸,虽然鮮血流了一头一脸,然而,他没有死。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庄稼汉,是第二天就离开了窑洞下山去的。上面这三条小生 命,都是他在当夜悄悄地去抱出来的。

  有三位青年妇女死得最惨。后来,当我亲临其境而经过一条下临万丈深沟的小路时,一个村民指着一堆淡淡的血迹说:“那三位妇女就是在这里被推落山沟的。”血,是洒在临崖的边沿,也许刺刀刚进胸口,她们还未吐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敌人就把她们推落深沟了。她们的尸体都在深沟里,下身裸露着,胸口还凝着鮮红的血浆。她们的脸色苍白得可伯,血液停止了奔流,可是,她们中一位还紧紧地咬着一束头发,另一位高高地举起一只拳头……

  啊,拳头,井讫塔的血会把它渐渐滋养成一个铁拳,一个毁灭野兽的铁拳啊!

  二十三夜于吉县中市

  (原载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4-24 16:25:4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二十一)

下一篇:艰苦奋斗 坚持持久抗战(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