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十一)
2018-04-02 14:59:28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神勇斗士廖宝财

  胡兰畦

  东方已经渐渐发白,晓风把这充满了火药味的战场吹扫得清清静静,田野又放出芬芳的新鲜气息,就是我们疲乏了的战士们,也都感觉到一种舒适。大自然恢复了他们的疲劳,他们又精神百倍了。可是敌人也同样增加了气力,向我们又开始进攻了。

  廖宝财是湖南人

  廖宝财是第一营的一个士兵,虽然是一个湖南人,他却有那山东大汉的身材,脸上的颜色是黑里带红,配上他那一对粗眉大眼,真有几分神气。可是在队伍中,弟兄们因为他不大会说话,都当他是个傻瓜,要是人家和他开玩笑,他除了傻笑以外,也说不出几句漂亮的答话,在一般人的眼光中,他不过是个傻子而已。可是这个傻子对于敌人,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他眼中的东洋鬼,不过是和蚊子、苍蝇一样的害虫,只要抖抖精神,就可以把他们消灭的。每每他的子弹打中了一个敌人的时候,他就像小孩子用打蝇拍打死一只苍蝇一样快活。

  天巳经明亮了,天边现出一层层的红云,太阳还没有从云中露出脸来,有十几个东洋鬼已经开始朝着我们的队伍冲锋。

  班长想:你这个傻瓜!

  廖宝财手中的枪,不但旧,而且很难打准,他看见有十几个人冲出来的时候,他就向班长说

  “班长!发一枝快枪给我,让我把这几个鬼打回去”

  班长没有理会他,班长的眼晴正在注意来的敌人

  “班长!发我一枝快枪吧!”他要求着。可是班长还没有理他,看了廖宝财一眼,又笑了一下,他想:“你这个傻瓜!”

  敌人越来越近了,头一个背着一枝轻机关枪,其余都背着步枪,很得意地在跑。

  班长的心中,的确不信这个傻子可以去抵住几个敌人,所以还是没有理他。然而敌人是不会让我们慢慢考虑周到来对付他的,他们已经追到我们的壕沟前面了,这时真是紧急万分。

  廖宝财也不向班长再要求那枝快枪,也不等班长的命令,他纵身一跳,跳出壕沟去,对准那个背轻机关枪的敌人,就是一枪,虽然他的枪不好,可是这一枪是他聚精会神瞄准的,这个东洋鬼好象很舒服似的把手一摆,连呵欠都不会打一个就倒在地上,伸长两腿走向他们的天国去了。

  第二个日本人抵上来的时候,廖宝财摆开了他的八字脚,站稳了他那铁一般的桩子,用拳师一样的手法,用枪上的刺刀对准那第二个来者直刺过去,来者也用刺刀回敬过来,他的身子一偏,来者扑了一个空,他顺势把来者搂腰一拦,那个东洋倭鬼就像小儿一样被挟在他的腋下。

  第三个敌人冲来的时候,他就用腋下那个家伙做武器。我们的傻子,这时候不但发挥了平时人家不曾看见过的神勇,而旦还显出了人家平时从不会注意到的大智,他一抓住这个武器的时候,敌人怕伤了自己人,连快枪也不能向他发射,于是他们一齐围起来,廖宝财一只手挟着这个挡枪武器,一只手还拿枪上的刺刀和敌人厮杀。

  东洋鬼实在不行

  到了真真相拼的时候,东洋鬼实在不行,单是中国人这种勇气,已经把他们慑服了,虽然是五个拼一个,而他们的魂灵儿早已飞腾在九霄云外。

  廖宝财不但是刺刀可以杀敌,而且他的脚头也可以踏得敌人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敌人拂晓进攻的早战场上,完全变成廖宝财一个人的擂台了。我们的人,忘记了他们是在作战,好象看戏一样,简直看呆了。日本兵一部分骇得抱头鼠窜而逃,廖宝财自己也忘记了一切,他的动作好象开了马达的机器一样灵敏,迅速地 把这五个敌人统统送归地府。

  最后的硬汉冲过来

  敌人的队伍虽然已经散了,可是还有一个硬汉,最后冲过来,这时,廖宝财不得不先把腋下这个家伙收拾完结,他运足了气力,发出了一个“嘿”的声音,把腋下这个家伙拚命地一挟,大概是结果了,于是好象抛了一个包裹一样,啪的一声把那位皇军的贵卒抛了一丈多远。

  真是快极了,那个最后的硬汉,巳经逼到廖宝财的面前,雪亮的刺刀对着廖宝财的胸瞠直刺。自然罗,我们的勇士也急忙用刺刀给他回敬一下,可是,不知在什么时候,我们勇士的刺刀巳经从他的枪上飞去了,他刺过去的只是一枝空枪筒。但是这个时候的紧急,比刚才五个人围着他的时候还危险,我们的勇士这时真正到了争生存的反抗时候了,再没有仕么时间给他去想。他急快地抛了手上的枪,用手去接着了敌人的刺刀。他的手受伤了,鲜红的血象水一样地流了出来,但他也不管。他本能地大吼了一声,就象猛虎一样,扑到了他的敌人的身前。他首先把敌人手上的武器碰落在地上,两个人到了拼生死的一刻,敌人也显出来他的大力,两个人就扭在一团相拼。

  他咬着敌人了

  我们的勇士,这时不但没有注意到民族抗战的伟大战场,而且连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伙伴也都没有放在眼内,就是“你死我存”四个字也不摆在他的心上。他两个人手挽着手,脚绞着脚,就在地上滚着拼斗。再快也没有的这一瞬,我们的勇士忽然占着了上峰,他的头绞着了敌人的颈子,他咬着敌人了,他张大了口咬着了敌人的咽喉,他也不知什么是仁慈,什么是退让,什么是可怜,他只是本能地用力一咬,拼命地一咬,一直咬到他的上下牙齿象火车头一样地互相碰了,直让他的敌人放手他的时候,他才看见了他那个凶恶的敌人巳经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他把嘴一撅, 对着那些死尸呸了一口,他想:“妈的,真不行!”

  日本鬼子都跑完了,他坐在地上吐了一口恶气,把他自己的那枝失了效力的坏枪拾起来,细细地玩了一会又毅然地把它扔了,然后慢慢地把那枝轻机关枪背在背上,又把敌人抛在地上的步枪拾起来,一个人背了四枝步枪,一枝轻机关枪,快乐地大步地走回队上。这时,他的伙伴们好象做了一场大梦似的,才被他的笑声惊醒过来。

  他们冲出了重围,回到师部的时候,全部人员都欢迎这个神勇的廖宝财。师长把他叫去照了像,从口袋里拿出钱来当面奖励给他,又升了他的职位。到今天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位神勇的战士用牙齿咬死了敌人的廖宝财。

  廖宝财对于升级、奖钱、照像的事情,虽然是髙兴,似乎这个高兴远不及他看见杀死—个敌人那样快乐。不几天他又上战场了,战场上的枪声,“嘶嘶嘶”的不绝于耳,在壕沟内他看见他的伙伴一枪就打死了一个人,他真是快乐,忘乎其形地高喊:“呵!好呀!又打死一个,哈哈! ”他一面脚也在跳,手也在拍:“呵!好呀!又打死一个!哈哈哈!

  “嘶!嘶嘶!”无情的子弹,正钻进了他的头颅,我们的勇士,在战场上很开心地面上带着痈快的笑容牺牲了。

  “廖宝财有些傻”。有人这样说:“不过他这股傻劲儿也是难得的!”

  我想,在这伟大的抗敌战场上,最好多有一些象廖宝财这样的傻子,我很自恨,我赶不上廖宝财这样的傻劲儿!

  (原载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一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4-02 15:02:2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十)

下一篇: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十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