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二)
2018-03-22 10:56:58  来源:《新华日报》抗战通讯选  点击:  复制链接

  广州在轰炸中

  夏衍

  到傍晚,一天的轰炸完毕之后,除出几缕黄灰色的火焰之外,广州的天空依旧回复了她原有的澄澈与清明,几小时之前作为屠杀者掩藏处的一朵朵的轻云,依旧奇伟而又深遼地浮在人们的头上,这样美丽的自然,这样和平的大地,谁能设想这是一连十二日,每日轰炸几百民家、学校、医院,每天屠杀几千非武装平民、妇孺的场所!广州是被连续无目的地轰炸了十二日了,要轰炸到什么时候为止,谁也不能知道!广州街上尽是半疯狂状态的号哭着的失了丈夫和儿子的女人,尽是装在运货汽车上的一列列的白木棺材,残砖碎瓦,倒坏了烧毁了的民房,炸弹片,一排排的用芦席盖着的尸首,和由红变褐,由褐变黑了的血迹!晚风吹过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气和血腥!是的,经过这十多天的轰炸,广州是遍体鱗伤了,任何一条路上走一百码,就可以看见一处惨痛的伤痕,但是,广州还活着,脉搏还正确而有力地鼓动着,遍体鱗伤是不能致命的!广州还在战斗,广州咬紧了牙根在忍受一切该忍受的苦痛!

  不亲身经历过,是不会理解轰炸人口稠密都市的残酷和恐怖的。从去年九月起,广州是经了十个月的长期轰炸了,但是以前的目标是在近郊的铁路沿线,即使到市区来也不过小规模的轰炸。所以经过了这样长时期之后,广州市民对于空袭渐渐从镇定而变成麻木了,二次警报之后还是维持交通,高射炮怒吼的时候,市民也没有张惶的情状。外省到广东来的人们称赞广东人的镇定,广东人也拿这种镇定来自己夸耀,而忽略了对空袭的警觉和准备,于是,惨绝古今的惨闻,就在这种情形之下发生了!

  五月二十八日起,敌机大规模地向广州市区轰炸了,来的飞机最少是十二架,最多的时候是五十二架,掷的炸弹都是三百磅 至五百磅的巨弹,一次投下的弹数最多的日子是一百二十个,每天来袭最少三次。五月二十九,六月六日,整日在轰炸中,全市市民简直没有喘息的机会。投弹,全然是无目标的,商店,民家,学校,幼稚园,医院,甚至于屋顶上铺了法国国旗的韬美医院,全是他们的目标。五月二十八、二十九,每天死伤的人数是一千人以上,六月六日,死者一千二百,伤者简直无法统计。日本发言人声明要炸的军政机关,可差不多完全没有炸到,那样目标显著的市政府,周围投了几十个巨弹,但是结果只炸毁了几棵大树,和震碎了这巨大建筑物的一些玻璃。其实,即使炸中,这也只是和“房屋”作对,在军事上完全没有意义的。很明白,在这样大规模的轰炸下,敌人明明知道政府官员不在这些建筑物里办事,这 只是一种诡辩,一种对国际间放送的掩护大屠杀的口实。在广州的外国新闻记者都知道,单就到今天为止,殉职的军警还不到死难平民的千分之一这一件事,就可以知道日本帝国主义者要轰炸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了。

  这是一种人间地狱的情景!我依旧要说,不亲身经历过是不会理解的。你知道炸弹在你近处落下的时候所发出的那种和空气磨擦的“哗哗哗哗”的声音吗?这惨厉的声音以一种可怕的力量,深压到每个被威胁者的灵魂深处,在这一瞬间使你失去思考的余裕,闭着眼晴等着,也许下一瞬间你的生命就会这样的消去!接着,是震聋耳膜一般的轰响,窗格的震动,玻璃翠响,一两秒钟之后是一阵黄灰色的烟,冲鼻子的是一种泥土和火药气混在一起的使人喷啶的臭气,……当然,在这几秒钟间,几十几百也许是近千的生命是象蝼蚁一样的消失了!这过程反复重叠着,从清晨五点钟到傍晚,从晚间七点到午夜。

  在猛烈的轰炸中,人们是并不感到特别的恐怖的,不,可以说,在那决定生命或断或续的瞬间,人们心里会自然地产生出一种超过恐怖的安定感的。人们伏在地上,没有话,没有表情,有的还默默地凝视着也许他从来不曾看见过的地上的小虫。在聚集着几百个人的逃难处,沉默得象一座森林,连小孩也不敢哭,被一种无限的森严镇压住了!

  广州最繁盛的街道,全被炸成瓦砾场了,黄沙车站附近,已经是一片平地了,文化街的永汉路,惠爱路,长堤,每走几十步不是一堆焦土和残砖,就是一排炸成碎片压成血浆的尸块。五百磅的炸弹下面,钢骨水门汀的高层建筑也是没有抵御力的,那种 惨状谁也不能想象。路上散碎着人的肉,毛茸茸的小孩的头盖, 灰黄色的脑浆,炸到几十步远的墙上的紫蓝色的肚肠,风吹着,这肠子在慢慢地摇晃,红的血被太阳一晒,变成赭黑色的凝块了。尸亲发着低低的泣声,在尸丛里面寻找他们的骨肉,找不到的时候痴呆地回去,找到了的时候一阵凄厉的哭声。我看见一个四十几岁光景的妇人捏着一张照片,揭开盖着尸首的芦席一个个地在寻找她失踪了的亲戚,看照片,那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天其烂漫的姑娘。

  我是一向怕看死人,怕看人血的,可是现在,我能够在尸场上慢慢地走,我能够踏过那涂满了街道的“血路”了,不踏同胞的无辜的血,是不能通过罹灾区域的!残酷吗?不,这是感觉的麻痹,这是对于恐怖的感受的疲劳和饱和!

  广州是以街道树的美丽出名的,而现在连这些正开着花的树也遭了殃,附近落了弹,这路上的街道树就会换个模样,红的花, 绿的叶,全震落在地上,不炸倒的树,也变成落了叶的枯树了。 我们看到路上有落叶,就可以知道这一带有炸弹。

  对于投弹的漫无目标和野蛮残酷,真使我们怀疑从飞机中投弹的是不是和我们同样的有父母儿女,有知觉感受的人类!二十九日第二次炸惠爱路,看见红十字会和童子军在上一次灾场发掘尸体,而他们竟低飞对准这发掘工作者投了三个炸弹,这是战争吗?这些被屠杀的是战斗员吗?我想问问西方先进国家的朋友。

  香港英文《中国邮报》的驻粤记者报告中有下述的一段:“余与一美国摄影记者,蹲于爱群酒店之屋顶,而观惨剧之开演。余非故作惊人之言,汉民路为广州市第一大通衢,是日平民之被炸 毙于该路者达六百余人,全路路面,为之作赤色,葬身华侨理发 店之瓦砾堆中者,亦有百余人,盖五百磅炸弹一枚,曾坠于是也。余曾见三所学校,惨遭炸毁,其中一校,尚有十数童尸,横陈地上,余助红十字队工作,发掘十五英尺瓦砾,见一年约十八岁之女子,虽被埋压,然幸未受伤,彼指导红十字会人员发掘,救出彼之老父;余又见一妇人,背负孩子,该孩子已死去多时, 慈爱之母亲,犹不忍将之放下,抱头痛哭;又见一孩,坐于死猫之旁痛哭,彼犹不知一家八口只得彼一人生存,一般推测,该孩子当空袭时,必因追猫出外,而其家人则尽葬身瓦砾丛中矣。”

  同样的一个老年的医生对记者发表谈话说:“我从事医生三十年,从未经验过这种惨绝人寰的患者,一妇人以手按住已流出之肚肠,而犹频频回头视其背上的婴儿,而此婴儿之头盖,已被机枪子弹扫去一半。”人间何世?这是什么世界?世界上一切理智清明的人,能够袖手旁观,让这野蛮的屠杀继续下去,扩大下去吗?

  这样的屠杀,继续着,我在轰炸中零零碎碎的写这篇通讯,已经因为警报而停笔了四次了,今天是大轰炸,大屠杀的第十二曰。昨天是旧历五月十一,上弦月已经半圆,今后未死的广州人是要遭遇到更惨的夜袭了!

  六、八下午。

  (原载一九三八年六月十二日,《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3-22 10:58:0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一)

下一篇:卢沟桥事变 全国抗战开始(三)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