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来自广东侨乡的空军勇士——伍国培
2018-03-23 15:51:39  来源:红岩春秋,作者:唐学锋   点击:  复制链接

  一个英雄辈出的地方

  深受孙中山“航空救国”思想的影响,台山的年轻人都以能入航校学习、从事航空事业为荣。1936年3月,伍国培考入广东航空学校。6月,两广事变爆发。7月,陈济棠下野,广东航校改为中央航空军官学校广州分校。全面抗战爆发后,广州分校迁至广西柳州,进行初级飞行训练,中、高级飞行训练集中在昆明总校(后改为中国空军军官学校)进行。

  伍国培等一批来自广东航校的学员,全体并入了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第8期,于1938年12月1日毕业。随后,伍国培分到中国空军第4大队任见习官,驻防重庆。

  抗战期间,中国空军中的广东台山籍飞行员相当有名。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牺牲的第一人就是来自台山的黄毓全。他出生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曾在美国学习航空,1926年随兄回国,任广东航空处中校飞行员,次年受命赴苏联陆军第二航空学校深造。1928年回国,历任广东航空第1队分队长、中央航空第6中队分队长等职。1932年年初,黄毓全新婚度完蜜月后,自广州返南京,途经上海,正值“1.28”淞沪抗战打响,他立即请缨作战。2月5日,中国空军首次与日本空军发生空战,他驾驶1架在作战中受过伤的飞机,升空不及百米就失速坠落,机毁人亡。

  黄光锐则长期追随孙中山,为广东空军的领军人物之一。1936年7月,他率广东空军集体北上,申明反对内战。抗战全面爆发后,他出任航空委员会副主任一职,后任空军总指挥部军政厅厅长、航空研究院院长等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拟委任他为中将空军副司令,因他坚辞,获准退职。因此,他没有参与后来的内战。

  在台山航空人物中,还有一位杰出的女性——李月英。她在美国学习航空,于1933年回国,在航空界服务多年。因国民党当局不容,被迫返回美国。1942年,她参加了美国陆军航空运输部妇女辅助驳运中队,成为美军中首位华人女飞行员,也是第一个驾机飞越大西洋的中国女性。

  在抗战期间,台山籍的中国飞行员战绩辉煌,为全国之冠,一共击落日机23架:

  黄新瑞击落日机8架,合击落1架

  陈瑞钿击落日机5架,合击落1架

  马国廉击落日机2架,合击落1架

  伍国培击落日机2架

  朱均球击落日机1架

  马庭槐击落日机1架

  余平想击落日机1架

  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战中牺牲的广东台山籍飞行员有名可查的有:叶少毅、马瑞麟、黄元波、雷国来、张森、李仲唐、谭寿、余见友、雷家波、马维英、陈景庭、蔡炳球、黄普伦、黄琪、邓秀生、马国廉、翁荡雁、陈锡庭、谭笑严、黄朝威、黄杨、黄照、黄广利、朱均球、余喜泮、黄成章、余拨峰、黄瑞稳、伍国培、陈世雄、黄毓全、余平想、黄新瑞、朱松金,共计34人。

  受伤成为家常便饭

  1940年6月17日,蒋介石在重庆举行的“中央扩大纪念总理(孙中山)周”上发表演讲时称:“我们每架驱逐机,每日要与敌军5倍以上兵力继续到3个至6个小时,始终苦斗到底。这就是我们空军每次升空以后,要与敌军作5次以上的激烈战争,而且每次作战以后,每队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飞机,皆被敌机枪炮弹击中的。甚至有一次,周至(志)开同志所驾驶的飞机被击中至99颗枪弹,又加上一颗炮弹。此外,1架飞机被中到40颗以上敌弹,就不计其数了。”

  在日军对重庆实施大轰炸的岁月(1938年—1944年)里,日军出动飞机规模最大的是1940年。这一年,一次性出动飞机超过100架次的就达16次。而在1938年,一次性出动飞机超过50架次以上的仅有1次;1939年,一次性出动飞机超过100架次的也只有8次。1942年以后,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空军主力南下,再也没有对重庆发动大规模空袭了。因此,1940年对于中国空军来说,是空战最为频繁、艰苦的一年。在空战中,面对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我的敌机,人机损伤便成了常有的事。

  1940年5月20日,伍国培参加了梁山(今重庆市梁平县)上空的保卫战,在空战中击落日机1架,但他的飞机也在突破日轰炸机群编织的火网过程中,中弹40余发。他本人则安然无恙,并将受伤的飞机安全迫降梁山机场。

  5月22日,日军为了报复前日的惨败,派54架轰炸机空袭我空军基地。这次空袭,日空军采用了侦察机与轰炸机协同作战的新战术。先派1架侦察机,升至7500米的高空,跟踪我机群行动,等我升空之战斗机燃油将尽,返回白市驿机场加油时,突然引导敌机群飞临机场上空投弹,虽经我留空警戒飞机顽强抵抗,但寡不敌众,我军损失惨重。

  伍国培驾驶编号为7506的E-16战斗机,按地面指挥部的指挥,第一批降落机场准备加油。他本来是有机会再次升空迎战,但这时第29中队的E-15战斗机却未遵照地面信号指挥,擅自降落,致使机场跑道一片混乱,给日机以可乘之机。伍国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飞机被日机炸毁。

  8月2日,日机122架轰炸重庆。其中,来自日本陆军航空队的36架飞机由山西运城起飞;日本海军航空队的86架飞机分为两批,由武汉起飞;另有侦察机多架,轮流飞重庆监视我机行动。重庆防空司令部于11点25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

  我空军第4大队7架霍克Ⅲ式飞机由第22中队队长张伟华领队,于11点36分在广阳坝起飞。19架E-15式飞机编为两队,分别由第21中队副队长柳哲生和第22中队副队长王玉锟领队;4架E-16式战斗机由第24中队分队长张光蕴领队,先后于11点40分及12点15分在白市驿起飞。伍国培驾驶编号为2414号的E-16式战斗机,与张光蕴同在一组。

  我空军集中于重庆上空警戒。日机见我空军防守严密,始终找不到机会进入市区轰炸,转而袭击璧山、广安、隆昌、泸县、邻水等地。

  下午1点,我空军指挥部见日机仍未侵入市空,遂令E-16式机飞遂宁加油,其余各机队仍留在市空警戒。结果,伍国培在遂宁机场着陆时,机毁人伤。

  一场让人蒙羞之战

  伍国培参加了数十次重庆空战,包括1940年9月13日的那场与日本零式战斗机相遇,以致战况极其惨烈的“璧山空战”。但让他时刻难忘的,却是1940年4月25日的一次空战。

  4月25日凌晨4点42分,我空军指挥部得到宣恩监视哨传来的情报称:日机多架经宣恩上空西飞。重庆防空司令部乃于4点55分发出空袭警报,直至5点50分,日机经过忠县上空,才判明系侦察机2架。

  6点18分,我空军已判明侦察机1架将进入渝市上空,遂派2架E-15战斗机在广阳坝起飞,升空拦截,但未遇敌,只好返回。

  中国空军指挥部下定决心,欲将这2架入侵的日侦察机击落,除派机加以拦截外,又命令驻在梁山机场的第24中队分别于6点和6点5分,各派E-16战斗机2架进行追击。

  6点32分,第24中队队长李文庠与队员陈少成驾驶编号为7505和7506的E-16式战斗机在木洞上空与1架日侦察机对头相遇,双方距离约1000米,日机飞行高度略低于我机,我两机当即发动攻击,均未得手。日机以最大速度东窜,我机尾追至长寿附近,敌已远去,乃折回白市驿降落。

  伍国培此次驾驶编号为7502号的E-16战斗机与队友韩参驾驶的编号为7527号的E-16战斗机并肩作战。他俩于6点40分在长寿上空发现同高度飞行的1架日侦察机,离我两机左侧距离约1000米,乃急转弯作攻击一次,并追至涪陵附近。因韩参驾驶的飞机发生故障而敌又远去,乃折回白市驿机场降落。

  当中国空军最高当局得知战斗结果后,十分震怒,决定对参战的4位飞行员予以处罚:“此次敌侦察机于木洞、长寿上空连续与我第24队飞机遭遇2次,我机均未将其击落,殊属有失我空军军誉,当即罚处,第24中队队长李文庠记大过一次,队员韩参、伍国培、陈少成3员各记过一次,以肃军心。”

  中国空军最高当局对伍国培等人的处罚是有原因的。自1940年日军实施对内地航空作战和大轰炸的“101作战”计划以来,日军每次发动大规模的空袭之前,都要派侦察机对目标上空进行侦察,监视我空军动向,并指导其轰炸机群避开我战斗机的拦截。日轰炸机群在侦察机引导下,往往待我战斗机油耗将尽,返机场加油时,突然尾随我降落之飞机,对机场进行轰炸,给我空军造成不小的损失。因此,我空军一直也在寻求击落日侦察机的最有效办法。

  “4.25”空战,我空军最高当局作了精心布署:前有2机拦阻,后有4机堵其退路。但我空军竟未抓住机会击落其中1架飞机,难怪当局大发其火,对所有参战人员加以处罚。

  “4.25”空战,我方未击落日机也有一定客观原因。因为当时天未明,在黑夜中难以捕捉日机目标和飞行轨迹。此外,在夜间作战,需要地面照测部队的配合,以照空灯锁定目标。但当天照测部队无故未开灯照射,以致日侦察机利用夜色掩护,逃脱了我空军的打击。

  虽然,照测部队的行为亦属贻误战机,但因他们隶属重庆防空司令部管辖,空军奈何不了他们,只能上报请航委会查办。

  “4.25”空战让伍国培蒙遭耻辱。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击落1架日侦察机。

  复仇之战

  1940年5月18日至22日,日本空军开始大规模地对驻守在重庆、四川等地的中国空军基地进行空袭,为即将实施的“101号作战”计划作准备。

  5月20日凌晨5点47分,我空军指挥部得到情报,日轰炸机27架经沙洋上空西飞;7点20分,飞至小江,迫近梁山空军基地。我空军第24中队在队长李文庠的带领下,起飞8架E-16战斗机升空拦截。

  7点32分,日机由梁山东北方向侵入机场上空,进行俯冲投弹。此时,早已等待在机场上空的中国空军勇士以猛虎下山之势,向日机群发动了攻击。特别是伍国培,他憋足了劲儿,驾驶编号为7527的E-16战斗机,全然不顾日机群向他发射的子弹,向敌领队的轰炸机扑上去,将一串串子弹射出去。受伤的领队机慌忙向忠县方向逃去,伍国培岂能放过这一击落日机的机会,开足马力,拼命地追了上去,终于在忠县的清河乡马家祠将日机击毁。被击落的日机编号为4528,乘员6人当场毙命。

  事后,伍国培检查自己所驾驶的飞机,亦中敌枪弹40余发,足见当时空战之激烈。

  “5.20”空战,让第24中队一洗“4.25”空战给他们带来的耻辱。在这次空战中,队员陈少成在忠县汝溪击落1架编号为258的日侦察机;分队长韩参在开县击落1架重型轰炸机;第24中队队长李文庠和分队长张光蕴、王文骅以及队员彭均、李廷凯,在梁山上空合力击落1架重型轰炸机。

  此役,我空军除伍国培驾驶的飞机受伤外,其余损失为:李文庠驾驶的编号为7528的E-16战斗机因发动机停车,迫降梁山机场,机损人轻伤;韩参驾驶的编号为7530的E-16战斗机,因发动机停车,迫降土沱,机损人伤;彭均、李廷凯等所驾驶飞机的发动机中敌弹数颗,安全降落于白市驿机场。

  此次空战,我空军以少胜多。伍国培、陈少成因作战有功被中国空军当局撤销25日记过处分,并各记功一次;李文庠、韩参被撤销25日记过处分,并与张光蕴、王文骅、彭均、李廷凯等人一并传令嘉奖。

  7月4日,日机89架分3批空袭重庆。重庆防空司令部于上午11点发出空袭警报,12点57分发出空袭紧急警报。我空军第18中队霍克-75式机1架于11点30分,第22中队霍克Ⅲ式机9架于11点45分,在广阳坝、白市驿机场起飞。第4大队15架E-15式机、6架E-15式机分别于11点50分和12点8分,相继从白市驿机场起飞警戒。

  日机群从渝南、渝西绕飞多时后,第1批飞机于下午2点45分,飞至遂宁机场投弹,第2、3批飞机分别于下午2点25分和2点55分在渝市沙坪坝一带投弹。我机大部分因高度不够(敌因惧怕我机攻击,未进行低空精确轰炸),故未能攻击。仅伍国培驾驶的编号为7515的E-16战斗机,以及周志开驾驶的编号为2220的霍克Ⅲ式战斗机飞行高度与日机相当,当即发动猛烈攻击,追至长寿而返,见2架日机曳烟遁去。

  如何有效地击落日侦察机,消除日轰炸机在我作战空域的耳目,始终是一件令中国空军在重庆大轰炸期间头痛的事。连蒋介石也特别关注这件事情,并于1940年5月25日,亲自致电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将军,指示我空军对敌侦察机作战之要领:

  一、对敌侦察机作战之计划,除如前日呈报者照办外,其他对于侦察机作战之要领:

  甲、在敌轰炸机成队入川之报道以后,我重庆、成都2处,专对敌侦察机之驱逐第1批约4架,分南北或东西两组应即起飞或在机场上空,等其来而袭击围剿。或视其所来方向不待其入我机场上空,即在半途截击,或在半途寻觅其机踪,跟其进入我机场上空,与我第2组共同围剿。

  乙、如敌有侦察机2架或3架同时入我机场上空之对策,亦应准备,不使我军只攻击其1架,2架仍在我空中侧背侦察,而我反不及防,或竟不察觉。故我机应有1、2架在7、8千尺高空专侦察敌军之侦察机,而能与陆上通电之飞机;若驱逐机无此能力,即用轰炸机在高空侦察亦可,此不得不预先研究对策也。

  二、对敌侦察机作战之方针,第一击毁之,第二扰乱之。使之不能在我空中安全侦察与敌轰炸队通电。故我军对付敌侦察机之机性,第一求速、第二能持久,故必须有第二批继续部队之准备。此第二批继续部队机,应先隐蔽在小机场傍伪装控置,待到时间,即第一批飞机油将尽时再行起飞,继续第一批飞机服务,袭扰敌机为要。

  虽然,伍国培连续在空战中击落、击伤日轰炸机,但对于“4.25”空战中未能击落日侦察机一事始终耿耿于怀。他在等待机会,而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7月22日,日侦察机2架分别从汉口、运城机场起飞赴渝,为当天的日机轰炸重庆作准备。

  8点30分,我空军派第4大队第24中队分队长张光蕴驾驶编号为2421的E-16战斗机、队员伍国培驾驶编号为2405的E-16战斗机升空,专门对付日侦察机。

  9点,日侦察机飞抵白市驿机场侦察后,向重庆市区上空飞来,其高度为4000米。张光蕴和伍国培此时正在渝市以东方向巡逻,高度为4500米。我地面指挥部即以电台告之日机的位置,并命令我机立即回头搜索。我两机刚一回头,即发现1架日侦察机由正西方向进入市空。这次,张、伍吸取了上次攻击日侦察机失败的经验,没有马上展开攻击。他们知道日侦察机飞行的速度、高度都优于我机,若过早展开攻击,一击不中,日机便很容易逃脱。趁日机未能发现自己,他们借云层掩护,紧贴云层飞行,悄悄飞至日机左侧后死角,突然发动攻击,日机当场被击中受重伤。两人岂能放过机会,在第一次攻击后,又于日机正后方发动第二次攻击,日机即着火坠落于彭家花园。

  此次被击落的日机为98式侦察机,机尾有编号86153,飞行员为桑原太郎中尉及加滕光夫曹长。坠落的飞机已残缺不全,其机头掉在溪中,机翼焚毁,仅剩机身后部空壳。飞机中的机关枪、无线电、照相机等,均被捡获。

  当重庆市民得知击落日机的消息后,争相传送,纷纷跑到日机坠落之地参观飞机残骸。连参谋总长何应钦、中国空军第一路司令毛邦初、蒋介石侍从室第一处主任张治中等都来到了现场,其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是日下午,日机125架分4批空袭重庆。

  我空军第4大队大队长郑少愚亲自带领18架E-15式机、7架E-16式机、7架霍克Ⅲ式机,共32架战斗机在重庆上空严阵以待。

  由于日机已失去耳目,不敢进入市区轰炸,仅在合川、綦江进行了投弹。下午2点40分,根据地面无线电通知,我空军迅速飞往綦江迎敌,并向日机群发动攻击。日机见我战斗机飞来,慌忙丢下炸弹,钻入云中逃遁。

  在中国空军的英勇作战下,重庆市民迎来日机大轰炸过程中,难得安静的一天。

  空战结束后,中国空军对击落敌侦察机的原因进行了总结:云幕低垂,我机藏身有所;陆空联络适时而确实;战斗员张光蕴、伍国培两员善于利用天时,隐藏自己之位置,发挥突击之效能。

  意外失事

  1940年9月13日,中国空军首次遭遇日本空军的零式战斗机袭击,双方在璧山上空展开一次大战。由于日机在速度、转弯、爬高、火力等性能方面均胜过我空军使用的飞机。虽然我机在数量上占有一定优势,但我空军最终遭受了自抗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损失:被击落飞机13架,击损11架;人员阵亡10人,伤9人。

  伍国培驾驶编号为2422的E-16战斗机参加了这次空战。在空战中,他见日机从上方袭来,即急速避开,并力争有利的攻击位置,向日机发起反击,再从日机前下方用半翻滚方式脱离。他与蔡永名、祝瑞瑜、于学炽、刘孟晋、佟明波等人一直战斗到飞机油量仅剩50公斤,才开始返回遂宁机场。

  “9.13”空战后,伍国培随部队撤防至川西地区。

  1945年3月2日,伍国培驾机从成都飞往兰州的途中,在天水附近坠机遇难。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3-23 15:53:3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封空军烈士的家书

下一篇:中国空军在重庆空战中都使用哪些飞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