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除夕】太行除夕泪--源泉老石窑惨案始末
2023-01-20 23:01:38  来源:漳河大文化 赵松江  点击:  复制链接

  一九四零年的腊月二十九,和今天一样,也是辞旧迎新的最后一天。只有五百来口人的源泉小山村,也和今天一样,延续着千百年来的太行年俗。

  纸糊的“福”字灯笼高挂门梢,请教书先生写好的大红春联也已贴在门旁,龇牙咧嘴的两张门神早已贴在两厢,守护着各家的平安。“明眼画”挂在低矮的正堂,“夹叶儿”、“鸡蛋酥”,在香火的烟雾中端摆供桌。

  犁耧耙杖都已收存,整洁的小院正中,一堆岩柏枝也已蓄势待发,就等大年五更的一根火柴化作冲天大火,照亮红火的日子,发起红火的家业。

  姚老汉吃过午饭,去院外柴垛上拾了满满两筐柴疙瘩,放在儿子姚凤明的屋门口,还特意叮嘱儿子把火烘好,把炕再烧烧,可别挨冷。说着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是的,他高兴在就要过去的一年办成了一件大事,花了三斗小米,五元现洋,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给大儿子凤明完了婚。这不,还特意让邻居王金文从集上捎割了三斤刀头,一来给祖上“明眼画”敬心,二来等揭了供,还能招待新过门的儿媳妇住正月。就为这,闺女姚妹还说老姚:“就待我嫂好,去年过年一两肉都没割,只做了五斤豆的豆腐!”为了平息矛盾,他咬了咬牙,给闺女扯了五尺花布,让人做了一件花布衫,才算完事。老婆也嘟囔:“过个年,打上半斤酒就行了,还打了一斤,真是败家男人。

  ”为这事,姚老头儿还不服:“儿媳妇住正月是喜事儿,我那王金文、朱永昌哥几个不得过来坐坐,半斤酒够粘嘴吗?你心想我们是神仙,闻闻味就行了!”嘴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心疼多花了几毛冀南票,但回头一想,古人说,做人家不得不仔细,待客不可不风光。尽管穷了点,但老大结婚了,老二老三也才七、八十来岁,暂时没大事,过个一头二年闺女出嫁还多个女婿,多花了五毛钱也穷不到哪里去的。这样一想,心里舒服多了,于是开开护门,给儿媳的火盆加了个柴疙瘩,反身出门,想去看看老伙计王金文,光棍儿实汉,包饺子了没有。

  后腿还没迈出大门,急促的锣声响起,民兵队长郑福奇那大嗓门儿已响遍全村:“赶快逃反了,老日军已到源庄,民兵赶快到大桥尾巴集合了!”这声炸雷把姚老汉彻底炸懵了。人命关天,赶紧逃吧。转身回返,和儿子撞了个满怀,红缨枪差点儿刺了姚老汉的脸。“你去哪(儿)?”“去集合!”老汉还想说啥,儿子已跑远。还是各顾各的吧!这时的姚老汉俨然一个将军站在院中柏枝堆旁,连续下了几道命令:“家里什么都别带,只带被子和黄谷乱口袋,锁上门,赶紧上寨沟!”

  老姚之所以这样果断的下命令,那是有血的教训的。去年冬天逃反,村东刘老汉,就是因为舍不得半口袋玉茭,被日军追上刺刀捅死的,还有村中的李大婶,背着他的送老衣,又是小脚,落在后头遭枪击而死。因天气冷,冻死冻伤的也有。至于撤退方向就不用说了,寨沟山大沟深,七沟八岔,老日本一般不敢里,一怕迷路,二怕八路军伏击,更重要的是沟里有个大山洞,叫老石窑,洞连洞,洞套洞,洞上有洞,洞下有坑,就像迷宫,是个藏人的好地方。八路军鞋袜厂的物资多次藏在这里都没有被发现,更何况山大林密,可和日军周旋。不管咋说,时间就是生命,纵有千条计,跑了为妙计。儿媳、姚妹、老二、老三,还有老婆,老姚带着一家老少汇入逃反的人流。

 出村有民兵提醒:“照顾老人、孩子,大家分头撤退,不要慌,不要乱,往山上跑!”大儿子凤明一眼看到人群里的媳妇儿,用红缨枪指了指寨沟,并用手摸了摸肚子,意思是说,小心肚子里的孩子。瞬间的四目相对,被日军铁蹄的时时逼近而冲散。民兵还有任务,他们要到村西山岗埋伏,以防日军西窜,掩护南委泉八路军机关撤退。

  年的喜庆就在除夕下午三点整,被撤退的锣声震碎,血腥味就要笼罩小山村而逼退这浓浓的年味,血洗太行源泉村就要开始,时间就定格在一九四零年腊月二十九日这个新年的前夜。

  下午三点三十分,日军在潞城黑狗队带领下,为了追捕一个受伤的女八路军战士杀进村子,挨门挨户搜查,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正要撤往南委泉,准备夜袭八路军机关和医院。突然黑狗队来报,说在寨沟口发现一只女人大脚布鞋,队长决定队伍开进寨沟,搜寻女八路。四点三十分,

  日军来到老石窑,发现一个洞口做过伪装,于是施放毒气和催泪弹。可怜十分钟后日军从洞里拖出十二具尸体,四女八男,最大七十,最小只有七岁,其中老姚家就有四口。老姚得以幸免遇难,只因一个小脚老太太,实在跑不动了,老姚仗着自己有源泉村“大洪拳”的腿脚功夫,把仅剩的一点空间让给老太太,把老婆安置在别的洞里,自己藏在洞外的荆棘丛中。

  日军发现已熏死的老姚儿媳妇是齐耳短发,大脚上又少了一只鞋,而且光脚上又有斑斑血迹,认定就是要找的八路军女伤员,于是将洞里的被褥全部盖在她身上点燃,把早已断气的死尸又重新烧了一遍。鬼子哪里知道,八路军女伤员早已被共产党员李全胜和杨福会救到安全的地方。

  这时村里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那是新一旅一部奉命赶来解救老百姓的,他们和留守村子的黑狗队交上了火。日军一看天色已晚,无心继续搜洞,怕被八路军新一旅堵住沟口,无法脱身,只好慌忙逃出寨沟,留下十几具尸体,逃回涉县据点。

  民兵和新一旅战士冲进老石窑,救出了各个洞里的老乡,还好,除了北楼洞里的十二位乡亲被害,其他洞里的五十六个老乡毫发无损。

  董猛虎、李银亭两个七岁小孩,哪知死活是什么,坐在姚家老三的小小尸体旁,久久不愿离去,小三儿手里还抱着明天早上就可以穿的一双新布鞋。他们三个小伙伴上午还在一起“打瓦儿”,相约下午要去河滩背两个方方正正的好“懒杂”,初一还要一比高下的,谁要输了,还要念“岗,岗,岗老逼,老逼给那耍不起”的童谣,然而半天时间,已是阴阳两分了。

  老姚和大儿子跪在四位亲人的尸体前,欲喊无声,欲哭无泪,痴痴傻傻,俨然两个木头人了。而姚家母亲,早被乡亲们抬回村子,请郎中抢救去了。

  老姚挪到王金文、朱永昌尸体旁,抚摸着王金文那双包饺子的面手,老泪纵横:“老伙计呀,你们吃上一碗羊肉疙瘩再走吧!”这撕心裂胆的呼喊声刺破了除夕夜的宁静,在源泉的大山里回荡,在充满血腥的小山村游走......

  雄鸡叫了,东方亮了,红日照常从东方升起,虽然没有了大年五更应有的喧嚣,但无根山照常高昂着头,源泉河依旧吟唱着歌,这头是太行山不屈的头,这歌是根据地抗战的歌!

 

  后记

  本文是根据董猛虎和李银亭两位老人的回忆整理而成,在五十年代后期,他们先后入党,是源泉现健在党龄最长的党员,长期担任村干部。王金文老汉无子无女,被害后由抗日政府和村农会筹资安葬。姚妹后来按当地风俗,问到三十亩村一家人家,配成“冥婚”。姚凤明后来光荣入党,

  续弦后育有三子一女,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在支书和村主任任上干了四年,一九五八年借调到勇进渠建设指挥部工作,在水利局局长任上退休,上世纪九十年代去世。姚老汉后来不久去世。姚家母亲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以八十岁高龄辞世。秘密救下八路军女伤员的李全盛和杨福会,是源泉村最早的党员(1940年)。一九四九年,李全盛和本村干部郑福奇随军南下福建,分别在县和省厅级位置上退休。

  作者简介:

  赵松江,黎城源泉人,五十六岁,高中文化,年轻时曾当过初中语文教师,喜欢诗文创作,作品散见网络报端,多篇演讲稿在县市级演讲赛获奖,现致力于源泉古村落、红色文化的研究和发掘,以及当地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的推介和宣传工作,已发表《源泉村的前世今生》系列作品:电视散文《寻根》,游记《太行风骨江南韵》,考察报告《被岁月尘封的源泉历史》,《源泉村红色记忆》,《源泉又驻“老八路”》等作品。

责任编辑:智轩 最后更新:2023-01-21 10:06: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春节】抗战时逃难中的春节

下一篇:【春节】八路军在沂蒙抗日根据地过春节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