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烽火之下逃难路:鬼 子 来 了
2017-12-12 11:50:51  来源:拙朴园的博客  点击:  复制链接

  鬼 子 来 了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北平西南的卢沟桥附近,以军事演习为名,突然向当地中国驻军第29军发动进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中国国民革命军第29军奋起抵抗,与日寇进行了殊死战斗,由此拉开了中国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序幕。

  气势汹汹的日本鬼子沿平汉铁路线向南进犯,在进攻石家庄的同时,以一部兵力西进,企图夺取娘子关,与由晋北南下之敌会攻太原,进而夺取山西这个重要的战略要地,控制山西的煤炭资源,为侵华战争赢得后勤供给保证。1937年10月初,中国军队在晋冀边境的乏驴岭和雪花山展开了阻击日寇的娘子关战役,阵地反复易手,战士血染疆场,经过十几个昼夜的浴血奋战,给敌人以重创。但终因敌强我弱而被迫转移,日寇突破旧关防线向平定、阳泉推进。他们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惨案。

  炮声隆隆,由远而近,由模糊到清晰。10月12日,日寇飞机轰炸了平定县城,人们惊慌失措,奔走相告,纷纷做着逃难的准备。

  10月13日,日寇向新关村投下了第一颗炸弹,紧接着占领了全村,杀死村民11人,烧毁房屋27间,村里所有的门窗、家具、衣物等化为灰烬,在硝烟弥漫的瓦砾中,母哭子,儿葬父,一片凄惨景象。

  10月26日,一路在七亘战役中被八路军一二九师击溃的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前小川扑来。他们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实施疯狂的报复,杀死无辜百姓九十多人,烧毁房屋一百多处,抢走粮食、牲畜、衣物等无以计数。

  10月30日,攻占了旧关的日寇凶焰滚滚向西而来,在路经固驿铺时,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残杀,仅一天就杀死村民三十多口,其中李开太一家被杀死了五口。……

  战争的阴云笼罩着平定县城。10月29日,日军侵占了平定县城,次日由娘子关、巨城入侵的日寇攻占阳泉站,阳泉镇沦陷。平定城内的老百姓为免遭生灵涂炭,有的投亲靠友,避一时之难,有的则踏上了漫漫的逃亡之路。

  无 奈 抉 择

  “鬼子就要来了!”这令人战栗的消息从1937年暑夏刚刚消退的那刻起便不断传来,平定县城阴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世世代代居住在县城中心的刘家,恐怖气氛日盛一日。

  这刘家,纵跨县城的十字街和学门街,临街从西到东有五个大门,分别是刘家的新院、西院、楼院、窑院和巷院。临街全是店铺,店铺后是相互连接、互有区隔的五个宅院。刘慕殷一家二十余口就住在位于十字街的楼院里。

  刘家是平定远近闻名的殷实之家。刘慕殷是刘家楼院的十三世孙。刘慕殷幼时就读私塾,清光绪元年(1875),刚满16岁的刘慕殷,便进了父亲开的和合瑞钱庄当学徒。由于自己聪慧、勤学,很快成为钱庄栋梁,并于25岁时就任钱庄经理。此后,他在当时激烈竞争的商海中如鱼得水,不仅站稳了脚跟,还日益发展壮大,成为平定金融界广享盛誉的钱庄之一。

  寒来暑往,沧海桑田。精明成就了刘慕殷的银行事业,也消磨了他健壮的体魄。大儿子刘炳洸四十多岁的时候,因得了绞肠痧医治无效去世,三儿子刘炳洪经不住科举考试一次次的失利而夭亡,两个儿子的相继离去给了刘慕殷沉重的打击。进入老年的刘慕殷,因其夫人张氏去世,精神压抑,身体愈加虚弱,以致半瘫在床,加之社会局势动荡不安,商业经营举步维艰,致使其苦心经营了68年的“和合瑞钱庄”违心歇业。1936年,病床上的刘慕殷将所剩之钱投资于工业,在南乡张庄一带兴办铁厂。

  时隔一年,局势越来越紧,日寇铁蹄踏进中华,华北大部沦陷,平定城也危在旦夕。当时,刘慕殷全家共二十五口,大儿媳葛淑贞三十八岁;次子刘炳楠五十二岁,夫人张淑珍五十三岁;三儿媳蔡香兰四十六岁;小儿子刘炳文三十八岁,夫人陆佩兰三十岁。孙子辈共有十二人,刘维藩三十一岁,夫人王兰生三十岁;刘维新三十岁,夫人刘翠贞二十六岁;刘维斗二十九岁,夫人刘翠琴二十八岁;刘维清二十七岁,夫人刘莲芳二十二岁;刘维邦二十四岁,夫人王静华二十岁;刘普林10岁;刘梦林5岁。重孙辈有六人,刘端云十二岁,刘燕云十岁,刘奎云六岁,刘福云四岁,刘鲜云、刘便云未满周岁。

  这是一个阴云遮月的夜晚,刘慕殷将儿孙们召到自己的房间,男女老少挤得满满的,神情严肃,都在听这位长者的安排。

  刘慕殷说:“孩子们,今晚把大家找来,就是要给大家商量一下怎么应付眼前的这个局面。日本鬼子已经闯开咱山西的大门,占领平定城是早晚的事。大家已经听说了,日本人凶恶得很,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城里好多人家已经逃走了,咱也不能在这里等死啊!这么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我又病在床上,眼看进入冬季,天气越来越冷,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大家看怎么办?”说着,流下了两行热泪,他是舍不得将这份家产留给日本鬼子,也不愿意给孩子们增添过多的麻烦。

  “逃!纵然有千难万险,我们也要坚强地活下去。”儿子刘炳楠、刘炳文异口同声地说。大家听了也都表示赞同。当晚对逃难做了细致的安排。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12-12 11:58:0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中我的逃难经历

下一篇:烽火之下逃难路:仓 促 起 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