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战争避难记
2020-05-27 15:42:18  来源:口述:马文耀 整理:马克强  点击:  复制链接

  1944年4月,湘北沦陷,长沙与老家音信隔绝。此时我堂叔觉先带我胞兄都来长沙且住我家,日本鬼子攻进长沙,我们只好带他们一起逃难。我们先是租只船从水路赶到湘潭。伯父说前几次走兵日本鬼子直到衡阳就退回去了,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盼望日本鬼子早日退兵。

  刚到湘潭日本鬼子快要追上来了,好象他们知道我们的逃跑路线,故此又乘船衡阳。姐姐就在衡阳停了下来,但她反复叮咛我们往邵阳方向逃,因为那里土匪多日本鬼子不敢去。

  走了不几日,日本鬼子在后面紧追不舍,我们只好又顺着水路跑。逃了近半个月,由祁阳直到零陵,暂时住在河边的庵子里。开始时把带来的布、纱和其他细软拿去一部分变卖换点油米之类用来充饥。这时,堂兄和胞兄提出要回家,我伯母看到两个半大人又是战乱很是放心不下,最后两兄弟硬是说服了她老人家才离开我们回来了。

  他们刚走,后面又喊鬼子来了,我们又跑到菜家坪爬火车坐在车顶。直到第二天,火车把我们带到了广西桂林。这时正值暑天,天气很炎热,我们也顾不上蚊叮虫咬,汗骚蚤臭,下了火车就在郊区租了间民房倒头便睡,呼鲁声震得山响。在桂林我们稍微安顿半月,继续变卖家私充作生活费,同时我学会了游泳,因为那里的山水甲天下嘛。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午饭后又听说日本鬼子来了,我们及时赶到火车站。还好,有一趟黄埔军校的专列停在那里,但人货混装,什么军需物资,武器弹药、当兵的、当官的、逃难的、家属、老人、小孩,可谓鱼龙混杂。我们也顾不上爬上去火车便把我们一块儿拖到了金城江。


(图片来自网络)

  在金城江边我们租了一处民房住了下来。安顿后不久,只听见“轰”的一声爆响,山那边的火车站起火了。原来我们坐的那趟军列装的多半是炸药,不知是什么原因爆炸了。这列火车已经炸飞上了天。爆炸声、火的霹雳声响了整整一天一夜,整个山和半边天都映红了。事后我们去看时整个火车站成了一片废墟:铁轨象个大麻花,瓦砾,砖块,车厢残骸还有兵工器械的,总之,站上、山上、江里都是狼藉一片。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惨的情景,回想起来至今还心有余悸。

  副笔按:据网络小说《铁血少年》载,那次金城江爆炸事件是国民党的坚壁清野行动。怕武器弹药被日本鬼子抢支又用来打中国人。

  在过江逃跑时,桥上踩死了很多人。当时人又多,跑得又快,个个都想逃命,到这时也只能是各顾各了,所以秩序一片混乱,眼看马上进入秋天,日本鬼子又阴魂不散,我们只好又逃。可这次的逃跑却跑进了土匪的魔掌。

  时间已到了秋末冬初,每人身披一件逃难时政府发的棉衣算是御寒。由于紧急疏散,只好找了部临时汽车,车上下来六七个人说车子可以装载三四个家庭的物件和人员,要我们赶快上不然日本鬼子一来,那时命都保不住还要东西。所以我们临时邀到两户人家,一起把东西搬上车就走。那几个人显得很热情,又是搬东西,又是帮着把人扶上车。当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们说是到河池下车,价钱也是事先说好了的。

  车开到一段路程后突然停下来,其中一个说没油了要我们三户凑钱加油。又开了一段路程听说到了河池,他们骗我们说河池又发现日本鬼子不能停,只好又要我们凑钱加油。就这样走走停停,三番五次地要钱加油,把我们身上的钱榨干了,到最后我们只得从各自的箱子里、被子里或包裹里钱拿给他们。由于我们的一举一动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藏匿钱的地方也就暴露无遗。这下他们就不再那么温文尔雅了,图穷匕首见,拿着枪逼着我们下车。

  这群土匪共八个:后厢六个,驾驶室两个。等那六个把我们所藏匿的钱全部洗劫一空时,再让我们上车,刚过枫木店一里许汽车又停了下来,说是前面土匪来了,枪又响了。(每次说鬼子来了,其实都是他们搞的鬼——贼喊捉贼:喊土匪来了的是他,放枪鸣示的是他,喊日本鬼子来了的还是他们)。车上的土匪叫我们全部下车,因为刚离开狼窝又怕进入虎穴,所以都争先恐后地逃命。见树林就往树林里钻,见屋子就往屋子里跑。我伯母由于年岁大,后厢离地面又高,加之天黑且冷,手都在不断的擅抖,所以行动慢了些,土匪描准她“呯”的一枪,子弹从后胸进前胸出,再一脚踢下车,倒在公路上不能动弹,并留下一滩鲜血。土匪还不解恨,又朝我们逃跑的人群开了几枪,算是威慑我们吧,最后才幸幸离去。这时天下着毛毛细雨,我们哪管雷呀雨的,逃命要紧。我随身滚到公路边的水塘里,一身湿透了也顾不得那么多,因为红子弹不时从我身边穿过,心中的那个险呀,脔心都跳到口里去了。不久,载我们的车消逝得无影无踪。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又回到了公路上,这时大家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一看伯母发现还有一口气,于是大家围着我的伯母进行抢救,我只知道一个劲地哭。半小时后天就亮了,眼看着受伤的伯母,大家进退维谷,一筹莫展。就在这时,从南丹那边驶过一辆小包车,往金城江方向开来。当看到公路上有一堆人时就停了下来,车上走下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看样子是个政府官员,他仔细地查看下我伯母的伤情后对我们说,你们往后走一华里的样子,那里有个村庄会有人为她老人家疗伤的,再者你们也可以到那里避避难。当时我们已身无分文,且伯母又不能动弹,权宜之计,就赶到该村将伯母抬进村子里。村里有个年岁稍大的男子接待了我们,并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学里暂时住了下来。一位老妇人将柴米油盐及简单日用品拿了来,帮我们安顿。她为人和善,体贴入微,当即检查我伯母的伤口,又是换衣,又是擦伤口,忙得不可开交。之后她对我说,还好,没伤到要害部位,否则命就难保了,休息一段时间会恢复的。过一阵子她又拿来一些煎好的草药给她洗和敷,真是一位大好人哟。

  在这个村里他们给我们每人每天发一升米,小菜和油盐也定期发放,当我们感激他们时,他们则说,同是中华儿女,炎黄子孙,何以言谢。他们呀,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只恨我以后没机会,无以报答这位仁慈的老妈妈!

  大约过了个多星期,伯母也恢复了些元气。一天枫木店来了一位负责人说,我们所乘的那辆土匪车跑到南丹被拦截了,要我们去那儿领回被抢的东西,他还为我们找了部去南丹的便车,便亲自将我们带到南丹。

  车子在离南丹检查站半里路远的地方停在一个饭店门口,里面座着个中年人,看样子似乎有点熟。其中我们里面有个急性子突然上去就是两拳,“别误会,别误会,大家座下听我解释。”哦!这下我可弄清楚了——原来他就是那个司机。

  而司机也是无辜的受害者:

  “原来那天事先土匪跟我约好有一批货要运到河池去,价钱已经讲好,货到付款。自己全蒙在鼓里,全然不知他们是土匪。要早知道是土匪,就是用枪逼着我我都不会干的!当在路上发现是土匪时已经悔之晚矣,我已经被他们牢牢控制住了,用绳子严严实实地绑在驾驶室的座位上,只能手脚动身子不能动弹。且每边一个人看守着。快、漫、行、停完全由他们控制着。心想,这下遭了,不仅自己的命保不了,还害了他们三家人的性命。决不能让土匪得逞,一定得想办法解救他们出来。因为南丹有个检查站,一切车辆都要经过检查后方可放行,且检查站人多,要想解救,非检查站不可。再说,南丹是我老家,到了我老家还怕什么?主意已定就骗他们说,南丹最安全了,且路又好走,不如车开到南丹算了,他们竟然答应了去南丹,哪知他们这么容易上当。

  “快到检查站时,土匪要我冲关过去,说有我们两个在你左右护着你不用怕。他们两个荷枪实弹严阵以待。这时我早已偷偷将捆绑我的绳子用小刀割断了,随时准备战斗。刚到南丹口菜市场时下去了几个土匪,减少敌人有利于我智擒顽敌,我在心里窃笑不已。快到检查站时,我跟他们说,你们两个注意两边检查站的人,我加大油门闯过去就是了。其实我是在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说时迟那里快,我右手稍稍打开车门用右脚猛地一下将右边的土匪打了下去,同时大声疾呼:‘抓土匪啊!快抓土匪啊!!’其实左边车门也已稍稍打开,我来个急刹车顺势将左边的土匪不推而自己摔了下去。倒地的土匪爬起来后,边打枪边逃跑,检查站的人穷追不舍,把两个土匪制服,手镣脚铐后第二天将他们押到军管处关了起来。”

  只是当我们去军法处领回东西时其办事员讲暂时不能领,要等到八个土匪全部落网待审判定案后方可返还脏物。只带我们去看了被关押的两个土匪。当我们准备离开再次索要我们被抢的东西时,他们还是以未结案而拒付。只分给我们每家一床被子、一张草席、木桶、铁锅等生活必须品。领不回全部东西我们也没办法,还得继续我们的逃亡生涯。

  接着我们前往贵州都匀避难,都说那里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天无三日晴,绝对安全。逃难的队伍越来越大,据《血色少年》载,队伍有几十里长,经常是人挤人,人踩人。所以我伯母一只手总牵着我不放,生怕我弄丢了。

  由于人多成王,路上见什么只要能吃的都拿来充饥。所以,沿途的老百姓也就怕了我们这些难民,政府在路上设立了专门救助机构,每人发放一升米,打发我们早些走人。

  常常是夜住晓行,稍微有点时间就地做点饭吃,完了马上跑,一天少则七八十里,多时走百二三十里 ,真是风雨无阻,除非天下刀子。有时实在累得不行了,情况稍有好转(喧嚣声没那么激烈时),就席地打个盹,待刚刚入睡如听到一声“吼”马上卷铺盖跟着队伍一起上。一个人的求生本能,什么肚子饿,什么眼打盹,甚至什么伤寒病痛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哭声喊叫声,喧嚣吵嚷声好不热闹。路边常常看到垒垒白骨,户户关门,往往是尸横遍野,鬼哭狼嚎,好一幅凄惨的流民图啊!

  一天傍晚,走到一操场前,突然背后一声喊,我反背一看,后面火光冲天,把半个天空都映红了。大火在晚上看得更加恐怖,心悸。这样,我们不得不加快争先恐后地朝前赶。

  走了近半个月,我们才到了贵州省的都匀。都匀的景象更惨,房屋烧得一塌糊涂,到处断垣残壁,且战争的余火还在噼呖叭啦一个劲地漫延。看到被烧死的人焦头烂额,肚子里的黄油都都流了出来,这里除了逃难的还是逃难的。一个妇人跪着死在了大路边,还有一个枯瘦如柴的小孩死在妈妈的怀里……看到这一切,深深地感受到了国家的腐败无能给国民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无穷的。长大后立志要振兴中华,匡扶国家,使人民早日脱离战乱之苦。

  我们一路走来,好不容易到了马昌坪,这里的情况一样凄惨,更不容人停留。于我们一路走来,好不容易到了马昌坪,这里的情况一样凄惨,更不容人停留。于是,我们继续往贵阳方向赶。途中正遇到从贵阳反方向朝我们这边逃的难民,问其原因,他们说贵阳饿死好多人,米饭要50元一碗。我们也就掉转队伍,队头变队尾,队尾变队头的往回跑。不久我们又回到了马昌坪。


(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来回地转圈,没日没夜地逃亡,何处才是乐土,何时才到尽头……。我不妨试探着问一个年岁较大的叔叔,他说由马昌坪往右行,走辰溪,沅江,在玉坪过铁索桥,走乌鸦滩,再经常德益阳直到长沙。我思索此人相当熟悉地理位置,可能是个老师。而且从外表看,戴副金丝眼镜,身穿一件长衫,走路时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所以我们到了玉坪,形势好转多了,地方政府拿出粮食出来接济灾民。我们每当经过十里长亭,就有当地人在那里发放救济粮(一人一升米)。这也是当地人民的一片慈爱之心。

  逃难的路绝对不是什么阳光大道,到处充满着陷阱。

  一次我们经过一个山坳,前面站了个武高武大的汉子在那把关,过关之人无论男女老少,也不分逃难或是走人家或什么的,一律都要丢下买路钱,如果说没钱直到搜身检查确实无钱后再放行。因为我们一无所有,所以,我们很快就放行了。还有些有钱财的人则跟土匪争长论短,由于战争时代,他们还是不轻意杀人,只是吓唬吓唬一下。这样没日没夜走的路不计其数,经过的地名也不知多少。一路所见良莠不齐,好坏都有,不一一细说。

  当赶到铁索桥时,桥那边的房子一直在燃烧,烟雾弥漫,枪炮声呼救声不断,估计大火烧了一天有余。前面过桥的人惊恐万状,真是“唯恐前路杀声起,天下何处能安身!”自己必须经过此桥,反正逃难的人多,前后左右都是人,我们夹在中间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更不知道水流缓急,河水深浅,桥之高矮。桥是连环铁索连起来的,从两边桥基生根,系得不是太紧,桥两边各有两根好象是做扶手用的铁索。我们经过的时候,已经铺上了好些木板在桥上,稀疏地摆放着。我们小心翼翼,一脚跟一脚地走了过来。而且,伯母一直抓着我的手过桥,生怕我掉进河里去。这边好象是刚刚进行过一场撕杀,血迹,子弹头,衣物,残破的箱柜等零乱不堪。我们也没逗留,赶紧逃命。

  途经乌鸦滩时,和我们一路同行的人说,这条河有个水怪经常吃人。要想保命全靠运气了。意思是来乘船的人首先要准备好饭团,站在船上用力向天空抛洒,如果天上的乌鸦吃掉了,说明万事大吉;如果不吃的话,行船就有危险。我说逃难的人哪有这么多的讲究。后来我们还是顺利地通过了。我看还是邪不压众,因为我们人多嘛,水怪即使来了,它们分着吃人平还不够一钱呐?

  过了乌鸦滩,不知又走了几天,队伍逼近常德。躲兵逃难都一年了,至此才真正看到日本兵:也不是什么彪形大汉,更没有三头六臂,原来我们心目中的魔鬼比我们中国人还矮一大截。听说是美国在他们的广岛丢下一颗原子弹而投降了。

  抗战胜利了,我们于是一路顺风地经常德到汉寿再经益阳回到了阔别年多的长沙。

  进入长沙后,先到我们的居住地福兴街29号看看我们原来的房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及两个铺面全被大火烧光,成了一片瓦砾场,真是欲哭无泪,欲泣无声。也只能含泪忍痛离开长沙,往老家农村赶了。途经麻林桥时将姨侄女黄爱纯交还给姐姐家,随即返回马家老屋。到家时间已是1945年农历的十二月中下旬了。这时堂姐也回她母亲家了,我们全家人抱得痛哭了一场。然后将身上所有衣服全部换掉,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把脏衣服放到地坪里统统烧掉了。

  这一年多来我们从未洗过澡,也从未换过衣服,身上蚤子不计其数,在八伯父家吃了一顿舒心的晚饭,并舒了口气,那些苦难算什么,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5-27 16:36:4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老照片,抗战时期的百姓大逃难

下一篇:抗战期间桂林逃难实录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