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坚持淮南抗战的新四军第二师
2018-10-14 10:58:25   来源:张劲夫 李清泉 胡炜    点击:

 编者按:在健康条件很差的情况下,老军长胡炜同志,为纪念新四军组建七十周年,执笔撰写了这篇完整地、全面地记叙了新四军二师成立、成长、它的丰功绩的文章,是一篇极好的军史和革命历史的教材。

  1938年2月,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坚持鄂豫皖地区的红二十八军和桐柏山区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高敬亭任司令,林维先任参谋长,戴季英任政治部主任、吴先元任经理部主任(即今后勤部主任),下辖第七、八、九三个团和一个手枪团(人数很少),共3100余人。四支队挺进皖中皖东地区开展抗战斗争中,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领导和指挥下,发展壮大了武装力量。“皖南事变”后,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改编为新四军第二师(下辖第四、五、六旅)。四支队是第二师的前身。

 

  挺进皖中、皖东敌后(注)

  1937年12月28日,毛泽东致周恩来、项英的电报中说:“高敬亭部可沿皖山山脉进至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地区作战”。三点之间地区主要是指皖东地区,是发展华中最有利的方向。可见毛泽东早就考虑到要发展华中。根据毛泽东的电示和新四军军部的命令,第四支队3月8日分别由湖北的七里坪和河南的邢集誓师东进,于4月下旬,展开于舒城、桐城、庐江、无为、巢县之间地区,作打击日寇的准备。

  (注):当时所说的皖东地区是指津浦铁路南端的安徽十几个县,江苏的几个县。津浦铁路以东称路东地区,铁路以西称路西地区。1940年4月,淮南抗日根据地创建起来后,统称淮南地区。

  从5月初开始,日军陆续占领了合肥、安庆、蚌埠、六安以及沿线的城市,国民党军队不战而退,其政权机关也纷纷逃散。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伪组织丛生,土匪蜂起,社会秩序一片混乱。

  面对日寇的凶焰,四支队积极展开打击日军的行动。5月12日第九团一部在蒋家河口设伏,全歼从巢县出来抢掠的日军二十余人,这是新四军对日军作战的第一仗。6月中下旬,第八团一、二营两次在桐城舒城之间的公路上伏击日军,毙伤日军五十多人俘一人。7月至9月,第七团和特务营在合安(庆)合六(安)两条公路上,连续10次袭击伏击日军的运输车队,共毙伤日军1000余人,生俘10人,击毁军车150余辆,积小胜为大胜,这在抗战初期是很大的胜利。在打击日军的同时,四支队各部队还歼灭了土匪汉奸等反动武装2000余人,皖中的社会情况得到了很大的好转。

  在皖中不断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四支队领导未能适时地令部队向皖东挺进。为贯彻毛泽东的指示,新四军军部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令四支队派第八团先行东进。第八团于9月份越过淮南铁路进到皖东,汇合“东北抗日流亡挺进团”(上海失守后,东北军80余名官兵由我地下党员刘冲同志率领到武汉找到周恩来,周把他们介绍到四支队,让他们到皖东发展起来的一支武装),和地方党组建的巢县抗日游击大队,展开在合肥、巢县、全椒、定远之间地区活动,先后袭击了花家集炯阳河地区的日军,消灭了土匪武装葛传江部,初步打开了皖东的局面。

 

  在第八团到皖东地区的同时,桂系一三八师副师长李本一,也率一三八师1个团进到皖

  ?东南端以古河镇为中心的全椒、和县、含山之间地区,李以安徽省政府的名义在古河设立专员公署,在定远设立行政公署,委派县长、区长恢复旧政权,打着“老中央”的招牌,收编游杂武装,组建游击纵队,保安团队,逐步形成了可以向我军发动进攻的武装力量。

  日军的暴行,国民党旧政权的暴政,引起了广大群众的愤恨。我军积极的战斗行动,模范的纪律,广泛的宣传工作,人民群众把希望寄托在我党我军的身上。1938年下半年,在皖东皖中地区兴起了参军参战的热潮。四支队派林英俭、张学文、梁从学、汪少川等同志协同地方党组织,发展组建抗日游击武装,先后组建江北游击纵队和一批抗日游击大队、游击队,主力部队也扩大了一批新战士充实连队。这是大发展的极有利时机,可惜由于受“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和“精兵主义”错误主张的影响,又受无法解决吃饭穿衣问题的限制,我仅发展武装约5000余人,未能得到更大的发展。

  1938年11月下旬,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同志率军部特务营和 一批干部到达四支队。张向高敬亭等领导同志传达党中央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发展华中”的方针,阐明了皖东地区的战略地位,动员四支队迅速东进皖东,指示要大力发展武装力量,要恢复重建7月份撤销的第九团。接着张即由戴季英陪同到立煌同桂系当局谈判,开展统战工作。张介绍了我军在敌后积极作战的情况,驳斥了国民党对我军的攻击诬蔑,据理力争迫使对方同意我军进至津浦铁路南端两侧地区作战,承认我组建起来的江北游击纵队。谈判结束后,张即率第三游击纵队和四支队战地服务团一部,于1939年2月进到皖东,部署和指挥第八团的战斗行动,并恢复和重建了一度被撤销的挺进团。四支根据张的指示恢复重建了第九团,并由林维先、戴季英率第七团、支队特务营和支队领导机关一部,于1939年2月进到皖东青龙厂和吴家圩子地区,增强了我军在皖东的力量。高敬亭率九团和由手枪团改编的教导大队,仍留在皖中地区。

  1939年4月24日党中央指示“目前我军在皖东的中心任务是建立皖东抗日根据地。”为贯彻党中央的指示,加强新四军江北部队的统一领导和指挥,叶挺军长于1939年5月上旬,率二支队第四团一营和一批干部到达江北。5月中旬在庐江东汤池成立了江北指挥部。张云逸兼任指挥,赖传珠任参谋长,邓子恢兼任政治部主任(罗炳辉、徐海东后任副指挥)。叶军长动员命令高敬亭率四支队尚在皖中的部队立即迅速进到皖东地区,确定江北游击纵队直接归江北指挥部领导指挥。根据叶军长的命令,第九团于1939年5月下旬,高敬亭率教导大队于6月初进到皖东地区,江北指挥部机关也进到皖东青龙厂,我军在皖东的力量得到进一步的增强。

  1939年6月,江北指挥部确定对部队进行整编,以第八团为基础扩编为五支队,罗炳辉任司令,郭树勋任政治委员,下辖第八团、第十团(由挺进团改编)、第十五团(由第三游击大队改编)。第四支队由张云逸、徐海东先后兼司令,戴季英任政治委员,以支队和特务营和淮南游击纵队合编为第十四团,另以新发展的游击武装编了一个特务团。江北游击纵队由孙仲德任司令,黄岩任政治委员。将二支队四团一营编入江北游击纵队,使其成为辖三个大队(团级单位)的一个支队。对各地的游击大队、游击队也进行了相应的整组。

  部队整编后,江北指挥部令四支队展开在以定远藕塘为中心的津浦路西地区活动。第五支队展开在津浦路东以来安平培集为中心地区活动。江北游击纵队展开在无为、和县、含山地区活动。至此江北指挥部所属部队在皖东地区完成了战略展开,为创建皖东根据地创造了很有利的条件。

 

  在反“扫荡”反摩擦中创建抗日根据地

  

  我军在皖东地区的活动,引起了日伪军和桂系顽军的高度重视,他们采取多种方法打击我军的活动,限制我军的发展。

  从日伪军方面看,在路西地区,1939年2月巢县的日伪军在东山口地区,袭击我第八团,4、5月份,明光的日伪军袭扰我殷家涧、施家集地,均被我击退,共毙伤敌100余人。11月下旬,巢县、全椒、滁县日伪军2000余人。分三路扫荡我周家岗地区,徐海东兼司令,带病指挥第七、第九团与敌激战三天,毙敌160余人,俘日军小队长1人。从全椒出发的一路敌人,经过桂 顽驻地古河时,桂顽不战而逃。我追击敌人时占领了古河,为表示团结抗战的诚意,我主动将古河交还桂顽,得到桂顽官兵的赞佩。战后徐海东司令在作战斗总结报告时,口吐鲜血晕倒,一代名将从此一病不起,这对抗战对我军都是很大的损失。在路东地区,滁县日伪军,于7月和11月,两次袭占来安县城,11月明光的日伪军袭扰我嘉山地区,并在石坝建立了据点,1940年1月,六合、天长的日伪军袭扰我军活动地区。以上均被我击退,共毙伤敌300余人。

  从桂系顽军方面看,自1939年起,桂系顽军即贯彻执行国民党积极反共消极抗战的方针,到处制造摩擦,他们散布谣言,攻击诬蔑我军,令其控制的政权机关不准为我军筹集粮款,逮捕我地方党干部和我军的民运工作人员以及拥护支持我军的开明人士。我党在安徽省动员委员会系统工作的同志和进步青年受打击排斥,被迫转移到我军活动地区。1939年5月桂顽第十游击纵队,在巢县金神庙将我巢县抗日游击大队一个连包围缴械。1940年2月21日张云逸同志的妻子韩碧同志和长子随江南我军干战20余人渡江北上,竟被桂顽保八团扣押在无为襄安镇,江北游击纵队政治部宣传科长田丰同志前往交涉放人,竟被活埋惨杀,犯下了滔天罪行,张云逸同志一面指挥作战,一面致电蒋介石、白崇禧、李宗仁抗议指出“妻子何辜遭此荼毒”,使他们处于尴尬的地位。

  在皖东的斗争形势日趋复杂尖锐的情况下,1939年11月下旬肩负领导发展华中任务的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同志,到达皖东江北指挥部。少奇同志主持中原局连续召开多次会议,约请皖东的军队和地方党领导同志参加,边座谈边作指示,少奇同志指示的要点概括起来是:抗战要有个“家”,就是要有自己的根据地和政权,可以发动组织群众抗战,可以征粮收税,保障部队的供给,部队抗战没饭吃没衣穿这怎么行?这两年部队开辟了地区,却请国民党派县长、区长,还不是给人家当长工作苦力吗?要抗战就要扩展武装力量。有人反对“招兵买马”,有兵为什么不招?抗战打鬼子,兵不是越多越好吗?有人讲要“一切经过统一战线”,国民党不让你经过,你怎么办?我们同国民党讲统一战线要独立自主,既要讲团结又要讲斗争,现在国民党到处制造摩擦,我们坚决反对,如果国民党军队胆敢向我军发动进攻就要站在自卫的立场,坚决予以粉碎。少奇同志的指示,极大地提高了领导同志的思想认识,特别是在创造根据地和自己的政权方面明确了如何具体行动。少奇同志的指示精神在部队普遍传达后,使部队受到极大的鼓舞,并随即投入发展武装力量,打击日寇和反摩擦作战的准备工作。

  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桂系和韩德勤部顽军调兵遣将准备向皖东路西路东地区进攻,少奇同志和江北指挥部决定,先集中兵力反击桂顽,尔后不规则回师路东反击韩顽。令罗炳辉率第八团和苏皖支队西进,电邓子恢、郭树勋、周骏鸣指挥五支队留守部队固守半塔集待援。桂顽集中一三八师主力、第十、第十二游击纵队和一些保安团队6000余人于3月4日南北对进,夹击我大桥地区的江北指挥部,四支队主力即展开反击,第十四团袭占定远城后南下,协同第九团将北路敌人包围于高塘铺地区,经过激战将顽第

  ?十二游击纵队大部歼灭。第八团和苏皖支队到达路西地区后,全歼滁县保安团,尔后在七团配合下,在界牌集八斗岭地区给南路的顽一三八师第十游击纵队以沉重打击,到3月18日路西地区的反顽作战胜利结束,我共毙伤俘敌3000余人。韩德勤部顽军一一七师独立六旅盱贻县常备旅约10个团的兵力,于3月21日向半塔集第五支了人留守部队进攻,五支队教导大队、特务营、警卫连以及武装起来的机关人员固守阵地,顽强抗击敌人,第十团两个营,第十五团两个连外围钳制,从侧后打击进攻之敌。进攻之敌一度攻占了集内制高点光山,周骏鸣副司令率特务营1个连奋勇冲击,将阵地夺回。陈毅同志指示叶飞率挺进纵队,从苏中紧急驰援半塔,在东王高地区给顽独立六旅以沉重打击。于3月27日我援军均已进到半塔附近,顽敌见我援军已到,乃纷纷撤退,我随即多路展开追击,罗炳辉同志率第八团、苏皖支队、第七团兼程回援,于3月30日将顽敌全部赶到运河以东、三河以北,共毙俘敌2500余人,取得反顽作战的胜利。陈毅同志对半塔集保卫战给了很高的评价,他说:“半塔保卫战是固守待援的范例,在华中,先有半塔,后有郭村。有了半塔才有黄桥。”皖东地区反摩擦战胜利后,少奇同志率中原局、江北指挥部与4月上旬转移到半塔集,在少奇同志指示和主持下,地方党路西、路东两个省委调集了一大批干部,又从主力部队抽调一批干部再加上从安徽省动员委员会转移到皖东的上千名干部和青年知识分子,我很快地在皖东路东、路西地区创建了辖13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成立路东路西两个联防办事处,县区也陆续地组建了武装力量,胜利实现了中央创建皖东路东抗日根据地的任务。从此时起皖东抗日根据地也改称为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这是我党我军在华中地区创建的第一块根据地。

 

  坚持路西 巩固路东 屏障华中

  淮南根据地位于淮河以南,长江以北,淮南铁路以东,运河以西的广大地区。控制着津浦淮南两条铁路,靠近南京、合肥、蚌埠、扬州等敌伪重要据点,对敌伪的统治中心地区构成直接的威胁,敌伪为巩固扩大其占领地,从我根据地建立之初就不断地对我发动了大规模的“扫荡”,妄图歼灭我军主力,摧毁我根据地。国民党顽固派不允许我军在华中存在,曾强令我军全部撤到黄河以北地区,达不到目的就采取武力进攻的方法,妄图歼灭我军主力或把我军赶走,淮南地区是其进攻的主要方向,桂系顽军是向我进攻的急先锋,所以我根据地一建立,桂系顽军就不断地向我大动发规模的进攻。敌、顽之间虽也存在着矛盾,但在淮南地区,他们对我军的行动完全是一致的,形成默契,有时日伪军对我扫荡后,桂顽接着对我发动进攻;有时桂顽向我发动进攻后,日伪军接着对我进行“扫荡”;有时是日伪军和桂顽同时对我发动“扫荡”和进攻,形成夹击之势,斗争形势显得十分复杂尖锐。

  抗战期间,在许多敌后根据地都存在敌顽我三角斗争,敌顽对我实行夹击的情况,但是在淮南根据地显得特别明显突出,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是空前的。淮南根据地于1940年4月创建起来,5月上旬日伪军3000余人扫荡我路西地区,遭我打击后占领了定远县城,5月下旬路东日伪军扫荡我来安县城,5月下旬路东日伪扫荡我来安地区遭我沉重打击,敌增援后占领了来安县城。6月下旬桂顽一三八师和第十游击纵队进攻我路西地区,四支队在古城与顽军展开激战,罗炳辉率第八团兼程西援,江北游击纵队也在和县含山袭击顽后方,才将顽军打退。7月韩德勤部顽军支持路东来安,天长地区的反动地主发动武装叛乱,袭击我区乡政权,抢掠我军用物资,捕杀我地方干部40余人,经我半月的打击,才将叛乱平息。9月上、中旬,敌集中第十五第十七师团和汪伪绥靖军1.7万余人,分七路对路东地区进行

  ?大“扫荡”,我第七、八、十四团和地方武装民兵到处打击敌人,十四团三营在六合县盘山地区阻击行进中的敌指挥部,敌紧急调动飞机24架次对我进行狂轰烂炸,保障其指挥机构的安全。经我半个月的打击,敌被迫退回原防,我共歼敌600余人。11月上旬,桂顽集中5个多团的兵力进攻我路西地区,明光、定远的日伪军1000多余人也从北侧配合,敌占领了我根据地大部分地区,我第七第八团兼程赶到后,才把敌人基本打退, 但桂顽占领了周家岗,广兴集等重镇。1941年3月蚌埠、明光的日伪军2000余人“扫荡”我路西北部地区,桂顽一三八师也从南侧进攻我界牌集,被我六旅部队击退。4月,我路东部队在天(长)、仪(征)、扬州地区发动了破击战使日伪受很大震动,5月日伪军5000余人对我进行报复“扫荡”,我军在来安、六合地区歼敌300余人。9月,我军一部攻克明光附近的石坝据点,全歼驻守的日伪军。10月桂顽一七一师等部5个团的兵力进攻我路西地区,占领了重镇大桥,11月我军发起反击作战,以四旅第十一团主攻大桥,以六旅十六团担负打援,经过激战,我全歼据守大桥和来援的一七一师两个营和一部分地方武装,共歼敌1500余人。1942年我军实行精兵简政,撤销了两个团和第六旅旅部。10月桂顽乘我兵力有所减少之机,集中一七一师、一七二师主力6个团对我路西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占领了我根据地大部分地区,情况相当严重。陈毅军长来电说:此战得失,影响我华中全局甚大,能否给桂顽以致命打击实有重大意义。在罗炳辉师长亲临第一线指挥下,四旅第十团、第十一团和路西分区的第十八团与敌奋战10个昼夜,将敌打退,共歼俘敌1500余人。战后陈毅军长又来电说:四旅和地方武装在第七师的配合下,经十来天的奋战基本上打退了桂顽的进攻,取得了保卫根据地的胜利,意义重大,特向参战部队慰问嘉奖。1943年以后,日军抽调兵力支援太平洋战争,国民党也需加强贵州方面的正面战场防御,在淮南地区,日伪军和桂顽均无大的军事行动。到1944年11月日伪军7000余人从津浦铁路和淮南铁路东西对进,扫荡我路西根据地,我军分散转到敌侧后打击敌人,在敌人对我进行大扫荡期间,桂顽一七一师4个主力营尾随窥测我军行动。在我打击下,扫荡之敌于16日开始撤退,桂顽竟乘我军消耗疲劳之机,集中4个主力营,于19日在占鸡岗地区向我第五旅部队发起进攻。我军义愤填胸,奋勇反击,将顽军4个营全部歼灭。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第二师部队在反“扫荡”和反顽作战频繁激烈的程度。应该指出,从1940年8月至1943年6月五旅主力两个团一直战斗在淮北地区,第四旅第十团也在淮北地区战斗半年,第六旅的两个团也曾一度进到淮北地区,二师部队在津浦路东西,三河南北驰骋奔波,其任务的繁重和艰苦是可想而知的。

  鉴于淮南根据地战略地位重要,根据地创建起来后,党中央、华中局、新四军军部即指示第二师要“坚持路西、巩固路东 ”,保障华中根据地的安全。第二师历任主要领导张云逸、郑位三、罗炳辉、谭震林等同志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华中局的指示,正确掌握对敌、顽斗争的方针和策略,领导和指挥部队,为把守好华中根据地的南侧大门而艰苦奋战。

  第二师始终把对日伪军的作战放在主要位置。对敌人大规模的“扫荡”,我以广泛的游击战争粉碎之,动员组织群众坚壁清野,破路、埋雷、盖井、设障…限制敌人的行动,使敌人 抢不到粮食,找不到水喝,变成聋子瞎子。我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分散在敌人侧后边,用袭击、伏击、围困等战法到处打击敌人。以主力一部出击敌后方,钳制的调动敌人。对日伪军千人左右的“扫荡”或袭击,我相机给以致命的打击,如1941年6月四旅十二团在仪征金牛山,1943年8月,五旅十三团在六合桂于山都曾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各毙伤敌500余人。十二团还迫使仪征日军打着白旗到战地收尸。我经常派主力一部,配合地方武装在边沿区活动,阻止敌蚕食,打击敌出扰,并有计划地拔除日伪军设置的据点。各部队均重视开展对

  ?伪军的工作,便于我军顺利通过铁路上的封锁线,并从敌占区购置一些我军急需的物品。

  对国民党的军队我始终坚持争取其团结抗战的方针,坚决执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政策。我从不对桂顽主动采取军事行动,但桂顽向我发动进攻,我呼吁团结无效时,则坚决予以回击。我从不主动进入顽占区,但对顽军支持的土顽设在我根据地的据点,则坚决予以拔除,对坚持反共的土顽头子如谢黑头,牛登峰、徐郁堂等,则坚决予以歼灭。二师领导积极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经常给桂顽当局写信致电,派代表谈判,争取形势能得到一点缓和,每次战后,我都释放一些俘虏,向桂顽宣传我方的主张和政策。

  第二师党委和领导,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关于坚持淮南抗战的指示,领导和指挥部队进行艰苦卓绝的战斗,无数次地粉碎了日伪军大规模“扫荡”和顽固派大规模的进攻,淮南根据地不断得到巩固和扩大,胜利完成了“坚持路西,巩固路东”的任务。1942 年1月上旬,华中局、新四军军部从苏北转移到淮南路东的黄华塘,一直在这里稳定地领导和指挥华中地区的抗战斗争。

 

  战斗在淮北地区

  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是一个整体,从来都是相互支援的。1940年3月的反摩擦作战中,淮南地区的部队得到渡江北上的苏皖支队和挺进纵队有力的支援,对战斗的胜利起到很大的作用。淮南抗日根据地创建起来了,淮南地区的部队理所当然的要配合和协同兄弟部队地区部队的作战。为策应和配合苏中我军的作战,江北指挥部令五支队罗炳辉司令、周骏鸣副司令、冯文华参谋长、张劲夫主任率第八、第十团和四支队第七团,于1940年8月2日,强渡三河(洪泽湖高邮湖之间的一条大河)开辟淮(阴)宝(应)地区。部队渡河后,以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和工作,歼灭了韩顽三十三师大部,瓦解了顽军支持的小刀会组织,争取了小刀会群众,建立了淮宝县抗日民主政权。

  1940年11月,苏北我军发起了曹甸战役,我第十团奉命参战。十团渡过运河后,在平桥径河歼顽一个营,尔后在宝应以北的黄埔镇担任防御,连续打退日伪军的两次进攻,保障了我攻曹甸部队侧后的安全。

  淮宝县政权创建后,韩顽一个水警队逃入洪泽湖中,勾结湖匪经常上岸进行抢劫破坏活动,为了解决这股顽匪,新四军军部命令二师五旅、三师九旅各一部分部队,下湖进剿。1941年5月初第十五团第二十五团乘船东西对进入湖进剿,并封锁了洪泽湖入淮水道,将顽匪800余人全部歼灭,随即成立了洪泽湖抗日县政府。五旅还利用缴获的钢板划子,组建一个水警大队,巡弋在洪、高两湖之间,至此淮宝和洪泽湖地区得到较好的巩固。

  1941年春,我第四师部队在皖东北(41年秋季以后称淮北地区)津浦铁路以西地区同国民党王仲廉部顽军激战后,转移到淮宝地区休整,新四军军部令第三师九旅和第二师五旅主力到淮北地区阻击反共军东进。第五旅主力于7月初进到洪泽湖以西的泗(县)五(河)灵(壁)凤(阳)地区和泗北、泗宿(迁)地区,经4个月的战斗行动,拔除了20多处伪顽据点,歼俘了伪顽武装800余人,并协同第九旅给盘据张楼的1500名伪军以沉重的打击,淮北地区的形势得到较大的改善。

  1941年秋季,王仲廉部顽军和韩德勤 部顽军企图东西对进,攻占我淮北根据地。7月韩顽派王光夏的常备六旅2000余人,占领了泗阳、宿迁间运河边上的重镇程道口,利用该地优越的地形条件构筑工事,形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妄图以该处为基地迎接路西的顽军东进。10月王仲廉部顽军准备越过铁路东进,韩顽的一一七师、三十三师也进到淮阴、涟水之间地

  ?区部准备西出,新四军军部令第五、第九旅阻击路西之敌,令第三师阻击韩顽,调第二师第十团、第三师第十九团、军部独立旅两个团、四师独立团和骑兵团,陈毅军长亲自部署和指挥,于10月21日发起对程道口的攻击作战。经过激战,除王光夏率少数人逃跑外,常备六旅被全歼,粉碎了顽军东西对进的企图。

  1941年12月, 四师首长令五旅部率十五团支持淮宝地区,令十四团坚持淮(阴)泗(阳)地区,控制淮阴至泗阳间的运河,协同十九团,保障我各根据地之间联系的任务。淮泗地区位淮阴、泗阳之间,运河横贯其中,南临洪泽湖、成子湖,是我各根据地相互联系的重要通道,该地过去没有主力部队活动,伪组织当道,土顽活动猖狂,我政权工作开展困难。十四团部队到达后,和县领导同志共同商定,部队全部展开,地方派工作队(组)随部队行动开展工作,经过一个多月的活动,摧毁了伪组织,歼灭成股的土顽,形势得到稳定。该地区地形平坦,土质松软,部队协同地方领导发动群众改造地形,形成村村相连,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沟。为对敌斗争创造了较好的条件。

  1942年春,淮阴日军企图打通淮阴至宿迁之间的运河交通切断我淮北和淮海地区的联系,十四团获悉这一情况后,在运河沿线选择了伏击地点。4月12日淮阴日伪军400余人掩护20余只民船沿运河西进,当敌人进至三岔我伏击地区后,十四团部队奋勇出击,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激战,我毙伤日伪军200余人,俘日军2人伪军30余人。残敌约百人退守运河边一个地主圩子顽抗,并向我施放毒气,最后被从淮阴出来增援的敌军接走。

  1942年10月16日,淮阴、泗阳的日伪军1500余人对淮泗地区进行拉网式“扫荡”,十四团部队分散转到敌侧后打击敌人,敌沿着道路前进,我则沿着交通壕运动,敌向东我向西,敌奔南,我逐北,敌人到处挨打,却找不到我军在什么地方。为了有效的粉碎敌人的“扫荡,十四团集中一个营突袭淮阴县城。在淮阴东关歼灭敌一个骑兵中队,毙伤一部敌人,缴获战马36匹,敌人受了很大的震动,扫荡之敌被迫于22日全部撤回原防。

  日军为掠夺我苏北地区的丰富资源,于1943年3月集中优势兵力对我苏北地区和淮北部分地区进行大“扫荡”,3月 11日,日伪军2000余人对我淮泗地区进行“梳篦式”扫荡,十四团部队以交通壕沟为依托,转到敌侧后打击敌人,此时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竟乘我军与日军奋勇作战之机,率一一七师、独立六旅、常备七旅窜入我淮北根据地中心地区,并以一一七师一部沿灵壁以北西出,王仲廉部也派5个团越过铁路东进。我军多次劝韩退出我区,韩置之不理,新四军首长乃令第四师彭雪枫师长、邓子恢政委统一指挥第四师和第二师、第三师各一部发起反击韩顽的山子头战役。四师首长令十四团参战,十四团从反扫荡战场紧急收拢六个多连的兵力,兼程经淮宝地区渡洪泽湖赶赴战场,并令1个营冲破日军的封锁,沿成子湖北侧西进参战,相机歼击敌人。战役于3月18日夜开始, 十四团担负歼灭莫唐圩顽独立6旅旅部的任务。18日夜至19日上午9时,十四团歼灭了莫唐圩外围敌人,正准备对顽旅部发起攻击,此时从淮南兼程赶来的十三团部队小跑步赶到。十四团随即让出一个攻击正面给兄弟部队,两团协同攻击,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将独六旅全部歼灭,旅长李仲寰被打死,两团部队共俘敌1500余人,经过我军的奋战,窜入我根据地的韩德勤部顽军被全部歼灭,韩德勤被生俘。至此顽军东西对进攻占我华中根据地的图谋被彻底粉碎。

  五旅部队圆满完成了在淮北地区的战斗行动任务,于1943年6月回到淮南根据地归建。

 

  边打边建 铸成铁军

  ?

  要胜利地坚持抗日战争,必须创建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坚强的武装力量。新四军第二师是由红二十八军、桐柏山区红军游击队、闽浙地区的红军游击武装为基础发展组建起来的,具有红军传统。在建设坚强的武装力量方面,具有优越的条件。

  要把部队建设成坚强的武装力量,首要的是加强政治思想方面的建设。抗战时期我们同国民党实行统一战线,为使涌入我军的大量新成员认识我军的性质和宗旨,防止有些老成员认识上产生偏差,从一开始即重视加强我军性质的教育,使部队认识到我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是为劳苦大众打天下谋利益的部队。1939年,邓子恢同志编写了《我们的出路》,在部队普遍进行教育后,使部队认识到为谁当兵 ?为谁打仗?要抗战到底,革命到底的道理,提高了政治和阶级觉悟。1940 年7月1日,刘少奇同志作了《做一个好的党员建设一个好的党》的重要讲话,在干部和党员中传达学习后,大大提高了干部党员加强自我修养锻练和抓部队党的建设的自觉性。

  1941年3月,新四军政治部主任邓子恢同志在第二师召开的“三·一八”政工会议上作形势任务报告中指出,要把部队建设成 “正规化铁是党军”。邓讲的党军是指部队的性质,铁军是指部队的战斗精神和作风,正规化是指部队要由过去分散的游击武装建设成统一的正规兵团。会议经过深入的学习讨论,第二师领导确定:部队要深入持续地进行党军性质的教育,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指示和决定;团以上党委(当时称军政委员会)要加强集体领导,防止个人专断,要经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克服不良倾向;要加强政治工作和政治机关的建设,使政治工作成为各项工作的生命线,要加强党支部建设,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战斗部队要做到班有党员,排有小组,要在全师开展“创造模范支部争当模范党员”的活动,推动基层党支部的建设,使党支部真正成为连队的战斗堡垒。二师部队认真地贯彻执行上述决定,使部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党的建设工作不断得到加强和提高,有力地保证了战斗的胜利和各项工作任务的完成。

  要把部队建设成坚强的武装力量,很重要的方面是不断增强部队的军事素质,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在战争年代,这些主要靠实战锻练,同时要利用战斗的间隙,大力加强军事训练。

  二师部队重视抓基础训练,以射击、投弹、刺杀、超越障碍、近迫作业等五大技术作班排攻防作战的战术动作为主要的内容,在讲解示范了要领后,号召部队勤学苦练。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经常以营或团为单位集中训练,在互相比赛中激发训练热情,连队则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进行训练,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罗炳辉师长亲自培训了一个学兵连,技术精、战术活、作风硬。每下部队就让学兵连为部队进行示范演练,使部队认识到自己的差距。还经常带头和团的干部一起,集合干战进行立姿举枪瞄准训练,一练就是一个多小时,把大家练得歪歪斜斜的,他却纹丝不动,部队十佩服。在训练中注意培养战斗作风,罗师长经常讲:要打胜仗就要练走练打,我们铁腿骡子能打败敌人的四个轮子,要敢于和敌人刺刀见红,打死一个是本儿,打死两个是利儿,打死三个本儿利儿都有了,敢于同敌人硬拼,敌人就会缴枪投降。这些话对激励部队发扬革命英雄主义起了很积极的作用。大家自觉苦练的情况下,部队产生了一大批特等射手,投弹、刺杀各种能手,在战斗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第二师部队很重视自下而上的总结战斗经验,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总结战斗经验不是由上级做一个报告,而是由参战干部讲解战斗的具体经过情况,而后大家评议在指挥和动作,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有缺失的,应该如何打才更好,达到以战教战的目的。在总结战斗经验的基础上,还组织干部在类似地形上研究该如何部署兵力,如何组织火力,如何突破,如

  ?何打退敌人的反击等问题,提高干部的组织指挥能力。二师领导很重视研究敌人的战法,总结出应对之策,罗炳辉师长总结了反敌人大“扫荡”经验,创造了“麻雀战术”得到兄弟部队的重视和新四军首长的赞扬。

  桂顽在我根据地路西地区的南侧,建立了一条100多里的堡垒线,依托堡垒经常对我进行袭击和蚕食。我也相应的修建了一条堡垒线,由地方武装据守,顽军进攻时,我主力部队及时驰援,这对坚持根据地的的斗争起了很好的作用。抗战期间,敌后根据地同顽军形成堡垒线对峙,这是个奇观。从江北指挥部到第二师,一直重视视部队干部的培训,从根本上提高了部队的素质。各旅、团,都有教导队,轮训基层干部和骨干。江北指挥部成立了教导大队,后改为军政干校及抗大第八分校,培训营、团职和部分优秀的连职干部。张云逸同志兼任校长,调优秀的军政领导干部担任副职,张云逸和二师的领导同志都到校给学员讲课,在校期间,对学员进行了较系统的军事政治理论教育,组织学员研讨,提高了组织指挥水平。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和管理教育方面的能力,学员们也结合自己的实际,总结了战斗和工作经验。期间共培训学员3000人,分配到部队工作后,对作战和部队的建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除在校培养外,二师还很重视抓干部在职教育,师司令部经常下发一些军事方面的学习资料,组织干部学习讨论。旅、团每月都给干部讲一次军事课,还组织干部在沙盘或现地进行作业,提高干部的组织指挥水平。二师在加强军事、政治工作建设的同时,后勤保障方面的工作也得到加强和提高。

  在党领导和人民群众的支持下,第二师部队经过长期激烈战斗,锻练成为一支赤胆忠城、英勇善战、作风优良、纪律严明的铁军劲旅,为坚持淮南抗战立下了卓越的功勋。

  第二师坚持淮南抗战的光辉业绩永存史册!

  为坚持淮南抗战而英勇献身的先烈们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10-14 10:59:4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文武兼备 忠诚笃实——纪念中共南满省委书记魏拯民

下一篇:牺牲在辰清的抗联烈士白福厚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