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口述历史】关于“丁大干”的若干考证(中)
2018-09-26 10:40:36   来源:张志刚 汤原博物馆    点击:

   张志刚 汤原博物馆 1周前口述历史(Oral History)亦称口碑史学。是一种搜集历史的途径,该类历史资料源自人的记忆,由历史学家、学者、记者、学生等,访问曾经亲身活于历史现场的见证人,让学者文字笔录、有声录音、影像录影等。之后,作为日后学术分析,在这些原始记录中,抽取有关的史料,再与其他历史文献对比,让历史更加全面补充、更加接近具体的历史事件真实。汤原是威震东北的抗联六军的诞生地,如何能够更加真实的将家乡历史和老区精神传承下去?汤原博物馆自2017年秋便开始了“口述历史”的筹备和采访工作,我们肩负着时代赋予的重任,我们在用语言构筑生命经历!

  ——汤原博物馆“口述历史”采访小组

 

  三、夏云阶下葬的另一种说法

  在石场沟,我们采访了另一个知情人。

  (徐凤林)

  以下是采访记录:

  “我叫徐凤林,1948年出生。父亲徐宝珍,属猴的,活着应该是112岁。1966年57岁时去世。我父亲五岁时从山东老家来的,原籍山东来州府汤阴县人。落脚在新民(红民村)后岗,老名叫郑家戕子。母亲是孔家沟人,孔家沟是我姥家老房框子。

  过去生产队的时候,现在说起来是1955年往后,那时我记事了,我父亲领着我上山。走到林场对面,他说这就是老夏家你爷受伤的地方,就在这儿受伤的。我说什么个爷啊?我爹就说了,是夏云阶。在北面和警卫员来遛马,走到这儿。日本子就在这山上,对着林场的山头设的卡子,能看到前面丁大干这个马架子。就这么他骑马刚走到这儿,让日本子一枪给打下马来。警卫员给扶到马上就往回跑,沟里有个夏石匠,关里老家来的,逃荒来的,就在那儿占着一趟沟。在那待了一天不行,第二天吧,就上庙岭后的大营。岭后不是有夏云阶大营嘛。后来待了不到五天,四天就死了。我听我爹说的,我爹去了,去了帮着跑跑道啥的。死了,他一帮战士就给下葬了,葬在了干巴砬子。给用火燎了,用柈子火炼了,烧了。大骨头棒子搁坛子里了,后来用两个大坛子,二尺来高的大坛子,给装上了,一个装骨头,一个装的手枪。搁石头板盖上了,四周又用石头沏上的,两个坛子并排放的。

  干巴砬子前年我还去了,跟樊大巴掌樊福德,石宝权三个人去采猴头。

  紧贴着石砬子埋的,说是解放以后给起回来,这不解放以后就乱套了嘛,没往回起。右边还立个石头板子,当记号,预备着以后找。

  他一个警卫员,一个小嘎子,哭得直打滚呀,就是夏云阶的警卫员。他要活着能好找,都栽上树了,也不好找了。

  采访者询问:夏云阶牺牲后是被火化后下葬的?你确定吗?

  搁火烧了,我爹不是跟我说一遍,要不我怎么能记这么清楚呢。那夏云阶的四兄弟,也不是几兄弟的儿子,夏云阶的侄子夏福军,是我姑夫。这不是亲戚嘛。那时候伴旯儿(附近)人稀少,亲戚走动的可好了。大跃进那咱儿(时候),我姑夫顶架(经常)来,总来。他在汤原建筑队,是木匠,后来我父亲没了,他也不来了。夏云阶哥们几个我不知道,在夏云阶侄子夏四军家见过一个,我叫七爷,我见过,大高个。我还见过我姑夫,我姑夫那时就五十多了。

  我家那时在孔家沟,给捎来信了,抗日队贪黑骑马挨沟送的信儿。那时山上山下经常有人来,我爹那时二十来岁,正是好时候。那不找亲戚嘛,连阚发沟,老阚家都去了。那时还准备运回来埋夏石匠沟呢,后来日本子不就呼上来了嘛,就没运回来。还有杨木沟老王家的,也去帮着抬了。不是军用担架抬的,是用木头扎的担架,用绳子和柞树皮捆的。

  我爹他们到了夏石匠沟,那时还没抬走呢,能说话呢,说没事。连我姥爷(孔庆珍,四五十岁)都去了。抬着去大营的时候,我姥爷没去,我爹他们几个去了。死的时候我爹也在,就在干巴砬子跟前炼的,炼完了就下葬了。

  干巴砬子距离庙岭直线距离5华里,几里拐歪得有十华里。干巴砬子前怀(前面),那小砬子一个挨着一个,埋在其中一个小砬子的前面。干巴砬子挺高,跟前的山数它高。”

  (干巴砬子)

  (庙岭)

  (庙岭盛开的达莱香花)

  庙岭是汤原北部山区一个习惯性地标,因岭上有一小石庙而得名,距离石场沟正北11公里。庙岭之上的小石庙是何人何时安置的,无人知晓。石场沟人只记得,十四五年之前,这座小石庙被田瑞龙、谢振兰两口子,和另一位村妇聂士春在山沟里发现,三个人把它抬到岭上,置于现在的位置,于是庙岭才名符其实有了一座石庙相伴。此后上山运材到套子的,进山采药采山野菜的,都讨个吉利,上香跪拜,香火日盛。

  庙岭之后是山民传说中的夏云阶大营,夏石匠沟距石场沟四公里,在两地之间。从夏石匠沟到庙岭后山,相隔几十里,在没有道路的年代,抬着重伤员在陡峭的山上行进,该是一段十分艰难的路途。找附近身强力壮的山民帮助抬运,似乎也有可能。况且军民关系密切,更有些还是亲戚,这是说的通的。那么,徐风林的记忆就有了可信度,可惜的是他提到的另几位帮助抬运伤员的人早已作古,无从知晓,不然互相佐证,事情也许会清晰起来。

  这是一记猛烈的爆料,还是历史的真实?我们不知道。暂且把它收集于此,慢慢辨别真伪吧。

  四、为抗日救国,石场沟老百姓付出了血的代价

  在石场沟道路旁,我们见到了正在值班防火的孙海臣、江胜宝。

  (孙海臣)

  闲谈中,二人谈出了一些情况,很珍贵。孙海臣,今年六十四岁,爷爷叫孙云贵。江胜宝,六十九岁。他们俩人介绍:

  “石场沟一带是红地盘,抗联经常来,鬼子汉奸也经常来,由此进山“讨伐”抗联。鬼子来了就抓人进山给他们背垛子,连人带马一块带走,一走就是多少天。给鬼子背东西的人叫小背,石场沟不少人都被抓过,我爷爷孙云贵,还有张震,张殿友等人,都被鬼子抓去过。吃饭时,鬼子吃肉罐头,給小背高粱米,让你自己做饭吃。我爷爷孙云贵給鬼子背锅,后背都給嗑出了血。去的路上鬼子给你吃的,到了地方就不給你吃的了,把你赶走死活就不管了。有的回来冻饿难耐,烤火时就睡着了,结果把脚都烧掉了。有一次,小背回来时烤火,烤着烤着就睡着了。幸亏被人看到叫醒了,不然就睡过去冻死了。还有的马饿的倒地不动了,人强逃出来了,马扔山上了,想回去再找马,也不敢去了。鬼子高兴了把你的马給你了,让你带马回家了,不高兴就把马给你杀吃了。”

  (赵喜春,为抗联送物资,被日本人杀害)

  (赵喜德,抗联六军排长)

  徐凤林比前两位被采访人稍大几岁,经历的事情大体相当。但他记忆力好,叙述的比较清晰准确。他对石场沟人帮助抗联运送物质有过这样的记述:

  “有年冬天,孔家沟我二舅孔凡春,石场沟赵喜春(赵家老二),西北沟三个人、穷棒子沟一带三个人 ,一共八个人,给抗联背东西往山里送盐、粮食等。从香兰的红旗管(地名,离四块石不远)出发,路线是过汤旺河,到吉星沟,奔北大通,经偏刀岭后过来。在浩良河不远处歇气(休息)时,被日本人抓住,都塞冰窟窿里了。这几家人四处打听,到处去找,找不到。第二年春天开河了,在陶家湾子下游柳条通里被人发现了,八个人用铁丝穿成一串,死在一块了。各家都去人,就地掩埋了。都是年轻小伙子,都没结婚,就埋外面了。这些人常年在外面给抗联背东西,一年顶多回来几趟看看爹妈。走时爹妈都不让走,怕回不来。这屯子赵喜德,赵家老三,是抗联的排长,经常动员人给抗联做事,就像是地下党似的,死的人里面就有他的二哥赵喜春。”

  (夏石匠沟)

  (杨木沟)

  为了抗日救国,石场沟老百姓付出了血的代价。

  夏云阶负伤牺牲后,敌人来搜捕帮助抬运伤员的人,杨木沟的老王家,惨遭灭门。在徐凤林接下来的叙述中,我们又看到了血腥的一幕。

  “杨木沟后堵(后面),二勒(中间)上,有户老王家,他家有个窝棚。那地方有泉子,冬夏能吃水。杨木沟邻近夏石匠沟,隔着香兰河,河东是夏石匠沟,河西是杨木沟。老王家刚到杨木沟四年,因为帮着抬夏云阶去庙岭后大营,被日本人弄死了两大人,两孩子,全家灭门了。怎么知道是日本人杀的呢?有人看见他们来了,一个领头的四个兵,有三个日本人,两个中国人领着来搜人。各家知道信都躲了,老王家离的远,不知道信,就遭了祸。男人被绑了要带走,媳妇上去拽,不让带人。结果媳妇孩子都给杀了,房子也点着烧了,男人带到半山坡也给杀了。后来有人去老王家办事才发现,人都烂了,身上都是血。要不过去咱一整就失败,不都是汉奸整的嘛,汉奸不给带路日本人知道个啥。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09-26 10:48:5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口述历史】关于“丁大干”的若干考证(上)

下一篇:抗日名将何基沣口述:回忆“七·七”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