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忆华南抗战“福田之役”
2018-08-22 15:04:58   来源:肖秉钧    点击:

  在广州弃守前的福田之战时,我在153师459旅916团担任团政治指导员职务,身与是役,见闻较切,现记述于后,以供参考。

  1938年10月初,日本由台湾调来敌军4万余人,军舰30余艘,飞机七八十架,在日寇华南派遣军司令官后藤中将指挥下,于10日和11日两天内在我惠阳大亚湾海面集结完毕。12日拂晓以海、空军掩护陆军向澳头附近强行登陆。先占淡水,继陷惠阳县城,续沿惠博公路向我腹地深入进犯。因沿途未遇多大抵抗,即于19日进抵罗浮山麓“福田”附近,遭遇到153师459旅的阻击,于是展开剧烈的战斗。

  原来防守广东前线的153师(师长张瑞贵)担任由虎门至宝安这一带防线,部队沿宝太公路(由宝安至太平)驻防。师司令部和直属队驻公明,陈耀枢的457旅分驻宝安、乌石岩、西乡一带。钟芳峻的459旅分驻北栅、居奇、沙井、新桥、楼村各地。在日军12日澳头登陆后,敌军进入腹地,战争形势已进入紧张阶段的时候,驻在这一带的153师,才接到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汉谋的命令,发动对敌人进击。然而仍留陈耀枢旅在宝安不动,只调钟芳峻旅向博罗方面进发。该旅所辖之916黄志鸿团,914之张孚亨团,于10月16日由宝太公路向宁步、大朗、石马、常平沿途开进,于17日到达九子潭附近。稍事休息,打探敌情,侦悉敌人自陷惠阳后,未受任何部队阻击,向惠博公路日夜兼程,长驱直入。我军获悉敌人态势,于是17晚三更做饭,由九子潭连夜开向罗浮山麓福田之线前进。拂晓前到达福田阵地时,已看见敌人沿途灯火,我军以坦克车为前导,掩护步兵行进,大部队掩蔽在小树林内,出敌不意,迎头痛击,机枪、步枪、迫击炮一时并发,响声震天,山谷雷鸣。打得敌人乱作一团。不久,天色大明,敌人后续部队亦继续开到,于是展开剧烈的战斗。战至上午8时左右,见敌人炮兵已推进罗浮山上,居高临下,向我射击,敌人骑兵,向我两翼包抄,在地形上敌人比我有利,在人数上敌众我寡,战斗形势显然于我不利,但我军上下同心,激于义愤,不顾成败,只有拼命战斗。敌我战斗激烈,双方尸骸遍地。战至中午时分,我军死伤较多,人数渐少,敌人已分清形势,随即出动大批飞机向我部队轰炸,于是我军伤亡更重。916团团长黄志鸿见已无部队使用,即亲率团部特务连向敌冲锋,敌人集中火力,向我射击,黄团长被机枪击中,翻下山坑,我与卫兵数人将其救起,因流血过多,不能行动,他即从身上取出私章一枚交付中校团副徐毅民,着其负责继续指挥部队;我即通知军医主任蔡景忠扛来担架将其抬下火线,在绷带所敷药调理,该团部队由团副徐毅民指挥,仍然继续坚守阵地,其他各部,人数虽少,但是仍然极力支持。战至下午2时,弹尽粮绝,官兵饥渴交困,又因被敌机轰炸,后方凌乱不堪,以致一切给养都不能送达阵地。旅长钟芳峻见部队伤亡殆尽,孤军作战,后援不继,而敌寇则越来越多,三面包围,形势凶险;即下令撤退。这时撤退士兵,各寻生路,无法掌握,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泥田水坑之间,目标大为暴露,任由敌人飞机乱炸,敌炮测定目标凶狂追击,离开战场的残余部队,至此又有不少死伤。

  部队撤退后,我护送受伤团长黄志鸿,至一小梅林内,见到旅长钟芳峻与旅部参谋长主任陈荣枢坐在林边电话机房,我即报告部队撤退情况及黄团长受伤情状。他默默无言,不断摇头叹息,随由身上取出纸币一束(说是2000元)叫我转交团部军需,作为部队伙食之用,并嘱咐好好护送黄团长赴后方疗养,参谋主任陈荣枢亦说敌人炮兵非常准确(他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现在敌人以炮兵追击,吩咐我们路上行动,小心隐蔽,以免暴露目标,作无谓牺牲。我随即离开旅部位置,仍然小心护送黄团长继续向南而行,因敌机不断在头上盘旋侦察,故随行随止。下午6时左右将至尤华墟场师部驻地,见师长张瑞贵,副师长彭智芳,参谋长欧鸿等已将离开师部驻地,在墟场上束装待发。我随即口头报告福田战斗经过及黄团长受伤情形,钟旅长现时所在位置等等。他们嘱我护送黄团长赴广州留医,即行率领师部人员出发。我仍然护送黄团长到石滩,时已入夜,天黑如墨,又饥寒交困,适有师部工兵营电船一艘泊在河边。我与该营长商议利用该电船送受伤团长黄志鸿前往广州留医,得该营长同意后,半夜开船,到19日清晨到达广州。见市内各处马路行人稀少,至晚上我接到师部后方通知云:适接前方电话,说敌人已进抵增城,饬后方人员一律于今晚撤出广州,并须于夜后12时以前通过太平场到达良口候命,于是我们又坐上师部后方汽车随时出发。21日拂晓到达良口,车未停定,敌机又来轰炸,几经艰险,才于是日下午到达翁源新江。

  我们到达翁源后,有钟旅长的卫士由前方回来报告,说钟旅长自福田战斗结束后,他以部队战败,后援不继,请缨再战,又无可能。是晚行抵石滩,思前想后,不胜悲愤,即行拔枪自杀。为卫士抢救,伤后未死,但他已立定以死报国的决心,见卫士离开身边,即奔出投河。以伤后淹水,无人及时拯救,发觉时,业已毙命,经地方群众备棺埋葬石滩。消息传来,全军悲恸。当时钟旅长之战败自杀,虽是一种悲观失望的消极行为,但在国民党的军人中还是一个有血性的的男儿。

  及后153师退驻清远横石,留在宝安敌后游击的陈耀枢之457旅,这时亦已间道归队。于是该师重整旗鼓,恢复建制,乃由师部于1939年春派原459旅旅部旗官程琦前往石滩,寻觅钟旅长尸首,重备棺殓,将柩运回五华原籍安葬。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8-09-21 18:00:5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官训练班第三期学员韩声涛回忆录

下一篇:覃异之先生忆抗战初期的第一次长沙会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