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黄埔老兵讲述兴化城保卫战:中国军队阵亡上千人
2017-02-06 10:08:08  来源:铁血社区  点击:  复制链接

韩德勤是江苏泗阳人,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第6期,陆军中将。抗战期间任江苏省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徐州会战后,韩德勤奉命留在江苏。蒋介石要求韩德勤“务尽守土之责”。韩德勤看上水网密布的兴化,将省政府设在兴化城。

1940年11月的一天下午,韩德勤在兴化省政府办公室接见3个分到他部队的黄埔生。这3个黄埔生分别是董恒文、曹履安、王文方。

韩德勤一一询问他们的年龄、籍贯,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最后问:“委员长要求我们在敌后坚守,诸位对兴化城的防御有什么看法和见解?”

“我想先谈点不成熟的看法和建议。”黄埔生董恒文说。董恒文中等身材,对穿着的细节很讲究,军容风纪一丝不苟,一副精干的样子。

韩德勤面带微笑,语气亲切:“请讲!畅所欲言。”

“兴化城四面环水,北面的盐城距兴化县城六十公里,东面的东台县城距兴化五十公里,西南的高邮县城距兴化四十公里。这几个县城都有日军,随时可能侵犯兴化。

“兴化城里两层楼房有3座,一处是东门的杨家大楼,另外两处是市中心的四牌楼两边的茶馆。这些楼都是木板构造,一旦开战,都不能当工事使用。

“兴化北门外的民立楼3层,高大坚固,是北门制高点,必须安排重兵防守。守住民立楼,北门可保无恙。不过,如果日军从四门同时攻城,兴化的东、南、西门无险可守,就危险了。要守住兴化城必须歼敌于城外。”

“歼敌于城外?……嗯嗯……有道理!有道理!……”韩德勤催促道,“继续讲下去。”

“兴化是水网地带,日军要进攻兴化城肯定从水路过来,我们要训练一支过硬的水军,把敌人消灭在兴化城外的大河里……”

董恒文讲得头头是道,所提方案切实可行,显然他对如何守住兴化城认真研究过。韩德勤大喜,当即任命他为参谋处上校参谋兼水军总指挥,安排部队中懂机械的周守仁做董恒文助手,让他尽快组建一支过硬的水军。曹履安、王文方两个同学分到下面部队带兵。

第二天,董恒文和周守仁一起带士兵改装了十几艘汽艇,汽艇的前面安装火炮,后面放机枪。火炮太少,现有的几门太陈旧,不能使用,韩德勤向第3战区顾祝同求援。半个月后,收到4门27式掷弹筒和3门苏罗通平射炮。韩德勤选派有文化有悟性的士兵交给董恒文,学习训练27式掷弹筒和苏罗通炮的发射技术。

苏罗通平射炮是德国制造的,发炮时震动小,精度高,射程远,穿透力强。苏罗通平射炮除了董恒文,无人会用。董恒文既要抓部队训练,又要教士兵们用炮,忙不过来。韩德勤让警卫排长梁以钿过来帮忙。

董恒文天天带士兵们在兴化北门外的“乌巾荡”操练。“乌巾荡”紧靠兴化北门,水面宽阔,约5平方公里。传说,岳飞在兴化城外将金兀术的部队打得落花流水。金兀术落荒北逃,岳飞紧紧追赶,一箭射中金兀术头上的乌巾。乌巾落入城北的河荡中。这地方后来就叫“乌巾荡”。解放前,“乌巾荡”水面覆盖到兴化东门。董恒文对士兵们说:“将来和日军恶战的地方,很可能就在这里,大家要认真操练!”

梁以钿老兵

一个月后,韩德勤到董恒文部队视察,董恒文在“乌巾荡”组织了一次实战演习。这支部队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快速机动,韩德勤非常满意,叮嘱董恒文继续训练。韩德勤见董恒文的水军训练已上轨道,就让梁以钿仍回警卫部队。

1941年春节刚过,日军从东台进犯兴化。

日军根本没把韩德勤放在眼里,53名日军分乘3艘汽艇,大摇大摆地过来了。董恒文请示韩德勤后率汽艇迎战。苏罗通平射炮威力巨大,3颗炮弹分别击沉日军3艘汽艇。

兴化东门外的大河面上,日军3艘汽艇陆续下沉,没有炸死的日军弃船登岸负隅顽抗。董恒文立即命令船上的机枪手开火。在守城部队的配合下,53名日军全部毙命。

首战告捷,整个兴化城沸腾了。大街上,老百姓放爆竹。兴化商会送酒肉慰劳部队。韩德勤在省政府大礼堂里大摆宴席。

第二天,韩德勤奖励董恒文三千大洋。董恒文全部分给手下士兵。

1941年2月14日,日军在炮火的配合下,投入重兵从东门、北门同时攻打兴化城。

距东门三里,有一个村叫野行村,是东门的前哨。韩德勤安排一个排的兵力防守,该排有两挺轻机枪,排长姓蔡。

进攻东门的日军来势凶猛,密集的炮弹摧毁了中国军队的前沿工事,炸毁了野行村里十多间房屋。

蔡排长率部奋勇还击。双方激战一个小时,蔡排长手下的两挺机枪被日军炮火炸飞,机枪手牺牲,整个排伤亡过半。蔡排长带队向东门撤退。

韩德勤在兴化东门设了两座炮台,一座在东门的河边,一座设在方兴桥东南角的寺庙里。东门守卫部队有一个连,连长姓郎。

日军攻下野行后,直扑东门。郎连长带守军顽强抵抗,双方打得非常激烈。中国军队的炮弹全部打光后,坚守不住,退往城里。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惨烈的巷战。

东门的守军和日军交火时,北门,日军上百艘汽艇开进“乌巾荡”。董恒文率13只汽艇迎敌。董恒文的汽艇居中,其余各汽艇在其左、右。13只汽艇横向展开。双方舰队相距400米时,董恒文首先开炮。一艘日军汽艇被击中。日军发炮还击。刹时间,双方各汽艇互相开炮,硝烟弥漫,“乌巾荡”水面沸腾。

这边炮战正酣,一支日军突击队在城东北角悄悄登陆,趁民立楼上的中国军队换防时突然进攻,一举拿下民立楼。

兴化北门的民立楼是清朝一盐商所造,楼高3层,是当时兴化的最高建筑物,在顶楼可以俯瞰前后十几里。墙砖是从江南运过来的陶土长砖,长砖之间用糯米粥和石灰连接,楼墙结实,枪打不穿,炮弹也奈何不了它。民立楼失守,兴化城就危险了。

韩德勤听说民立楼失守,大惊,立即派特务营收复民立楼。特务营长王际虞毕业于黄埔军校13期,是江苏省省长王樊功的侄子,对韩德勤忠心耿耿。特务营500多人,士兵全是从各部队挑选出来的精壮小伙子,个个枪法精,武功好。特务营被称为韩德勤的“御林军”。

王际虞命令机枪掩护,一连长樊凯华带队冲锋。日军居高临下用迫击炮,机枪阻击。一颗炮弹飞来,樊凯华牺牲,士兵们在民立楼下倒下一片。

功夫不大,王际虞又组织第二次冲锋,这次伤亡比上次还要大。王际虞明白,不拿下民立楼,兴化城守不住。他一次次组织部队进攻。

王际虞攻打民立楼之际,韩德勤得到消息,东门的日军已突破东门大街上的几道防线,正往北门推进。韩德勤命令曹履安、王文方各带一个排过去阻击,他俩刚到四牌楼附近就和东门上来的日军迎面碰上,双方都来不及开枪,很快绞杀在一起。大约十几分钟,中国军队终因众寡悬殊,60多个中国军人倒在四牌楼下,中间夹杂着不少日军的尸体。曹履安、王文方也在白刃战中牺牲。日军踏着一地鲜血迅速向北门挺进。

民立楼上日军的迫击炮、机枪、步枪构成一道严密的火网,特务营的士兵一批批冲上去,又一批批倒下。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和血腥气……王际虞看着朝夕相处的手下一个个倒在冲锋的路上,心疼得直打哆嗦。

警卫员劝王际虞不要再攻了。王际虞面色煞白,死活不肯,拿起一支冲锋枪往上冲。几个警卫上去死死地抱住他,王际虞大喊:“拿不下民立楼,如何向韩主席交代!”话音刚落,“哇”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警卫们七手八脚把他抬下阵地。

这时,从东门过来的日军离民立楼已不到500米。虽然董恒文率部在“乌巾荡”击沉了十几艘日军汽艇,我方无一汽艇损伤,但局部的胜利无法挽回兴化城要沦陷的大局。韩德勤不得不下达撤退的命令。

梁以钿带警卫排保卫韩德勤等省政府一班官员坐船撤往兴化西北的中堡镇,韩德勤命令董恒文断后。

日军汽艇紧紧追赶,董恒文问手下一个士兵:“还有几颗炮弹?”“还有4颗。”董恒文让其它汽艇先走,然后掉转船头停了下来。

一艘日军汽艇加足马力开了过来,日军机关枪的子弹在董恒文头上飞过,炮弹在身边激起高高的水柱,董恒文毫不理会,亲自操炮,一颗炮弹准确地击中追过来的日军汽艇,汽艇晃了晃,沉下去了。董恒文弹无虚发,4颗炮弹击沉4艘日军汽艇。后面的日军不敢追了,部队安全转移到中堡。

在中堡,董恒文见到王际虞。王际虞抓住董恒文的手失声痛哭:“500多个士兵全部牺牲在民立楼下,难过啊!”为保卫兴化城中国军队阵亡上千人。

兴化城失守后,日军继续追击韩德勤。韩德勤在兴化呆不下去了,退往淮东。

董恒文因为在兴化保卫战中“保驾”有功,一直官运亨通,几年后,在16团任副团长。16团的团长姓李,韩德勤的亲信。

1944年冬天,16团在淮安乡下被日军包围,冰天雪地中与日军周旋了20多天后,弹尽粮绝,陷入绝境。这时,一支新四军的部队把他们从日军包围圈中救了出来,并把他们带到新四军驻地休整。十几天后,16团恢复元气。

一天,李团长接到韩德勤的信,让他把部队带到皖北。临走时,李团长想吃掉驻地附近新四军的一个连,找董恒文商量,董恒文认为此举忘恩负义,坚决反对,双方大吵起来。李团长认为他有“通共”嫌疑,一怒之下,派人下了董恒文的枪,把他关进一间小房子里。

董恒文在韩德勤手下五六年,对韩德勤的为人非常了解,他能容忍你吃空饷,喝兵血;容忍你诳窑子,赌博;容忍你打仗贪生怕死……唯独不能容忍你“通共”。董恒文想,虽然自己的行为不能算“通共”,但李团长是韩德勤的亲信,将来他在韩德勤面前告状,自己有十张嘴也说不清。董恒文思前想后,最后决定离开部队。夜里,他扒开窗户逃出小屋,回了淮安老家。

董恒文一直默默在乡下生活了几十年,几年前过世。

梁以钿晚年生活在南京。他关心国家大事,每天阅读《参考消息》。2016年11月10日,梁以钿在睡梦中平静谢世,享年99岁。

 

责任编辑:李时英 最后更新:2017-02-06 10:09:2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国民党抗战老战士林上元—— “最大的理想就是从军抗日、保家卫国”

下一篇:郑国仲:“打虎掏心”破敌“囚笼”——忆白晋战役中的南关战斗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