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我的父亲胡靖安将军
2022-05-24 15:13:16  来源: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网  点击:  复制链接

  作者简介

  胡葆琳,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上海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理事,香港大中华会主席。

  第一次听到黄埔军校

  我第一次听到黄埔军校是在1975年3月的一天。当时,有293名特殊身份的老人住在北京前门饭店。几日来,除少数家属前来认亲外,还有一位访客,他的出现引起了新华社记者的关注。“杜老是来探望黄维和胡靖安的。”陪同干部向记者介绍。杜老一眼见到几十年未见的老同学时,立即快步上前一一握手,镁光灯闪个不停。

  当天下午,我和妹妹再次来到前门饭店。“今天,杜伯伯来看我和黄伯伯了。”“爸,杜伯伯是谁?”妹妹问。“杜伯伯是杜聿明,黄伯伯是黄维,我们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杜伯伯和黄伯伯是黄埔一期,我是二期,比他们晚了三个月入校。”

  这是我第一次从父亲的口中听到黄埔军校,第一次知道父亲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二期。

△胡靖安(左一)、杜聿明、黄维三位将军合影

  父亲的信念

  1977年1月,父亲病重住院,我和哥哥请长假陪护。一天,邻床的病人突然大口喷血,状态甚为恐怖。我怕父亲受刺激,劝他转过身去,他不肯,我只好去借轮椅,推着他去院子里晒太阳。

  父亲埋怨我大惊小怪,气呼呼地说:“这有什么可怕的,打仗的时候什么没见过!我当年军校没毕业就参加东征,经常是早上几十个同学一起出发,回来时只剩下不到一半,看着空荡荡的营房,我很难过,但是不害怕,因为黄埔学生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顿了顿,接着说:“战斗结束后,我们立刻去战场寻找阵亡同学的遗体,然后抬回军校埋葬。如果我战死,活着的同学也会找到我,将我和他们埋在一起。”

  父亲视死如归的态度,令我很是吃惊。

△胡靖安

  有一天,父亲说起淞沪会战。“当时,我们侍从室一行数百人赴苏州督战,没想到日军第二天一大早就来轰炸。我被飞机的轰鸣声惊醒,只见无数炸弹从天而降,附近的几座小楼顷刻间被炸毁,黑烟滚滚。”“赶快把日本飞机打下来呀!”我怒不可遏。

  父亲叹了口气,摇头道:“唉,苏州没有防空设施。那次轰炸,我们死伤一百余人,其中有许多黄埔同学。面对一具具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遗体,我的心中充满仇恨。我是幸存者,活着就继续战斗。”他望向远方,神情凝重,目光坚定。

  我默默地看着他,任由他的思绪飞回淞沪战场。淞沪会战惊天地泣鬼神,一场场尸山血海的牺牲,让中华民族形成了抗战到底的共识。上海的春天阴雨绵绵,好不容易等到天气放晴,我连忙搀扶父亲坐到轮椅上,然后推着他去院子。这一天,他讲起台儿庄大战。

  “当时,日军以优势兵力大举进攻台儿庄,我台儿庄守军拼死防守,为外线部队完成再包围争取了时间,然后将敌人包了饺子。”“包饺子?”我忍不住提问。“就是日军围攻台儿庄久攻不下时,我们从外面将他们团团围住,然后里外夹攻。”父亲解释一番后,面露喜色地告诉我:“那一仗,我们一举歼灭日军2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弹药。”

  “太好了!”我听闻中国军队打了胜仗非常高兴,心想,父亲一定参战了,便问:“爸,你有去台儿庄督战吗?”“有,我曾经三次进入台儿庄传达密令。”“哎哟!你参加东征时负责传令班,怎么十几年以后还是传令?”我有些纳闷。

  父亲忍不住笑了笑,解释道:“我去台儿庄传达的命令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机密作战命令。”“可是,为什么要派你去?”“因为负责死守台儿庄城的师长池峰城也是黄埔的,他在庐山军官训练团受训时,我是副团长,他知道我的身份。”

  “什么身份?”我很好奇的问。“军事委员会侍从室参谋,为防止日军通过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电报密码得知我们的行动计划,委员长下达的作战命令只能口谕。”“口谕是什么?”

  “就是口头传达。”父亲不厌其烦地回答了我的一连串发问后,开始讲述那段令他刻骨铭心的经历:“我第一次进去时战斗尚未打响,我传达完口谕后即去视察工事构筑和机枪掩体,不料刚一探头就被打了冷枪,子弹擦耳而过,好险!第二次,是在一场白刃战后,我冒险穿过激战后的战场,看到许多战士是与敌人扭在一起同归于尽的,禁不住热血翻滚。”父亲说到此,视线放远,停顿片刻后微微激动道:“我回去向委员长报告,我们有这么好的士兵,中国不会亡!”

  父亲第三次冒死传令,是在日军已经占领了台儿庄城的三分之二,情势万分危急之时。

  父亲回忆道:“我好不容易找到守军向池峰城传达口谕,务必不惜一切代价再坚守24小时。他面色沉重地告诉我,这些天,日军每天天一亮就出动大量坦克和重炮发起猛烈攻击,我师伤亡严重,现在只余400兄弟死守。面对这些明知自己第二天即将牺牲却毫无惧色、已然决然与阵地共存亡的将士们,我肃然起敬。士兵们得知我是上峰派来的特使,援军很快就会赶到的消息后,士气大振。我和池峰城反复研究后决定组织敢死队。”

  父亲越说越激动:“当晚,一支撕去左袖,左臂扎一条白布条的先锋敢死队摸黑杀入敌营,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砍杀熟睡中的敌人。日军做梦也没想到,经过连续猛攻已经死伤大半的中国 军队还会乘夜出击,以至猝不及防。在随之展开的白刃战中,许多战士在死拼中牺牲,有的在敌群中猛然拉响手雷以身殉国。”

  台儿庄守军以生命换时间,用生命拖住敌人的英雄气概震撼了我的心灵,我小声问:“敢死队员有活下来的吗?”“有,去了57人,回来不到20人。”父亲沉默片刻,接着说:“敌人受到重创后,第二天没有发起攻击,而我军各部已经成功合围,并立即发起总攻。”

  台儿庄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中华民族抗战到底的勇气和决心。父亲冒着生命危险三进三出台儿庄,出色完成任务,同年年底晋升陆军中将。之后,又继续奔赴各战区督战,一次次临危受命,一次次不计生死,不负使命。

  我在父亲身上看到一种甘愿为国家和民族献身的信念,很多年以后才明白,这种信念正是黄埔精神。就这样,父亲在回忆亲身经历的同时,将黄埔精神的种子播在了我的心里。

  父亲的黄埔情缘

  父亲和早期黄埔同学的感情很深,他时常忆起同学间的往事。“第二次东征结束后,我负责在校接待负伤、生病和参加了其他部队被打散的黄埔学生,其中绝大部 分是一期的,他们先后回校报到,我一见到这些大哥便立即安排食宿,医治伤病,发放衣物、生活费和安置费,并详细记录参战经历、落实军阶等等。”

  他特别提到杜伯伯:“你杜伯伯是从武汉政府的死牢中越狱逃回来的,我见他浑身是伤,急忙找医生为他治疗。他康复后多次表示感谢,我说不用谢,照顾好大哥是应该的。他拍了拍我道: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我连忙说不敢当,不敢当,因为在黄埔,大哥是对前期同学的尊称,但是你杜伯伯和许多一期同学从此改口称我大哥。”

  “爸,你们同学之间的感情真好。”“我们是草鞋朋友,生死兄弟。”父亲的脸上露出笑容。1978年3月2日凌晨,父亲与世长辞,享年75岁,3月11日举殡。许多上海黄埔同学前来吊唁,全国各地的黄埔同学纷纷发来唁电,有的特地赶来送同袍最后一程,还有一些黄埔后代主动前来帮忙。

  黄埔情缘确实是一条不会被时间和距离阻隔、且可代代相传的情感纽带。

  黄埔精神是父亲留给我的宝贵遗产

  父亲并没有告诉我什么是黄埔精神,只是引领我走进他的过去,让我逐渐了解:中国曾经有一所不同凡响的黄埔军校,有一批以救国救民为己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黄埔学生,有一种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黄埔精神。黄埔精神是黄埔军校留给中华民族的爱国精神,是黄埔先辈留给后代的精神财富,也是父亲留给我最宝贵的遗产。

  黄埔精神和抗战精神,包括当前的抗疫精神,都是伟大的国家精神。国家精神,是立国之本、兴国之脊、强国之魂。传承和发扬黄埔精神,坚决反对“港独”“台独”,为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作贡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黄埔精神光照日月、薪火相传。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2-05-24 15:15: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的父亲参加了“八一三”淞沪抗战

下一篇:缅怀黔西抗战老兵曾庆龙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