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马霖专访:是抗战老兵给了我一个做公益的机会
2024-06-07 09:00:59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点击:  复制链接

  这是一个关于公益人的故事,也是一名关爱抗战老兵15年的志愿者真实经历。

▲采访马霖

  马霖:46岁

  洞口县高沙镇社山完小小学校长

  雪峰山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协会秘书长

  洞口县应急救援协会秘书长

  邵阳市人大常委会基层立法点(洞口县)秘书长

  马霖生活在抗战最后的决胜之地雪峰山下,他是洞口县高沙镇社山完小小学校长。全心投入教育工作之余也热衷于公益事业。他说:“对于我来说,每天过得很充实,我才会没问题!”

  他曾在8年的时间里帮助过70余位贫困学生,也历经了15年寻访、关爱抗战老兵公益,不仅帮助100多位老兵得到公益机构认可,还为他们申请到了部分生活费用,多次被省市县评为优秀志愿者。

  虽然任何的改变都需要时间,但对于公益他从不等待,公益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他说:“公益并不仅仅是捐赠的问题,是情怀与担当,也是一份融合社会的隐形契约。”

  话语里没有惊天的波澜,只透着在公益中的感悟与内心的笃定!

  这是公益赋予他的一切,是养料,也是万钧之力!

▲马霖在雪峰山七十四军湘西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塔下凭吊英烈

  采访马霖时值湘西的四月。

  雪峰山的春天,细雨芳霏,带着雾气的清风扑面而来,万物复苏的季节里雪峰如黛,它拥抱着洞口县城——抗战决胜之地。

  下得山来,蔡锷将军的故里,正迎接一场《雪峰山会战(湘西会战)的座谈会》,全国各地众多研究抗战历史的学者们,正从四面八方齐聚洞口。

  作为最早寻找和关爱抗战老兵的资深志愿者马霖,负责此次的会务,忙碌的身影穿梭在主会场的大厅。闲暇之余,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他说:“之所以我能站在这里,都是因为抗战老兵,如果不是老兵公益,也许一辈子有些人我都不会有机会认识。我们成立“雪峰山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协会”已经九年了,今天能够把全国这么多大学教授和研究抗战的学者请到洞口县来,他们能够到我们湘西南一个小小的县城来开会,也是冲着先辈的抗战精神来到这里,如果没有成立协会就不会有明天的研讨会,我觉得我和我们的团队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

▲马霖参加雪峰山会战学术交流会(前排右二)

  

▲雪峰山会战座谈会会务组右二:马霖

  时光将记忆重新梳理,回溯至2009年。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探望抗战老兵的活动,那时关爱老兵公益还没有形成气候,物资慰问金都少得可怜。马霖去探望,老兵非常感激,说了很多很多的好话。面对老兵所处的环境和待遇的反差,马霖心中莫名地沉甸,这种沉甸让他感觉到:面临生命中绝大多数的苦难,所能做的也只有承受......

  但他不甘愿做一个旁观者,要做一名真正参与其中的人,毅然走向了寻找与关爱抗战老兵之路。

  他通过抗战老兵网李明晖的介绍,来到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做了一名志愿者,并在安徽阜阳,通过当地人的帮助,一个星期内寻找到50多位老兵。

  

▲打过台儿庄战役的抗战老兵郭建堂

  在那里,他见到了一位打过台儿庄战役的老兵郭建堂,当着他的面唱黄埔军校校歌:

......

  打条血路

  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

  向前行

......

  老兵唱着唱着就嚎啕大哭,他说:竟然还有人愿意找他们......

  这是马霖寻找老兵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一次,他也是阜阳地区首批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

  后来他回到老家邵阳继续寻找,从高沙到洞口乃至邵阳以外的地区,这一找就是15年。

  他坦言道:“我不是发起人,但我走得很坚定!”

▲湘西雪峰山下洞口县城

【寻访抗战老兵】

  马霖:寻找抗战老兵其实很简单,只要有老村庄老房子的地方肯定就有人去当过兵。湖南是兵源大省,我们洞口是大后方,1945年之前还是比较安稳的,军队和政府就从这个地方征兵。一直到雪峰山会战的时候才有日本人打到这里。

  我通常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见到村庄就会去问有没有打过日本的人,虽然有些村民分辨不清,也会混淆抗美援朝的老兵当做抗日的老兵告诉我们,但这也难不倒我们。

  曾纪修老兵,就是我骑摩托车找到的,他住在武冈和洞口县交界的地方,是新38师的一个军需上士。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烤火,他在缅甸战场落下了疾病,身体非常虚,每年要烤8个月的火,当我记录好他的口述史,已经能100%确认他是抗战老兵后,开心地对他说:“以后基金会,会给您500一月的慰问金!”(当时深圳特安公司给远征军老兵生活费 )

  但老兵却告诉我:“我不要钱!我不稀罕这钱,我只要你给我开个证明!说我是打过日本鬼子的就可以了。”(他的后代因为他受到过影响。)

▲抗战老兵曾纪修

  我同这位老兵走得比较近,他会讲英语,对他的长官孙立人非常崇拜。一直在通过收音机想办法了解长官的情况。我所遇到的孙立人的部下都很有尊严有志气,没有一个说孙立人的坏话,我也很奇怪,原来一个人的人格魅力真的可以贯穿千年的。

  可是这位老兵,身体比较差,每况愈下,直到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最后我去看他时,拉着他枯黑的手说:“我来看你了!”可是他已经讲不出话了......

  几天后,我在电脑上写文章,忽然就想起了他,心脏一阵痉痛,十分钟后,他儿子打电话过来说:“马老师,我父亲刚过世了!”

  这种感觉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也曾有过。

  

  ▲马霖(左)与安徽省阜阳市颖上县新集镇抗战老兵胡则文。胡老生于1917年4月,1942年考入黄埔军校18期炮兵科(山西宝鸡联校),毕业后任少尉见习官。1943年参加衡阳会战,任74军炮兵团第3营9连少尉连长炮兵观察员,使用美式75山炮,配属57师打了六天左右。

  那时候找到一位老兵还是蛮兴奋的,感觉能为他们带去一些生活费,还是小有成就感的。

  离我家30公里外有位通讯兵——向光礼老兵。

  他耳朵很背,要大声吼才能听到,他有两段婚姻,家庭结构比较复杂,儿女对他也有意见,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同他住在一起,他孤苦伶仃地住在一个大宅子,那是他在昆明当兵的时候寄钱回来建的,很大。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晚上,他觉得这么晚了,还有个年轻的后生来看他,听他讲打仗的事情,就很激动:“以后我们俩是兄弟,你不要喊我爷爷,你常来看看我,我们俩就是亲戚了!”

  

▲湖南省绥宁县红岩镇抗战老兵向光礼

  所以在那年的端午节,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和他一起过个节,我提前两三天给他打电话,他爽快地答应了。

  等到了端午的那天,我骑着摩托车去他家里,远远就望见他在扫屋檐下的小路,虽然是泥土路,却被他扫得干干净净,来来回回扫了好几遍。

  当他抬头见到我时,高兴地像个孩子,拉我进屋:“你不要带钱来看我,给我也没用,上次你给我的,我买了几把椅子还是给你买的,钱对我没用!常来陪我聊聊天就可以了。”

  我一进屋就看见他把厨房也收拾了,玻璃也擦了,还叫来两个亲戚煮饭,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厨房还是黑布隆冬的。

  我每次去看他,他都很开心,后来他精神上出现了点问题,一个人上山去砍柴,把腿摔断了,后来他活到93岁。

  在关爱老兵过程中,最缺的是物质,但物质也只是最简单的方式,他们更需要的是时间和爱,足够的爱。

  

▲老兵王振坤

  我们洞口县有位老兵叫王振坤,他参加一次活动,带着奖章、红色绶带去了,上面写着“抗战老兵,民族脊梁”,回来后特别兴奋,他家在马路边,他出来玩被一辆摩托车撞了,胯关节骨裂。

  九十来岁了,医生不建议手术,只能保守治疗,痛的时候就吃一点止痛药,只能躺在床上等待生命流逝。

  我就号召所有的志愿者有空的时候多去看一看、陪陪他。一个星期就有两三伙志愿者嘻嘻哈哈去陪他,那段时间,他心情特别好。过了两三个月后,我再去看他时,他竟然能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路了......

  我觉得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爱是有能量的,它能让一个卧病不起的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还能走路,所以我觉得爱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马霖和学生

  我是在接触抗战老兵之后,才结识了平生没有机会接触到的人,也因为老兵,开始更多地去了解抗战历史,也会给我的学生们讲雪峰山会战,告诉他们这里曾有我们的先辈悲壮的抵抗。

【护抗战英雄 魂归故里】

  马霖除了关爱抗战老兵也曾护送过抗战英烈的墓碑,魂归故里。

  马霖:2018年2月, 在雪峰山脚下洞口塘战壕旁发现一座孤坟,有一块碑,是方铭德连长的。

  

▲方铭德连长墓碑

  方铭德连长在雪峰山会战反攻的时候牺牲。他19岁参军,时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九军暂编第六师第三团三营九连少校连长,牺牲的时候年仅31岁。那块碑是全连的战士为他立的,后来我们决定把他送回故乡。

  

▲在方铭德连长墓前采集一捧泥土

  2018年9月15日,我们祭祀完,在方铭德连长墓前采集了一捧泥土,准备一起交给他的后人。

  大概11点过8分的样子,我、许标、袁再青、周梁锐我们四名志愿者,开着皮卡车载着碑。

  方铭德连长的老家在安徽新沟石板村,快到的时候,下起了很大的雨,路面都看不清了,一辆大卡车在我们侧面,扬起的泥浆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刮一刷,整个玻璃就模糊了。

  我就在心里祷告,说:“方连长快到家了,你可能近乡情怯,眼泪化成了雨,这个我们能理解,但是我们不好开车呀!你若在天有灵,请您不要哭了!”

  说来也奇怪,雨真的就停了,剩下十几公里的路上基本没有一辆车,一直开到方家人为我们安排的旅馆住下。

  第二天早上交接时,方家的族人非常重视,他们按辈分,男女分别排成一排,还请了乐队,放着鞭炮,等我们交接完,本来阴沉的天也放晴了。

  吃过中饭我们就告辞了,因为只有3天假期,我们急着赶路,一口气开到了九江。不料,我们回来的路线刚好是台风山竹经过的地方,乌云密布,云层很低。大家都说今天的路可能不太好跑,然后有一位志愿者开玩笑说:“方英雄你真的如果这么灵验的话,就让天放晴吧!”

  不一会,天居然晴了,并且出奇地好,直到我们回到洞口县家里,一滴雨没下,风也没刮。

  许多东西我也说不明白,用科学也无法解释,却又无比真实。

  

▲方家赠送给志愿者的锦旗

  其实我们做老兵公益,物质并不是唯一的方式,更多的是时间与陪伴,你需要去倾听关爱对象的很多苦难,很多问题,不断地去感受,所以你内心需要足够强大,也要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去解决。

  做公益有时会很累,公益人和受助对象其实是互动的,累的原因是看到受助人的遭遇和状况,一下很难改变。就像我也在做的助学公益,关注贫困家庭的孩子,留守儿童,孤儿......那种不幸的遭遇,那种心灵缺乏营养,很脆弱没有弹性的心灵,还有老兵的各种境况,各种问题都会影响到自己,累的时候就会休息,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会去寻找一种支撑,让自己的爱心再厚一些。

  在我们向外探寻,去关爱他人的时候,也是在找回自己!我不打牌,也很少交友,工作之外空闲的时间都去做公益了,但是在我成长中经历的每一件事,也不仅仅属于我自己,也属于我的家人和团队,因为有他们的支持。

  外界看到的是我们在关爱抗战老兵,其实是老兵给了我们一个做公益的机会!

▲与雪峰山会战座谈会学者考察战场遗址

  时光之轻,生命之重,重在抉择!往回看,才会发现每一个选择彼此纠缠、影响,将自己无意中引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

  图/文:孙洪艳

  照片提供:马霖

责任编辑:张雨萌 最后更新:2024-06-08 09:39:2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纠错电话:0731-85531328、19118928111(微信同号)

上一篇:曾宪军专访:爷爷的抗战与我的公益之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731-85531328 手机:19118928111(微信同号)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