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中)
2017-06-24 10:35:2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重庆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  点击:  复制链接

  (3)关于灾民情况

  抗战期间重庆灾民主要有三大类:

  一是在日军侵华战争环境下逃离到重庆的难民。抗战期间,特别是全国抗战爆发后,华东、华中大片地区沦陷,大量难民涌入西南地区。1937年下半年至1939年9月,綦江各收容遣送机构先后收容妇幼老弱难民和灾民204人,遣送江苏、湖南难民9人,资遣流离人员153人,接待过境灾民1196人,救济难民17人[①]。1939年3月,长寿县成立难民收容所,以城内火神庙、川主庙为住址,先后接收难民4267人。四川省重庆中学师生员工483人为躲避日机轰炸迁入长寿东街。湖北沦陷区师生员工1364人迁入长寿县松柏乡上、下官庄、桅子湾等处[②]。1939年5月,秀山县政府在平凯镇关帝庙设“秀山赈济委员会难民收容所”,收容抗战沦陷区难民600多人[③]。

  重庆市直接人口伤亡区县百分比图

  二是日军飞机轰炸重庆造成的灾民。1939年3月29日,日机18架空袭梁山县城,投炸弹100余枚,县政府办公大院、梁山中学、农业职校等十多个机关、单位房舍被炸,烧毁房屋2840间,无家可归灾民3986人[④]。1939年10月10日,日机6架轰炸秀山县城,1260户受灾,灾民达5700人[⑤]。1940年8月19日、20日,日机连续轰炸重庆,重庆市警察局第一、二、十二等六个分局所辖区域92个街巷4309户受灾,16977人沦为灾民,10852人被分别疏散到合川、江津、长寿、綦江、璧山等地[⑥]。

  三是抗战期间因承受自然灾害和瘟疫而冻、饿和病故的灾民,这类灾民数量较小。在以上三种类别中,以日机轰炸重庆造成的灾民为主。

  抗战期间,重庆灾民共计172786人[⑦]。由于调研资料缺乏,灾民伤亡情况不详,有待进一步调查研究。

  (4)征发兵役及战场伤亡情况

  全国抗战爆发后,川军即纷纷出川抗日;整个抗战期间,四川给前线输送了大量兵源,应征赴前线的兵员达300多万人[⑧]。根据各区县对档案文献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重庆征发兵役96万余人,占全四川的1/3。重庆籍抗日官兵在外地战场对日作战,共计牺牲1297人,受伤913401人[⑨]。

  2. 财产损失

  财产损失分为社会财产损失和居民财产损失两大类。

  (1)社会财产损失

  根据全市40个区县调研档案、文献资料统计,抗战期间重庆社会财产损失共计80866358066元法币[⑩](折合1937年价值为8371079774.73元法币)、15826747元银元、4900白银、203562618.38元美金、2290英镑,其中直接损失5017871617.96元法币(折合1937年价值)、3354700元银元、203506938.38元美金、328000元大洋、4900白银、2290英镑,间接损失3353208157.04元法币(折合1937年价值)、12144047元银元、55680元美金(见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总表》,2008年1月[?])。

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总表

 

年份

现年损失价值(元)

折合1937年价值(元)

1935

112943

112943

1936

3202403.12+1200银元

3202403.12+1200银元

1937

2023277.02+13656银元

1936150.26+13656银元

1938

2769703322.6+27550银元

2157089815.1+27550银元

 

 

续表   

1939

7350231655.4+278666.98银元

3549121996.81+278666.98银元

1940

2757480200.41+3584666银元

432613774.77+3584666银元

1941

38621346681.6,203506938.38(美金),4900(白银),458896(银元)

2196891165.05,203506938.38(美金),4900(白银),458896(银元)

1942

168544701+728292银元+2290(英镑)

3004361.87+728292银元+2290(英镑)

1943

609816224.4+51053.96银元

4976872.80+51053.96银元

1944

3187703432.2+90742.86银元

7666803.19+90742.86银元

1945、1946

8688007957.8+896760银元

4928555.28+896760银元

年份

不详

16808085267.4+9695263.2银元+55680美金

9534933.41+9695263.2银元+55680
美金

共计

80866358066+15826747(银元)+4900(白银)+203562618.38(美金)+2290(英镑)

8371079774.73+15826747(银元)+4900(白银)+203562618.38(美金)+2290(英镑)

注:1942年、1944年、1945年、1946年现年损失数据为日军飞机轰炸后各年补报直接损失及间接损失数据。各年折合价值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各重要城市(重庆)零售物价指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769,卷号1835)中1937年简单几何平均数100的标准折算,其中1945年、1946年数据以1945年6月份物价基础折算,不明年份按1945年6月份物价基础折算。

 

  社会财产损失主要涉及工矿业、农业、交通、邮电、商业、财政、金融、文化、教育、资源、公共事业等领域(见附表二: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现分述如下:

  A、工矿业

  抗战期间,遭受日机轰炸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的工矿企业主要有:兵工业,如军政部兵工署第20、24、50等兵工厂。1940年5月27日、29日,第24兵工厂两次被日机轰炸,厂房、船舶、器材等被炸毁,造成损失价值约115325920元[12]。1940年6月26日,日机空袭军政部兵工署第20工厂,共计损失2179500元[13],其他兵工厂也不同程度地遭受了轰炸;冶金业,有钢铁厂迁建委员会、中国兴业股份有限公司、大昌矿冶股份有限公司等。从1940年5月至1941年8月,渝鑫钢铁厂遭受日机五次轰炸,直接损失60余万元,间接损失高达130余万元[14]。1940年9月14日,日机轰炸重庆钢铁厂(大渡口),机械设备、厂房、钢铁材料、私人财产等大部分被炸毁[15]。1939年5月12日和1940年8月20日,日机轰炸重庆晶精玻璃厂、同茂容玻璃厂、荣记玻璃厂等,造成直接损失共计100余万元,间接损失共计360余万元[16];棉纺织业,如郑州豫丰和记纱厂重庆分厂(豫丰纱厂)、汉口裕华纺织公司渝厂(裕华纱厂)、中国纺织企业公司等。1940-1941年,日机相继13次轰炸豫丰纱厂,直接损失价值173万余元[17] ;机器业、化学工业、电力电器业、煤炭石油业等,在工矿业类别中损失均较为严重。抗战期间,重庆工矿业共造成损失价值法币7615336824.66元,银元2624700元,4900白银,美金203506938.38元[18]。

  B、农业

  农业类以间接损失为主。从1939年开始,为避免日机对城区的集中轰炸,部分政府机关和市民被迫疏散到郊区,占用了大量农村土地,也造成了一定的农业损失。如1940年9月,据重庆郊外市场营建委员会报告,灾民疏散地主要包括唐家沱、黄桷垭、弹子石、观音桥等地。为疏散安置,行政院拨款25万元,中央、中国、交通、农业四大银行借款250万元,用于疏散区建筑基地购置租赁地价补偿、救济、租赁各贫民住宅、青苗补偿等[19]。直接损失方面,由于日机轰炸以城市为主,农业直接损失相对较轻,集中于城郊的乡村。抗战期间,农业损失共计法币4994795089元[20]。

  C、交通

  日机轰炸给城区公路交通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从1939年到1943年,朝天门、临江门、牛角沱、两浮路、红岩嘴等出城要道几乎连年遭受轰炸,屡炸屡修,耗费了若干人力、财力。日机轰炸重庆期间,以两江沿岸码头、船只,及沿长江主要城市如长寿、涪陵、丰都、忠县、奉节、巫山等地的民生分公司损失最为严重。航空方面,日机主要针对郊区白市驿机场、广阳坝机场、大中坝机场等重要军事目标进行轰炸。1938年2月18日,日机第一次空袭巴县,目标就是广阳坝机场。根据记载统计,日机共出动9批次,923架次轰炸白市驿机场,投弹2323枚;出动18批次、825架次轰炸广阳坝机场,投弹2782枚;在大中坝机场投弹140枚[21]。梁山机场也遭受了惨重轰炸。抗战期间,重庆公路、水运、航空等交通损失共计法币320713342.14元,银元5606元[22]。

  D、教育

  抗战时期内迁重庆的学校主要集中在沙坪坝、北碚和江津白沙镇,这一区域也是受轰炸较为惨重的地区,其中中央大学、重庆大学、复旦大学等高等院校均遭轰炸,损失主要集中在1938年、1939年、1940年。据重庆市中等学校校长联谊会统计,因日机轰炸,东方中学、中国中学、清华中学等34所中学直接损失447076151.65元,间接损失共计610408686元[23];据重庆市私立小学校长联谊会统计,复兴小学、东山小学、明德小学、广益小学、青年小学等24所小学直接损失675062342元,间接损失共计143212776元[24]。教育行业损失共计法币17625562518.2元,银元21776元[25]。

  E、公共事业

  日机轰炸给重庆市政供电、供水、防空、公共卫生等公共事业遭受严重的破坏。1947年3月6日重庆市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统计,该公司因日机轰炸造成直接损失3664871.1元,间接损失678114234.82元[26]。在城市减灾防灾方面,投入巨资修建了大量防空洞等。据国民政府军政部1941年1月统计:全市共有防空壕15个、避难室19个、防空洞664个、掩体38个,可以容纳22万多人[27]。在公共卫生管理和设施方面,城市排水管道、公厕等也遭到日机轰炸。公共事业方面的损失,主要分布在各级机关、团体及其他领域,特别是卫生、路灯管理、水电系统等,在各类档案中有详细记载。抗战期间,全市公共事业损失共计法币5922758591.39元,银元901843.8元,美金18760元[28]。

  F、邮政电讯

  日机轰炸给重庆邮政电讯行业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如1940年5月29日,日机轰炸化龙桥、磁器口、菜园坝等地,重庆市电话局大部分库房、办公室、办公用品、职工宿舍及私人财产被炸毁[29]。1941年8月13日,神仙洞重庆市电信局被炸,损失数万元[30]。重庆市邮政、电讯行业的损失,从调研档案资料反映的情况看,主要是直接损失,并且基本上是集中在1939年和1940年,1945年至1946年数据为邮政电讯部门报送抗战期间直接损失。抗战期间,邮政、电讯行业损失总计法币150586462元,银元316453元[31]。

  G、金融

  日机轰炸重庆给包括中央、中国、交通、农业四大银行在内的大小银行及钱庄造成严重损失。如交通银行,抗战期间化龙桥处损失27707283元、磁器口处损失2597023元、小龙坎处损失494113元、李子坝处损失37488754.06元,合计损失6827173.06元[32]。聚兴诚银行重庆城区及万县分行多次遭到日机轰炸。据1945年统计,抗战期间日机炸毁聚兴诚银行(重庆)造成直接间接损失750 余万元[33]。分布在重庆城区、合川、涪陵、万县、璧山等地的四川省、川盐等银行也被日机轰炸。抗战期间重庆市金融行业损失共计法币111355140.2元[34]。

  H、人力资源

  一是因建筑军事设施而造成的人力资源间接损失。为应对日机轰炸,国民政府相继从1937年到1942年在重庆修建了白市驿、广阳坝、大中坝、梁山、秀山机场,征调民工近50万;二是在日机空袭过后,广大群众在政府组织下,抢救伤亡人员,修筑被炸公路和房屋,抢修机场等造成的人力资源损失。抗战期间,重庆各市县相继成立了空袭服务队,仅1940年参加空袭服务人员即有近2万人。抗战期间,人力资源损失共计法币6010059元[35]。

  除以上八个方面损失外,社会财产损失还包括商业、财政等。由于商业行业相对分散,被炸损失难以统计。据档案记载,全市商业损失为法币40073851.36元,银元1000000元[36]。财政方面的损失,以支援抗战政府向各地区摊派的各种税收损失为主,如关税、盐税、田赋、屠宰税和房捐等,全市财政损失共计法币1699814932.17元,银元61915.2元[37]。在本次调研中,因抗战档案记载部分财产损失难以区分类别的数据较多,故一并列入其他类,共计法币43089360254.58元,银元10857525元,美金36920元[38]。

  (2)居民财产损失

  日机轰炸给居民财产(包括土地、房屋、树木、禽畜、粮食、服饰、生产工具、生活用品等)造成重大损失。然而,由于受到日机轰炸影响,当时大部分居民疲于奔命,难以将财产损失情况报送辖区政府,具有档案记载的居民财产损失申报,主要是机关、政府部门、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如警察局、防空司令部、救护委员会、工务局等部门工作人员来做的,而且大部分列为社会财产损失,特别是在1939年大轰炸早期。

  A、居民财产损失概况

  居民财产损失与社会财产损失相比较,数据相对较少,共计损失法币5990640127.72元,银元755元。折合1937年价值为法币1511486915.86元,银元755元(见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居民财产损失总表》,2008年1月[39])。

抗战时期重庆市居民财产损失总表

 

年    份

现年损失价值(元)

折合1937年价值(元)

1937

1245148

1191529.19

1938

219316.7

170807.4

1939

2105446380.8

1016632728.53

1940

2767735011.62+530银元

434222624.98+530银元

1941

1032019107.8+225银元

58704158.58+225银元

1942

7152656

127498.32

1943

47980931

391585.17

1944

16118075.8

38765.88

1945

11046000

6266.20

不明年份

1677500

951.61

共计

5990640127.72+755银元

1511486915.86+755银元

注:1942年、1944年、1945年现年损失数据为日军飞机轰炸后各年补报直接损失及间接损失数据。各年折合价值根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各重要城市(重庆)零售物价指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769,卷号1835)中1937年简单几何平均数100的标准折算,其中1945年以本年度6月份物价基础折算,不明年份按1945年6月份物价基础折算。

 

  居民财产损失以房屋、服饰、生活用品、生产工具、粮食、禽畜、土地、树木为主。其中最为严重的是房屋被炸毁、烧毁和倒塌造成的损失。

  房屋损毁 造成房屋损毁最为严重的主要原因,“除了炸弹以外,还有三种:第一,房屋的倒塌。本市建筑太坏,四五层的危楼,虽在平时,犹有临风欲坠的险象,倘遇空袭,势必多数倒塌。第二,延烧的可能。本市平时火灾,往往延烧数千家不熄,假使敌机抛下一二烧夷弹,本市的火灾,当然有陷于不可思议之境。第三,破片的危险。”[40]如1940年8月19日、20日,日机两天轰炸重庆张家花园、两路口、南纪门、十八梯、磁器街、南岸马家店等地,大部分被轰炸的地方,房屋不仅被炸弹炸毁,而且被燃烧弹烧毁,“渝市商业区几完全焚毁,损失奇重为空前所有”[41]。根据1945年重庆市政府统计处统计,重庆城区1938年到1941年因日机轰炸,损毁房屋11814栋、21295间,价值68075888元[42]。

  生活用品 居民财产损失中,有关档案记载较为详细,类别繁多,主要有家庭生活用具、服装、古玩、书籍、现金等。如1940年6月12日,重庆南岸滴水岩四号车德义住宅遭受日机轰炸,事后,其填写损失报告单(仅录其中一部分)如下[43]:

 

姓名

车德义

损失项目

单位

数量

损失价值
(国币元)

损失项目

单位

数量

损失价值
(国币元)

地点

大木床

1

25

皮鞋

1

27

滴水岩四号

方桌

1

10

草帽

1

4

日期

漆方凳

4

10

瓷盖杯

2

3

6月

木桶

2

4

木棉枕

1

6

12日

电灯

1

10

绸被

1

40

 

  抗战期间,类似的居民财产损失报告档案较多,大部分根据国民政府行政院统一表格样式填写,其中损失项目、单位、数量、损失价值等内容都比较具体。档案记载的损失报告单,不仅记录了日机轰炸造成的损失情况,而且更为详细地反映了当时市民的生活状况。据统计,抗战期间重庆城区居民财器具类损失21312910元,现款损失24905元,衣着物类损失8759724元,古物书籍类损失1233223元,其他损失6182974元[44]。

  粮食禽畜 在日机轰炸重庆城区及周边主要城镇过程中,对部分较为集中的农民居住地区也进行了猛烈的轰炸,部分农民的粮食、禽畜等财产受到损失。如1941年8月9日,日机在巴县人和乡投弹,摧残田土稼禾约六七亩,毁坟地2棺,爆散菜籽、粮食等约10余石[45]。13日,南岸铜元区农场被日机轰炸,损毁谷子40余石、黄豆15石、菜籽约4石,其他办公用品、桌椅、农具等均有损毁。双十医院被炸库房内受损碛米18石、稻谷25石、小麦19石等[46]。另外,涪陵、万州、梁平、奉节、巫山、丰都、云阳、南川、永川、綦江等地,大量猪、犬、鸡等禽畜也未能幸免,粮食、土地、树木等居民财产损失也占有很大的比例。

  B、地区损失分布

  从地区损失分布上看,重庆居民财产损失以主城区最为严重。统计数据显示,从1939年到1943年的五年间,重庆城区居民财产损失共计89215476元。万州损失34371122元,包括被炸毁、震倒、焚烧民房、各类器具、衣物、现金及其他物资。梁平损失房屋2559间,价值18806200元。涪陵在1938年到1941年间日机轰炸毁损居民房屋5090幢,大量猪、犬、鸡等禽畜也被炸。奉节县在遭受日机十五次轰炸中,共炸毁房屋3717栋。日机九次轰炸合川,炸毁木船129只、房屋4300户(见重庆市各区县居民财产损失统计表)。巫山、丰都、云阳、南川、永川、綦江等地在全市居民财产损失中也占有很大的比例。

  C、年度损失分布

  综合调研数据可以看出:从1937年到1945年,居民财产损失分布呈现一种不均衡状态。1939年到1941年,占重庆整个抗战期间居民财产损失的98.6%。其中1940年最多,占46.2%;1939年,占35.2%;1941年占17.2%[47]。

重庆市居民财产损失年度百分比图(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2008年1月制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中共綦江县委党史研究室:《抗战调研綦江县大事记》(2007年12月)。

  [②] 中共长寿区委党史研究室:《抗战调研长寿区大事记》(2007年12月)。

  [③] 中共秀山县委党史研究室:《抗战调研秀山县大事记》(2007年12月)。

  [④] 中共綦江县委党史研究室:《抗战调研綦江县大事记》(2007年12月)。

  [⑤] 中共梁平县委党史研究室:《抗战调研梁平县大事记》(2007年12月)。

  [⑥] 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53:12:76-1,0053:12:87。

  [⑦] 见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人口伤亡统计表》(2008年1月)。

  [⑧] 张群:《胜利日感言》,见周开庆编:《民国川事纪要》下册,(台湾)四川文献研究社印(1972年),第272页。

  [⑨] 本数据档案记载较少,主要根据重庆市各区县方志、大事记等图书文献资料统计,仅供参考。

  [⑩] 法币当时也称为国币,下同。

  [?] 根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要求,本表数据除法币折算外,其他币种保留原价值数不予折算。表中未注明币种者均为法币。

  [12] 兵工署:《兵工厂补炸损失情况报告表》(1940年5月27、29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78:1:1796。为直接反映损失情况,本文中引用数据为档案记载原始数据。除注明者外,未作折算,计量单位均为“国币元”(即“法币元”)。以下同。

  [13] 兵工署:《兵工厂补炸损失情况报告表》(1940年6月26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75:1:908,0175:1:881,0175:1:972。

  [14] 渝鑫钢铁厂:《为被日机轰炸事呈经济部钢铁管理处文》(1940年5月至1941年8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94:2:56。

  [15] 钢铁厂迁建委员会:《空袭损失报告》、《綦江铁矿空袭损失报告》(1940年9月14日),重庆市卫生局:《敌机空袭损失报告表》(1940年9月14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82:2:394,200:2:115,0066:1:44。

  [16] 重庆市各商业同业公会:《抗战损失调查表》(1939年5月12日,1941年6月21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85:1:1391。

  [17] 重庆市各商业同业公会、重庆市政府、豫丰纺织公司:《抗战损失调查表》(1940—1941年),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83:1:622,0053:12:88—1,0235:1:26,0235:2:44。

  [18]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19] 重庆市郊外市场营建委员会:《为呈复该会办理疏建情形拟具说明并呈重庆市政府文》(1940年9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53:2:1021。

  [20]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21] 根据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抗战时期重庆市防空司令部档案统计。

  [22]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23] 重庆市教育局:《重庆市中等学校校长联谊会汇转各校造报战时损失表件清单》(1947年8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65:3:105。

  [24] 重庆市教育局:《私立小学校长联谊会财产间接损失汇报表》(1947年8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65:3:121。

  [25]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26] 重庆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重庆自来水公司空袭损失报告表》(1947年3月6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224:1:98。

  [27] 重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总编辑室:《重庆大事记》,科学技术出版社重庆分社1989年版,第194页。

  [28]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29] 重庆市路灯管理处、交通部重庆电话局、重庆市公务局、兵工署:《敌机轰炸损失报告表》(1938年至1941年),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53:12:99—1,0066:1:44,0346:1:46,0067:3:5107,0178:1:1796。

  [30] 重庆电信局:《财产损失报告单》(1941年8月13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344:1:1156。

  [31]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2] 交通银行:《财产损失报告单》(1947年7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288:17:105。

  [33] 聚兴城银行:《财产损失报告表》(1945年)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295:1:1658。

  [34]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5]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6]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7]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8]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2008年1月)。

  [39] 根据重庆市各区县报送数据统计。根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要求,本表数据除法币折算外,其他币种保留原价值数不予折算。表中未注明币种者均为法币。

  [40] 《第二次空袭后》(社论),《国民公报》1938年10月5日。

  [41] 交通部重庆电话局、重庆市卫生局:《日机轰炸城区损失统计表》(1940年8月19、20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66:1:44,0053:12:76—1。

  [42] 台北“国史馆”馆藏档案,档案号302:1431。

  [43] 交通部重庆电话局:《电话局员工损失调查表》(1940年6月12日),重庆市档案馆,档案号0346:1:46。

  [44] 台北“国史馆”馆藏档案,档案号302:1431。

  [45] 巴县政府:《巴县政府损害情况报告》(1941年9月),四川省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41:6155。

  [46] 兵工署:《第20兵工厂被炸职工私人物件及救济金发放清册》(1941年8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75:1:972。

  [47] 百分比根据全市各年数据计算形成。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6-24 10:36:1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上)

下一篇: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