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下)
2017-06-24 10:39:14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重庆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  点击:  复制链接

  (五)调研结论

  1. 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数据分析

  根据本次调研统计,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直接人口伤亡共计32829人,间接人口伤亡6651人。另有灾民172786人,征发兵役96万余人。财产损失约100亿元法币(折合1937年价值),其中社会财产损失为8371079774.73元法币,15826747元银元,4900白银,203562618.38元美金,2290英镑;居民财产损失为1511486915.86元法币,755元银元。需要说明的是,这些统计数据,是根据截至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和进行的相关研究而得出。由于年代久远、搜集资料困难等客观原因,应该说,我们得出的这些数据还只是初步的和尚不完整的数据,并不是研究的最终结果。今后,我们将继续推进本课题调研工作,以期在掌握更多资料和取得研究新成果的基础上对有关数据再做出修订和补充。

  综合分析档案文献资料和上述各类统计数据,初步得出抗战期间重庆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结论如下:

  (1)日军飞机轰炸是造成重庆地区各种损害的主要原因

  抗战期间,由于日军陆战部队未能直接侵入重庆,因此,日军对重庆地区造成的损害主要是由长期轰炸所致。从人口伤亡上看,全市因日机轰炸直接伤亡3万余人,间接伤亡6000余人,二者分别约占伤亡总数的80%和20%;从社会财产损失上看,直接损失约50亿元法币,间接损失约33亿元法币,二者分别约占社会财产损失总数的60%和40%[①]。因此,日机轰炸,是造成抗战时期重庆地区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主要原因,这也是重庆有别于全国许多地区的主要特征。

  (2)轰炸造成的社会财产损失大于居民财产损失

  据档案文献资料统计,在轰炸造成的财产损失中,社会财产损失约85亿元法币,居民财产损失约15亿元法币,后者仅占前者损失的17.5%[②]。社会财产损失中尤其工矿业损失惨重,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大量的工矿企业集中在重庆城区及周边地区,承担着抗日物资、武器和城市建设、人民生活用品等的制造和生产任务。由于日机的不断轰炸,工矿业的损失给重庆乃至全国经济造成了重大影响。

  (3)轰炸致使中心城镇损害严重

  根据档案文献资料统计,遭受日军飞机轰炸的区县有32个,约占今天重庆全市区县的80%,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集中于各地区中心城镇。从被轰炸的区县比较分析,主城区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最严重,占人口伤亡总数的52.3%、财产损失总数的30%。其次为万州、涪陵、奉节、梁平、巫山、巴南、綦江、永川等15个区县,约占全市总数的60%[③]。重庆主城区及其以东的主要城市(县城)损害比重庆以西南北区域严重,城镇损害比农村严重。

  (4)连续轰炸造成的损害较为突出

  重庆每到冬季浓雾弥漫,为避免雾季影响,日军飞机一般选择在夏秋两季对重庆进行轰炸。据统计,日机空袭重庆的行动中,有近60天袭渝机数超过50架,有30多天袭渝机数超过90架,最多的一天达178架。1940年8月19日,日机178架分五次袭渝,投炸弹、燃烧弹共计500余枚,城区29处被炸,其中20余房屋因中弹炸毁或烧毁,市政设施大部分遭到破坏,重伤102人,轻伤200余人,死亡90余人[④]。20日,126架日机再次袭击主城区,炸死133人,炸伤208人,共计损毁房屋889栋又5060间,财产损失约57273800元[⑤]。22日,日机共135架轰炸重庆,炸毁房屋230余间,炸死男女27人,炸伤55人[⑥]。

  2. 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结论具有的意义

  关于抗战时期重庆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以往各种文献资料和研究成果有不同的数据,常见的就有11种之多。有的数据常被学术界引用,如1945年8月重庆市政府统计:1938年至1941年伤亡总数为15737人,公私财产损失692亿余元(按1945年价值计算)[⑦]。1994年《重庆市防空志》记载:伤亡总数为24004人,炸毁房屋17452栋37182间[⑧]。这些数据的不同,分析其原因,固然有研究资料的局限,研究视角、方式方法的不同,但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则在于调研涵盖的区域范围、时间范围和损害范围等主要因素未作明确界定所致。本次调研结果与以往的统计数据相比,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地域、时间和损害范围概念更为明确

  以往的档案文献资料或研究成果,在地域范围上主要指抗战时期的重庆及其周边地区;在时间范围上,有的以1938年至1941年为跨度,有的以1939年至1943年为跨度。本次调研明确以重庆现今所辖40个区县为对象,时间跨度为1931年至1946年。在损害范围方面,以往的调查与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人口伤亡,二是房屋损毁。本次调研的范围,集中于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两大类。在财产损失方面,除房屋损毁以外,还包括工业、农业、财政、商业、交通、文化、教育、公共事业、人力资源等方面的财产损失。

  (2)资料来源更为可靠

  在档案文献资料的利用上,前后调研也存在一定的差异。如重庆市档案馆、台北“国史馆”馆藏有关重庆市1938年至1941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统计数据档案,均注明“中央主管者概不列入”[⑨]。事实上,抗战期间驻渝“中央主管者”因日机轰炸造成的损害占有相当的比例。本次调研不仅列入了“中央主管者”档案,而且调研以档案为主,以有关报刊、文献资料和证人证言为辅,并以事件发生的日期为线索将档案文献资料进行比较分析,筛选重复内容,逐一整理统计。

  (3)法理依据更为充分

  调查采访的308份证人证言,涉及的采访对象主要是受害者当事人或其家属,主要内容为受害人口述记录,附以调查对象照片、身份证复印件、手印等资料,并在司法部门进行了公证。

  总的来看,综合比较重庆在抗战时期、直辖前、直辖后三个阶段的统计数据,就主城及周边地区(抗战时期重庆辖区)而言,本次调研人口伤亡统计数据为17222人,与1994年《重庆市防空志》统计数据虽有较大差别,但是这一次的统计数据主要来源均为原始的历史档案,真实性和可靠性更高,因此具有更大的权威性。

  重庆地区由于存在行政区划变化较大、档案资料不完整等特殊情况,调研工作难度大,因此,我们始终把思想认识问题贯穿于在整个调研过程中。全市多次召开专题调研工作会和片区工作会,统一思想,提高认识;调研工作人员克服各种困难,在市内、市外、境外查阅档案文献资料,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开展调研。本次调研规模宏大,涉及面广,更由于时间久远,各种档案、文献资料残缺不全,健在的历史见证人少,因此,在调研过程中,我们对来自不同方面的档案、文献资料和证人证言,进行鉴别、分析、比较,甚至进行司法公证,扎实做好原始材料整理的基础工作,以系统分类、图表分析、参照折算等较为科学的方法进行统计,形成了一系列比较可靠的调研数据。

  重庆抗战课题调研工作,根据中央党史研究室的要求,在市委的领导下,经过全体调研工作人员五年的艰苦努力,形成了一系列成果。诚然,由于档案资料难以穷尽,数据统计技术难度大,调研结果上浮标准难以确定等原因,部分数据的遗漏或偏差在所难免。然而,我们本着对历史、对民族负责的态度,通过全面、深入的调研,在充分吸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以真实的、科学的和符合法理的史料证据作为支撑,进一步揭示了有关重大问题的历史真相,为揭露日军侵华罪行、戳穿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的种种谎言,再次提供了铁的证据。

  (六)附录

  本报告依据材料见本次调研档案文献资料,统计数据见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战时期重庆市人口伤亡统计表》、《抗战时期重庆市社会财产损失分类年度统计表》。

  主要参考书目

  1.重庆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西南师范大学重庆大轰炸研究中心编:《重庆大轰炸》,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2.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周勇主编:《重庆抗战史(1931—1945)》,重庆出版社2005年版。

  3.重庆市人民防空办公室编,《重庆市防空志》,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

  4.中共重庆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重庆抗战经济大事记》,1985年编印。

  5.重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总编辑室:《重庆大事记》,重庆出版社1989年版。

  6.韩渝辉:《抗战时期重庆的经济》,重庆出版社1995年版。

  7.唐润明:《抗战时期重庆的军事》,重庆出版社1995年版。

  8.陆大钺:《抗战时期重庆的兵器工业》,重庆出版社1995年版。

  9.唐守荣:《抗战时期重庆的防空》,重庆出版社1995年版。

  10.李定开:《抗战时期重庆的教育》,重庆出版社1995年版。

  11.郭宗英:《抗战时期内迁西南的工商企业》,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12.徐朝鉴:《抗战时期西南的金融》,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

  13.重庆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重庆抗战纪事》,重庆出版社1985年版、1991年版。

  14.《国民政府重庆陪都史》编委会:《国民政府重庆陪都史》,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15.周勇:《重庆通史》第二卷,重庆出版社2002年版。

  16.杨光彦、刘重来:《卢作孚与中国现代化研究》,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

  17.马宣伟等:《川军出川抗战纪事》,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6年版。

  18.周开庆:《四川与对日抗战》,台北商务印书馆1971年版。

  19.张瑾:《权利、冲突与变革—— 1926—1937年重庆城市现代化研究》,重庆出版社2003年版。

  (执笔人:徐光煦 审稿人:陈国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根据本次调研汇总数据统计而成,并以1937年物价指数(单位:法币元)进行折算。

  [②] 根据本次调研汇总数据统计而成,并以1937年物价指数(单位:法币元)进行折算。

  [③] 以上数据根据大轰炸期间被炸各地区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数量计算得出。

  [④] 重庆市卫生局:《呈报8月19日被灾地点及被灾户口数目统计表请鉴核由》、《呈报敌机本月19日轰炸市区本局损失公物情形仰祈鉴核备案由》(1940年8月19日),重庆市公务局:《财产损失汇报表》(1940年8月19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53:12:76—1,0053:12:100—1,0067:3:5106,0067:3:5111。

  [⑤] 重庆市卫生局:《呈报8月19日被灾地点及被灾户口数目统计表请鉴核由》、《呈报敌机本月19日轰炸市区本局损失公物情形仰祈鉴核备案由》(1940年8月19日),重庆市警察局:《人口伤亡请予救济的报告》(1940年8月20日),重庆市公务局:《财产损失汇报表》(1940年8月20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53:12:76—1,0053:12:100—1,0061:15:215,0061:15:3644,0067:3:5111。

  [⑥] 兵工署:《敌机轰炸受损情况报告及受损物品清单》,重庆卫戍司令部:《呈报伤亡损失情况》(1940年8月22日),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178:1:3383;四川省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41:6154。

  [⑦] 重庆市警察局:《呈报敌机空袭损失统计》(1945年8月),重庆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0061:15:4001,0061:15:3995之一;台北“国史馆”馆藏档案,档案号302:1431。

  [⑧] 重庆市人民防空办公室编:《重庆市防空志》,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94页。

  [⑨] 台北“国史馆”馆藏档案,档案号302:1431。其中特别注明:中央主管者概不列入。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6-24 10:40:3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重庆市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中)

下一篇:重庆抗日胜利日公布抗战时期损失数据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