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喋血常宁 —— 腊园口阻击战
2020-07-26 15:24:13  来源:子建书房 文/彭国喜  点击:  复制链接


  1944年9月30日,常宁城陷。
  10月1日凌晨,国民革命军第60师在师长黄保德率领下自南门突围,归建由副军长李棠指挥的第37军,在郴县、宜章间向西警备道县方向的日军。自8月30日九眼泉之险失守后,因常宁城坚守未下,日军的战略目的是经常宁过祁阳,向西攻柳州、桂林,故分兵两路,一路自大松柏、梅埠桥、七里坪、三角塘、东山、马王塘出祁阳;一路自盐湖、曲潭、兰江接东山去祁阳,1个月内有近10万日军经常宁去往祁阳,故常宁年龄稍长者都对“三十三年走日本”印象深刻、心有余悸。城陷当日,县政府迁至洋泉斗米湾;10月2日;迁至阳山萧家村。11月中旬,迁至庙前麻衣田。12月上旬,迁至白沙猴子冲。次年1月迁至白沙火石桥。日军松山部队复兴队队长伊藤占据县城,旋成立所谓“常宁地区警备司令部”。10月初,驻衡日军68师团的松山羊马率部驻常宁。

  奇 袭

  1944年底,日军“一号作战”计划结束。平汉铁路、湘桂铁路一直至广西的中越边境沿线全部打通。旋即,冈村宁次的第6方面军司令部,制定出攻占粤汉路南段及摧毁江西省遂川、赣州、新城等机场之作战计划。日军休整半个月之后,奇袭粤汉路南段。

  粤汉铁路北与平汉铁路隔长江相望,是一条重要内地战略铁路。其中,郴州至韶关的工程相当艰巨,共有隧道14处,大型桥梁6座,其中以韶关以北的浈江大铁桥为最长,达257公尺。由于这一段地形复杂、工程艰巨,遭到破坏后修复较难,所以日军采用奇袭的方法予以突然占领,使守军来不及破坏。1945年1月3日下午18时,天色已晚,道县县城附近东南方向的一片空地上,一支640人着便衣之部队正在集合。他们在日本军服的外面,套穿着各式各样本地人的便衣,把有黄色布五角星的战斗帽放入背囊,面戴上了从本地人那里弄来的各种便帽和缠头。从外表看,如果没有注意到他们脚上所穿的“牛蹄式”胶鞋,谁也很难认出他们是一支正准备出发、长途奔袭粤汉路南段的日军。这样的奇袭分队,共分四支。统由40师团第234联队长户田义直大佐指挥,三支由道县出发,乙挺进队由道县以北的零陵东进。日第40师团为达到奇袭效果,作了周密准备。人员组成上,在出发前3日宣布,但宣布后不准与其它部队谈及该项任务的内容;并须选拔体格健壮,又有胆量,能吃苦的人员组成;每支挺进队人数在500到650人之间。武器配置上,重机枪两挺、轻机枪4挺及掷弹筒。为了轻装,士兵携带步枪子弹60发,手榴弹2个,轻机枪子弹1000发。每个士兵携带半个月的口粮。为了隐蔽、保密、不被发现,规定各挺进队均须化装,采用夜间徒步行军,避开村庄和大道。为做到突然攻击,不被守军发现,以夜间全上刺刀向目标接近,肉搏攻占。如受伤,轻伤随队行动,重伤则自杀。为此每人携带手榴弹两枚,一枚炸接近的中央军,一枚炸自己。1月13日,一挺进队由236联队一大队长香月则正少佐率领,从零陵东南约35公里的石祥岭出发,奇袭粤汉路良田至白石车站的铁路沿线地区。1月21日,攻占良田车站。

天 险

  此时直接守备粤汉铁路南段及遂川、赣州地区的国民党军队,是薛岳的第九战区(湖南)和余汉谋的第七战区(广东)。防守湘南、赣西的6个军,统属欧震为副总司令的第27集团军指挥,其副总司令指挥所位于罗霄山以西的湖南酃县,27集团军总司令部,已随杨森至柳州以西地区。第九战区 37军担任守备湘南的重任。37军军部和第95师随27集团军司令杨森调防广西。守备湘南的重任落在37军140师身上。

  37军副军长李棠、140师师长毛定松将指挥所设在莲塘小街(今莲塘水库)。小街地处狭谷,位置隐蔽,却是桂阳县西北界山区和丘陵的分界线,以小街为界,潭水上游的高山地带,被称作为洞山里。
     清朝著名学者王闿运在编纂的《桂阳直隶州志》中称小街为洞瑶户枢。小街下连泗洲街。此地是通往衡州、道州、桂州、连州四个州的要道,故称“泗洲”,自古有“两广之管钥,三湘之屏藩”之誉。但真正的南北向“管钥”,在腊园口。
    衡阳盆地南缘,东有大义山脉,南北耸立,南起桂阳县敖泉镇,北至常宁市盐湖镇。西有阳明山脉,东西绵延,东起常宁市庙前镇弥泉村的马鞍岭,西至广西全州的牛头岭。阳明山脉最东缘南北向称扶苍山脉,白阜岭、紫顶山、黄岭泗洲山,由北向南,雄山耸峙。
     从常宁往桂阳,有三个孔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往南,入郴州进连州,腊园口为必经之孔道,东面笔架山三峰耸立,西面白阜岭高插云霄,中间一条通道,长三四华里,自甘树下以南,宽不过50米。往西,连道州、桂州(今桂林),有两个孔道,即扶苍山北的九龙关和五虎关。尤其是九龙关,关口外便是衡阳盆地。数公里狭长弯曲的山道,傍着湍急的溪流,两侧峭壁如削,峡谷成为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宋庆历年间,桂阳洞徭暴动,依托这一带大山,抗击官军进剿,拉锯战一打就是几年,九龙关是双方必争的险隘。明末清初,吴三桂在衡阳称王,数度争战九龙关。九龙关峭壁上陈圆圆的影像,至今还孤零零地守望着这道险关。

伏 兵

   常宁沦陷后,腊园口成为湘南门户,关系湘南数县安危。早在1938年8月,桂阳、庙前等地就分别成立了民众抗日自卫团、自卫大队和自卫分队,凡18-45岁的健壮男丁均编为队兵。

  1945年1月,感受到大战来临的140师师长毛定松依天险,布下伏兵,主力419团扼守腊园口(兆冲口),东从笔架山咀菜土岭,中间黄土岭,西至枫陵岗,连成一线,用木栅围住,菜土岭、黄土岭、枫陵岗三处均设堡垒,各派一个营驻守。
      418团为机动,在白阜岭、泗洲山之间布防两个营,另派一营于光明乡、九龙关、五虎关与民军共同扼守。420团为后备队,布防于莲塘与泗洲之间。140师师长毛定松则将指挥所移至白阜岭,坐镇指挥。1月13日,乙挺进队从零陵东南的石祥岭奔袭良田车站。
      随即,日军40师团驻防于零陵的小柴俊男大佐第236联队,亦从零陵东南的石祥岭出发,攻向郴县以南的良田镇。王辅所著《日军侵华战争 1931-1945》注明,乙挺进队是由零陵向南由上埠港向东经道县县境、宁远县境、嘉禾县境、桂阳县境而达郴县南的良田车站。日军40师团234联队、235联队均是驻守在道县,236联队驻守在零陵。
      宁远、嘉禾、蓝山、桂阳等处均在中国军队控制之下,作为挺进队可以奇袭,作为一个联队,要快速攻占目标,从零陵经祁阳至常宁攻桂阳至良田,应是捷径。因零陵、祁阳、常宁此时已在日军控制之下。
     1945年1月19日(农历十二月初六),236联队在驻常松山羊马部带领下,1500余人沿常桂大道大举进犯腊园口。血 战1月19日下午,日军从半边街攻占弥勒铺北边的北风坳,用大炮向腊园口轰击,炮弹落入田垌,无损于守军。日军发起一次又一次冲锋,均被419团三个据点的交叉火力压制。日军从弥勒铺冲至鸭婆亭,出了鸭婆亭便进入我军火力网,田垌无隐蔽物,日军死伤惨重,从19日下午至20日下午,激战一昼夜,始终无法攻克腊园口。

  21日,日军进犯九龙关。守卫民军发现后,418团一营与民军在凤形山猪婆寨附近设伏。日军进至九龙关内拱桥边时,见此处地狭山陡,阴森可怖,日军战马在桥端慌无措举、踏步不前。此时,一营枪弹齐发,民军向关下抛扔石块。日军伤筋断骨,抱头退却。但日军并不甘心,稍作休整,便改道从凤形山猪婆寨登山,攀至山腰时,早已埋伏在此的抗日军民抓住时机发起攻击,日军猝不及防,一战即溃。日近黄昏,日军仍未攻破九龙关,只得驮着多具尸体,退回半边街营地。
     22日,日军集中更多兵力,向五虎关西侧坡度略缓的金鼓岭、马鞍岭袭来。418团已预测到敌人可能从这个方向来袭,师长毛定松连夜增派一个炮兵连增援。进攻当天,日军炮火铺天盖地,炸得阵地烟尘弥漫,砂石满天。我军枪炮齐发,日军溃不成军,狼狈逃下山去。
    23日凌晨,山上的草木已结了一层薄冰,为了御寒,几里长的阵地上,我军燃起火堆取暖。日军见我阵地上浓烟缭绕,疑我方有部队增援,心中感到惊恐,行进犹豫。中午,日军一阵猛烈炮火后开始冲锋。我炮连也猛烈还击,民军配合国军,把堆积在阵前的石头分批推下山去,同时,跳出战壕,杀向敌阵。日军见久攻不克,退回常宁城。松山羊马在退至依湖垌湖波李家时,被我军狙击手打死。236联队改道从常宁至耒阳沿粤汉铁路于24日晚进至良田车站,与21日已攻占良田车站的香月则正少佐挺进队会合。

悲 歌

 激战四昼夜,打退日军精锐联队的数十次进攻,大涨我军士气。战斗结束后,当地人欧阳之润撰写对联一副,题刻在五虎关炮楼上:“五虎关头,玉虎腾云跳跃,无视半山,三声呼啸撼天地;九龙寨内,金龙卧地藏精,有朝一日,四海扬威震乾坤”。国军第三十七军副军长李棠刻“砥柱中流”四字于流峰镇内流渡峰石上,至今醒朗显目。

   37军后因该军军长罗奇在赣西对日军追击作战中因指挥不力,被免去军长职,改任陆军第2集训处副处长,所属第37军番号被撤消,部队编散。
      解散后的三十七军所部在桂阳北乡、庙前一带到处抢劫,至今桂阳北乡、庙前称抢劫的人为“三十七军”。小街因作过三十七军的临时指挥部,洞山人闻三十七军而色变,一段时期小街集市贸易陷入冷清。
     是役后,第140师还参加了遂川、万安、神岗山截击战。抗战结束后,第140师开赴江西吉安、泰和驻防,由于久历战事,伤亡严重,剩余人员被编入第60师和第99师,番号被撤消。第140师裁撤后,师长毛定松入陆军大学将官班乙级第二期学习。1950年在遵义被捕。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26 15:48:0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1Oq3Pcqud0CPseE7K9TWA

上一篇:督战官笔下的衡阳保卫战,盼星星盼月亮盼援兵

下一篇:孤城死守32天 —— 鲜为人知的常宁抗日保卫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