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孤城死守32天 —— 鲜为人知的常宁抗日保卫战
2020-07-26 16:00:46  来源:子建书房 文/彭国喜  点击:  复制链接

 

 前言

 一次偶然的网上闲逛,发现一篇岳阳抗战史民间专家李宣钊写的《抗日战争之常宁保卫战》博文。李宣钊是黄保德将军的内侄,黄保德是一员抗日虎将,也是常宁抗日保卫战的主将。

  1944年8月29日,日军从舂陵水东岸大举入侵常宁,9月1日,常宁城三面被围,10月1日,三万日军与两万常宁守军生死决战。

  孤城固守32天,城虽陷,血性与韧性从此根植常宁这方水土。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宣布投降。70年过去,每一个时代,每一种进步,每一段曲折,都交融着血与火的洗礼,那些悲壮,那些不屈,从未也不应被忘却。然查遍常宁各类志书,要么只言片语,要么语焉不详。完整纪录这段历史的竟然是一位岳阳人,这让身为常宁人的我们感慨良多,遂广搜资料,史海钩沉,以期重现这段血与火的过往。

  值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缅怀那些在常宁保卫战中牺牲的抗日英烈和遭难的无辜百姓。

  大战来袭

  1943年秋,同盟国转入战略反攻,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屡遭失败,使南洋(东南亚)各地军队的海上交通线受到威胁。日本大本营为保持本土与南洋的联系,决定打通从中国东北直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同时摧毁沿线地区的中美空军基地,以保护本土和东海海上交通安全,遂令中国派遣军使用累计约51万兵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史称“一号作战计划”,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共约100万兵力进行抗击。史称“豫湘桂作战”。

  1944年4月17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率所部15万余人,在第11、第13军各一部配合下,强渡黄河以攻占平汉铁路南段为目标,向郑县(郑州)、洛阳地区发动进攻。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指挥国民革命军17个军约40万人沿黄河南岸及附近山区设防,豫中会战正式打响。5月25日,洛阳失守。日军完成攻占平汉线,歼灭国军驻河南主力汤恩伯部的第一期战略目标。

  1944年5月,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率10个师团、4个混成旅、1个飞行团和海军一部,共20余万人,以攻占湘桂铁路(衡阳-来宾)为目标,向长沙、衡阳地区进攻。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4个集团军另6个军共约40万人,在空军(飞机181架)、友邻战区支援下,以一部依托湖北通城东南山区、湖南新墙河南岸、沅江和益阳地区的既设阵地,节节抗击,消耗、迟滞日军;主力分别控制于浏阳、长沙、衡阳及宁乡等要地,相机歼敌。6月14日,日军相继攻占沅江、益阳、浏阳。6月16日,日军第34、第58师团、第68师团一部攻击长沙城区。第4军坚守至6月18日下午,伤亡殆尽, 长沙失陷。

  衡阳喋血

  第九战区为阻敌深入,保卫衡阳,从6月20日起向日军发起反击,至6月27日,将日军左、右路分别阻滞于醴陵、湘乡;对日军中路在渌口、衡山间虽给以打击,但未能阻止其南进。6月24日,日军第68、第116师团开始攻击衡阳城郊区之机场,到6月26日时因守军伤亡过重后撤至衡阳城,日军在6月27日起对衡阳城进行攻坚。然而衡阳守军第10军(3个师,因常德会战后缺员上未补齐,实编不满2万人)抢先于五月底进驻此地,并动用当地军民构筑了一定规模的防卫工事,因此日军进攻时第十军依托工事以正面和侧面火力掩护吸收了日军攻坚冲力,同时第十军所属预十师28团所属迫炮连成功的炸伤日军68师团首脑群,包括师长佐久间为人与师参谋长原田贞等一干核心参谋受到重伤,直接导致之后68师团作战失能,这使得日军这波攻击只剩116师团独立支持,战至7月2日,日军耗损过重,暂时停止攻击等待增援。7月11日,日军第68、第116师团经修整后以15个步兵营、12个炮兵营第二次攻击衡阳。守军以固守阵地与机动防御相结合,加强阵地间的互相支援,实施短促近战和反冲击,战至7月20日,迫敌再次停止攻击。其间,被阻滞于湘东山区的日军第3师团先后在醴陵、茶陵、安仁遭重创。后在第27、第34师团和第13师团一部支援下,战至月底,始突破围阻。

  8月4日,在成功的挡下国军解危攻势后,日军第11军集中4个师、28个营第三次对衡阳进行攻坚。被包围的第十军进行防卫作战直到8月7日,在伤亡惨重以及弹尽援绝之下,军长方先觉与参谋长孙鸣玉、师长周庆祥、葛先才、容有略、饶少伟联名发出震惊中外的“来生再见”电文。

  8月8日,凌晨四时日军逼近第十军指挥所,方先觉认为战事已然绝望,便举手枪自杀,但为辎重团团长李授光与副官王洪泽夺下,枪响弹虚出。最后敌兵至,军长与其他师长在日军有条件投降的劝诱下接受投降并解除武装,衡阳沦陷。

  洪桥战役

  衡阳失陷,处于胶着的战略态势顷刻逆转,担负救援任务赶至衡阳外围的第62军、73军、79军、46军、74军、100军共15个野战师失去了战略支点,一下显得手足无措,部队也没有接到明确的行动指令。

  但就在衡阳陷落后的第二天,在日军中素以谋略专家著称的岛贯大佐已经完成了其衡阳外围作战的第一期计划。岛贯受过系统的西方现代军事理论教育,专攻指挥大兵团作战,擅长对包抄切割对方兵力,形成大包围,大歼灭战的理论研究和图上作业。岛贯的第一期计划是将衡阳周围的国军15个野战师来个“一锅脍”。他认为这15个师如果在近期不能解决,就会进入广西,成为下一步入桂柳作战的阻力。在本期作战中歼灭这一部分中国军队,“可以看作是解决了湘桂作战前一阶段的关键,进而可在第而阶段作战时一举攻克桂林、柳州。大本营以最快的速度批复同意了岛贯的报告。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却认为岛贯是一个让大本营宠坏了的“天之骄子”。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烟峻六大将还是坚持让疲惫不堪,刚从险境中侥幸获胜的日军做了一个短期休整。

  蒋介石在衡阳陷落一周后,终于作出安排:以罗奇的第37军位于衡阳以南的常宁一带;黄涛的62军位于衡阳西南之茅洞桥附近;黎行恕的第46军位于衡阳以西湘、桂铁路上之五塘两侧。王甲本的第79军位于新桥之蒸水两岸;李天霞的第100军位于永丰(双峰)东南地区;施中诚的第74军位于宝庆。在衡阳以西之洪桥(祁东)一带,构成了湘、桂铁路正面之防御线。

  8月21日,日11军下牌冲司令部,横山勇召集附近5个师团参谋长召开军事会议,商定了作战计划,主要是以第40师团、58旅团在铁路以北;第58师团、第13师团在铁路以南,对洪桥地区之守军进行分进合击;以第37师团、第116师团控制衡宝公路,掩护该军之北翼,以第3师团掩护军之南翼,控制湘江以南之常宁、官岭、白水、观音滩、大忠桥直至祁阳、黄阳司地区,以阻止守军之西撤和增援,策应洪桥之正面作战。

  8月27日12时,日第11军司令部根据会议决定,向其部队下达了攻向洪桥地区之作战命令。南翼的第3师团于8月29日,北翼之第37、第116师团从8月30日开始。而担任主攻的师团则于8月31日和9月1日开始行动,以图在战役上首先割断守军两翼的对外联系。

  荫田血战

  8月29日傍晚,残阳似血。作为洪桥战役先声的常宁保卫战在舂陵河畔的荫田墟附近打响。

  在醴陵、茶陵、安仁一带遭受重创的日11军第3师团经20多天的强力整顿、补充,注射了防止霍乱、伤寒、赤痢,服用了预防疟疾的药剂,做好了防疫措施。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已基本恢复元气。第3师团编成于名古屋,不但是日军7个常备师团、甲种师团,更是最早来中国作战的师团,1905年日俄战争就有它的身影,1937年淞沪会战有它,南京大屠杀有它,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有它。常德会战、长沙会战,一直都有它,既战功赫赫,又血债累累。师团长山本三男中将,日本千叶县人,1943年3月至1945年3月任第3师团长。师团下辖步兵第6、34、68联队,第3骑兵队、第3炮兵队、第3工兵队、第3辎重队,采用四四制编制,约1万5千人到2万人。当时常宁境内防守的有国军第26军、37军。从松柏至白沙沿舂陵水以西设防。37军95师防守荫田段,60师防守曲潭、金塘铺一带, 60师178团、140师419团守城。

  舂陵水以西布防的是37军95师。该师前身为剿匪军第1纵队。1942年9月何旭初接任师长。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95师283团一个连在横田镇一个树林里与日军荒木支队一个大队(也相当于一个连)近距离遭遇。一场激烈血腥的白刃战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杀红了眼的双方竟然都无退意,直到一方的人全部倒下。战斗的结果是我方伤亡六十多人,日军被毙九十四人,一个大队几乎被全部杀死。据日方记载,后日军部队所发现尸体极少枪伤,大部为白刃格杀,大队长上原被三把刺刀钉在一棵大树上。此战轰动整个战区,“赵子龙师”从此叫响!日军中熟读三国者众,因此“赵子龙师”在日军中也很有名气。8月29日傍晚,日第3师团步兵第34、68联队,第3炮兵队、第3工兵队、第3辎重队开始进攻。该师团原在茶陵、攸县的步兵第6联队、原在安仁的骑兵第3联队,前者已向第27师团、后者已向第34师团交防。此时东部的守军第20军3个师连续对以上地区之日军进行反击,以致敌骑兵第3联队、步兵第6联队未能赶到耒阳参加向常宁进攻。

  近万日军在舂陵水对岸的耒阳境内先以炮兵攻击国军95师。当夜幕降临后,敌以东岸轻、重武器的火力掩护其步兵分段渡河,遭到守军95师的顽强反击。先头到达对岸之敌,即发起进攻,以掩护后续的渡河部队。30日上午9时,中美空军从零陵机场飞临荫田墟上空,对春陵水畔日军的渡河点和地面部队进行轰炸。

  8月30日,日军占领了龙门隘附近的高地,舂陵水防线失守。渡过春陵水的敌第3师团,分两路攻向耒阳以西之常宁城,即桥本熊吾的68联队从北面沿着荫田墟、龙门隘、盐湖、曲潭,攻向常宁;二神力的34联队从荫田墟向西,经新湾吕家、烟竹市、洋泉,迂回至常宁以西之蚂蝗塘,以策应68联队进攻。

  曲潭防线

  8月30日夜,担任攻击前锋的日第3师团68联队与守军95师的1个营发生激战,占领沙江铺一带。31日7时到达龙门隘以西约7公里之东冲铺,直逼常宁城东的金塘铺、曲潭防线。担任防守任务的是国军37军第60师,师长黄保德,1906年出生于海口东山镇丁家村,20岁进入黄埔军校第五期。1938年淞沪会战后期,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时任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薛岳令第37军60师殿后,已经做好牺牲该师的准备。结果60师不但大难不死,反而消灭了大量日寇。薛岳听说前线打得最好的营长叫黄保德,从此便记住了这个名字,在以后的多次硬仗中总是亲自调黄保德冲锋或殿后。同年的武汉会战中, 60师防守麒麟峰,阵地七次失而复得,360团团长杨家骝在激战中牺牲,遗体被日军所获,欲以此邀功。杨家骝是黄保德在黄浦军校五期同学,也是师长陈沛最喜欢的团长,陈沛下令一定要抢回杨家骝的遗体。黄保德主动请缨,沉着指挥反击,把日军打退了十几里,硬是抢回了杨家骝的遗骨。这一仗,黄保德所率部队战功卓著,获薛岳嘉奖“无敌军”称号。第三次长沙会战时,日本右路军完全被黄保德部阻击于平江浯口,无法进入长沙,日军畏之为“黄老虎”。

  31日上午,日68联队在金塘铺与国军第60师的守军一部激战后,进至曲潭。 日军68联队长桥本熊吾大佐侦察了地形及了解守军的大致部署之后,确定以先头的第2大队长山田春一大尉,率两个步兵中队、两个重机枪小队及步兵炮一门。从常宁以东之曲潭经城北和西北的南风坳、唐家冲,迂回至老鸦桥一带,企图对常宁城形成包围后发起进攻。敌68联队从东门和北门进攻时,均被守军以手榴弹、步枪和刺刀击退,双方对峙。

  孤城固守

  8月25日,根据军事委员会军令部颁发的第四、第七、第九战区作战指导方案,37军军长罗奇率所部60师、95师、140师418团抵达常宁。60师部设西上街晋阳小学。黄保德为防范未然,加强外围防御,于城外金泉峰和莫家园(油脂仓库处)构筑工事,各安排一个营的兵力驻守,24小时戒备。31日,荫田、龙门相继失守。怕伤居民,黄保德令,“居民不得留城”,命士兵挨家挨户疏散民众。9月1日,常宁城东、北、西三面被围,已是孤城。

  9月2日,中美空军再次飞临常宁上空轰炸攻城日军。

  日军攻击毫无进展,第3师团长山本三男对第68联队战绩极为不满。9月2日17时,横山勇指示第3师团:洪桥方面之守军已开始撤退,11军决定向零陵以西之湘江地区急进,第3师团应按原作战计划执行,迅速向祁阳南方突进,遮断守军退路,作攻击零陵机场和零陵城之准备。

  山本三男接到命令后,决定以68联队之第1、第3大队继续进攻常宁,第2大队及34联队与后续跟进的步兵第6联队、骑兵第3联队与师团司令部,所部近万人马经兰江、官岭至祁阳白水、观音滩、大忠桥、黄阳司,急速向零陵方向前进。

  9月3日,常宁城内的守军为国民党军第60师178团,约800人,另有辎重部队400人。常宁城外,是日军68联队第一、第三两个大队约2000人。桥本熊吾见久攻不下,心生一计,让小股日军乔装成国军入城,即刻被守军驱逐。阴谋被识破,日军又进行夜间偷袭,凌晨四点,日军再度强攻,仍被我军猛烈火力和手榴弹阻于距城100米处,日军攻城再次受挫。

  9月5日,日军强攻鹅湖岭阵地,60师师长黄保德下令火烧南外街,火从城门口一直烧到牌坊边,日军被火势所阻,被迫停止进攻。

  横山勇对第68联队久攻常宁不下极为不满,遂令驻守耒阳的34师团216联队接替68联队,围攻常宁。9月11日,石川明大佐率领的日第216联队3500余人进至常宁近郊,与前来增援的国军第26军44师遭遇,双方展开激战。

  26军原是西北军,本属第6战区序列,因受陈诚的排挤,改编为军令部的长江以南的战略机动军。1944年5月下旬接到重庆军令部命令,饬其赶赴长沙参战,6月1日始由江西沿浙赣路向湖南出发,部队到达湘赣边境的萍乡、醴陵、浏阳之间时,得到情报,薛岳已经放弃长沙,不战南撤,其长官部退到耒阳后,又转至他老家广东乐昌。军长丁治磐据此电报军令部和第3战区,请求仍回第3战区。但当时部队已经进入第9战区辖区,薛岳抓住不放,命26军赶赴衡阳参加守城。丁治磐接到一命令后,知回第3战区已不可能,但他对薛岳存有戒心,故玩弄一个手法,不率部由萍、醴直奔衡阳,而带领部队由萍、醴之间径直南下,绕经莲花、茶陵至攸县西转至耒阳与高亭司之间一带地区,屯兵不再前进。这时,衡阳已遭日军围困,第10军方先觉部在守城战斗中伤亡惨重,战况十分危急,迭电向薛岳告急求援,请早解围。薛岳获悉第26军竟屯兵耒阳以南不动,心头更觉气恼,故即复令第26军赶紧挺进衡阳,往解第10军之围,不得再行玩忽职守。丁治磐接到薛岳这份严切命令后,知道份量不轻,也知薛岳对他已是极端不满,但内心始终不甘受薛岳的威胁,径向军令部控告薛岳:“只知以命令威胁别人,自己不负守土之责,郴州至衡阳一带广大地区,其长官部无一兵一卒防守,成了真空地带,方先觉被围许久,薛身为司令长官,不命令其战区部队前去解围,反威胁统帅部战略机动部队挺进支援,本军实不能从命?”云云。控告的电文发出后,丁治磐就将部队撤离粤汉线向西转移至常宁、桂阳之间。9月13日,我第37军第140师及第26军主力亦赶到常宁,日军陷入不利态势。

  决一死战

  日军虽于9月5日侵占祁阳、7日攻占零陵、14日攻占广西全州,但常宁仍在我军手中。常宁处于粤汉线与湘桂线中间,不仅阻碍了粤汉线日军与湘桂线日军的联络,而且威胁湘桂线日军的补给线。横山勇决心拔掉这颗插在腹心地带的“钉子”。9月14日,日11军司令部抽调在祁阳县以南归阳市的第68师团第58旅团,独立山炮兵第5联队,驻耒阳的第34师团主力,于9月20日向常宁集结,从东西两面夹攻常宁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见敌重兵向常宁集结,急令驻守在松柏湘江西南地区的26军44师、37军95师、140师419团驰援常宁。

  孤城常宁,重兵云集

  中方守城部队,总兵力约2万人:第37军,军长罗奇。下辖60师(师长黄保德)、95师(师长何旭初)、140师419团(团长杨伯超)第26军44师(师长张修仁)。

  日方攻城部队,总兵力约3万人。第34师团,师团长伴健雄。下辖步兵第216联队(联队长石川明)、第217联队(联队长木佐木清)、第218联队(联队长泽多亮),另有工兵队、辎重队、通信队,总兵力约2万人;第68师团,师团长堤树三男。下辖第58旅团(旅团长太田贞昌)、独立山炮第5联队(联队长玉川长吉),总兵力约1万人。

  双方在不大的常宁城投入5万兵力,大战一触即发。9月24日,第34师团主力到达常宁,并逐步突破我外围阵地。9月30日,日军集结军力,火力全开攻常宁。步兵搜索前,日军先于城墙外架起平射炮、山炮,轰击之后再用野炮追击。除对守军工事直接射击外,日军还动用飞机对城区进行“地毯式轰炸”。振聋发聩的爆炸声,随处飞溅的尘埃,浓浓的硝烟,致使守军双目流血,双耳失聪,不时胳臂、腿被炸断,人被炸飞。守军阵地上重武器已飞灰烟灭,所有工事被炮弹横扫一空。危急存亡的时刻,守军炊事员、文书、担架兵、还能拿住枪的伤员齐上一线,从硝烟深处走出来的黄保德师长振臂高呼,“誓死捍卫常宁城!”“誓死捍卫常宁城!打倒日本鬼子!”守军齐呼。炸塌的城墙碉堡残垣上,只要日军冲上阵地,立即喷射出一条条机枪火舌,跳出一颗颗手榴弹,日兵一个接一个倒下,整个阵地,成了一片火海,到处沸腾着。这天的阳光虽然透亮,但却无法把全部的光亮穿过弥漫的重重硝烟。空气中全是火药和血腥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这是令人窒息的死神味道。

  10月1日,34师团的216联队武智利一大尉之第3大队,从东城墙攀登而突入城内,常宁沦陷。

  是役,第60师师长黄保德荣获甲等干城奖章1枚。

  常宁失陷后,县政府随37军军部迁至洋泉斗米湾。次日迁至洋泉石灰坪,又一日迁至阳山萧家村。11月中旬,迁至庙前麻衣田。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26 16:10:5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ck-OW2dcakeLLazGIB8bg

上一篇:喋血常宁 —— 腊园口阻击战

下一篇:日军眼中的衡阳保卫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