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铭记历史——抗战时期日寇轰炸四川始末
2018-07-27 14:53:53  来源:麻辣社区 -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点击:  复制链接

 

  1938年10月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军调整侵华的作战方针,停止对中国各地的大规模军事进攻,转而对我国内地许多大、中城市进行空中轰炸。四川成为日机的轰炸重点。1938年2月19日,日机首次空袭重庆,揭开了日机轰炸四川的序幕。

  一

  日机空袭四川的航线大致可分东、西两线:

  东线自武汉起飞,先对川东的万县进行空袭;再沿长江西上,袭忠县、丰都、涪陵、长寿、直达重庆。也可经五峰、来凤,再空袭黔江、彭水、南川、綦江、江津;又由江津溯江而上,空袭泸县、纳溪、宜宾、乐山;或在空袭泸县后,沿沱江又空袭富顺、自贡、内江。由万县向西,空袭梁山、渠县、广安、合川、遂宁,再直达成都。另外,沿宜昌溯江西上,空袭巫山、奉节、云阳等处。

  西线由运城起飞,经陕西南郑南下进入四川境内,沿南江、巴中、折向西,空袭阆中、南部、南充等地,或沿川陕公路空袭广元、梓潼、绵阳,直达成都。

  日空军驱逐机主要由宜昌起飞,直接空袭重庆;或由万县西飞,直扑成都。日机空袭四川飞东路航线居多。

  担负轰炸四川任务的主要是日本陆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轰炸目标主要集中在四川的政治、经济、商业中心,以及各交通要道、军事基地、空军机场,甚至包括城区的平民居住区、各类学校、医院、外国使领馆、外国教会等非军事区。

  日军对四川的轰炸分为大规模战略轰炸阶段和零星轰炸阶段。

  第一阶段:大规模战略轰炸阶段(1938~1941)。

  该阶段主要特点是日机轰炸频率高,强度大,破坏性大。由于这一阶段中日空军力量对比悬殊,1937年日本陆军拥有作战飞机1,156架,海军航空兵拥有作战飞机1,045架,而中国空军1937年只有314架飞机,1940年为65架。日军利用其绝对优势先后采用“高密度轰炸”、“疲劳轰炸”、“月光轰炸”、“无限制轰炸”等战术进行滥炸。日军还制定了轰炸重庆、成都的“101号”作战计划、轰炸四川自流井(自贡市)及各地制盐工厂的“102号”作战计划等,“101号作战”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个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略轰炸计划。

  据档案资料统计,从1938年2月到1941年底,日军为轰炸四川共出动飞机7,444架次,投弹25,788枚,其中1939年日机共126批913架次,投弹5,743枚,1940年共146批4,667架次,投弹13,495枚,1941年共1,529架次,投弹6,351枚。

  第二阶段:零星轰炸阶段(1942~1944)。

  该阶段的主要特点是日军轰炸次数大幅度减少,强度降低,破坏性下降。日军企图通过轰炸四川各地机场,阻止中美飞机利用四川机场轰炸日本。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无力再对四川进行大规模集中轰炸;同时,中国空军势力加强,扼制了日军的轰炸,1941年7月国民政府正式成立美国飞行员志愿队,即飞虎队,由陈纳德任指挥官,拥有P40战斗机125架, 1942年7月4日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正式编为美国第十航空队第二十三驱逐大队,即美国空军驻华特遣队。1943年3月成立了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为司令。中国空军逐渐取得制空权,到1944年夏中美飞机已上升到667架,而日机仅有220架,双方比例3:1。

  1942年、1943年间,日空军仅派有少量侦察机侵扰川东地区。1944年12月18日晚,数架日机侵入梁山、万县及成都等地投弹,此后日机对四川的轰炸基本结束。

  据档案资料统计,1943年日机轰炸四川共236架次,投弹563枚;1944年共投弹475枚。

  二

  1938年2月16日,日本作出对中国内地“应抓紧航空进攻作战”的决定,从此,为了摧毁中国的抗战中枢,摧毁中国人民抗战的意志,重庆成为日军航空作战的主要目标。凡在重庆的机关、学校、银行、工厂、社团,以及英、苏、德、法等国大使馆、领事馆、外国通讯社、外侨住所,都无一例外地遭到日机狂轰滥炸。

  1938年2月19日,日机第一次空袭重庆。

  1939年5月3日至5月4日,日机连续轰炸重庆市区,27条街中有19条街化成废墟,大火延烧、昼夜不息,到处焦土烟火、死尸枕籍,惨不忍睹,史称“五三、五四大轰炸”。

  1940年5月至10月,日机持续不断地对重庆进行野蛮轰炸,先后袭击重庆白市驿机场和梁山机场,并集中力量轰炸市区和工厂,重庆金陵兵工厂遭到日机毁灭性的轰炸。在持续数月的轰炸中,日机还创造了一天出动飞机140多架轰炸重庆的最高纪录,首次在中国战场投入82架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零式舰载战斗机”。

  1941年6月5日,日机夜袭重庆,制造了震惊全国的较场口“大隧道惨案”,死亡人数难以计数。6月至8月,日军 采取“疲劳轰炸”战术,每隔6小时,便以密集机群或小批机群对重庆进行骚扰轰炸,并丧心病狂地投下了大量爆炸弹和燃烧弹,使整个重庆城昼夜笼罩在烈火浓烟之中。

  据统计,从1938年底至1943年8月,日机共空袭重庆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炸死市民11889人,伤14100人,焚毁房屋17608幢,损失财产难以数计。

  三

  成都是四川的省会所在地,遭受日机轰炸的频率和强度仅次于重庆,所受损失居四川第二位。日机轰炸成都前后历时六年,共侵入市空轰炸24次。

  1938年11月8日,日机18架,侵入成都市空,进行了首次试探性轰炸。

  1939年,日机前后4次轰炸成都,其中以6月11日轰炸所造成的损失最为惨重。日军出动飞机27架,在成都市区上空,投掷炸弹及燃烧弹多枚,全城顿成火海,盐市口一带地区摧毁严重。这是成都第一次遭受日机最为猛烈的轰炸。

  1940年10月,日机共5次轰炸了成都。日军先后出动飞机154架,轰炸了成都市区,炸死居民数百人。其中以10月27日最为惨烈,日机分两批共36架,轰炸了少城公园及其附近和皇城一带,投炸弹百余枚,炸毁民房400余间,死亡数十人,市立民众教育馆、甫澄纪念医院及王铭章上将铜像基石被炸毁,将军衙门中弹数枚。

  1941年,日军先后出动飞机300余架,共8次轰炸成都。其中以7月27日轰炸最为惨烈,该日日机分四批,每批27架,共计108架,轰炸成都。在市区和市郊共投弹320余枚,炸死市民574人,炸伤573人,损毁房屋2470余间。轰炸最严重的是城内祠堂街、少城公园内外一带、盐市口一带和春熙路南段一带;城外是新南门外左右侧靠河边一带及新东门外靠猛追湾方向乱坟坝一带。灾情十分严重,据记载,这是抗战时期,成都遭受日机轰炸最厉害的一次。

  四

  日机对四川的轰炸给四川人民带来了巨大损失。

  1.人员伤亡情况:据四川省档案馆档案的不完全统计,日机对四川的重庆、成都、合川、梁山、内江、富顺、荣昌、三台、石柱、南部、乐山、秀山、巫山、叙永、綦江、永川、合江、铜梁、渠县、邻水、宜宾、华阳、雅安、广元、涪陵、忠县、自贡、泸县、壁山、江津、江北、丰都、垫江、万县、云阳、达县、大竹、开县等地市进行了轰炸,全省143个市县,遭到轰炸且有伤亡的共计61个市县,占当时四川市、县总数48%。共有26,000余人被炸伤,22,500余人被炸死,其中以1939年、1940年和1941年的人员伤亡最为惨重。在这三年中,负伤人数25,600人,占六年负伤总人数的98.67%,死亡人数共22,300余人,约占六年死亡总人数的99.30%。以重庆损失最重,其负伤人数10,000人以上。在1500至10,000人的地区有成都市、万县、奉节。在500至1000人的有自贡、合川市、泸县、涪陵、乐山、梁山六县市。在500人以下的有温江、华阳、江津等49个县市。

  2.财产损失情况:日机轰炸四川的六年中,造成的财产损失很多,大致可归纳为:炸毁房屋233600余间;衣物共346000余件;牲畜2100余头;粮食34700余市担;田园共80余亩;树木18200余株;人力车60余辆;板车80余辆;包车60余辆;木船3500余只;汽船13艘;杂物975900余件;现金共计77298000余元。以上各项损失以时值计算,共计损失十二亿五千六百六十五万元。各年的财产损失,以1939年、1940年两年损失最为严重,1941年和1943年次之。各市县尤以重庆、成都两市损失最重;合川、泸县、合江、涪陵、万县、奉节等地较重,自贡、内江、富顺、梁山等地次之。

  抗日战争已经过去六十年了,日军轰炸四川成为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成为每一个国人伤痛不已的记忆。但是作为中华民族那段惨烈的历史,作为日本法西斯屠杀中国人民的历史见证,应该永远铭记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

  『秘闻索引』 有着抗战大后方之称的南充城,却在1940年两度遭受日军飞机大轰炸,南部、阆中也未能幸免于难。据资料记载,仅在9月3日日机对南充城的首轮轰炸中,就造成453名平民身亡、251名平民受伤。

  “我丈夫亲历了那次轰炸,为此写下了《竹枝词·日机轰炸南充实况》一词。”今年87岁的申守愚手持丈夫雷雨的作品集对记者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透过丈夫的这本作品集,仍勾起了同样作为亲历者的她,对这段刻骨铭心历史的回忆。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3周年,抹去历史的尘封,当年经历日机大轰炸后的南充有着怎样的惨状?围绕抗战和日机大轰炸,小小南充城发生过什么?那段令人心惊的岁月随着时间的逝去,与如今年轻一代相去甚远。然而,作为一段特殊历史片段,它将永远铭刻在南充城市的记忆中。

 

    平民遭受日机

  惨无人道射杀

  今年91岁的王化,当年就读于南充师范学校一年级。

  王化是营山县老林人,1939年考入南充师范学校后,从家乡来南充城求学。“学校校址在现在的大北街中段。”据王化回忆,入校第二年,日机轰炸重庆的消息不断传到南充。当时就有人担心,日机会不会轰炸南充,但更多的人认为,重庆是国民党政府的陪都,日机“有理由”对其进行轰炸,但如果轰炸南充,似乎有些没道理。因此,南充城当时没有一处防空设施。秋季入学后,日机轰炸重庆的频率越来越高,南充城内的人却依旧过着平静的日子。

  当年9月3日上午11时,正在上课的王化与同学们突然听到警报骤响。“校园里有人高声叫喊:‘日机要来空袭了!’一时间,全校乱成一团,师生们纷纷冲出教室,跑出学校,随着人流向如今的嘉陵区火花镇牌坊湾涌去。那里有一个大山湾,树林密,庄稼长得好,便于隐蔽。”王化回忆说,当时到那里躲避空袭的人很多,虽然太阳大,气温高,但人们对轰炸的恐怖远远超过了炎热。

  人们遥遥听到南充城方向传来阵阵猛烈的爆炸声,大家知道,这是日机正在狂轰滥炸。爆炸声一直持续了1个多小时,到了下午,空袭警报才解除,王化和同学们一道回到城里。“那才惨,大西街、大南街、红墙街一带,全遭了炸,平房成片倒塌。”王化说,但这一带还没听说死了多少人的消息。

  不久,让人们吃惊的消息传来:小东街头一棵大树下死了数十人。后来,从这里死里逃生的人说,空袭警报响后,小东街一带的上百平民无处躲藏,于是来到这株大树下躲避。不料,日机飞来后,向树下投石头,人们误认为是炸弹,纷纷从树下向外跑,结果上了当。日机低空俯冲,用机枪对着人群扫射,致数十人当场毙命。

  大东门被炸后

  像巨大“屠场”

  “枭鸟排空轰声紧,血肉横飞天地昏。硝烟弥漫城南角,满街急闻抢救声。呼儿唤母声切切,亲人早就死街心。稚子残枝墙头搁,血衣碎肉挂园庭。”这是雷雨生前所写《竹枝词·日机轰炸南充实况》中的一段。

  孔迩街小学退休职工申守愚当年就读于南充女子中学,对日机轰炸南充有着无法磨灭的记忆。“开学才第一天,我刚把床铺好,与同学王漱泉正说着话,突然响起了空袭警报。”她赶紧拉起王漱泉,随着人流跑向大西门坝。当时的大西门坝即现在川北医学院老校区一带。“这一带全是庄稼,玉米长得比人还高。我当时只有13岁,藏在玉米地里外面根本看不到。”

  几分钟后,一大群日机从申守愚等人头顶飞过,然后在南充城上空盘旋,随即传来轰炸声。

  两个小时后,日机离去许久,申守愚才随着人流回城。回到城里,申守愚忙往家里赶。她的家在红墙街。听邻居说,几天前,她的母亲和弟弟到乡下去了。赶到家的申守愚发现,她家的房子已被炸得只剩下一点。“我们家有100多平方米,临街有铺面,里面有厢房,有楼房。”申守愚说,空袭后,她家的残房在混乱中被人强占。

  此次轰炸后,申守愚与几个伙伴一道,四处走了一转,发现大东门处躺了不少人及牛,他们全是日机轰炸下的牺牲品。那里,四周的建筑物几乎全倒塌了,死者的血流到街边,形成一条红色的水流,“那场景就像一个巨大的屠场”。

  申守愚最难忘的是,在这次大轰炸中,她的街坊、同班同学,一名姓林的女生腿被炸断,在呻吟中死去。“她才13岁,是班上最活跃的。”申守愚至今还依稀记得那名林姓同学的模样。

  家没有了,申守愚只好到王漱泉家暂住。王漱泉的家在小北街,是当时有名的王家大院。日机空袭时,其院落中间落了一枚炸弹,王母因躲在墙角,幸免于难。

  “抗战到底”书者

  死于日机轰炸

  日机轰炸南充,给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有一次,即1941年7月27日。这天,27架日机再次空袭了南充城,投弹28枚,炸死平民17人,伤数十人,十余间民房在空袭中被毁。

  “与这次轰炸相比,第一次轰炸大得多,日军出动飞机36架,投弹288枚,炸死平民453人,伤251人。400余间民房被毁。”王化说,此数字是他几年前从相关资料上摘录下来的。

  日机对南充的这两次轰炸,造成数百人死亡。对这些逝者,人们大多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但有一个人的名字,却为许多人所知。他就是当时南充城的巡警卢握三。

  在南充市滨江路南段的江边上,矗立着一块“抗战到底”的石刻。据考证,此字的作者即卢握三。据《说古道今话地名》载,此石刻原位于顺庆城区川主街口,明代古城小南门城门洞东侧城墙上。后因旧城改造,被移于现址。1939年,卢握三书写此字时系左手书写,他的右臂是断的,因此有人称他“左巡官”。据说,写字成为卢握三的一大爱好,南充城内不少地方都邀其写字。他采用真书体所写“抗战到底”四字,表明了南充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据市民何亚光回忆,日机首次轰炸南充城时,卢握三穿梭于大街小巷,帮助市民们疏散。而他自己终因没能及时出城避空袭,死于日机的轰炸中。

  在西山脚下的乌龟山天罡庙内有一个山洞,当年这里是国民党南充当局官员的防日机轰炸避难所,该洞可容纳数十人。据顺庆区志办潘大德考证,当年日机轰炸南充城时,国民党南充当局将电报局迁到这里。所谓的电报局,其实只有一部电话而已。日机轰炸最猛时,国民党南充当局的官员全来此躲藏,而众多市民只好在郊区的荒地丛林间藏身。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南充果山公园内的“戡乱纪念碑”改为“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碑的一方刻有碑文:呜呼将士,抗日阵亡。效忠党国,用命疆场。救民水火,彰国之光。临阵却敌,英勇无双。名芳千古,永志不忘。碑的另一面刻有七言诗:抗战胜利建中华,凯旋沽酒浇黄花。了却世间和平愿,风物依旧话桑麻。从那个岁月走过来的老南充人认为,这个碑也从另一个角度纪念了在日机轰炸中殉难的南充市民。

  日机轰炸南充

  当局始料未及

  据原南充市丝绸公司党委书记刘维钧回忆,日机当年轰炸南充城时,他还是个娃娃,稍大一些后,不时听到有关日机轰炸的事。“当年史家院一带也是遭日机轰炸的重灾区。抗战胜利好几年后,史家院的两个大弹坑还在。”

  据潘大德考证,史家院位于大西街北侧。清代时为南充城西的一个塘,名施家堰。清末时,顺庆城内人口增加,流入城中的贫民多在城墙附近搭棚居住。施家堰周围空地居民增加,堰塘遂成污水塘。地名因此讹化为“史家院”。

  4月29日中午,记者来到史家院寻找当年日机轰炸的痕迹。如今的史家院作为一个大院的概念,已不复存在。一位八旬老者指着史家大院一家属宿舍说,听原在这里的老住户说,当年日机炸出的两个大坑就在这里。

  如今的史家大院早已不见弹坑。墙体粉刷一新的这里,小区建设正加快进行。顺庆区西城街道办小西街社区目前就设于此。一姓李的住户告诉记者,如今这里的住户,最早的也是上个世纪70年代搬来的,“1940年代的住户根本没有。要找当年日机轰炸这里的目击者,已不可能。”

  据有关史料载,当年日军轰炸国民党政府的陪都重庆,意在摧毁国民党抗战的信心和决心,借以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战决心。而每次轰炸重庆的日机大多从武汉起飞。受技术限制,担负轰炸任务的日机所载油料只够往返武汉至重庆用。然而,日机轰炸重庆后,再飞南充实施轰炸,令南充当局多少有些始料未及。

  有人认为,日机轰炸南充城,至少说明当时南充城战略位置的重要。1937年春末夏初,“新闻巨子”范长江来南充作抗战演讲,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南充城的地位。也有人认为,重庆距南充很近,日机在完成对重庆的轰炸任务后,对南充城“顺便进行轰炸”,纯属举手之劳。

  一架日机袭成都后

  仓皇逃窜坠毁南部

  据南部文史资料载,1940年6月的一天,3架日机在空袭成都后被中国飞机驱赶,仓皇逃窜。其中一架日机在窜至南部县境内的碧云乡刘家沟时坠毁。

  日机坠毁时,将四周的民房烧毁,其中损失最惨的是一名叫邓月治的村民。邓的孙女当时年仅4岁,独自一人在屋内玩耍,日机坠落在他家的房顶上,小孙女当场惨死。邓妻鲁氏当时在院内赶牛拉磨,日机爆炸后的残片将其臂部划出一道6厘米长的血口,后经两年的医治方愈。拉磨的牛两只耳朵也被日机残片削掉。

  日机坠毁后,机上3名飞行员乘降落伞落地后,见愤怒的当地人举着锄头扁担潮水般涌来,感到末日来临,于是咬碎衣领上的药包,服毒自杀。

  此后,日机相继对南部、阆中两城进行轰炸。据南部县碧云乡85岁的村民何德乾回忆,1941年8月19日上午10时,27架日机飞抵南部,超低空对南部县城进行轰炸,丢下3枚炸弹和一块石头。

  何德乾说,当时他正在县城学艺,看到一枚炸弹丢在如今的南隆镇一小附近,一枚投在南门外状元溪里。所幸,这两枚炸弹都没有爆炸。投在北门柳林河坝的第三枚炸弹,爆后响声如雷,在河边洗尿片的朱姓妇女被当场炸死,带血的骨肉横飞到树梢上。河对面一农民被弹片击中后,一路嚎叫逃至嘉陵江边,因失血过多而死。

  不久,日机再次轰炸南部,在梅家乡投下6枚炸弹。轰炸结束后,当地村民找到一枚未爆的炸弹,取掉引信,掏空炸药,将炸弹一锯为二,交给南部中学和东坝中学用作信号钟。

  当年日机对南充实施的轰炸中,到底有多少南充人受灾,因无从统计也许将永远是个谜,那段令人心惊的岁月随着时间的逝去,也与如今年轻一代相去甚远。然而,作为一段带血的特殊历史片段,它将永远铭刻在南充城市的记忆中。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07-27 14:57:2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揭秘抗战时的四川:340万川军抗战 伤亡失踪64万 牺牲居全国之首

下一篇:四川省广元地区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回顾与思考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