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左权的最后一封家书:别时容易见时难
2020-06-03 11:24:15  来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点击:  复制链接

志兰:

  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

  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很快可以到达延安,想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

  希特勒“春季攻势”作战已爆发,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不久或可明朗化了。

  我担心着你及北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的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需)人照顾的。

  此间一切如常,惟生活则较前艰难多了,部队如不生产则简直不能维持。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疆(姜),还有二十棵西红柿,长得还不坏。今年没有种花,也很少打球。每日除照常工作外,休息时玩玩卜(扑)克与斗牛。志林很爱玩排(牌),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卜(扑)克,他的身体很好,工作也不坏。

  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在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处,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多谈了,祝你好!

  叔仁

  五月二十二日晚

  这封家书写于大战开始前的午夜,是丈夫写给妻子,是父亲写给女儿,又何尝不是写给自己的?原打算只写十几个字,结果一下笔,就写满了两页纸,信,送到了,可写信的人,永远留在了战场。

  左权,字孳麟,号叔仁,1905年3月出生在湖南醴陵,1924年他考入黄埔军校,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左权被任命为八路军副参谋长。两年后,八路军总部决定在晋东南的黄崖洞创建兵工厂,左权负责组建工作。在随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他和战士们将黄崖洞建设成了当时华北敌后最大的兵工厂,有力地支援了敌后战场的抗日斗争。

  1941年11月,日军集结4000多人向黄崖洞袭来,左权指挥1000多人的部队,凭借有利地形和防御工事,连续打退日军数十次攻击,浴血奋战8昼夜,以伤亡166人的代价,取得歼敌800余人的辉煌胜利。这场黄崖洞保卫战被中央军委称为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1942年5月,日军经过精心策划,集结3万多兵力,对八路军总部进行铁壁合围大扫荡。当时左权的妻子刘志兰在党校学习,两岁的左太北在延安保育院,听说日军可能要轰炸延安,焦急的刘志兰给左权发来电报问:“如果时局有变,我怎么处置太北?”

  这张照片,就是抗日名将左权和妻子刘志兰、女儿左太北在八路军总部砖壁村的全家合影,照片上的左太北只有三个月大,可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5月22日,日军离八路军总部只有十几公里了,在这样一个危急时刻,得知有人要去延安,左权决定给妻子刘志兰写一封短信,回答她的问题。

  在信的开头,左权写到:“志兰,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说是十几个字,但写着写着左权将军的柔情便开始涌动。他向妻子诉说着在炮火连天的困境中,自己亲手种菜的生活情形。接着又写到了调皮的女儿,他说“在闲游与读作中,总仿佛一家三口还在一起,女儿一会爬到妈妈怀里,一会又转到爸爸身上,真是快乐极了。”

  尽管战火频繁,可与妻子分离的时间,左权还是清楚地记得已经有21个月了。在信中他不是用年,而是用月来计算自己与妻子的分别时间,足以看出对妻子的思念。在信的最后,左权不得不忍痛交代妻子,“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并勉励妻子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写完这封信第3天,5月25日,八路军总部按计划转移到山西辽县十字岭,转移中被日军飞机发现,情况十分危急。彭德怀、左权等举行紧急会议,决定分路突围。在部队即将突出敌人的包围圈时,左权被弹片击中头部以身殉国,年仅37岁。

  左权将军牺牲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将他牺牲的地方——山西辽县更名为左权县,来纪念这位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

  在左权将军这最后一封家信中,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一位丈夫的深情,一位父亲的柔情,更能看到一名抗日将领的坚毅和果敢。面对民族危亡,无数像左权一样的英雄,不畏牺牲、勇往直前,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后世的和平。如今他们的身影已经远去,但他们的精神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6-03 11:40:2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78032680189980&u=2355470055&m=4478032679398071&cu=5589355754

上一篇:唐仁玙致妻子的“战地情书”

下一篇:丘逢甲作、郑鸿猷书十六联屏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