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辰溪故事:抗战时期湖南大学的一次学潮
2019-01-18 10:06:18  来源:湖南大学新闻网  点击:  复制链接

  上世纪40年代前期,湖南大学爆发了一次大规模学潮。因正际战时,湖南大学又孤处湘 西,与外界信息交流不便,故在当时国统区中,全无报刊报道。解放后,也未能有书刊公开 追溯补述。现在,这场学运已过去近60年了,当时学运的主要领导人和知情人也大半谢世了 。我当时在校,得及参加学运,有所见闻,愿就所知略述学运原委,藉存史料。
百年潮.jpg

  这次学潮起讫时间为1944年1月至1945年3月,期间,同学们为贯彻学运要求,坚持罢课 ,与国民党军政当局相对峙,整整达五个月之久,时间 不可谓不长了。学潮的正式名称是 "驱李护校运动"。矛头针对的是,作为国民党顽固阵营主力的CC派骨干分子、校长李毓尧 及其一小撮党羽。它对打击国民党当局的气焰,挫败CC派盘踞高教阵营的部署,催化湖大及 湖南学界的民主进步意识和力量,都产生了鲜明的效用。它获得了全校绝大多数同学的热烈 支持和自动参与以及大多数教授的同情。它强烈体现了广大师生要求民主和学术自由,反对 法西斯统治,主张建立一个较为合理的教学环境的正义要求。从其主流和实质来说,这是一 场自发的、民主的、进步的学生运动,是湖南以及全国正在兴起和壮大的民主运动的一个支 流。当时虽在国民党当局驱遣大量武装军警力量,开入学校,将大批学生无理囚禁和强迫离 校的情况下,被暂时残暴镇压下去,但运动以后仍得平反。这场学运终成为湖南大学校史上 光荣的一页。

  湖南大学设在湖南长沙河西的岳麓山畔。它继承了作为宋代全国四大书院之一的岳麓书 院的学脉,从而有"千年学府"之誉。作为现代学府,其直接前身是清末维新运动中创立的 时务学堂,这是湖南维新浪潮中的一个强固阵地,梁启超担任学堂的中文总教习,蔡锷则是 第一班的学生,后来反清殉义的唐才常在校任分教习。时务学堂后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再后 ,在其基础上,湖南大学于1926年2月正式建校。

  抗战爆发后,日寇飞机对长沙滥施轰炸。湖南大学图书馆被炸毁,死难者三人,日军并 沿长江不断入侵。在此情况下,1938年10月,湖大从长沙迁往湘西辰溪,校址座落在县城对 岸、沅江西侧的陇头?。这是个丘陵地带,居民很少,没有什么村落建置,战时物质生活艰 困,全校校舍错落在山坡上下,都是木板房,全无砖石结构,连两层的木楼也寥寥可数。教 授们有家者都住竹篱木屋,单身者住一二十方米的棚屋。大家都吃粗劣伙食。校区内蜿蜒着 土路或山径,石板路也很少。尽管环境艰窘,但在开明的老校长、治金专家胡庶华的领导下 ,学风仍很昌盛。有很多名师应聘在校任教,如国学大师、中文系教授杨树达,英国文学专 家、解放后为"毛选"英译委员会委员的外文系教授陈逵,物理界元老、曾培植吴有训、严 济慈等人的物理系教授熊正理,30年代协同创建中国数学会的数学系女教授陆慎仪,留比土 木结构专家、土木系教授萧光鮍等都是。

  1938年,CC派首领陈立夫担任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长。CC派对全国高等院校的控制计划, 乘机寻隙,节节实施。1943年8月,胡庶华被调往重庆任职,国民党教育部让李毓尧继任湖 南大学校长。

  李毓尧早年曾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地质系。1922年返国后,曾担任湖南地质调查所所长 、湖南大学教授、工学院长等职。但他旋即离开学术阵地,转入政界,曾任湖南省议员。国 民党右派发动湖南马日反共事变时,他支持国民党右派。后又投靠CC派,成为骨干份子。他 是国民党湖南甲派的大将。1938年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主任委员,学者气息全消,党棍声名卓著。

  当时正值暑假期间,在校园学生较为稀少。但消息一传至校,同学们立刻大哗,迅速 集会,自发组成了"驱李团"。当闻知李毓尧一行已从重庆来到对岸的辰溪县城,马上渡河 入校时,担任驱李团团长的数学系学生曾一率领同学,手持抗议书,赶到江边渡口,准备在 李毓尧从渡船下来登岸时,当面劝他止步。但李毓尧得悉了。他取消了从渡口大道正式入校 的行动,按兵不动,过了几天,忽然在一个昏夜,找了几艇木船,溯江而上,从上游僻地登 岸。校区内本无围墙,亦无巡逻人员,山径交错,风响树密。他们就摸索到校长办公室,开 门进驻。第二天,李毓尧一行和视事布告就在校内出现,造成了既定事实。同学们人数不多 ,事起仓促,力量分散,只好罢手。不过却留下了"偷袭沅水,夜窜陇头"两句成语,在全 校流传下来。

  李毓尧登位后,即任用同样也是党棍的法律系教授翟楚为训导长。他们联手大力推行一 系列压制民主、禁锢开明气息、排正奖邪、漠视校务改进和师生福利的措施。他们收买少数 学生和职员,监视进步同学,炮制黑名单。这些人虽未必全属国民党正牌特务,但都行迹鬼 祟,为群众所侧目,同学们称为走狗,以英文直译为GO-DOG呼之。一些爪牙们操纵御用的 学生自治会,垄断校内活动。有两个大爪牙,恰巧一人名字中有"绰"字,另一人名中有" 约"字(此人后查实是中统特务),均为自治会头目,有同学就用大字报写公开信,开头称 :"绰约二兄挺鉴("挺"为校内流行语,有"自我骄纵"之意),暴露其丑态。当时需要 资助的教学和福利事宜甚多,李翟漠视不理,却大兴土木建造一个大型俱乐部,命名为"乐 育堂",并创办喉舌《五溪导报》,以粉饰升平,吹嘘治绩。他们禁止校内壁报刊物的编制 和发行,停止一切正常的学生社团活动。他们任意开除同学,甚至指使少数学生围攻批评校 政的教授。在此情况下,部分教授不愿到职,乃至机械系等三个系没有系主任,各系有许多 课程没有教师上课。全校师生怨声载道,大家的不满情绪日益积累增长,只需要一根引发怒 焰的导火线。

  而这样的导火线就在一桩偶然事件中出现了。

  1943年冬,寒假来临。李毓尧赴重庆活动去了,校务交翟楚代理。1944年1月3日,新年 伊始,教授们在校区内唯一的二层木楼结构的雅云楼餐馆宴集。席上酒酣,有强烈正义感的 矿冶研究所主任周则岳教授评骘校内种种不当措施,其中包括了对翟楚的批评。矿冶系主任 黄国瀛教授表示同感。翟楚面红耳赤,呶呶争辩,语多不逊,和周则岳教授争吵起来,宴会 当即不欢而散。这就是作为学潮序曲的所谓"雅云楼事件"。

  事情也可到此为止。谁知一贯骄横的翟楚自感丢了面子,宴后却召唤一些走狗,渲染发 泄,鼓动了一番。走狗们竟纠集起来,跑到住在较僻远的校区南端的周、黄教授寓所外面, 叫嚷围攻,企图恫吓和迫害两教授,乃至威胁到他们的人身安全,这样就把事情闹大了。

  消息顿时在校内传开。同学们激于义愤,自动纷纷奔赴两教授寓所,保卫他们。当时已 际黄昏,夜色徐铺。战时湖大校区内极少路灯,师生们夜行恒持当地习用的以竹片束成的长 柄火把。这时只见一行行游龙似的火把向校区南端汇集,好不壮观。走狗们立时吓得作鸟兽 散。激怒了的同学们哪肯轻饶,自发地奋勇追赶,一直把那些久已暴露的走狗从宿舍中清查 赶了出来。走狗们,连同翟楚在内,连夜逃出校区,沿着江边大道,到渡口上船,奔赴对岸 县城中的湖大办事处,躲藏了起来。校区内自动出现了一次对走狗的大清除,广大师生长期 压抑的心情顿时豁然舒展。

  各系同学随即自动推派代表,组成联席会议,商讨驱逐窃据校政首脑的翟楚出校后的应 有措施。会议开得很热烈,议论纷纭,但焦点开始还锁定在如何对付翟楚的问题上,反复商 讨,未获一致明朗看法。而电机系同学吴子佩(解放前参加地下党)一下站了起来,朗声道 :驱除翟楚,不能彻底解决问题;驱翟必先驱李!他把窗户纸一下捅破,大家欢声雷动,胸 怀豁然雪亮。会议立即决定,为要求撤换李毓尧,全体同学即日起停课待命(罢课)。运动 定名为"驱李护校运动"。1944年1月7日,召开全校同学大会,成立"国立湖南大学驱李护 校运动大会",发出驱李快邮代电,历数李毓尧治校劣迹,提出撤换李毓尧,改进校务等要 求。驱李护校运动从此正式展开。

  国民党政府获悉消息后,大为震动,立派教育部督学黄龙先携李毓尧赶赴辰溪,处理学 潮;同时立调重兵,安排镇压,计有,宪兵第十团,团长曾佑民(按国民党军事编制,宪兵 以团为最高建制单位);独立三十二旅,旅长袁德性;海军陆战队补充第三团,团长周某。 蕞尔辰溪县城,顿时云集三个单位的重兵,黄龙先和李毓尧实际都成为军事当局编制下的一 个虚衔代表。学运后期,国民党政府又特派沅陵警备司令王劲修前来统一指挥,王当即成为 处理学潮的最高长官。

  湖大同学方面,立刻组成了领导全部学运的主席团,由文法学院、工学院各推二人,人 数较少的理学院推一人,共五位成员组成。主席团主席为电机系同学王尔焰,其他成员有曾 一、聂沃熙等。主席团延聘了平素显示较有深远见地的约30名同学组成顾问团。其中汪澍白 、朱今吾等五人为常务顾问。设立了情报组、文书组等机制,还组成纠察队,保障校区内的 治安秩序,防止走狗及奸人破坏和滋事,成员由勇敢坚决,体质较强的同学选任,以木棍为 仅有的武器,负责人有黄立诚、王泰翘,丁为戊等。主席团选派同学为代表,前往重庆及战 时省会耒阳,联系各界,阐述同学要求和学运真相。主席团还以轮流方式选派同学代表,与 国民党军政当局进行谈判斗争。

  学运期间,由主席团统筹校区内的学务、行政和生活事宜,并得到绝大多数同学的自发 热情支持,始终秩序井然,组织性和纪律性严整保持。同学们宣布,改"乐育堂"为"正气 堂",接管《五溪导报》,改为《正义报》,前后出刊达78期。制订了"护校计划书",整 修校区内一条主要道路,命名为"正气路",组织"正气歌咏队"和快报阅读介绍部,查禁 牌赌,敦请教授作学术讲演,公演《雷雨》(王尔焰、吴子佩均出演主角),提倡同学在停 课期间的自学和辅导活动等等。几个月中,校内空气始终活力洋溢,内容充实。好几位教授 从而感动,正面站出来表示支持学运,如英文教授陈兆畴等。周则岳教授甚至在学生大会上 破指血书,表示对同学的保护挚意。

  同学代表和曾佑民,王劲修、黄龙先等国民党军政负责人反复进行了多轮谈判,始终未 达协议。每次谈判后或遇到重大问题,主席团都召开全体同学大会,汇报情况,征求意见。 众多同学在大会上踊跃发言,提供各种思路。如汪澍白就在大会上提出,如对方顽固坚持, 全校师生就可仿效上海大学的方式,打破现有办校格局,自行创建一个新式的大学。这样, 学运成为一个?炉,使同学们的民主意识逐步得到锻炼和提高,对国民党当局的幻想逐步有 所消蚀。几个月中,同学们在校区内活跃而镇静的气氛,仿佛形成沅江西岸一块平和的自治 区域,和东岸国民党军政当局重兵盘踞的紧张地带,就这样对峙着。国民党当局谈判既不顺 遂,剑拔弩张,苦思挥军直入,强力镇压,但是却一直找不到武装进校的借口。

  于是,在四个月之后,国民党当局就把借口制造出来了。

  5月7日深夜,位于陇头垴最高处的校本部,突然燃起熊熊大火。同学们梦中惊起,四面 八方赶来抢救。但高处缺乏水源,月黑风高,且都是易燃的木板房屋,致未能扑灭大火。校 本部的注册组、文书组和11间教室全部化为白地,损失惨重。

  这场火灾,解放后彻底查明,是特务学生刘性涛,萧绰等六人干的。他们秉承李毓尧等 人的意旨,并施其故伎,夜雇小船,溯沅江上游僻处偷渡,潜穿小径,至校本部倾淋汽油, 点起大火。希特勒法西斯手段炮制的"德国国会纵火案"在东方出现了毕肖的翻版。

  国民党当局立即就祭出"安定后方,彻查纵火犯"的法宝,以此发端,直接进行军事镇 压了。前不久,宪兵团长曾佑民曾一度率兵企图强行入校,已被同学斥退。4月16日,曾佑 民、袁德性、黄龙先等竟取消谈判程序,滥以校务委员会名义,对王尔焰,汪澍白、曾一、 吴子佩等33名学运骨干,加以停学,记大过留校察看等处分,但总还未便动用武装强力实施 。火灾发生后,上任统揽大权的王劲修,遂以彻查为借口,于5月25日下令,指定包括上述 同学在内的76名同学即日到军营接受侦讯。当日把他们全部扣押在三十二旅。

  次日清晨,国民党军官把被扣同学驱至操场,勒令操练,肆行折辱。矿冶系同学凌佩弘 喊了一声:"士可杀不可辱!"语音未绝,大兵们蜂拥扑上,几个大兵对付一个学生,把他 们打翻在地,痛打一顿。这批被扣同学从此经受了长期的集中营折磨。他们旋从辰溪以镣铐 押送芷江,后又转押安江、洪江,在三地军事监狱囚禁几达一年,其中周祯、廖谦英二同学 本有肺病,因狱中折磨,病势日重,监狱当局遂将二人推出门外不管。廖谦英旋死于求医途 中。周祯家在沦陷区,无家可归,挣扎回到陇头垴,找一间简陋民房栖身。他还在住所门口 题上"竹影楼"字样,以示坚贞不屈之志。但因贫病交加,不久也逝世。当时尽管全校处于 国民党当局军事管制之下,全校师生仍自动为周廖二君举行公祭大会,并悬挂悲愤的挽联和 挽诗,以示对军管当局的抗议。他们两人无愧于为学运而牺牲的湖大烈士。只可怜,周祯的 老母尚在敌区,音信难通,老人仍在梦中寻觅爱儿身影。

  一件有意思的事是,这些同学被捕并长期囚禁,是因横加放火嫌疑的罪名。但在囚禁期 间,却从未就放火之事讯问过他们。这充分表明,纵火原是国民党当局自编自演,心知肚明 的一场卑劣闹剧。

  当国民党当局磨刀霍霍时,学运领导机构已预筹对策,物色了一些平素不显山露水的优 秀同学,作为第二线储备人才。当包括主席团全体成员在内的76名同学刚刚被捕走,第二层 领导学运的五人主席团立即组成,主席团主席是中文系女同学任建纯。建纯明敏果决,辩才 无碍,但平日却很沉静,毫不张扬。在国民党重兵据校的恶劣危境中,她奋身而出,撑持学 运大局。她在5月25日立即召开各院系代表会议,提示学运转入分散和隐蔽斗争的方式。她 从26日起,接连三天过江赴三十二旅探视被囚同学,晚上又在秘密地点开会商讨大计。第一 天探监时遭到拒绝,她立即义正词严地斥责军方的无法无天的行径。军方无词可答,勉强带 出两位同学。在军方严密监视下,被囚同学趁握别之际,暗塞给建纯小纸条,上书"今晨全 体难友遭受了军方毒打",把信息传了出来。在以后的探监时,军方却又不许会见,她面递 抗议书,并面责军人:"不去前线抗日救国,却在后方镇压学生爱国运动,难道你们不感到 羞耻吗?"当场的军事指挥官也面呈愧色。最后一次碰头会由建纯主持在女生宿舍召开,她 风趣地对大家说:"这里没有狗,请大家放心。"她随即向大家总结一系列"不"字诀学运 战术,即不合作,不妥协,不蛮干,不复课,不停地揭发斗争┅┅等。尽管全校已处于国民 党武装的刺刀下,任何规模的群众集会都很困难,但在几天内,在她的主导下,校内仍举行 了三次范围广泛的群众活动。

  第一次是,建纯得知被囚同学遭毒打后,立即在大教室召开代表会议,通报情况,表示 抗议,并请据校发号施令的王劲修出席说明。王在会上满口抵赖,声称一贯爱护同学,绝无 此事。建纯以哀兵的形式,有理有节地以事实及王发言中的漏洞,层层批驳,雄辩滔滔,既 完全掌握会场气氛,又使王根本抓不出藉机发作的把柄,最后只能作出再行查究,保证平安 的许诺。王劲修刚刚进驻湖大,气焰顿然受挫。

  28日,王劲修等正式开动武装护送李毓尧进校的机器。他调动全副武装的22个连的官兵 ,从县城渡河开入校区。同学们纷纷排列在沿江直通校部的大道两边,高喊反对李毓尧的口 号。李面部微麻,大家嬉笑怒骂,直呼为李麻子。因同学们不直接拦阻,国民党军队也无由 挥动武器,只好把李毓尧夹在中间,表演了一场武装游行。李毓尧满脸羞色,耳听几里路上 的笑骂之声,蹒跚而行,大丢其丑。连夹持他行进的国民党士兵也不无暗笑之状。

  王劲修随即又宣布,将任建纯等大批同学开除,勒令即日离校。同学们第三次纷纷集会 ,送别被迫离校的同学,江边渡口,人潮滚滚。大家在国民党武装监视下,不能高喊口号, 都以悲愤的心情一一握别,呈现"江水萧萧西风冷,满岸衣冠似雪"的壮别情景。大家以怒 目和庄严的沉默宣示对国民党当局无理镇压的抗议。

  送别群众纷纷寻觅任建纯,却找不到她。后来才知,她已被拘禁在宪兵第十团,后又被 易地禁闭。任建纯在学运中英勇机智的表现受到广大同学的爱戴。同学们私以"女王"、" 贞德"之爱称来称呼她。解放后,建纯在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工作,成绩出色。惜因遭到国民 党当局的迫害摧残及过于劳瘁,因病早逝。她理当列为湖大英烈榜中一位可敬的女杰。

  从5月28日起,国民党武装部队遍驻全部湖大校区,施行暴力统治。一切学生集会及串 联皆被严禁,军人可至同学住处肆行搜检,无理折辱甚至打骂。全校一派白色恐怖,学运乃 被残暴镇压了下去。在王劲修等人的军事统制下,正直教授周则岳、黄国瀛等五位被先 后解聘,一批批同学陆续受到无理处分,多次传讯同学77人,扣禁48人,囚狱36人,先后开 除、退学、停学228人,而在1944年度湖大在校同学的人数为909人,处分率近学生人数的四 分之一。这样高的比例,在全国可算是首屈一指的,在湖大历史上也是空前的。

  李毓尧在刺刀保护下,重据校长宝座,但是他遭到全校师生的沉默抵抗,行动维艰,内 外交谪,自感无法恋栈。同年8月,悄然辞职。

  国民党教育部不得不较慎重地考虑继任校长人选,一度似请名生物学家辛树帜担任,但 因各种原因未能实现。最后只好仍请老校长胡庶华第三次返回湖大,重任校长。

  1945年1月,胡庶华校长回校就任。他立即宣布,凡因驱李护校运动受处分者均全部复 学。

  3月,被囚禁在湘西洪江军事监狱的同学,全部出狱返校,受到全校师生的热烈欢迎。 他们最初被拘押在辰溪三十二旅时,有70余人,转移芷江囚入监狱时为48人,后因健康等原 因,有些先后释出,最后出狱时为36人。这些同学后组织了"三江学会",以纪念在芷江、 安江、洪江的受难岁月,更后来,成员也包括受迫害而未入狱的同学。三江学会以后成为以 进步倾向为主的湖大主要学生社团之一。学会内部编印《三江通讯》以交流情况,互相鼓舞 。至目前为止,尽管会员中已有约半数成员辞世,但《三江通讯》仍在维持编印交流。近60 年中,迄未停息。

  至此,驱李护校运动的目标终告实现。当李毓尧被迫辞职前后,他和翟楚所畜养的走狗 们,自感为清议所不容,大都纷纷离校,作鸟兽散。校内出现清明气象。CC派在湖南高教阵 地上的主要据点被拔除。这场民主爱国的学生运动取得了胜利。

  湖南大学曾在1938年春建立地下共产党支部。战时迁校辰溪期间,1940年7月,地下党 辰溪县委遭到破坏;8月,湖大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驱李护校运动爆发后,广大同学包括 学运积极分子,在斗争实践中,受到国民党当局作为反面教员的言传身教,得以逐步看清国 民党政府的真面目,对国民党的幻想及"正统"观念一点点地削弱和消失。尽管国民党全面 封锁有关共产党斗争的消息,广大同学和学运积极分子对共产党的倾慕和信赖,却一步步自 发萌生和加强。这就为湖大民主进步运动的开展和湖大地下党组织的重建创造了条件。第一 任学运主席团主席王尔焰(现已逝世)在学运中表现了杰出的领导才能,深受同学爱戴。他 从监狱归来复学毕业后,找到了党组织,参加了地下党。第二任学运主席团主席任建纯,曾 在斗争中亲口对学友任昌邦吐出心声:"我想加入共产党!"学运顾问团成员汪澍白在芷江 系狱时,因病得释出。1945年初,他在重庆向中共南方局青委书记刘光汇报湖大学运情况, 请求指导。刘光一度考虑组织被迫害同学,前往参加正挺进湘赣的王震南下支队,最后则决 定,他们仍重回湖大,组织进步社团,发展统一战线,开拓民主运动。从此,湖大学运得到 了党的直接领导。1945年6月,汪澍白等在湖大建立"人民世纪社"(简称"世纪社"), 作为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世纪社在地下党省工委的直接领导下开展活动,影响迅速扩大。19 46年1月,为配合旧政协召开,世纪社在其他进步学生社团三江学会、学行社、天文学会等 协助下,成立湖大学术文化团体联谊会,成立会上冲破右派社团的阻挠,发表《对时局宣言 》,明确提出反对内战的主张。这是湖大各社团第一次大联合,标志着革命队伍逐步形成, 在湖大学运中占据主导地位,而国民党、三青团在湖大的统治基础动摇了。同年4月,湖大建立地下党支部,汪澍白为书记。以后,在地下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下,湖南大学的反蒋爱国 民主运动一浪高于一浪,迅猛发展。1947年,由湖大发起,先后举行了长沙市各学校"五二 二"、"六二"反内战大游行。在"五二二"游行中,湖大校长胡庶华也在学生自治会主席 戴伯淳(地下党员,已逝世)陪同下,参加游行。1948年11月,湖大党支部扩建为总支。19 49年1月,世纪社停止活动,成员经过考察,分别吸收入地下党或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同年 秋,湖南和平解放。解放前夕,广大师生积极进行了应变、迎解等一系列重要活动,取得了 辉煌的成果。这些都是后话了。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2-16 15:12:2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news.hnu.edu.cn/zhuanti/zcx/2015-05-15/6783.html

上一篇:高等教育火种南渡长沙——避战火、驻湘衡,80年前,一所在湖南仅存数月的“临时大学”

下一篇:抗战中的长沙临时大学:曾现多次投笔从戎热潮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