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历史不容抹煞——日本战犯战后的审判(四)
2017-08-31 14:39:06  来源:360图书馆  点击:  复制链接

  国共内战时期,实际上现在回头来看,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双方军队里面都有很多日本人在为自己服务。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看到,这也直接影响到了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以及对日本这些军人的处理。也就是说,当时国内的政治敌对远远超过对日本罪犯的仇恨,所以在后来处理日本战犯的过程中,双方都非常非常得宽容。

  基于这种考虑,当时国民政府对日本战犯的审判应该说也是比较宽容的,各地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显示,从1931年到1945年的十几年间,一共只有30多名战犯被执行死刑。如果再往前追溯,比如说甲午战争占领我们台湾的澎湖列岛,日本应该说对中国已经犯下了滔天罪行,但是在2300多名受审战犯中,中国最后审判的结果是只有30多名战犯被执行死刑,另外还有200多人被判徒刑,合起来不到300,另外1000多人基本上都被无罪释放,不但无罪释放,大部分还都给他们路费,帮助他们回到日本。而且当时因为内战爆发,国民党实际上是希望和日本搞好关系,所以把这些人基本都释放了,而且都遣返回国,给他们提供路费,正因为如此,日本后来一直对国民政府非常感激。我们都知道在1945年日本刚刚战败的时候,蒋介石有一个主导思想就是“以德报怨”。当时,蒋介石有一个讲话,后来被称为“以德报怨”的一个讲话,说我们应该把日本一小部分军国主义分子作为敌人,广大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所以我们不应该记恨他们,总之对日本能宽容的就宽容。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一方面我们在说中国人宽容大度的美德,但实际上也应该考虑到在国共内战时期,国民政府反而认为共产党成为了他的主要威胁,日本人反而已经不是他的最大威胁,所以他反而对日本人很宽容,甚至通过利用一些日本人来打共产党,这个事情确实是有的。这是国民政府的审判。

  三、新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我们宽容错了么?

  另外,还有新中国的审判。在抗日战争时期,以及日本投降时,苏联打败日本关东军也俘虏了一些日本人,另外二战后,有些日本人又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在解放战争过程中,作为国民党军队的人员也被我们解放军俘虏,这其中有很多是日本人。总之,新中国政权手里也控制着一部分日本战犯。当时在押的日本战犯一共有1060多个人,但是在关押期间有些人就死掉了,死掉40多个人。1956年,因为新中国刚建立,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没来得及管这些人,就把他们作为战犯先关在监狱里,后来又爆发了朝鲜战争,这个事就多了。一直到1956年,我们都知道1956年正好是社会主义改造,战争基本平息下来了,然后开始进行国内建设,在这个时候可能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1956年4月25号,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就是《关于处理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战争犯罪分子的决定》。这个时候,中国和日本实际上并没有外交关系,我们知道在1952年的时候,日本选择了台湾,当时在冷战的情况之下,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日本最终选择了台湾,1952年和台湾签订了所谓的《日华和平条件》,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新中国和日本没有外交关系。

  在这种情况之下,作为新中国政府对在押的日本战犯总得处理,尽管没有外交条件,所以有这么一个《决定》。根据这个《决定》,1956年,新中国政府在山西的太原和辽宁的沈阳建立了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为什么要在这两个地方建立法庭?因为当时日本关东军被打败之后,大部分都被苏联军队俘虏,后来移交给中国政府,他们主要集中在东北,所以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着大批的日本战犯,在沈阳因为就近。为什么要在太原?实际上,当时山西也是日本人占据的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抗战结束之后,大批的日本军队被阎锡山整编,所以在解放战争时期也有很多日本人参加了国民党军队,然后和共产党打仗,在打仗过程中有很多人被俘,就关在山西,所以在太原和沈阳建立了两个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

  这两个法庭对1000多名战犯进行了审判,主要是东北比较多,山西稍微少一点。这两个法庭对日本战犯分别进行审判,最后一共判处44个人,1000多人只判了44个人,这44个人一个都没有杀,只判处了有期徒刑,最低的是12年,最高的是20年。也就说新中国政府对日本战犯仍然是非常非常宽容的。到了60年代中期,也就是1964年的时候,全部日本战犯都被释放回国,有的减刑了,有的即使判了20年,如果从40年代算起,到这个时候服刑时间也够了,总之也就处理了。除了被判处的这44个人,其余1000多人被分成几批,因为一共有1060多个人,在50年代后期,基本上都被宽大处理释放回国。

  那个时候两国没有外交关系怎么办?实际上是通过中日两国的红十字会进行遣返的。我们都知道在50年代,1952年日本选择与台湾建交之后,中国和日本两国,既没有官方关系,关系也并不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国完全断绝,所以在50年代以后,中日两国的民间外交,通过一些非政府机构处理了很多本来应该由政府处理的事情,其中就包括遣返日本战犯。50年代中期,通过中日两国的红十字会把这1000多人遣送回了日本。当然,这1000多战犯,甚至包括被判刑的这44个人,大部分在经过中国的教育、改造、释放回国之后,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大部分都比较认罪,对中国的宽宏大量也比较感恩。就我所知,在后来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很多当时被无罪释放回国的战犯都在日本国内成立了一些组织。改革开放之后,大批来到中国,又给中国一些援助,一方面反省自己,再一方面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应该说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的。

  总之不管是国民政府的宽容,还是新中国政府的宽容,应该说从人性的角度,我们对这批战犯的改造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当时不管是国民政府也好,新中国政府也好,对日本战犯的处理应该说非常非常宽容,至于这种宽容有没有好处,这个是可以讨论的一个问题。比如说,中国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总体上彰显了人类的正义原则和中国人的宽容大度,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一方面罪恶的东西一定要受到审判,否则的话人类就没有正义。同时,中国实际上从近代以来,多次受到日本的侵略、欺负,但是到最后,中国作为战胜国非常非常得宽容大度,不但没有要战争赔款,而且对这些战犯的审判,不管是国民政府,还是新中国政府,实际上都非常非常得宽容,一共才杀了30多个人,这还是国民政府期间,新中国政府到最后实际上一个都没杀,只是判刑,而且最后也就不了了之很快释放回国,确实显示了中国人的宽容大度。

  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也有一定的问题,就是说当时由于国共两党内战导致了我们虽然是战胜国,但是在面对日本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所谓弱势,就是第一,经过内战我们彼此的力量都被削弱了;同时,当时两岸是处于一个敌对的关系,所以反而都争前恐后地向日本显示善意,在处理日本这些问题上都表现得有点过于大度。比如说今天我们经常说日本有些人不正视历史,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日本人一般是比较感激美国的,可能我们觉得很奇怪,美国是他主要的战争对手,不但把他打败,而且还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扔了两颗原子弹,对吧?日本人应该是更仇恨美国才对,但是为什么反而对美国很感激呢?因为日本认为他是真正败给了美国,这是一个。再一个,经过美国的占领、美国的改造,比如美国给日本带来了民主、自由、人权,那么过去日本人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些东西,在军国主义专制体制之下他们根本不懂这些,所以美国人给他带来这些,把专制给废除了,实行民主制度,而且后来又给他很多援助,日本的经济也是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之下腾飞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日本一直很感激美国。

  而我们虽然对日本很宽容,但是他可能觉得你确实很弱,讨价还价的余地本来就很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时对日本战犯的审判结果,也给今天留下了一些问题。

  总之,审判虽然显示了正义,但是过度的宽容大度,一直到今天的中日关系上,实际上还遗留了一些问题,因为当时日本可以有更多讨价还价的余地。比如在1952年他选择台湾的时候,实际上台湾当局当时是要求赔偿的,但是日本作为一个战败国反而处在一个比较有利的地位,所以他当时认为台湾在战争时期实际上并没有打仗,要赔也应该赔大陆。但是当时台湾当局已经没有能力控制大陆,因此最后台湾当局担心日本和中国大陆政权交好,所以他很快就让步了。

  我们都知道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的政策考虑的,一个是从战略上来主要继续和苏联对抗,所以希望和日本,和美国这样的欧洲西方国家搞好关系,来共同对付苏联的威胁。同时,当时我们两岸关系也不好,也比较紧张,所以为了孤立台湾,希望和日本改善关系。在这种战略思考之下,比如什么战争赔偿问题、历史问题显得都不是很重要,所以我们在这些问题应该说做出了一些让步。比如说我们主动放弃了战争赔偿,但是这个结果在今天实际上给中日关系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中日民间赔偿一直到今天都是一个问题。

  总之战争罪犯的审判问题就是这些。不管是国际上的审判,还是国内的审判,总体上是积极的,对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确实发挥了最主要的作用,我们应该肯定这个审判。但是与此同时也应该意识到,由于我们惩罚得不彻底,日本国内长期以来,实际上从50年代开始,这些战犯先后进入日本政界,对日本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们对东京审判也好,其他国家的审判也好,实际上也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的,有时候甚至可能有一些极右翼的人出来挑战这些审判。比如说日本的一些政治家经常就说东京审判,他们认为是战胜者对战败者的一个审判,并不完全符合国际法等等,甚至还有一些别的说法想要否定这个审判,包括对靖国神社的参拜,实际上是从侧面否定这个审判。

  我们都知道对东条英机这些人的审判肯定是正义的。但是,靖国神社在1978年又把东条英机这些人的牌位挪进去,尽管靖国神社原本作为一个民用的神社,并不代表政府,但是作为对这场战争基本的认识,作为一个社会,应该是有一个基本的共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日本社会比较混乱。在靖国神社中树立这些牌位,很多日本人都去参拜,甚至包括一些日本的政治家、日本的首相、外相等这些代表日本政府的人员也去参拜,这就有了政治意味,也就意味着在他们心目中,东条英机这些人并不是有罪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才要坚决反对日本政治人物去参拜靖国神社,因为这是一个涉及到正义的问题,涉及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国际秩序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今天回顾这段历史实际上就是要让人们知道,国际社会应该有正义。哪些东西是对的,哪些东西是错的,不能把错的说成对的,把对的说成错的。对我们今天、对未来珍视和平、不忘历史,应该有非常大的意义。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31 14:40: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历史不容抹煞——日本战犯战后的审判(三)

下一篇:远东国际法庭审判日寇战犯纪实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