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吉林抗日名将冯占海,今其八旬子忆父母话当年
2018-08-11 08:38:49  来源:江城日报  点击:  复制链接

  冯占海与夫人王秀贞合影。摄于1962年。(冯树棠供片)

  “九·一八”事变一发生,父亲冯占海在吉林城外率先举义,打响抗日第一枪。在吉林几经辗转,至“七七卢沟桥事变”,他率领吉林抗日义勇军转入热河,被张学良整建制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63军(暂编一个师91师),父亲任中将军长兼91师师长,参加热河保卫战及长城抗战后,奉令由察哈尔怀来调往河北高邑一带驻防。此期间由于战局莫测,母亲带着我在北京市内姥姥家居住。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父亲奉急令率部强行军由高邑北上开抵固安一带,沿永定河南岸布防阻击日军南犯。由于是急令,没有时间与家人见面告别,父亲派员专程给我们母子送了日后的生活费。万万没想到,我们母子与父亲的这一离别竟达七年之久。不久,市面上散发日军飞机撒的传单说“冯占海在南撤途中被日军飞机炸死了”,此说是真是假,得不到确切消息,母亲甚为担忧。此后两年间没有父亲的任何音讯,直至1939年夏才收到父亲托人从昆明捎来的亲笔密信,一是报平安,二是让我母亲带着我去天津英租界侍奉我年近八旬的老祖母。见信后,母亲悬挂了两年的忧心终于放了下来,遂带着我前往天津。

  父亲率领91师南撤,先是在任丘地区掩护其他国民党军队撤退,之后调往河南防守黄河南岸及平汉铁路,1938年4月调湖北纸坊待命,不久奉调江西防守瑞武公路,8月急调至江西德安参加武汉会战之万家岭地区阻击战。德安战役异常惨烈,持续半月之久,是役91师损员近万人,父亲从东北带出来的袍泽手足和老部下大部壮烈殉国,父亲受打击甚大。加之父亲对蒋介石讲派系、利用抗日消灭异己的行为,深恶痛绝,忍无可忍,战役结束赴南昌整编时,以就医为名,仅带亲随副官二人,愤然去职。

  1939年春,父亲由香港飞赴重庆向军事委员会报到,然蒋介石只给我父亲一个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的空头衔。不久,父亲受龙云之邀前往昆明暂作安身后,便托人捎书信给滞留在北京的我母亲。

  母亲带着我抵达天津时,张作相(我父的亲姨父,其原配夫人是我祖母的最小胞妹)已举家定居天津多年。祖母年长张作相19岁,张作相把这位大姨姐视为长辈敬待。

  母亲侍奉祖母非常精心细致,每天把祖母梳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尽心调整膳食花样。母亲的辛苦付出,一段时间过后显见成效。一天,我的姨爷张作相来看望我祖母,一见面就对我祖母说:“老姐姐,您老这阵子又胖了,气色也很好,这都是外甥媳妇的功劳呀!”祖母说:“三喜(我的小名)妈可好啦!我可喜欢她啦!”

  祖母给我留下的记忆:信佛,卧室内供奉着观世音菩萨,供桌上摆放着香烛和贡品,每逢初一和十五都要上香。平日话语很少,整天盘腿坐在床上,手捻佛珠,合目默默地念叨着。这一情景,我成年后才感悟到:祖母是在为抗日的儿子担忧,祈祷佛祖保佑儿子平安。

  1942年初,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占租界。宪兵队传唤我母亲带着我去谈话,说:“冯寿山将军现在昆明,你写信告诉他你们全家都很好,皇军不记前仇,愿意友好,叫他回来与皇军合作,还给他中将,他要上将也给,皇军保护他的全部财产,他的这个小孩(指我)可以送到日本去读书。”母亲丝毫不为所动,几次谈话始终一口咬定:“冯占海已经被你们的飞机炸死了。” 宪兵队无奈,终止了传唤。

  1944年初秋,祖母辞世。祖母的丧事料理过后,母亲带着我拜辞辅帅张作相,悄然离津,一路艰险奔赴昆明去寻找离别七年之久的父亲。

  1944年末,我们抵达昆明时,对于我这个1935年出生而且自1937年与父亲离别七年之久的儿子来说,眼前的父亲完全是个陌生人。母亲让我叫爸爸时,我一时没能叫出口来,过了一会儿才叫出“爸爸”二字,父亲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失声泪下。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见到父亲流泪,现在想来,他的眼泪,一定满含伤心与疼痛。

  抗战胜利后,1946年初,蒋介石曾电令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派我父亲为吉林地区保安司令,收编该地区的国军部队。这个指令被我父亲婉言谢绝、推辞不就。父亲对我母亲说:“老蒋想利用我打内战,我不打,共产党与我无仇无恨,我的枪口从来没对过共产党。”同年秋,父亲携全家由昆明回到北京定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父亲被选为北京市西四区人民代表会议特邀代表,并出任西四区房屋修缮委员会主任。父亲卖掉居住西城区厂桥66号大宅院,于1951年定居本区内新街口八道湾胡同3号。国家发行建设公债,他带头购买;抗美援朝,他积极捐款。

  1955年初,父亲经周恩来总理任命,出任吉林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由于我弟弟和两个妹妹尚年幼,母亲带着我们留守北京未去长春。父亲来京开会或办事,都是我接站送站,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父亲口述让我代笔给省有关领导和体委其他领导写信,报告他已平安抵京,父亲签字盖章后,令我投递寄出。

  父亲赴长春上任后,母亲应街道办事处之邀参加了街道工作,出任八道湾胡同居委会妇女主任,每日早出晚归,不辞辛苦,积极进行工作。她看到街坊四邻有生活困难,就仗义疏财予以帮助。接着,街道办又将八道湾的红十字站设在我家,委我母亲为站长。由于母亲略懂一点医学常识,居民们有点小病,便去找我母亲看看拿点药。1958年办大食堂,街道办又将八道湾的大食堂设在我家,委我母亲为总负责人,居民每日三餐到我家领取饭菜。母亲的出色工作和为人,受到上级的表彰和居民的好评。

  1963年父亲病逝后,母亲带着我们四个子女,勤俭度日;帮助我们照看隔辈的孙子和外孙女;1984年赴吉林参加父亲陵墓的复建落成仪式;晚年又喜见重孙子和重孙女,享受着四世同堂之幸福与欢乐;并且每月还享受着政府的生活补贴。

  2007年10月10日,母亲因心力衰竭辞世,享年90岁,安葬于北京万安公墓。

  父亲毕生之三节:第一节,抗战时期他举旗抗日;第二节,抗战胜利后他拒绝打内战;第三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积极为国工作!

  母亲一切以父亲为重,以朴素的情怀、默默地付出走完自己的一生,在我心里她既平凡又伟大!

  冯树棠(冯占海、王秀贞之子)

  相关链接

  冯占海将军是首批勇举义旗、抵抗日军的原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之一,是东北抗日义勇军英雄群体中的一员。国人应该记住他!勿忘他!

  冯占海(1899年—1963年9月14日),字寿山,辽宁省锦县人。“九·一八”事变后,举兵抗日,被称为“吉林抗日第一人”。

  1917年,冯占海投奔姨父张作相,投身军旅任勤务兵,后入东北讲武堂深造。

  1921年,行陆军二十七师一零八上尉副官,后晋中校承启官、上校长,“九一八”事变后,举兵讨逆,收编绿林及民众抗日武装。

  1932年1月27日,得知于琛澄伪军犯哈,毅然率队迎敌,会同李杜等粉碎伪军参哈尔滨的进犯,吉林自卫军成立后,被推为副总令兼左路总指挥,哈尔滨失守后,率部往方正一带。其间,曾组织队伍反攻,歼敌数千人,兵进哈尔滨外围,后撤离方正,转入下江同年4月,吉林自卫军组织反攻,率军进入哈尔滨香坊一带,日军偷袭依兰,使自卫军前后方联系中断,他当即率军南下。后来队伍壮大,发展了万余人,改称吉林救国军,自任总司令,向伪吉林省城吉林市发起了反攻。因孤军作战,反援不济,攻城不果转入热河参加热河保卫战。热河沦陷后,冯部进关,改编成九十一师,隶属万福麟的五十三军。

  1933年1月,冯占海率部艰难地到达热北重镇开鲁城。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张学良,派员前往进行慰问,并将冯占海所部吉林抗日义勇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63军(暂编一个师91师),任命冯占海为63军中将军长兼91师师长。部队整编过后,遂参加热河保卫战和长城抗战。

  热河失陷后,张学良被迫下野,何应钦就职。蒋介石对由冯占海率领的吉林抗日义勇军改编的63军放心不下,令何应钦对63军进行清肃整军。整肃后的63军锐减至两万余人,蒋介石又派亲信出任副军长,并在军中设置政训处加以监控。

  1934年3月,63军由察哈尔怀来调至河北高邑及其附近八县驻防,军部设在高邑。

  1935年春,冯占海怀念在东北抗日为国捐躯的英烈,着手筹建一座阵亡将士公墓,亲自命名为《忠魂公墓》。墓地在高邑城南花园村,并在当时的县政府备案。

  是年秋,蒋介石又对63军进行“清共”。冯占海偶获政训处准备进行密捕的人员名单,立即派副官给列入名单的每个人发足路费,暗中护送离开部队。这件事,在20年后出现一次巧遇。冯占海1955年就任吉林省体委主任后,有一年到北京国家计委报批计划,一位姓黄的副主任接待。一见面,黄副主任紧握住冯占海的双手,让到沙发椅坐下后,恭恭敬敬向我冯占海深鞠一躬,然后说:“感谢军长当年搭救之恩!”原来这位黄副主任是当年被护送走的人员之一。

  1936年初,冯占海为了摆脱蒋的监控,申请撤销63军番号。申请很快得到批准,保留91师建制,冯占海仍任中将师长,划归万福麟的53军所辖,继续驻防高邑。安插的那位副军长只得走人,政训处也不复存在。

  1937年“七七”事变后,九十一师在永定河南岸固守城与日军激战,全师伤亡惨重。1937年“七七”事变,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91师作为首批征调部队,奉急令以强行军从高邑北上开抵固安一带,阻击日军南进。永定河阻击战,由于武器装备相差悬殊,91师损员6000余人。南撤途中,日军飞机向91师队伍撒传单诱降:“冯寿山将军,不要往南撤了,蒋介石利用抗日消灭东北军,快回来与日军合作吧!日军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保护你在东北的财产。”冯占海丝毫不为所动。日军见诱降无果,便改变策略,撒传单诈说“冯占海已被日军飞机炸死了”。这后者之说,不知是真是假,一度令冯占海母亲甚为担忧。

  10月初,91师奉令开抵河南省尉氏县整编待命,此间91师因兵额不足被缩编为乙种师,辖两个旅,每旅两个团,仅13000余人,划归汤恩伯指挥,91师遂调往开封防守黄河南岸。

  1938年7月,九十一师划为汤恩伯的三十一集团军,在武汉会战中,官兵浴血厮杀,伤亡殆半。参加武汉会战外围战之万家岭地区阻击战。是役91师损员近万人,除伤病员所剩不足2000人,冯占海从东北带出来的袍泽手足和老部下大部壮烈殉国,其中,得力战将271旅少将旅长王锡山将军不幸阵亡,冯占海受打击甚大。后痛惜部队减员,更因汤恩伯飞扬跋扈,岐视旁系而心灰意冷,于是率亲信副官二人出走,潜入广西、香港等地,以经商为业脱离了军旅。全国解放后,受周恩来之请返回吉林省任省体委主任。

  1963年9月14日逝世。 冯将军现葬于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北山公园西侧最高峰。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08-11 08:43:1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第一枪响在长春

下一篇:他被称为“吉林抗日第一人”因岐视旁系而心灰意冷,弃军从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