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伪蒙古军来龙去脉(1)
2017-11-27 10:20:21  来源:360图书馆  点击:  复制链接

  伪蒙军,全称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的部队,1936年,锡林郭勒盟副盟长德穆楚克栋鲁普亲王(德王)在日军蛊惑下,树起叛国旗帜。在其家乡西苏尼特旗成立了伪“蒙古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

  1936年5月,将伪“蒙古军总司令部”撤销,改名为伪“蒙古军政府”。德王被日本侵略者任命为伪“蒙古军政府”总裁,掌握军政大权。在日寇侵入绥远省后,为了让满洲、蒙古都成为它统治之下的“国土”,日军命伪蒙古军进入绥远,并成立了“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以省城归绥为“首都”。

  1939年9月,日军又将另外两个傀儡政权,“察南自治政府”、“晋北自治政府”与“蒙古自治政府”合并,在张家口改编演变为“蒙疆联盟自治政府”。

  “蒙疆联盟自治政府”成立后,其伪军主力约10余万人,主要是以骑兵为主,下属8个骑兵师和一个卡车团。协调日本驻蒙军作战。

  该部队看似打着蒙古军队旗号,其实内部有不少汉人,战斗力极其有限,二战后期,作为“八月风暴”计划的一部分,苏联和蒙古红军对日宣战,侵入内蒙。1945年9月,德王的蒙疆政府彻底瓦解。所谓的伪蒙军,也在顷刻间被摧毁的灰飞烟灭。

  此时的伪蒙军,实际可分为三支力量,德王一支,李守信一支,王英一支。王英是汉人,他手下的“大汉义军”也以汉人为主,共有5个旅。

  王英虽然出生内蒙,但与德王和李守信不同,他不是蒙古人,是汉人。从履历表上看,这哥们也是个典型的“跑江湖”的,奉过的主子多了去,当然大多数都是挂个名号,混碗饭吃。他先后跟过冯玉祥、阎锡山、张作霖,反正谁当红就跟着谁。到了日本人过来,他也就“顺应历史潮流”,站到膏药旗下面来了。

  伪蒙军进攻傅作义的绥军

  德王马上给傅作义发了份电报,说现在连中央都扶植我,要让我自治了(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个中央),就是你绥远不是东西,老是不想让我舒舒服服。“蒙古虽弱”,我也得“作最后之挣扎”。

  他要傅作义“自觉自愿”地退到百灵庙以南,否则,他就要“挣扎”了。

  看出来了吗,这其实就是一份挑战书。

  可是它却只换来傅作义的一声冷笑。

  不揍你一下,你都快不知道自己姓甚名姓了。好吧,既然你屁股痒痒,我也就用不着再客气了,姑且扮扮老师的角色,以“壮我军威,寒彼贼胆”。

  傅作义的坚决态度,还与一个人有很大关系。

  这个人就是已经被他弄得五迷三倒的羽山机关长。

  羽山早就掌握了关东军制定的侵绥计划。他知道此次攻绥,关东军不会直接参与,于是心里面就产生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念头。

  他竟然是站在傅作义这边的。

  说怪,其实也不怪。虽然同是机关长,但羽山与田中还不太一样,田中的直接上司是关东军,而羽山却归天津驻屯军管。

  由于这个缘故,羽山和田中的关系就很微妙。因为大家都是要在内蒙这里建功立业的,田中的功劳大了,羽山的功劳就小了,换句话说,关东军的成绩多了,天津驻屯军的成绩就少了。毕竟,蛋糕就这么一块嘛。

  在羽山看来,田中跟德王打交道,他羽山做傅作义的“客卿”,各有专属,现在田中要来打绥远,某种程度上是在抢人饭碗啊。

  要是绥远这么轻轻松松就被田中拿了下来,以后怎么跟天津驻屯军交代呢,还有脸再吹自己那些个莫虚有的成绩吗。

  所以,田中和德王不能赢,得输。

  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复杂,不独我们中国人这样,日本人也一样。

  羽山通过那个陪他吃喝的李英夫,转告傅作义:德王要来主动打你,你就不要客气,狠狠地给他一下,我们日本是绝不会过问的。

  这句话可递得太及时了。因为傅作义已经从里面听出,关东军不会轻易参战。

  羽山到底是日本人,如果关东军都来打绥远,他会这么“冷血”吗,至少得忙着帮关东军搞军事情报了。

  如此,可大松一口气。

  面对着“挑战书”,蒋阎傅终于形成一致:打!

  随着一声“打”,田中和德王果然把脑袋伸进傅作义预设的“口袋阵”里来了,这真是让倒霉给催的。

  那份“挑战书”虽然是用德王的名义下的,但“主帅”却是田中。谁是真正的主子,这时候就看出来了。

  田中踌躇满志。几年前,不过在暗室里策划了一个“马玉山路事件”,就由少佐升为了中佐,这一家伙要是打胜了,直接升将军都有可能。

  他跟“九一八”时代的花谷正是陆大同期的,后面那位兄弟自此扬名后,似乎就消失无踪了,可见机遇不等人啊,不多杀点人如何有机会“因功受奖”呢。

  看看手下,一众虾兵蟹将,都套着日军军服的“皮”,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清一色的“皇军”哩。

  吾领这么多“皇军”,虽与正宗的尚有差距,但全系日械武装,焉有不胜之理。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1月5日,田中“升帐”,决定兵分三路攻绥,李守信居左,德王居右,王英居中作为主力。

  田中还提出了一个很“励志”的口号:把傅作义赶回山西,让他去跟阎老西做个伴。

  在这次攻绥行动中,连李守信都只能当二线角色,跑跑龙套什么的,日本人推出的男一号是王英。

  王英虽然出生内蒙,但与德王和李守信不同,他不是蒙古人,是汉人。从履历表上看,这哥们也是个典型的“跑江湖”的,奉过的主子多了去,当然大多数都是挂个名号,混碗饭吃。他先后跟过冯玉祥、阎锡山、张作霖,反正谁当红就跟着谁。到了日本人过来,他也就“顺应历史潮流”,站到膏药旗下面来了。

  此时的伪蒙军,实际可分为三支力量,德王一支,李守信一支,王英一支。王英是汉人,他手下的“大汉义军”也以汉人为主,共有5个旅,5千之众。

  田中对他的“第一炮”十分看重,一定要打响,那他为什么独独选王英做“先锋官”呢?

  本来在田中的眼里,汉人和蒙古人都一样,都是他用来“以华制华”的工具,不过这里面又有所则重。

  日本“内蒙工作”的重点之一,就是要“扶助”德王建立“蒙古国”,如果蒙古人组成的军队都提前报销掉了,那还建逑个国啊。所以,田中就打算让王英和他的“大汉义军”先上去送死,而让德王和李守信的军队作二线支援部队,这样,即使冲突,后面两位还可以少受些损失,从而为“建国”留下“火种”。

  对田中的这个决定,三方都很乐意。

  能够不费人马而坐收渔利,德王和李守信哪有不高兴的道理。至于王英,他在伪蒙军中排在老末,要是不趁机上去多抢点功劳,日后如何能让“皇军”看得起并平步青云呢。

  绥东告急。

  但在得知大兵入境后,傅作义却出人意料地冷静下来。

  他在思考伪蒙军的七寸在哪里。

  这就是古今中外很多名将所具有的共同特点。不管外面如何嘈杂,都能做到百般审慎,谋定而后动,而一旦拍板,则义无反顾。

  伪蒙军全部加起来有1万5千人,绥军只有1万人,差着三分之一。伪蒙军的战斗力虽不及日军,毕竟也不是豆腐皮做的,而且此战对傅作义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那就是不打便罢,一打要必中。

  你弄个十天半个月,哪怕是始终压着伪军打,从全局来看,也是败仗。

  因为到时日本人肯定要干涉,而不管是不是会出动大批日军上阵,局面都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必须要快,在日本人还没回过神来之前,就用“迅捷手段”把伪军给干得没有脾气。

  因此第一拳非常重要,绝不能失手,但是一时还看不出这一拳应该打在哪里,那就走着瞧,让伪军给我提供答案。

  1936年11月13日,王英率“大汉义军”从商都出发,兵分两路,其中一路直奔红格尔图而来。

  从商都到红格尔图有60里路。伪军花了足足两天时间,其先锋才到达红格尔图附近的阳坡村。

  来到目的地后一看,乐了。

  守军太少了,才3个连,300人,而伪军自己有多少呢,1500人。

  不光是少,还老,都活像是退休返聘过来的。

  5个壮汉打1个老头,会有什么难度?

  这些“前土匪”们相互对视一眼,今天真是交好运了,冲过去只是一阵风的事。

  1936年11月16日,红格尔图战役(又称绥东抗战)正式打响。1500名伪军唿哨一声,骑着马,向守军营垒猛扑过去。

  很快,他们的表情就由兴奋转向惊讶,再转向痛苦。

  对方太能打了,一个个枪法精准,生龙活虎,最主要的是非常镇定从容,伪军冲上去,等于是在充当活靶子。

  你还不能说伪军不卖力,在两个小时之内,他们连续发动了6次快攻,不到半个小时就要冲一次。但不管冲击的浪头有多高,最后都跟打在石头上一样,不仅无功而返,还伤痕累累。

  伪军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进入了傅作义预设的口袋阵。

  口袋阵的特点是,开口很小,里面很大。傅作义把主力部队放在后面,这些人开始不打仗,是准备最后扎口袋用的。放在前面,担任“各县村围堡之守备”的,就是伪军遇到的“老弱残兵”,但其实他们既不弱也不残,都是部队里选出来的有相当作战经验的老兵。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11-27 10:24:5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鲜为人知的伪蒙古军 日本为侵华玩弄于鼓掌的小丑

下一篇:伪蒙古军来龙去脉(2)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