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第七十三军抗战史迹回忆
2014-05-04 16:37:25  来源:本站  点击:  复制链接

  曹湘陵编

  编者按:以下系曹湘陵同忐根据其父、原七十三军旧属曹尧初先生所编《七三回忆》一书,并访问原七十三军军长彭位仁将军的夫人果恩珍女士整理而成。其中包括第一次长沙会战后蒋介石写给73军的嘉奖手令一篇。《七三回忆》,是彭位仁将军在台湾九十大寿时,原七十三军旧属,为其祝寿时所编,以回忆将军参加北伐抗战的军旅生活片段为主要内容。由于局限于“祝寿”,该书未能完全再现七十三军的全部抗战史迹。

  以下所录片段,均出自该书原文,个别地方稍有修正。编辑中出现的错误,敬请阅者批评指正。

  73军镇守江西武宁

  刘松华

  武宁为赣北之一小县,左方倚山,右方面水,仅东西一条路可通,故由东进必须由西出。由西进必须由东出,设南向出城则阻于水,在军事上为易守难攻之地。

  二十八年春,本军奉命防守,日寇以数倍之众,配合飞机、坦克、大炮机枪,持压倒之势,疯狂进犯。本军浴血苦战,坚守十四日,战况惨烈,阵亡背长二人官兵无数。终因工事坚强,士兵训练有素,以精确射击,抵制日寇优势火力。全军将士,因彭公亲临敌前与士卒同生死,人人有杀敌致果之决心,个个有捐躯报国之壮志。指挥存方,奋勇抗拒!我军阵地有如金城汤池,泰岳屹立。日寇攻势顿成强弩之末,自始至终,均在阵地之前未能越雷池一步。

  其后守土责任完成,部队奉令调往后方整训,防务交由友军接替。但交接后仅数小时,友军防守不当,阵地被日军突破由东北方攻入武宁城。其掩护进攻之大炮火力,超越左方山峰,阻挡西门撤出之退路。部队密集运动困难,而敌军飞机、坦克,与进攻步乓之火力,集中扫向密集人丛。接防友军於枪林弹雨中死伤惨重,几乎全军覆没,尸骸由集由东门至南门相距数公里之马路,每寸土地均染鲜血,南门临河一带水为之赤。劫后幸存之官兵,亦多缺腿断肢,扶创哀号惨不忍睹。

  作者时任通讯联络员,属73军殿后部队,驻地在城左山崖之间。两平交锋,差幸未被炮火命中。当时年富力强,趁双方炮火沉寂,敌军尚未进城之际,偷隙逃出,向原隶属部队报到。

  本军撤离战场后,至修水整训,历时数月即奉调笫九战区作战。由萍乡经浏阳入洲,先后捣松滋、守石首,防华容、桃源、巡南县、汉海、拱卫长沙,立马岳麓,成为九战区精锐机动部队,转战于湘鄂滨湖各县,严防日寇进犯。三十年冬,日军强渡新墙河,笫三次长沙会战爆发,九战区司令长官薛伯陵上将,发明天炉战法,以粤汉铁路为中心,两侧固守,正面敞开,诱敌深入,固守长沙,分段截杀包围歼灭。本军奉令参战,由湖北松滋日夜奔驰赶赴战场。运动迅速,准时到达目的地,予敌痛击,使敌死伤惨重,溃不成军,仓惶后撤。此次大捷本军战绩卓著,彭位仁将军亦固守武宁,转战湘粤,擢调第二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嗣父升充青年军编练副监。

  鄂南冬季攻势

  彰乐三

  民国廿八年鄂南冬季攻势,我军围攻日寇大沙坪据点,军作战指挥所设在一独立村庄内,迫近前线。其时我军全无制空权,村庄四周虽筑有简易之防空工事,仅足掩体而已。情为日寇侦悉,一日敌机六架,飞临村庄上空,是时军指挥所照常按掌握教育。军长坐守席,以次为副军长参谋处长及参谋处各课,军部各处各依编制序列,围坐于村庄正厅四个方桌之旁,守住电话机,注意前线进展情况。当时故机对目标开始狂炸并俯冲扫射。屋外尘土飞扬天昏地喑,爆炸之声震耳欲聋。军长彭位仁命令所属工作人员不必防空就地不动。事后巡视村庄四周之防空设施,均被彻底摧毁,唯有村庄独存指挥所丝毫没有受到损失。军长解释说:“敌机目的在歼灭我指挥中心,认力一遇防空警报度必趋避防空,决不会安坐目标显著之村庄内,故其炸射均集中于村庄四周,此乃兵法所云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之道也。”

  新化洋溪之役湘西龙潭之役

  丁廉

  民国廿八年(1939年),公(军长彭位仁)接长第七十三军,适值抗战军兴,归第九战区薛伯陵将军指挥,参加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迭著战功。薛长官于长沙召开军事会议讲评时曾说:“七十三军彭位仁部,是一个铁锤。”备考嘉勉。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公升任第二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石门战役后,公又奉命回军兼任军长。三十三年冬及三十四年春,新化洋溪之役、湘西龙谭之役,均告大捷,捕获战俘一千二百余人,中枢列为首功。

  江北敌后行

  刘仲宣

  民国三十年秋(1941年),为配合襄西攻势,第七十三军奉命以七十七师为主力,军部与十五师各一部,编成一个加强师,由军长率领,自湖北郝家枝江角附近,渡过长江,向敌后阳周边地区日军占领之各重要据点突击,以牵制日军向第九战襄区方面转用。

  时序九月,秋高气爽,正为用兵之最佳时机。且襄阳地区为兵家所必争之要地。可惜陷敌太久,地广人稀,加以秋霜肃杀之气,展眼不无凄凉之感。部队渡江之后,续有先遣之突击小组及当地之游击队首领,前来连络报告敌军动态及部署。当时日军陆地虽仅控制要点,而制空权则仍由日军掌握,我军仅能在白昼与其作近距离之战斗。至于部队活动,仍须依赖夜间行军。两三天之后,即已决定白天指挥作战,向各方面如上级以及各突击小组与游击队连络,晚间则行军以调整部署。因为大部队在敌后活动,不能停留于一地,以免四面受敌。

  当时以每天二十四小时无法休息,饮食起居均有改变。每天经常进食四次,而且食量大增。在办公时,亦以零食提精神。尤其夜晚行军如遇障碍暂停,立着即已入睡,以致时常发生部队中断现象。军部幕僚,每人配奋马匹代步,四天后即无人敢骑。因坐上马鞍即已入睡,途中稍颠簸就摔下马来。

  在当地民众和游击队的支持下经大部队的艰苦卓绝的战斗,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大部队,为长沙会战的准备创造了有利条件。

  伟国雄师扬威星沙

  胡嘉秀

  “妙高峰畔闪出一员虎将,灵官渡口飞越千万貔貅。日寇三犯长沙,诚公(彭位仁)亲冒矢石,督战第一线。”

  民国二十年(1941年),盘踞武汉、岳阳一带日寇,挟优势海空之掩护,南沿粤汉线,西渡洞庭湖,倾巢进犯,企图一举攻占举世名城长沙。时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伯陵将军,镇戍该城,统辖所部队沉着应战。

  敌我塵战多日,双方伤亡惨重。时九、六两战区机动部队—我73军,兼程自鄂西,赶抵岳麓山畔,强渡湘江增援,扩张战果。某时,日寇由天心阁西窜,企图能与黄土岭之敌会合。军长彭位仁洞察战机,偕同随员,亲临第一线,发自妙高峰,出敌不意,挥军截击。我73袍泽,无不舍身应命浴血奋战前仆后继,戮为挺进。足役以旺盛之战志,大无畏之精神,震慑了大和顽寇,规复了友军阵地,奠定大长沙三次大捷之契,巧获层峰嘉勉。

  飘风山麻石山歼敌

  郎世忠

  民国十一年初(1942年),本军渡湘江,越捞刀河,迠击第三次长沙会战败退之日军于飘风山、麻石山之线,遭日军坚强抵抗。诚公(军长彭位仁)指示,敌已败逃,当面不过是掩护部队,正面猛攻,找空隙大胆突进,主力迁迥追击以捕捉敌军,并将指挥所向前推进以督促部队猛打猛追。当日傍晚击破敌掩护部队,指挥所于黄昏即进至飘风北麓,督促部队乘胜追击。时余在指挥所附近曾睹遍地日军遗尸,被烧民房尚未熄灭,远处枪声可闻,可见战况之激烈。次日溢出追击时,日军反击攻占汉家山,距山下军指挥所不及一公里,时有迁移指挥所之议。诚公说:“敌人反扑是为了递命,指挥所不必动。”此举有力地鼓舞了士气,歼灭了来犯之敌,继续执行追击任务。

  民国三十三年(1943年)夏初宁乡之役,日军鉴于三次长沙会战之失败,由于长沙守军能获湘江西岸岳麓山炮兵之支援,于长衡会战之初,即以一个师团及一独旅团之众,由洞庭湖犯常德,攻益阳,趋宁乡,企图先占岳麓山,以利长沙之攻略。时本军集结宁乡沩水南岸,诚公奉命指挥由安化东进之友军,阻止该敌,以掩护岳麓山之侧背。诚公决心以一部正面据守沩水,本军主力向宁乡东南,友军由沩水北岸向宁乡西北,实施包围攻击日军。部队乘夜运动,夜半突天降豪雨,平地水深及膝,道路淹没,桥梁冲失,大地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部队运动一小时不及一里,不能如期到达攻击位置,友军亦受雨阻中途迟滞。适当日日没后,日军欲分断本军及友军,并包围攻击本军,以一个联队由宁乡西侧与黄材间之月堂湾渡河。先头一个大队渡河后,暴雨骤至,山洪暴发,后续部队不能渡河,形成前后分离。其已渡河之大队,占据村庄固守待援。诚公了解上述状况后,判断敌我主力行动均受阻,决心预备队歼灭渡河之敌。

  次日上午发起攻击,由于天雨阴喑,日军飞机及炮兵均不能支援,激战至傍晚,终将该大队全部歼灭,俘获全部装备。是役曾获军委会电令嘉奖。

  严明纪律

  抗战期间,战区部队均住祠庙及民家。睡则借用门板、稻草,副食就地采购。修筑工事借用农具,运输由地方派佚支援,情报亦由民间提供,军民关系密切,纠纷亦所难免。抗日民族战争中,民众虽志愿牺牲助军,但军纪不良亦招民怨。尤其湘民从军者众,任高级干部者甚多,故不怕军队,亦不讨厌军队。如发生扰民情事,则反应激烈。诚公素重军纪,要求严格,曾亲订两大纪律:

  1.彻庇奉行命令;

  2.誓死达成成任务。

  并针对当时军民关系,重视爱民纪律,从小处着手,禁止扰民又订八项注意:

  1.上门板;

  2.送禾草;

  3.说话要和气;

  4.买卖要公平;

  5.借东西要还;

  6.损坏东西要赔;

  7.驻地打扫清洁;

  8.不胡乱屙屎拉尿

  要求人人会背遵行,以增进军民情感。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夏,部队由宁乡县调赴湘乡县途中,在某处三家村小店旁,余曾见先头部队用木炭在一门板上书写“士兵xx,劫民衣一包,枪毙。”下书“团长xx。”足证明各部队对军纪执行之严格及对军誉之珍惜。部队到达湘乡地区后,担任长沙至衡山湘江西岸防务,并侧击日军交通线。诚公命令各团轮流抽调营级单位,由日军据点间隙渗透敌后,实施游击,并攻击交通线。由于获得民众协助,在两个月期间军民合作共俘虏日军一百零四人,受到军委会奖励。

  广正面防御与全民作战

  刘仲宣

  抗战未期,日军在中国战区,深陷泥淖,加之太平洋战区战火更烈,日军为避免两面作战之长期消耗,故于民国三十年(1944年)春,企图迅速结束中国战局,故不借孤—掷,先行以主力发动长衡之战,预想打通粤汉、湘桂两路,与华南军会合,西攻川贵,以结束中国战场之战争。

  第73军,自参加长衡会战初期战斗后,以一个师后调整补,军长率一个加强师、担任益阳沿宁乡、湘潭、湘乡、衡山之间防御,防止日军西窜。防御正面约二百公里,军部位置于宁乡之横市。以如此广大之防御正面,而以一个加强师负责,实感无法部署,只好以营或团为单位,集中配置于防御线后方之各要点,别分任务区域,适时作机动之重点战斗。另外以大量之情报人员,进入防御线附近地区,组训地方团队及民众,并掌当地之游击队,以搜集情报牵制敌人,集中部队有余裕时间攻击敌人。此种广正面作战,在抗战时期,尚属仅见。为作战需要,每日军长召集重要幕僚,详加检讨改进,迄至三十三年八、九月间,经逐次加强改进,始粗具全民作战之雏形,当时之概况如下:

  一.健全之通讯网构成

  当时仅有线电话及电报两大类为军中之主要通讯工具,因限于器材,不得不征用民间既设电讯,以期能在极短时间内获得敌军行动之信息。当时军部与各情报组及各独立集中部队间,随时可以电话连络,而情报组与民间武力及各游击队间,则完全使用民间既设通讯行之。

  二、情报组之派遣
  情报之江务赋予,以行政区为准,或以乡镇、或以县治为单位,故其每组人数,有时二、三人有时可能多达二十人。情报组之任务,固属以搜集情报为主,但究竟人员过少,故必组训地方武装,以及地区内之游击队,严密监视当面敌情构成面式情报网,使当面之敌军行动无不在我监视之中,一旦敌军有所行动,则发动地方武力,依袭击、破坏交通、狙击等手段,

  以迟滞其行动,使控制于后方之战斗部队,有余裕时间实施攻击或阻止之行动。

  三、战场物资管制

  日军当时物资极为缺乏,主食以及部份物资如渡河器材等,均采用因粮于敌政策,甚至必须搜集部份国内缺乏之物资,如钢、铁、钢、锡、桐油、棉花等,均须运回国内统一运用。为了破坏敌人此项企图,关于上述物资之管制,均责由地方政府与地方武装负责,军部仅提供政策性之督导。

  四、青年学生之救助

  长衡会战之前,曾有三次长沙会战,均被我军所击退,故大部青年学子,均沦入敌后。为使青年不致无故牺牲以及不致走入歧途,军部设立教导队,凡属二十岁以下之青年,前来报到者,无须任何证明均予收容。给了衣食,按月发给零用、文具、书籍,而后按其志愿,分送后方各学校就学。

  五、敌后之破坏及袭击

  当时日军不但物资奇缺,人力亦感奇缺,且素质亦逐次降低,因而其弱点亦逐渐暴露于战场。平部针对此两项弱点加强攻击,时常派遣忠贞干部,如曹竟成中校等,收编并支持敌后武力,如齐子如先生等,均深入敌后实施游击战,不断袭击日军补给车队,捕捉日军俘虏达四十多人,对日军之士气打击极大。

  六、督导

  上述各种措施,在构忠上,虽可达成广正面防御之任务,但其执行者仅小数之情报人员,总不能令人如指挥战斗部队之可信度。故军部经常派遣高级军官,深入我掌握之民间武力地区,实施监督指导,当时顶克俭将军,即经常奉命进出敌前敌后,执行此种督导任务,效果良佳。

  依照上述原则,实施将近半年,截至三十三年八月份军部离开横市为止,尚能顺利达成任务,结果丰硕,而当时以活动性极大之战斗部队本无能力实施上述计划,但为广正面防御任务所逼,故不得不随时检讨改进,最后颇具全民战争之雏形。

  捕日俘

  伍召叔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长衡会战,长沙失守后,我军守备湘潭地区,上级交待了解日军情报,彭位仁命令各部队捕捉日俘二个月,内先后捕获日俘近百余名,达成上级交付之任务。

  风虎山浴血奋战 截击日军达成任务

  廖启俭

  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1943年),沿澧水进犯之日军,与我七十七师二三一团廖志刚指挥之第一营,于石门风虎山展开激战,我全体官兵懔于诚公治军“以达成任务为第一要义”之训示,浴血奋战,反复冲杀至两昼夜之久,终于达成任务。是役为常德会战之序幕,印象极深。

  常德会战

  田亚侯

  民国三十二年(1943)杪,常德会战,本军奉命守备石门,不幸失利,暂五师师长彭士量阵亡。当时我充暂五师第十五团第三营机关枪连连长,正以悲痛的心情,随部从尔收容整补,忽于三十三年三月奉调军部少校参谋。

  洪岭决战  

  廖启俭

  洪岭争夺,阻击日军进出安江、洪江,占领芷江之企图。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四月十一日,敌分三路进犯湖南新化,我守军七十七师二三一团第一营廖志刚部首当其冲,相持周旋约半月之久。及至新化洪岭决战,往返冲杀,形成拉锯,俘虏日军重广支队之大队长一名。最后我第四方面军挟此胜利之余威,全线反攻,至五月二十七日,施以钳形攻势,包围歼灭大部敌军。

  军需后勤

  曾异三

  民国三十二年秋,我奉军长汪之斌将军电召回军,任军需处副处长兼会计科长。是年冬汪公去职,公(彭位仁)复奉命以副总司令回军兼任军长。

  长衡会战,我军由慈利向长沙挺进,后勤人员暂留守桃源。忽奉前方来电需款,我乃率同军需人员及输送兵等二十余人,个个武装起来,将“法币”现金以军毯包裹打成背包,每人背一包。经金矿山(位于桃源、安化之交界处,在崇山峻岭中,岭上常有土匪出没抢劫行旅)、东坪、小淹、安化、清水塘、高明铺、司徒铺、史家巷、大巷子、黄材等地前进,途程三百余里,其间虽曾遇有土匪及由长沙败退之溃兵阻路,均以智计将其驱散,用能履险如夷,安抵前方军部所在地一一宁乡县横铺子(横市)。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五月,倭寇以大军第四次侵犯长沙。公奉命率十五师及七十七师向宁乡集结,掩护长沙侧背。迨六月十八日,长沙失陷,本军布署于长沙、湘潭外围及宁乡、湘乡、安化等县之间,以牵制敌军南侵。此时补给中断,艰苦至极,但主副食不可一日或缺。湖南产粮,军米就地征借,尚无多大困难。长沙未失守前,盐务局为恐资敌,已将食盐疏散,发交各县乡镇,当时未曾收款。于是乃商得盐务局同意,将盐款拨交本军,派兵代向各乡镇洽同收取,然后由重庆拨还。

  又发动各部队利用山坡地种植小菜以补副食费之不足。防地产竹则克难使用竹筒水壶。买不起苧麻,则通令各部队采用田埂边的露水草编织草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附:蒋介石嘉奖七十三军手令:

    诚一军长吾兄勋鉴:  

  此次来湘会议,未克面晤,为念。湘赣告捷,兄部奋勇尽职,杀敌致果,乃能迅奏肤功。欣慰何似!尚希勤督严训,准备大战,收获完满之胜利。战后补充如何,有否困难,时用怀念。如有为难,望随时电告,俾可设法解决一切也。顺颂。汪副军长、郑参谋长、柳师长、副师长均此。

                                               蒋中正手照启引

                                                       十一月二日

责任编辑:赵丁言 最后更新:2015-03-28 15:13:4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常德会战

下一篇:暂五师在华容战役中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