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寇暴行录:1937年秋一1943年冬日军在安徽省的暴行(7)
2023-12-17 15:38:17  来源:抗日战争图书馆——《侵华日军暴行总录》  点击:  复制链接

  宿松县城惨案

  1938年7月27日,日军第六师团坂井支队血洗凉亭河地区后,即向安徽宿松县城进攻。

  8月2日至3日,日军首先出动飞机轮番轰炸宿松县城,城内商店、校舍和民房几被炸成焦土,炸死学生、店员和居民33人,炸伤21人。

  8月4日,日军在大雨中蜂拥入城,沿街逐户捕杀抗日军民,大街小巷血肉狼藉,全城被残杀的居民有132人。

  8月5日,日军在田家祠堂门口腰斩无辜男女居民12人。东门小街口7个农民撞见日军躲闪不及,一齐被杀,尸体被抛入城濠,随水漂流,惨不忍睹。日军在四牌楼一刀砍掉南街孤儿王花子的头颅,还将王的头颅踢来踢去。南门张杰文被削去手指后,再砍下头颅挂在树上。西街居民王金强、吴大和尚等3人,被日军捆在柱子上,当作练刺杀的靶子活活刺死。北街居民李毛弟一家被残杀3人。一个自卫队士兵被剥光衣服捆在凳子上剜去心肝,供日军头目下酒。

  日军在宿松县城残害妇女的暴行更是令人发指,前街后巷凡未逃掉的妇女,不分老幼皆被蹂蹒。全城被摧残的妇女有157人,其中摧残致死4人,因拒奸遭杀的18人。当时后街及城郊的100多名中青年妇女走投无路,躲进天主教堂恳求法国神父保护,日军立即武装包围教堂,掳去全部妇女肆意侮辱摧残,其中12人抗拒不从被杀。有30余名妇女背着小孩逃到城外六坪,因水大不能过河,被日军围困在河墩,日军剥光她们的衣服,先强迫裸体跳舞,然后实施集体强奸,反抗者连同孩子被抛入河中淹死。城里60多岁的陈XX.70多岁的齐XX、80多岁的蒋XX也被日军摧残致死。70岁的黎老太因患血崩,日军不能对其奸淫,就用大石将她压死。一位12岁女孩蒋XX被日军用刺刀戳穿下体致死。(盛大全)

  日军在宿松农村大“扫荡”的暴行

  1938年8月,日军第六师团所属两个旅团,兵分两路,对安徽宿松县广大农村进行残酷“扫荡”和血腥屠杀,共烧毁民房1446间,屠杀居民196人,奸淫妇女274人,其中摧残致死29人。

  日军残杀中国群众的手段令人发指,在被屠杀的人中,有的被枪杀或刺杀,有的被乱刀砍死,有的被火烧死或开水烫死。王家屋农民王孬子先被砍掉双臂,流血不死,又被砍掉头颅。吴家大屋铁匠吴布国被抓到花凉亭街口,日军用铁丝穿手吊在树上,然后挥刀乱砍,待体无完肤,再拦腰斩成两段。余家屋教师王荣被割去舌头,用铁钉钉手,最后竟被用枪条捅其肛门致死。五里墩两名农民被日军抓去烧开水,烧开后日军竟将其中一人剥光衣服丢进盆内活活烫死;另一农民被捆在地下,先割去生殖器,再剖开肚子用刺刀绞心。齐屋年仅11岁的朱姓儿童,被日军用刺刀从左耳朵刺进,从右边耳朵出来,立时惨死。蒋家屋农民石旺生被日军抓住,日军先用刺刀将其刺得遍体鳞伤,再用烈火焚烧,烧得满身膨胀,破腹惨死;其11岁的小妹也被强奸死在石的身边。吴家新屋一家祖孙4名妇女抗拒日军强奸,全被日军捆在凳子上集体轮奸,尔后用刺刀戳穿下体放血而死。在郑家园铺,日军剥光20余名妇女衣服,强行兽奸,2名妇女不从即被枪杀。在蔡家坂,日军轮奸妇女杨XX后,又逼迫老年农民杨XX再与之相媾,日军像禽兽一样在旁拍手称快。

  日军在“扫荡”期间,抢劫财物不计其数,大批农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董玉英)

  霍山县惨案

  1938年8月30日,日本侵略军小野旅团等部攻占安徽霍山县城后,放火烧掉顺河街数百间民房;杀死王则成一家数口取乐,并开炮将躲在山边石洞里的王志发一家13口人全部炸死,还将一名从农村抓来的20岁左右的姑娘在西街客栈轮奸,后用刺刀将她挑死,并不让收尸,以致尸体生蛆。几天后,东街齐同春老板和店员马五偷偷进城,日军发现后,将二人刺死。小贩阎某、商人李士西也被枪杀。

  9月25日,日军下乡烧杀抢掠,古桥販、小河南两条小街民房200多间以及大约2.5万公斤的粮食被焚毁。在乌眉尖、马家岭、古桥畈等地枪杀群众汪学昌、刘贤文、鄂家奎、李玉红、郑奶奶等群众7人,鹿吐石铺的农民田大元被日军开枪打中嘴部,成了残废。日军在文家返回县城途中,将一个被抓来带路的农民开膛破肚,活活扒心。在草场河,将捉住的几个农民当作靶子打死。在大河厂,将耕牛、粮食掳掠一空,杀死农民万吉发一家13口人。(汪士锲)

  泗四县草沟集惨案

  1938年夏的一天,正逢泗县草沟集的集日,忽从蚌埠方向飞来日军飞机3架,对草沟镇进行轰炸,并用机枪对集上人群作低空扫射。被炸死和扫射而死的平民达300余人。(陈金沙)

  金寨县开顺街惨案

  1938年8月,日本侵略军第十、第十三、第十四、第十六师团各一部,沿浦(口)信(阳)公路西进,企图取道六霍,包围武汉。

  9月4日晨,日军攻进金寨县(当时名立煌县)开顺街,将所有民房引火焚毁,并烧毁田野间的农作物秸秆、稻谷堆和麻架,一座装有300万斤粮食的仓库也被烧为灰烬。对未来得及撤退的国民党守军伤病员全都用刺刀捅死。捉到居民,用刺刀、皮鞭驱赶他们做苦工,其中14人因反抗被刺死;南湾有个王姓小孩也被日军用刺刀挑死。全镇被残害的军民共有20多人。被日军捉到的妇女,不论老幼,均被奸污,有的被轮奸致死。未被烧尽的家具、门板被日军掠去构筑工事,居民的米麦被当作饲料喂马,猪牛鸡鸭也全被抢走。日军盘踞两个月期间,在山上避难的群众,因饥寒交迫,许多人染上了病疫,相互传染,死者累累。(汪士锲)

  巢县温家套惨案

  1938年4月30日,日军第六师团坂并支队占领巢县(今巢湖市),其中一小队日军驻扎在龟山脚下,他们经常到附近温家套的河口、温村、孙村骚扰,无恶不作。是年9月30日,日本兵野村闯至孙村,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妇女,激犯众怒,被当地村民打死,抛入巢湖。日军小队长小桥闻讯,当日率十多名士兵到孙村搜查,没有找到尸体,随即将该村被抓去修淮南铁路的13名民工扣作人质,逼迫村民交出尸体。三日后,未见动静,遂将扣押民工孙喜砍首示众。

  10月4日,野村尸体被捞出,当晚日军便将扣押的12名民工全部赶到村外空地,强迫他们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将他们全部枪杀,推入坑内(其中孙全银侥幸未死,从死尸堆里爬出逃走,但三年后终因伤重难愈而亡)。

  10月7日凌晨,小桥率100多名全副武装的日军封锁水陆两路通道,将温家套包围,随即日军冲进村子,大肆烧杀。孙村陈士宏的妻子被挖去双乳,抛进巢湖;年过七旬的孙善武的奶奶被用枪尖挑着,头朝下放在烈火上活活烧死。温村和河口村的70多名群众不甘坐以待毙,赤手空拳往村外冲,遭到密集的机关枪扫射,纷纷倒地而死。经过一番疯狂屠杀,三村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但日军还不罢休,接着又仔细搜杀侥幸逃过第一轮屠杀的村民。在河口村,他们发现碧坊楼上藏着人,便放起大火,并往里扔手榴弹,结果在此处躲藏的80多人全部遇害;砻坊后院地洞里藏有37人,因婴儿的哭声暴露目标,日军往洞里倾倒汽油,投入火种,致使37人全部被烧为灰烬。最后,日军将温村100多人赶到一个大院内,先扔手榴弹炸,后用机枪扫射,再放火焚尸。

  在日军狂暴洗劫后,温家套的大火整整烧了一天一夜,血腥味随着冲天的浓烟,弥漫在巢湖的上空。事后统计,3个村子共有316人遇害,其中孙村40多人被杀,河口村80多人被杀,温村187人被杀,平均每户3—5人。村民温大信一家10人、温天榜一家6人被满门杀绝;民房900余间被烧毁,停泊在巢湖边的18条民船也荡然无存。村民衣物、家具、牲畜等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金宏慧)

  肥东县梁园惨案

  1938年10月14日,日军从合肥出动轰炸机3架,轰炸梁园,炸死4人,南街一带民房被炸成一片焦土。

  1939年5月20日,2架日机对梁园镇进行第二次轰炸,炸死炸伤群众多人,60岁的唐秀楼和姓吴的3个小孩,被炸得粉身碎骨。1939年冬,3架日机第三次轰炸梁园,20多间房屋被炸毁,2个农民被炸得尸骸不全。更惨的是街南有一人被炸得血肉纷飞,肠子挂在树枝上,鲜血溅到墙壁上。

  1940年春,日军从肥东、店埠、古河、双墩等地集中1000多人,在3架飞机掩护下,以梁园为中心,进行血腥“扫荡”。这一天,日军烧掉房屋数百间,打死打伤100余人,抢劫财物无数。1940年冬,日军对梁园地区实行了第二次“清剿”,所到之处奸、掳、焚、杀,仅梁园附近大小陆岗200多户民房80%被烧毁,40多名群众被杀害。(周明洁)

  日军在铜陵毛桥的暴行

  1938年11月26日,日军一一六师团一三O旅团一三三联队攻占安徽铜陵县城。次年2月3日,该联队派兵占领了毛桥村。毛桥村位于铜陵县西北部,由石板路、赵村、下山阮、钱冲姚、徐房等9个自然村组成。它北距长江、南距铜陵至南京的铁路各15华里,具有兼顾水、陆运输线的重要地位。日军占领毛桥后,首先抓夫修建碉堡工事,为廓清障碍,竟放火焚烧附近民房。大火烧了3天,150多间房屋化为灰烬,600多口人无家可归。驻守毛桥的日军小队长前田,凶残毒辣,杀人如麻,仅毛桥一带有姓名可査的就有30多人被他残杀。下山阮的姚克家夫妻俩和他们刚满周岁的女儿,被前田抓去同时杀害;钱冲姚的姚志贤,被他抓去绑在树上,当作练刺杀的靶子活活捅死。

  日军还在烟管山设了一个杀人场,把抓来的人四肢分别绑在4根木桩上,脸朝地悬空挂着,日军骑在受害人身上,用刺刀乱戳,被害人疼痛挣扎,身体乱晃,日军却高兴得哈哈大笑。很多人就这样被活活折磨至死。据当地群众回忆,日军在这个杀人场上曾一次就杀害过20多人。人被杀死以后,还不准收尸,要暴尸示众。这个杀人场上尸横遍地,腐臭冲天。据不完全调査统计,在日军占领毛桥的3年间,惨遭杀害的中国人有200多人。

  日军还公然抢劫。1939年2月,日军在焚烧碉堡周围地区的民房时,曾挨家逐户大肆抢掠,凡值钱的细软和能吃的东西,统统掳走;拿不走的,连同房子一把火烧光。徐房村孤寡老人徐氏,因行动不便,未及躲避。日军进村后,要抢走她仅有的两只老母鸡,徐氏抱住一个日军的腿苦苦哀求,日军却抡起枪托将她活活砸死。日军还肆意奸淫妇女,当时毛桥一带的妇女包括10来岁的女孩都不敢白天露面。赵村一个年仅12岁的女孩,被日军轮奸后终身残废;还有一位青年妇女被日军轮奸致死。日军为了取乐,还把50多岁的一男一女,抓到碉堡,逼迫他们当众性交,真是毫无人性至极。在日军占领毛桥期间,先后有50多名妇女惨遭蹂蹒。(屠筱武)

  青阳县木镇惨案

  1938年秋,日机两次轰炸木镇以后,11月28日又出兵一百四五十人进犯木镇。他们用机枪射击逃跑的人群,仅在蚂蚁桥河湾一处就打死6人,打伤4人。占领木镇后,日军四处搜杀居民,藏在楼上天花板空间里的陈哲元被他们搜出刺死;上街铁器铺的陈复初惨遭杀害后,尸体到第二天才被发现。没有来得及逃跑的中、老年妇女虽以锅灰抹脸,也未能免遭轮奸后被杀的厄运,先后有马么姑等5名妇女和一名未满周岁的婴儿惨遭毒手。日军在撤离木镇前四处纵火,致使青阳县最大的一个集镇化作一片焦土。(文彦)

  天长县屠杀惨案

  1938年12月13日,日军第二次侵占天长县时,有骑兵20余人,把大炮架在碑冈之西土城的高地上,对着感荡湖对岸的夹庄轰击,一发发炮弹击中湖岸农民的住房。当时暂时避在夹庄的董德盛(原在天长县城开柴炭行)等人被炸死,有的血肉横飞,肉酱飞溅墙上,有的肚肠挂在门前树枝上。张锡良之母,鲍连生、张达彬之妻等被炮击遇难。崇家的媳妇在湖边小船上被炮弹打翻落水。日军打炮百余发,房屋被毁,伤亡农民不可胜数。天长县城被占领后,日军宪兵队还把一些无辜百姓关押起来,严刑毒打,手段极为残忍。他们从蔡家河抓来13名青年,把他们的衣服剥去绑在宽凳上,用炉中炭火烙烤赤裸裸的身躯,谓之“炕山芋(红薯)”;用铁丝把有的人两只手掌穿透,吊在房梁上鞭打;有的被用刀割下身上一块块肉;还有的被吊起来,用水和醋朝鼻子里灌,或让警犬撕咬人体。无辜青年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这13人中,除一名叫陈光明的被留下看守宪兵队大门外,其余12人被用麻绳串连捆起来,带到东门感荡湖边,给日本新兵当活靶瞄准射击,并把有的青年眼睛用白布蒙上眼,让士兵练习刺枪,将他们活活刺死。(叶芳)

  凤阳“慰安所”

  1938年,日军在凤阳成立警备司令部和“宣抚班”,并一面强制维持会修建“慰安所”,一面在城里城外强抓良家妇女,除两次成批抓去30余名妇女外,零星抓捕妇女之事时有发生,连修道院的一名中国修女也被抓进“慰安所”。妇女们常以死抗争,如在府西街口,就有一韩姓、一张姓的姑娘,挣脱敌人,跳进了水井;一张姓妇女与污辱她的日军扭打,并跳入井中求死。据原曾为日军作过炊事员的两位老人介绍,“慰安所”门前往往出现日军排队泄淫现象,这实际是日军变相的、有组织的集体奸污中国妇女。凤阳城内的“慰安所”有3处,楼西街警察局内一所是日军带来的随军军妓,另外两所都是强抓中国妇女作“慰安妇”。1940年凤阳过往日军减少,“慰安所”才渐次消失。(文彦)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3-12-17 16:07:0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纠错电话:0731-85531328、19118928111(微信同号)

上一篇:日寇暴行录:1937年秋一1943年冬日军在安徽省的暴行(6)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731-85531328 手机:19118928111(微信同号)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